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主义伪教在中国泛滥

直言了

  在人民网科技频道出现了伪宗教(国际范围的邪教中的一种)的宣传:
  人民网,科技频道,2007年02月15日10:57。
  史晓雷:也谈科学主义。
  来源:人民网科技 (责任编辑:许秀华)。
  就“科学主义”,咱以前有过讨论[附件一],说明那是个近乎邪门歪道的宗教,其全球信仰者的人口比例不到1%,半个世纪来,在全球影响不大,可在中国的影响却很大,甚至中国科学院院士及人民网那样的中央级官方媒体也在宣传传播那个伪教,不但闹下了官方媒体和学术机构传播伪教的大笑话,还给中国科技学术发展造成重大损失。咱这里就多说几句。
  首先呢,再温习一下“科学”基本概念:“科学:有系统的知识和学习知识。”很明显,科学不是万能的,超出了系统知识及学习的范围,再高明的科学也会变得十分荒唐。
  而“科学主义”呢,说白了,就是无限夸大科学,且把科学当成了宗教[附件二]。“科学主义”(Scientism),即“Church of Science”或“religion of science”,也称为“科学主义教”。它的基本宗旨呢,是原教旨主义的一种,其信仰描述是:只有科学权利才有意义;世界上只有一个客观真理,是绝对真理或绝对权威,因而可以用一种科学学说和方法指导所有领域,包括观察和指导社会(譬如用某哲学审判一切)。在形式上,这个思潮并不主张恢复中世纪的宗教、政治哲学和科学的“三位一体”,但在实质上呢,它试图把科学本身或某门科学学说变为一种跟宗教平起平坐的绝对真理或绝对权威。正因为如此,它属于原教旨主义。
  科学主义膨胀的首次代表是“牛顿主义”,基本思想是:牛顿三大定律已经如此完美,可以作为所有科学领域的绝对真理,也可以作为观察和指导社会的绝对权威。因为当时西方的民族国家正在兴起,工业技术革命进入高潮时期,各种思想非常活跃、新科学思潮此起彼伏,所以呢,试图一统天下的科学与哲学的“牛顿主义”还没有怎么形成气候,就退出了舞台。
  科学主义的又一个代表,是“达尔文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基本思想同样:达尔文进化论是如此完美,可以作为整个人类社会的绝对真理或绝对权威。这个思潮更多是一种“存在即合理、适者即优等”的思辩思潮,正因为如此,后来,它为法西斯德国在欧洲发动世界大战提供了宗教狂热般的种族主义思想武器。德国战败、更因为人们看到了战争的血腥摧毁,这种科学主义思潮也被人们抛弃了。
  现代或当代的科学主义认为:工业技术、高能物理、生物基因、信息和宇航等等科学技术和科学理论,都已经达到完美境界,无论它们再怎么发展,也只是具体应用的问题,而不会革命性地改变人类对自己和对宇宙的基本认识,因此,科学足以成为跟宗教平起平坐的绝对权威,是一统天下的绝对真理,所有科技学术都必须服从这个绝对真理。它的信仰者们经常以“科学”的名义传播科学主义教义和活动,凡是不符合“科学主义”信仰的,信徒们就拿了当作“反科学”或“伪科学”而予以抨击或试图铲除,以此来维护“科学主义”跟宗教平起平坐的绝对权威的地位,也由此而维护那些信徒们试图“一统天下”和到处插手的特权。
  由于科学主义的那些原教旨特征,全球多数科学界人士和宗教界人士都把它看作是一种邪教思潮、是对正经科学事业和正统宗教的双重威胁。为此呢,前罗马教皇保罗二世曾数次发表讲演和信旨,要求全球信徒对科学主义提高警惕,防止它造成科学与宗教的新冲突、或导致民族国家的新冲突。特别是在“9/11”恐怖袭击发生后,保罗二世更是提醒全球的信徒,科学主义和实行恐怖主义的原教旨可能结成思想联盟,正统的天主教和正统的伊斯兰教,都要对此提高警惕。针对科学主义的原教旨特征,保罗二世有句名言:“科学告诉你天堂如何运作,《圣经》告诉你如何进入天堂。”以此,保罗二世向全球信徒发出了一个旨意:正统宗教不赞同恢复三位一体、不赞同科学或哲学成为指导一切的绝对真理、也不赞同科学成为跟宗教平起平坐的绝对权威,宗教、科学和哲学都需要继续保持它们的彼此独立和自由发展。
  在中国呢,科学主义教是颇有影响的。譬如,中国科协科普所的许多人和自然辩证法学会许多成员的信仰实际上就是“科学主义”,他们公开鼓吹科学是“绝对真理”和“绝对权威”的信条。而自称“反伪斗士”的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更是“科学主义”宗教的一个活跃信徒,他不但公开传播那个宗教的信条、且付诸实施。譬如,何祚庥在宣传“科学主义”的时候,竭力鼓吹“唯物主义哲学认为,客观真理只有一个”,还有“牛顿力学以外的力学是没有的”,等等,那些都跟原教旨主义所主张的绝对真理或绝对权威如出一辙。何祚庥的言行说明,他实际上是国际上的原教旨科学主义在中国的传教士,是国际上反对科学、哲学和宗教彼此独立自由的思潮在中国的散播(他是如何鼓吹传播的,详细的,请您参考2004年上半年的《科技日报》等等,咱就不重复了。)
  跟西方国家的“科学主义”宗教活动方式不同的呢,大体是这样的:西方那些信徒们集中于所谓“科学主宰一切”的宗教活动,而中国的那些信徒们呢,却是以跟政治哲学意识形态和政工宣传执政者结合为主要活动方式,结果是造成的影响和危害比在西方国家的影响和危害要大得多,一个突出例子,就是他们能够借助政治权力到处挥舞“反伪科学”棍子,把科学学术严重地弄成政治化,用政治手段干预学术和用政治信仰审判学术,甚至在中医全球化和世界卫生组织全球推广中医等传统医学的时候,他们能放肆地宣扬和造谣诽谤说中医是“伪科学”。到了2004年及以来呢,中国官方媒体开始足够频繁地鼓吹宣传“科学主义”,直到现在,中央级官方媒体人民网也开始宣传“科学主义”了。
  要讨论“科学主义”为啥能特别在中国泛滥成灾和它对中国发展的历史影响,赫赫,那是个大题目,本帖难以完成。咱这里呢,就说两件事儿,希望能多少引起您对当前“科学主义”在中国泛滥成灾的现象及其危害影响的关注。
  一件事,是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中国现代思想中的唯科学主义,1900-1959》,作者是美国学者郭颖颐(Kwok, D.W.)。在美国大学里,老美学生学习“中国学”课程,那是有些“必读书”的,这是其中一本。这本书描述了从晚清、民国到人民共和国前十年的半个多世纪里“科学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看了这书,咱相信,您能更好理解为啥那些来自政工宣传部门、自然辩证法协会(学会)和科协科普所的“反伪斗士”们特别容易成为“科学主义伪宗教”的信徒。
  当然啦,读了那本书,您也会看到,当前的科学主义伪宗教泛滥并非首次。譬如,1920-1930年代的那次泛滥,中国的科学主义信徒们曾试图把西方进化论的“自然选择适者存”思想扩展到所有领域,特别是政治社会领域。结果呢,那几乎跟进化论成了德国搞种族主义和发动侵略战争的思想武器的情景一样,科学主义在中国泛滥,几乎成了日本侵略中国、奴役中国人和实行种族主义加殖民主义统治的思想武器。与其它因素混合在一起,一些志士仁人坚决抵制科学主义泛滥,反对把进化论的“自然选择适者存”思想扩展到所有领域。随着抗日战争胜利,那次的科学主义泛滥也很快消亡了。
  另一件事,是当前的科学主义泛滥曾引起美国学界和政界的高度关注。当前的科学主义伪宗教泛滥,是从文革后政工宣传出来的“反伪斗士”们摹仿美国演员兰迪为主要成员的“科技警察”组织的做法开是的。简单说呢,就是他们自编自演“耳朵听字”的“特异功能”,然后把他们自己搞的东西大加批判、说是“伪科学”;搞成了严重政治化的宣传舆论气候呢,他们就把那些东西栽赃于人,批判别人是“伪科学”;再造成更大的政治化社会舆论气候了,他们就开始到处插手和乱打“伪科学”棍子。1996年到1999年,这次泛滥进入高潮。2003-2004年以后,中国官方媒体和中国科学院成员,开始直截了当地鼓吹宣扬科学主义、并把反对科学主义伪宗教的人一概打成“伪科学”。接着,“反伪斗士”们与人民网科技频道合作,公开叫嚣要在中国科技学术界建立法西斯式的“科技警察”制度、甚至要邀请美国演员兰迪为主要成员的美国“科技警察”组织在中国实行科技学术监察控制权。那泛滥猖狂的程度,可以说是全球历史上也少见的。
  这一轮泛滥,曾引起美国学界政界的高度关注。譬如,美国政府公布的驻华大使馆于2000年年初和年底的分析报告说:科学主义作为“伪宗教”在中国又形成一轮泛滥,并表现为两种形式:一个形式,是把科学作为个人登上官阶或发财致富的手段和口号,而不是掌握和探索知识;另一个表现形式,是把科学作为政治化的宗教武器,把不同观点和新探索作为意识形态敌对活动,实行宣传攻势而予以扼杀或封锁。
  分析报告还说:这一轮科学主义伪教在中国的泛滥程度,大大超出估计和想象,譬如,泛滥是如此之热、以至于中国官方甚至邀请请我国(美国)魔术师兰迪和搞木偶杂技的演员到中国、以参加“科技”会议的名义教训中国科技学术界。驻华大使也曾收到邀请参加那类所谓“科技”会议活动。我们(驻华使馆)发了通知,说明那是虚假的科技和无耻的欺骗,并采取了措施拒绝在那种名义下的签证申请。
  那报告还说:科学主义伪教在中国的新一轮泛滥,会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政治冲突和社会动乱,目前还不清楚;但目前足够清楚的是,科学主义伪教在中国的泛滥,无疑会大大延缓或削弱中国科技学术现代化的发展。至于中国当局将如何治理科学主义伪教的泛滥,还没有看到任何迹象。
  根据那报告分析,老美国许多学界政界人说:把中国当前的“科技热”看作是对美国科技竞争力的威胁,那是一种夸张。譬如,当时,美国科学基金会的分析说:中国科技实质发展缓慢、甚至“软条件”(学术环境)在倒退,因而,短期近期内,中国科技取得可以对美国科技竞争力发生威胁的突破性发展,是几乎没有希望的。
  不管您喜欢还是讨厌美国,嘿嘿,那美国官方和学界的分析看法,足以从国际观察角度说明科学主义伪教泛滥给中国科技学术造成的窒息作用和危害程度有多大多高,以至于人家根本用不着担心中国科技学术发展会形成“威胁”。直言不讳地用大白话说:“反伪斗士”们借助政工宣传工作权力之便搞起的这次科学主义伪教大泛滥和到处插手挥舞“反伪科学”政治棍子,发挥了国际上那些试图把中国科技学术自主创新发展掐死在摇篮里的人所难以发挥的破坏作用,所以呢,在“中国威胁论”兴起的时候,美国认为中国的科技学术处在自我扼杀的状态,因而不会形成对美国科技学术的“威胁”。
  中国当局将如何治理科学主义伪教的泛滥?赫赫,是个问题哦,且是个大问题。而不但没治理迹象,反而是官方媒体进一步宣扬科学主义伪教,嘿嘿,那就是个更大的问题了,--- 那问题不是科学主义伪教泛滥会不会给中国科技学术造成多大损失的问题,而是那种自我扼杀还要延续多长时间,那种泛滥造成的巨大损失还有无希望得到弥补的问题了。#
  -----
  附件一:咱以前发过的讨论“科学主义”的帖文:
  ·何祚庥为啥要提倡科学主义?[直言了] 2004年6月10日 上贴。
  ·何祚庥为啥借海啸灾难之机兜售“科学主义”?[直言了] 于 2005-01-11 13:56:35上贴。
  ·洋棍子“科学警察”的真相(修改篇)。[直言了] 于 2005-06-08 12:23:58上贴。
  -----
  附件二:西方对“科学主义”的定义:
  [1] 辞典解释:科学主义 scientism:
  Main Entry: sci·en·tism
  Function: noun
  1 : methods and attitudes typical of or attributed to the natural scientist;
  2 : an exaggerated trust in the efficacy of the methods of natural science applied to all areas of investigation (as in philosophy, the social sciences , and the humanities)。
- sci·en·tis·tic /"sI-&n-'tis-tik/ adjective。
  注:西方权威辞典解释清楚地说明,科学主义是一种夸张信念,它试图把科学扩展到所有领域并充当审判官。
  [2] 西方社会认为最公正的媒体、美国公共电视广播网的解释:
  科学主义 Scientism (也叫“Church of Science”,科学教堂)。
  Scientism:Unlike the use of the scientific method as only one mode of reaching knowledge, scientism claims that science alone can render truth about the world and reality. Scientism's single-minded adherence to only the empirical, or testable, makes it a strictly scientifc worldview, in much the same way that a Protestant fundamentalism that rejects science can be seen as a strictly religious worldview. Scientism sees it necessary to do away with most, if not all, metaphysical, philosophical, and religious claims, as the truths they proclaim cannot be apprehended by the scientific method. In essence, scientism sees science as the absolute and only justifiable access to the truth.
  注:这些说明清楚指明,科学主义是类同原教旨主义的一种宗教,其突出特点就是试图把科学作为唯一的绝对真理和绝对权威。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