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佛教与科学

文珠法师讲述 1991年于香港佛教文化中心


  一、宗教与人生
  二、宗教的演变
  三、佛教与宗教
  四、佛教与科学

  一、宗教与人生

  宗教是甚么?宗是宗旨,教是教化,确立一定的宗旨,教化社会人群,谓之宗教。可以说,宗,是一种亲自体证的特殊经验,教是将自己亲证的经验,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使人了解信受奉行。所以,宗教该是圣人之言,被于下者,令人尊敬,崇拜而能长善救失,改住修来。

  例如,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所体证的人生真理,谓之宗,释尊本乎自己所证的人生真谛,介绍给众生,令众生和自己一样,也能够体证人生真谛,获取特别经验,谓之教。原则上,宗重于证,教重于解,证解合一,知行并进,谓之宗教。因此,宗教该是真实的,亲切的,绝非谎言,更不可假设或捏造。

  不信仰宗教的人,是无法理解宗教的特殊经验,误以为宗教是属于迷信,或是人类愚昧的幻想。殊不知宗教是人类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因为人是具有知情意精神活动的高等生命,知属理性,情属感性,意属灵性。理性用于文学发展、哲学思考,与科学发明。感性用于艺术的创作、情感的发挥,和人与人间情感的交流与维系。至于灵性的开拓,便是宗教信仰,情神文明,和人格的提升。

  因此,自从有人类史以来,无论是那一时代,那一民族,都不曾离开宗教信仰。如果没有宗教信仰的时代,该是黑暗的时代;没有宗教信仰的民族,该是野蛮的民族;没有宗教信仰的人生,该是缺憾的,愚昧无知的人生。准是可知,宗教之于人生,是何等的重要。而宗教与人生的关系,又是何等的密切。可以说:人类在正常生活中,是不可能没有宗教信仰的。

  二、宗教的演变

  宗教的演变,是随著人类知识的进步而渐次提高。古之人,每感外在自然界的压力非常强大,既不可能克服,也不可能抗拒,唯有服从之,崇拜之。当五谷丰收时,拜社稷之神;风雨不调时,拜风神雨神;地震海啸时,拜地神龙神;或出海捕渔时,拜祭天后;疫症流行时,拜祭瘟神;蝗虫为害时,拜祭蝗神;甚至花草树木,猪犬牛羊,无论动物植物,都拜祭一番,以求神力庇祐,以保平安。是以形成多神的宗教,流传于民间。

  由于人类知识不断提高,想像力也愈来愈强,以为宇宙的奇妙,人生的秘奥,必由一真神主宰或创造,于是一神教的信仰,便代替了多神教。一神教将多神教的迷信、滥信,以及神棍行骗种种毛病扫除,未尝不是功德;可是一神教的狂妄自大,以造物主自居,信仰者必须屈己事主,作为主的奴仆,一切成就都归功于主,甚至个人的生命财产,都是属于主的,使人性无法抬头,人生意志,无法自由发展,人生意义与价值,也无从确立;人生如此,难免遗憾。特别是十七世纪的中叶,宗教思想,极端混乱,竟领导教徒,走向独裁与专横,为宗教史写下黑暗的一页,实在是人类精神文明的污点。

  佛教,虽是古老的宗教,虽然诞生在公元前六世纪,但佛教却脱离神权的统治,而著重于表达人的意志,提高人的理想,促进人的觉悟。希望凭借宗教信仰来净化人生,改善人生,使人生活得更有意义,更有价值。使神权的宗教,变为人权的宗教,使民族的宗教,变为世界的宗教。不但舍弃宗教领域的独裁与专横,同时进而由人性的提升,变为人性的真善美化,甚至自由平等,觉悟成佛。使宗教成为世人的福音,落实救世救人的职责。所以佛教与人生的关系更亲密,更有助于人生。

  三、佛教与宗教

  佛教,具有一般宗教的热忱,但没有一般宗教的迷信。佛教,虽有一般宗教的仪式,但没有一般宗教的专权。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谨以启发人性,促进人性觉悟为职责,绝不会左右人的意志,支配人的前途。所以十法界圣凡,十方佛国土,任由信仰者自由选择,并不限于往生天国。

  佛教的教义,是基于理性平等,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佛,皆可以自创佛国,皆可以自任教主,绝对没有主仆之分,阶级之别。佛教慈悲博爱的精神,不问冤亲,不分种族,不论人畜,平等救济,不会只限于爱人类。所以佛教,可以说是宗教,但绝非一般的宗教,而是理性的,纯善的,正觉的,文明而又平等的宗教。

  由于佛教是崇尚理性的宗教,所以信仰佛教的人,必然获得真理的启示,而转移虚妄的知识,成为至真的智慧。因而认识人生,了解自己。不再为物欲的蒙蔽,摆脱烦恼的困扰,使自己从缺憾的生命,跨进圆满的生命;从迷惘的世界,进入真理的世界;建立人生理想,成就理想人生。

  由于佛教是主张纯善的宗教,所以信仰佛教的人,可以转移盲目的感情,成为至善的慈悲,因而放弃自私,舍离残暴。不再为追求私我的享受而损人利己,危害群众。反而本著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同情心、正义感去入世,救世,乐与天下,忧与天下;纯以拔苦与乐为职责,以觉世牖民为己任;使人的情感臻于至善,使人的社会和谐安宁,使人的世界共存共荣,共享太平。

  由于佛教是正觉的宗教,所以信仰佛教的人,可转移人性的愚痴,成为觉悟的灵性,去妄存真,背尘合觉。不再为错觉、幻觉的驱使,将人圣洁的灵魂,推落罪恶的陷阱;反而能在迷惘的苦海中,提升灵性,趣向觉道,拾回迷失已久的真心,恢复灵性的光明,最后成为大雄,大力的救世主,拯救天下苍生,造福社会群众。

  正因为佛教是理性的,能转移人虚妄的识心,成为大智大慧的真理生命;佛教是纯善的,能转移人残暴的个性,成为大慈大悲的救世者;佛教是正觉的,能促进人性的觉悟,成为大雄大力的正觉佛陀。使人的知情意同臻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所以佛教绝对不同于其他一般的宗教,可以说:佛教是超越的,圆满的,正觉的,平等又文明的宗教。

  四、佛教与科学

1、佛教与科学的比较

  佛教与科学,都想揭开宇宙人生的秘奥,都想了解人生构造的原理,都想解救人生的困苦,和造福社会人群。二者研究都是用演绎与归纳方法,二者研究范围也离不开因果定律。可惜科学的观点,仅基于数理、物理,所以科学研究的对象,只限于物质现象,无法透视物质的本体。其研究结果,也只限于物理,似理而非真理。

  佛教的重点,在于人灵性的寻求与证得,所以佛教能从物质现象,透视物质本体;不但从因果定律关系,发现宇宙人生构造的原理,同时认识人生的意义与目的。结果是真理的证得。科学家们所发现的物理,似理,在不断的求证中,同时也不断被推翻,人们美其名曰科学进步,实则是科学知识的不究竟。

  至于佛陀所证的真理,数千年来仍然迄立不动;无论时代巨轮进入任何世纪,绝不可能抛弃佛所发掘的人类智慧。无论科学如何进步,也无法推翻佛所体证的人生真谛。因为,科学知识仅限于人类意识范围;虽然,近代科学家,已作有限度的放弃主观,用较客观的态度来研究自然,但所谓客观,仍然未能超越人的意志,始终在六根对六尘的境界内兜圈子,无法突破人的幻想与错觉,更无法冲出物质的黑幕,而发挥人灵性光辉的一面。

  佛教,主张无我,不但放弃自我的主观,连放弃自我主观的客观亦不存在,甚至连客观不存在的概念亦不可得,彻底扫除人性中的妄想、幻觉、错觉与不觉,以人性本具的如如智,证如如理,所谓理智一如。这种理智一如的内发智慧,及亲自体证的真理,并非科学家们坐在科学馆中,可以用仪器解剖出来;正如解剖一具尸体,无法捉摸其灵魂一样。但这真理却是全人类所追求之鹄的,也是科学家们朝夕思索的对象。

  还有佛教所推动的慈悲,绝非科学家在实验室中可以实验;正如父子之亲,夫妇之爱,道德之美,正义之善,科学家们无法拿在显微镜下观察一样。但这慈悲的精神,正是人类今日急切需要的精神文明。今日人类心灵的空虚,精神的苦闷,生活的彷徨,生命的威胁,现实的恐怖与困扰,已经打破历史纪录,请各位想想,这些不幸,何以不发生在遥远的原始时代,而出现在科学极端发达的今天。我认为主要的原因,是科学缺乏宗教修养,忽视精神文明,过于倾向物质享受所致。特别是缺乏佛教慈悲的思想,博爱的精神,所以在功利主义策划下,在利欲薰心的环境中,科学的发明,竟然变为残杀人类的武器,人类发明科学,科学反而毁灭人类,这何止是廿一世纪的危机,抑亦是现代人的耻辱。

2、佛教可助长科学的发明

  我们要解救现实世界的危机,洗刷现代人的耻辱,非运用佛教的真理,驾驭科学的野马,进入道德的正轨不可。因为佛教的真理体证,及道德的发扬,实在有助于科学的进步与发明。例如,释尊在二千五百多年前,无需借助科学仪器,但凭佛眼观察,已经知道一钵水中,有八万四千虫。又如佛的宇宙观,认为宇宙是广大无涯,不可限量;其间充塞无量无数无边的三千大千世界,我们所见的太阳,周围都有地球,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等九个大行星,及廿七个卫星,一千一百多个小行星。由如是众多星球所构成的太阳系,在佛教名为一个小世界。积一千个小世界,为一个小千世界,以一千个小千世界,为一个中千世界,再以一千个中千世界为一个大千世界,每一个大千世界,名为一个佛国土;而宇宙间佛国土之多,实不可限量。

  弥陀经说:‘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士,有世界名曰极乐’。药师经佛告曼殊室利:‘东方去此过十殑伽沙等佛土,有世界名净琉璃,佛号药师如来…。’如是东南西北,四维上下,十方都有无量佛国土;然每一佛国土中,皆有无量众生居住,为诸佛教化的对象。

  现代科学,始知我们所居住的地球,不过是太阳系中一个小行星,而太空中竟然有数不尽的太阳系,但仍未敢肯定千千万万无数个太阳系中是否有生物存在。如果科学家们,肯研读佛经,不难再次证明佛经所说,十方世界中,有无量无数众生存在的正确性。

  特别是在佛教小乘教典中的俱舍论,大乘经典中的楞严经,以及成唯识论等经论,对世界的构造,及人类精神的分析,都是用科学的演绎法与归纳法去探讨。凡是众生既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所能分别的,皆符合科学,皆可采用科学的方式来研究。凡非前六识所能分别的,就必须运用特殊的般若智慧来观照。这般若智慧,已超越科学领域,何止远胜于科学,还能辅导科学,助长科学的发明,修正科学对宇宙人生的曲解。如果科学家们肯研究佛学,将不难揭开宇宙的秘奥,发现人生的真谛,为世界人类开创更光辉、更美丽的远景。

3、佛教可平衡科学的发展

  近百年来,由于科学的长足进步,的确已经改善人的生活环境,改善人的医药服务,改善人的卫生设备等等。例如,现代建筑造型的美观,室内设计的进步,卫生设备的讲究,空调控制的便利,以及日常用品的电器化,以及饮食营养的丰富,较之上古时代,茹毛饮血,固然相去天壤,即与科学落后国家对照,亦使人有天堂地狱之感。人们在物质方面,已经获得穷奢极侈的享受,当然是拜科学所赐。可惜,与之同时,却被科学推落物欲陷阱,使人生活脱离道德正义,陷人生于不义,这又是何等可悲的事实。

  人为了追求更丰富,更高级的物质享受,不得不努力赚钱,甚至偷钱,抢钱,以为有了钱,名誉、地位、娇妻美妾,洋房汽车……无不随之而来,于是金钱成为人生命的主宰,人竟沦为金钱的奴隶。多少人因金钱而作奸犯科,多少人因金钱父子不和,又多少人为追求金钱而神魂颠倒,百病丛生。殊不知金钱并非万能,世界上很多东西,并非金钱可能买到;何况,有钱的人并不一定快乐。因为有钱的人,既要妥善保管财产,免他人抢劫敲诈;更要投资保值,免遭受贬值的损失。终日营营役役,忙碌不堪,万一股票滑落,或经营失败,个中苦况,实非贫穷之人可能想像。

  此外,所定居之国家,一旦受到外侵或内乱,生命财产,固然难保;然水火无情,亦可使人财富毁于一旦;或治安欠佳,盗贼为患;或儿孙不肖,吃喝嫖赌,皆可以令人倾家荡产,床头金尽。所以大智度论:‘勤苦求财,五家所共,若王,若贼、若水、若火、若不肖子。’

  何况,人命无常,青春不永,转瞬鸡皮鹤发,老死将至,家财万贯,又何济于事?可惜,科学家们无暇关照这些问题,大都沉醉于物质开发,无法突破物质的范围。而现代人也就无法跳出欲海狂澜,形成人与人争、国与国争的混乱时局。如果科学家们,肯在促进物质文明的同时,兼顾到人类精神文明的发展,采纳佛学寡欲知足,安贫乐道的戒条以修身,推展佛教无我大悲的精神以利人,使人类社会物质与精神获得平衡发展,必能补救科学偏于物质所造成的后患。所以罗素博士说:‘在真理发掘方面,科学需要佛教;在物质文明方面,科学更需要佛教。’孙中山先生亦说:‘佛学能补救科学之偏。’确是至理名言,发人深省。

4、佛学可化解科学的危机

  回顾近年科学的导向,是毁灭性武器的发明,多于建设性的设备。假如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假如核子战争发生,世界人类的悲惨结局,科学家们实难辞其咎。当时代杂志,最近访问前苏联领袖戈巴卓夫,问他美苏关系时,他说:‘今天的情势非常复杂,非常紧张,到目前为止,我只能说它具有爆发性。’美国列根总统亦说:‘人类正朝向核子大毁灭的路上走。’可见,近来科学致力于核子武器的发明,已给人类带来莫大的威胁,核子战争,已逼近眉睫。英国核子科学家富兰克巴勒帝,曾主持斯得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十年,他说:‘很多人都怕核子战争将会发生,而事实上有很好的理由,人们可以相信核子战争发生的可能性愈来愈大。第一个原因,是苏美两国现在所制造的核子武器,比以前更有威力,更有利于核子战,而不再只是具有制止作用而已,核子武器,现在完全著眼于致命的第一击,核子制止时代已经过去了。第二个理由是愈来愈多国家有生产核子武器的能力,核子武器愈来愈多,发生核子战争的可能性就愈大,我们显然是生长在一个危险的时代了。’

  有些政冶家和战略家谈论‘有限制的核子战’,或‘延长性的核子战争’。我认为这都是没有意义的空谈,只要一颗核子弹头在欧洲爆发,就会引起全面性的战争,认为这种过程可以控制是在幻想。在各种情况下,只要仍然存有很多核子武器,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先竖白旗投降。据可靠的统计,现在美国有八十二个洲际弹道导弹,苏联有三十五个,英国有三十五个,法国有三十六个,只需要其中百分之零点五的核弹爆发,便可以造成科学家所称的‘核子冬天’以及‘黑雨’。

  黑雨是甚么呢?科学家们认为当核子爆炸后,便开始下黑雨。因为核子爆炸,会不断冒出浓稠的原油。以及很大的浓烟,直冲云霄,浓烟结集水气,像小雨珠般降落地面。任何人碰到都会受到极大伤害,因为它含有极强的放射性。黑雨会一连下好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几天,同时致命的放射性尘埃,也会降落,同样使人的皮肤造成严重伤害。

  当世界核战爆发时,全世界的油田将一个接一个的成为火海,工业化的国家,如果有三百亿吨的石油燃料著火,将会冲出五亿吨的浓烟。而在城市百分之三十的易燃物,包括建筑物沥青,石油产品等等都会燃烧,会造成十五亿吨的浓烟冲向天空。百分之二十的森林会著火,而产生三亿吨的浓烟,总共是二十三亿吨的浓烟,便约有一亿八千万吨的黑粒子冲入太空的同温层,地球的气候将会发生猛烈的改变。因为这片黑色的大黑幕,将笼罩地球影响日照。北半球的一大片烟幕将冲入同温层跨过赤道吹到南半球,这大约二周时间可完成。一个月后,地球将成为灰色星球,太阳照射到地球的强度,将只有正常量的百分之一,白天会像满月时的夜晚一样,温度也将发生极大的改变。核子弹爆炸后十天,欧洲,苏联,北美将被冰层所覆,大陆的冰冷空气会吹向海洋,虽然还不致于冷至结冰,但会刮起大风,而造成大陆的海洋将会结冰,这就是科学家所谓的‘核子冬天’。

  如果核子冬天延续一年,南半球将也会冰结,冰寒将摧毁南半球的各物及人,虽然南半球离核子战场很远。地球失去它原有的表面及植物,气候也发生极大改变,阳光就是干旱的代表,雨即代表洪水,高山崩陷,沙漠风暴刮起。今天地球人口是四十八亿人,这些人经过核子战争的浩劫,将会有十亿人暂时生存。这些残存的人将被残酷的命运所摆布。全世界到处都是放射性疾病,传染病也到处都是。在核子冬天已没有医疗服务……饥饿将再度进入第三世界。

  以上资料,是大卫.马歇尔在其‘思想不可思议的结局’一文中,采自‘核子武器的影响’一文,是巴勒比博士与一群日本、美、苏、英等科学家所做的研究,想像核子冲突后的可能结果。这种想像恐怖的结果,若然不幸变成事实,人类简直没有前途可言。除非政冶家、科学家们,肯为人类前途著想,转移方针,将用于制造核子武器的精神、时间、与金钱,移作发展人类精神文明的建设,以驱除人性的残暴,清理人心的自私,实行以佛教慈悲博爱,无我大悲的精神,来化解科学所造成的危机,始可拯救人类今日面临的厄运。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