劝全世界学者研究佛法书

王季同 居士 著


  全世界学者诸公钧鉴:诸公皆全世界知识界之领袖。全世界人类之意识思想是非好恶乃至信仰,无不惟诸公之马首是瞻,随诸公之意识思想是非好恶乃至信仰而为转移。自法人孔德分人类进化为三阶段:由神学,而玄学,而科学。盖神学时代一般人见宇宙间人力所不能操纵之现象,辄认为超人之神所掌管。玄学时代科学思想稍萌芽,对于宇宙间一部分之现象已能作满意之说明。但对于另一部分之现象则不然,于是一派学者创立种种投机之说以解释此种现象。不幸此种解释不能令人十分满意。往往甲创一说乙不满意,乙乃另创一说,但仍未能满人意;如是众说纷呈而无一能令人满意者。

  科学时代科学思想愈进步,宇宙间种种现象已证明者积累愈多;虽有仍未证明者,鉴于玄学之聚讼纷纭莫衷一是,一概存而不论。科学界此种怀疑态度确非神学玄学所可几反。世界有名之数大宗教莫不产生于神学时代,一方面一般人见宇宙人生之大哑谜欲求其所以然,一方面多数人良心上认为良善之人应受快乐之报酬,凶恶之人应受痛苦之惩罚;因此各民族间各随其文化之发展而演出各种宗教。今之学者站在孔德之立场上见上述各宗教产生于神学时代,解释宇宙人生之哑谜类多如旧约创世记上帝七日造世界之无稽,尤其与近代天文学地质学等研究所得种种证据大相冲突;故多不信各种宗教。又因自然科学发达,法人拉满厥利著人即机械一书后,唯物思想风扉知识界,于是旧约上肉体与灵魂之对立及永生之说,与其他一切宗教经典上种种类此之记载全被否认;而一切宗教均不复有保存之余地矣。且上述良善之人受报酬凶恶之人受惩罚等教训即包含在此种记载中,故此种教训亦随而破产。三十年来两次世界大战,自古迄今自西徂东无此浩劫,推本穷源实宗教破产有以致之。然若唯物思想果是真理,一切宗教果全无稽,则即使战祸再惨酷百倍,而唯物思想绝不能推翻,宗教信仰亦无法维持。何则?盖谰言断难胜实事也。然据鄙人研究,则唯物论实似是而非,而宗教中亦确有真理;详拙著佛法省要。但一般人对于佛法太缺常识,今特介绍数语于此。

  佛法虽亦产生于神学时代,却绝非神学,且亦并非玄学,而是不折不扣之科学。一切宗教绝未有从科学方法出发者,有之则惟佛法。佛法完全从现比二量出发。比量即今日研究科学之唯一重要工具演绎归纳二种论理学,而精刻过之。详拙著因明入正理论摸象,商务印书馆出版。现量有前五识现量,有意识等现量。为治学起见,意识现量尤关重要。如牛顿见苹果落地而悟物体相吸即其一例。又一切新发见新发明,尤其一时触机而忽有所悟,皆此类也。欧美学者向未注意,殆仍认为演绎归纳。然此种发见发明既非简单推理,如见烟知火见角知牛等;又非复杂推理,如因明论之破相违决定,法差别,有法自相,有法差别相违诸过,及西洋论理学之归纳法等。故实为与前五识现量见色闻声等同类之意识现量毫无疑义。然意识现量亦如意识比量能愈训练愈进步,详佛法省要修证章。释迦牟尼佛坐菩提树下思惟七七日而大悟成佛,亦即做此种工夫。今之禅宗法门实即释迦以自己经验教人,而递传下来者也。鄙人做此种工夫虽不能算毕业,然近两年确有心得,知其绝非捕风捉影之事。鄙人四十余年前略知佛法与科学方法颇相似,然有时犹不免受唯物思想之影响而对之起疑。自从做此种工夫有得,往昔疑念完全冰释。故佛法绝非神学而实是科学也。至于佛经之旨趣固与一切宗教之经典无殊;不外解释宇宙人生之哑谜与说明善人受报酬恶人受惩罚之二问题。然因神学科学之不同,故内容大异,详佛法省要法相章。佛法对第一问题之解释非但与科学不冲突,且与生理学物理学天文学非常吻合。第二问题为科学所未研究,故无吻合与冲突之可言;然佛法之说明亦显然十分合理。佛法说地水火风识空六界。地水火风四界大旨即质子电子能力量子等,其详尚待细考。

  今之唯物论大略假定质子等皆不生不灭永存于宇宙间,一切宇宙万有完全是此数者所构成。佛法却说地水火风并非不生不灭,但是相似相续。第五识界即八识包括基督教所谓灵魂,但灵魂亦仅是相似相续。惟佛法所说真如亦即佛性,方是不生不灭。然真如佛性不可言说不可思议,但为便利起见强附以种种名称而已。佛法说宇宙万有固完全是六界所构成,然六界皆非不生不灭。盖凡不生不灭者不得有个性,不得有动转施为,不得生他,此决定义也。其详此处与佛法省要皆不能具述。请向经典上求之。鄙人此种发见实是学术界一大贡献,为佛法是真理之铁证。不幸佛弟子多不习自然科学,自然科学家又未见佛经,皆不甚理会。甚且疑为鄙人之穿凿附会。不知鄙人亦深恨穿凿附会者。鄙人为科学家兼佛弟子,二者皆反对穿凿附会。科学姑置不论,佛法见言见,不见言不见,闻言闻,不闻言不闻,觉言觉,不觉言不觉,知言知,不知言不知,为八正言。反之,见言不见不见言见等为八妄言,乃口四恶业之一。鄙人何敢知而故犯?曾有稍知佛法及科学之李琯卿先生牵合佛经上几个术语与相对论量子论等撰成不三不四之弘法文数篇,乞鄙人审定。鄙人读之哗然,复一长函痛驳之,并录副寄觉有情半月刊编辑陈旡我居士登入觉刊廿七至卅期。致陈居士函中有云:‘弟恐其淆误观听,反为弘法之累,故辞而辟之。此函虽非直接对新知识界说法,使新知识界见佛法严正不阿之态度能因而起信,亦足以间接弘法。’此可见鄙人弘法之态度也。

  佛法道理固非此处及佛法省要数万言所说得尽。诸公有意研究,自当读经典原文。然鄙人自四十余年前发心专对新知识界弘扬佛法。诸公如有疑难,苟为鄙人能力所及皆当竭诚相助,惟佛法浩博,鄙人稍熟悉者仅法相唯识教理及宗门工夫而已。赐函请寄苏州振华女学转。

  王季同(十月三十一,一九四三)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