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科学主义

谭张涛

  诚然,科学的高速发展带来人类生活方式的深刻变革,人类似乎越来越从科学的大发展中看到了未来生活的希望,人类于是天真地认为,科学是万能的,人类只要掌握了科学,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这个世界,使其更符合人类的欲望。这可视为人类对科学的迷信和狂热倾向,值得我们深刻反思,科学难道真的是万能的吗,它难道就没有自身难以克服的局限性吗?当今的人们如此迷信科学,但是他们是不是已经真正看清了科学所适用的范围了呢?
  当代人们对科学如此迷信乃至狂热的前因,乃来自于文艺复兴时代的科学主义思潮。如果简单地概括科学主义,就是指一种倾向,一种把科学局部的知识理论视为人类全部的知识理论,把科学十分有限的研究范围视为唯一视角,把科学的相对真理视为绝对真理,并傲慢地认为科学以外的其他学问和领域都没有研究必要,把科学视为解决人类一切问题的万能钥匙的错误倾向。
  真的如科学主义想的这样吗?笔者不妨提醒大家一下,我们现在的科学其实就是指实证主义科学,一切科学结论都是以实验和观察的数据作为依据的,以体现其客观性。这是科学的优点所在,但同时也是它的局限性所在。因为按照科学实证的观点,只有能用人的五官感觉得到或者是仪器观测得到的东西才是可信的,才能被研究。然而笔者想问一句,有没有东西是我们五官所不能感觉得到,但又是可信的实际存在的呢?中学生读者马上会回答笔者说,当然有了。是什么?红外线和紫外线,超声波和次声波。回答十分正确!虽然它们都不能被人的五官感觉到,但通过仪器可以观测到,所以按照科学实证的观点,它们可信,可被研究。这还不是一个难题,难题就在于,有没有既不能被人的五官感觉到也不能被现有仪器观测到,但又确实存在的东西呢?按照科学实证观点回答,由于不能被五官感觉到或仪器观测到,所以它们是不可信的,不可研究的,所以也是不科学的!真是这样吗?难道“看不到的就代表不存在”吗?这恐怕才真正不是科学应有的态度吧?但是科学主义不管你这么多,总之不能用五官或仪器观测到的东西通通扣上“不科学”的帽子,以至于当出现超自然现象的时候,科学主义总是基于实证观点指责,那只是某些人的心理幻觉而已,缺乏科学根据!笔者不禁对科学主义的这种“看不到就不信,就当不存在”的“掩耳盗铃”式的作风感到可笑之极!科学主义,你以为你是谁呢?你以为你真的是万能和绝对正确的吗?还是让笔者帮你找出你的“死穴”出来,好让迷信你的人们好好看清你的真面目吧,毕竟,科学的局限性是再明显不过了!
  ——科学研究的对象必须是能被重演的、被动的、可被度量的。我们都知道,一项科学成果要被公认,必须是其他人在同样情况下均能重复实验结果的才能被公认,然而,世界上有太多曾经发生的事情不能被重演,所以科学很难甚至不能研究它们,但是你就能因此武断地说他们都是假的,都没发生过,都不可信,都不科学吗?而当研究者改变某些实验条件时,被研究的东西必须能作出相应反应,研究者才能得出相关的实验数据和结论,然而世界上也有很多东西不受我们所掌握的实验条件的控制,不作出相应反应,此时,科学对它们就无能为力了。但是你就能因此武断地说因为它们不按我们的实验条件作出反应就不存在,不可信,不科学吗?我们还知道,被研究的东西必须能被度量,诸如长度、密度、强度等等,然而世界上又有很多东西不能被度量,因为它们既不能被五官感觉到,也不能被现有仪器观测到,但是你就能因此武断地说由于它们不可度量,所以不存在,不可信,不科学吗?
  ——科学是把“双刃剑”,它的研究成果并不一定把人类带到美好的未来。化学技术和化学武器同在;生物技术和生物武器同在;核能发电和核子武器同在。是否能把人类带到美好未来的不是科学本身,而是我们人类自己,而人类中自私自利、贪婪、残忍、嫉妒的本性只能让科学技术助纣为虐,把人类引向灭亡的边缘!!!难怪美国总统尼克松在美国太空事业取得辉煌时曾多次大声疾呼:“我们固然要在征服外层空间上有更大抱负,同样地,我们也要征服我们的内太空——人类的内在心灵。”而内在心灵的征服,并不能靠科学本身!
  ——科学对三维物质世界能够胜任,但对于未知(不能被五官感觉到也不能被现有仪器观测到)的五维以上的世界却望洋兴叹,鞭长莫及。科学研究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条件:证明和研究者一定要大于或等于被证明和被研究对象。但显然地,以人类如此有限的理性和智慧是无法理解和研究比我们高维的而又不能被我们所感觉和观测到的未知世界的,但这些高维空间又确实存在着,只是人类无法想象和理解它们。科学在此,暴露了它的苍白无力!
  ——科学研究的结论并非绝对真理,它们必然受到研究者思维水平、道德水平以及世界观所左右。由于受个人名誉地位金钱的羁绊,科学界作假的事件时有发生,中外科学家均不能幸免。更为严重重要的是,从假设的提出,实验方法的确定,到实验资料数据的取舍,无不受到研究者本身的世界观的深刻影响,实际上,科学研究是难以做到十足的客观公正的!达尔文的进化论就是一个明证。进化论并不是一个科学真理,它只是一种哲学世界观,只是一种未经充分证实的假说,化石的证据不但没有给进化论以充分的支持,反而不断给它出难题,“寒武纪生命突然大爆发”以及“中间类型生物化石缺失”的化石现象,使物种的渐变进化观点越来越难以自圆其说;连美国的一些州也通过法案不再讲授进化论或是不把它作为考试的科目了,而中国却依然把进化论作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真理,在中学生物课上讲授,真的应该反思反思了!
  没有科学是万万不能的,但科学却不是万能的,相信科学但不是迷信科学,科学的局限性已跃然纸上,认清科学的局限性,认清人类的局限性,认清人类所生活的三维空间的局限性,你就不会如此傲慢,以为科学是一切的力量源泉,在更多的未知空间里,你又怎么不想想在那里,我们的这些科学知识可能只是一堆垃圾,对那里的东西根本毫无作用呢?
              2005年10月8日于广州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