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伦理的几个热点问题

作者:徐谦  2009-07-08

  作为新兴的一个学科,科学伦理在最近几年获得飞速发展。就目前而言,科学伦理研究的热点主要包含环境伦理学、工程伦理学和网络信息伦理学等。
  一、环境伦理学
  环境伦理学是环境哲学的一个分支,它不解决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问题,它在环境的框架下,研究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环境的关系,是生态学思维与伦理学思维的契合。环境伦理学力图寻找后工业时代解决环境危机、改变我们生存方式的新出路。
  美国纽约大学哲学系教授Dake Jamieson把亚里士多德关于“分配正义”、“惩罚正义”的观念引入环境伦理学,认为从西方古典哲学中,我们将找到解决因环境而产生的人与人之间新问题的最终途径。他承认,环境伦理学是一个受哲学、文化支撑的学科,因文化背景不同,不同地区很可能产生不同的核心观点,而环境问题是一个全球问题,他认为尽管存在着区域性的文化差异,环境问题必须以全球化观点来解决。由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差异,地区及国家利益的不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影响着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与协调发展。从全球角度出发,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发展离不开人与人关系的正确处理,需要加强国际合作。
  近代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由自然的奴隶变成自然的主人;人与自然的关系逐渐成了改造与被改造、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强化的“人类中心论”,忽视生态系统生存发展的需要及其对人类的长远价悠“人类中心论”漠视自然客体,过分强调人类的价值主体地位,有悖于可持续发展思想,己渐失去社会思维主体地位;“生物中心论”淡化人类价值主体地位,过于激进,难以让人接受。因此,构建适合当今时代的环境伦理体系是很必要的。
  把人类生存和发展需要作为人类实践的终极价值尺度,弱化“人类中心论”基本上是合理的。人们应当走出强化的“人类中心论”。人与自然休戚相关,应当用相对的、可变的观点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对自然界的有效维护,不是放弃人的主观能动性。开放的环境伦理学应能包容人类中心论、生物中心论和生态中心论。人类是地球自然界的一部分,只有以全球整体利益为出发点的环境保护,才有较大安全性和包容性。应当以尊重自然规律及其内在价值基础,来规范人类的实践活动、构建新时代的文明发展模式。
  最近几年,环境伦理规范体系得以初建,有如下特点:(1)人类是自然历史演化的产物,应与自然保持和谐相处、协调进化的关系;人以外的其它生物、物种、生态系统、以及自然界的所有存在物,除了对人类的工具价值外,还具有其内在价值,生态系统和自然界还有其系统价值,有继续存在下去的权利:(2)人类属于自然,作为自然界进化的最高产物,人类是“自然权利”的代言人,对其它生命和生命支持系统负有道德责任;(3)环境伦理的核心,是建立真正平等、公正的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倡导和谐发展与共存共荣;(4)人类应当培养尊重自然、爱护生命、保育自然环境的道德情操,尽到管理好地球家园的道德义务。
  环境伦理要求的人类平等原则,包括体现全球共同利益的代内平等和体现未来利益的代际平等。要实现人与自然平等,必须承认自然界的价值和利益,转变以人为中心的价值取向,承认自然界的价值和权利,人类应当履行好管理自然的使命,做称职的自然管理者。
  二、工程伦理学
  工程伦理学的诞生出自于对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的著名案例研究。在20世纪70年代,有两起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案件:一是斑马车油箱事件,二是DC-10飞机坠毁事件。这两起事件造成了巨大人员伤亡。而其原因在于从事研发活动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将利润和效率放在了首位,而忽略了对公众安全、幸福和福社的关注。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案例研究有两点主要变化。在早期案例研究中,学者们主要关注的是灾难性案例研究。例如,在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事件中,工程师的责任和权利问题,以及由于缺失这种责任所带来的灾难。近年来,案例研究同时也研究一些“样板(或善举)工程”案例。例如,花旗银行大厦事件和坎尼失踪事件。另一个变化是,早期案例较注重微观层面研究,而近来案例更注重宏观层面研究。前者为微观案例,后者为宏观案例。微观案例所讨论的问题主要涉及个体或部分工程师与客户、雇主或公众之间的关系问题。宏观案例所提出的则是关于社会政策和职业以及职业社团的恰当政策问题。
  在19世纪70年代之前,大多数工程伦理章程认为,工程师的首要义务是对客户或雇主的忠诚,而很少提到对公众所承担的义务。在中国,由于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应用伦理价值体系还有待于完善,所以导致对工程师的伦理要求主要是克尽职守,另外一条就是事后监督和实行事故责任追究制。
  工程师的三种责任境界:“风险总是与责任联系在一起的。只要风险一出现,它就必然会产生责任问题。”川责任表明某种结果是由于某人的过失或过错所导致的,责任以法律和道德的形式施加给个人。对风险负有责任的人也就是对风险的结果有直接或间接联系的人。那么,哪些人会对风险的结果产生影响呢?工程项目设计者、施工者、管理者,甚至政府部门管理者以及立法机构也许都要对工程风险承担相当大的责任,但是作为工程中最主要的行为主体,工程师通常对风险负有内在责任。
  正如医生、律师一样,工程师被认为是在特定领域内经过专门训练的专家群体,他们最有可能对工程风险进行准确预测、评估和控制,任何对风险的管理通常是以工程师的意见为依据。在一定意义上说,他们“扮演着公众利益托管者的角色”。然而,尽管“工程师对其工作的社会后果应负责任似乎没有什么分歧”,但工程师要在多大程度上为风险担任责任,这却是有极大争议的。这里有三种不同的责任要求:
  1.底线责任
  底线责任也即最低限度责任。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工程师拥有遵守其自身职业的标准操作程序和履行由其工作所决定的基本义务的职业责任。如果他们违反操作程序或不能履行这些基本义务,那么他们理应为由此造成的伤害承担责任。许多职业伦理规范表达了这种最基本的义务。例如,一位化学工程师每天下班前必须关掉腐蚀剂阀门,而一天他却忘了关掉阀门,所以他就应该为随后发生的事故负责。
  最低限度的要求强调了一条通往责任的消极途径。它倾向于以一种排他主义来定义责任:“这是我的工作,不是他的”或者“这是他的工作,不是我的。”它以一种狭隘的、墨守成规的方式来理解责任,即工程师履行责任的出发点只是为了远离社会的谴责和法律的追究。避免过失或“置身于麻烦之外”成为其主要的关注点。尽管这一方法在很多情况下是切实有效的,但它只是最低限度地规定了可接受标准。此外,尽管这些标准建立在以往经验的基础上,并且预期了当前实践结果,但是不在标准操作程序控制范围之内的风险还是会产生。
  最低限度要求恰当地指出了遵守法律、遵循标准的职业规范和惯例以及避免不正当行为的重要性。但是,即使这些要求完全得到满足,很多工程风险仍然会发生,也就是说,对这些最低标准的严格遵守也会导致原本可以避免的伤害。如果我们过分强调“过错归属”原则,那么这就会使我们忽略寻求建设性方法,而这些建设性方法对于防止具有不确定性的工程风险是至关重要的。
  2.合理关注
  合理关注观点超出了最低限度者“置身于麻烦之外”的考虑。我们认为,最低限度者的出发点是:那些引起伤害的人(那些将在法律上或将在道德上负责的人)应当承担怎样的责任。然而,合理关注的出发点却是:那些可能受到伤害和努力防止伤害的人本身的处境。
  这一要求符合“一个正常的、谨慎的非职业人员视野中的合理标准。”处理伤害和过错的美国民事侵权法(tort law)就采纳了这种合理关注标准,它依赖但不必然局限于一项职业或日常工作职责标准的操作程序。例如,侵权法一般采取较低的证据标准,即使工程师没有违反任何操作程序,但只要原告能证明工程师的行为具有伤害性即能胜诉。工程师可能会抱怨法庭尤其陪审团的判决,但对于公众而言,这一标准却是合理的。站在公众视角,合理关注是具有其道德基础的,它通常不会被社会认为是额外的要求。
  作为社会的成员,工程师理应对工程活动的社会后果给予合理关注。与一般风险相比,工程风险对社会会产生更为直接的影响。因此,人们有很好的理由认为,工程师应对他们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给予更多职业以外的关注,正如人们认为公司拥有检测其产品安全性的机会和责任一样。
  3.善举
  善举表达的是一种“高于或超出义务要求”的责任标准。如果底线责任是那些不履行就肯定会招致责备或正式处罚的责任或义务,那么善举则是任何人都无权期望工程师承担的任,人们一般不会认为不承担这些责任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善举完全是自我施加的。例如,1977年建筑大师勒曼歇尔(W. LeMessurier)设计了著名的花旗银行大厦(Citicorp building)。尽管根据当时的建设法规和施工标准,这一工程完全合格,但考虑到楼群风对大厦可能会造成的毁灭性影响,勒曼歇尔还是耗资数百万美元历时数月对大厦重新进行了加固。此举被工程界认为是善举的典范。追求良好的工作是工程师的一种优良品质。被我们称为善举的行为经常地出现在职业生活中,而我们又很容易忽视它们。那些承担额外工作的人也许会认为,他们只是在做他们应当做的事情,而也许我们逐渐习惯了他们所做的事情,将他们的善举当作理所当然的事了。
  然而,善举并不总是受欢迎的。事实上,有时他们又会面临很多来自社会的、组织的、管理的、经济的和法律的障碍。比如,公司可能会过于详尽地规定工程师的任务和职责,无意间妨碍了善举的实施,或只奖励那些没有“捣乱”的人。善举也会遭遇严格的时间表、有限预算和手头其他事务压力的障碍。同时,履行善举还可能会给工程师带来了不必要的法律责任。但无论如何,风险避免并不仅仅在于职业人员履行了他们的义务,而且还在于“他们做了比这一要求更多的东西”。
  三、网络信息伦理学
  网络信息伦理学是当代研究计算机信息与网络技术伦理道德问题的新兴学科。它涉及计算机高新技术的开发与应用、信息的生产、储存、交换与传播中的广泛伦理道德问题。随着当代信息技术与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网络信息伦理学作为科学伦理学的一个分支,已经引起广泛关注。网络信息伦理学(简称网络伦理,英文名称Netethics),其概念含义基本等同于时下的计算机伦理学。
  1.网络信息伦理学的兴起
  计算机信息网络技术应用引起的社会利益冲突和建立新的道德秩序的需要,是西方计算机伦理学研究兴起的根本原因。
  信息网络系统正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的生存和活动空间。人们对信息与网络技术的应用出现了道德的“价值真空”,因而需要根据当前需要制定新的价值观念和行为规范,以适应时代发展需要。
  2.网络信息伦理学的基本原理和原则
  美国学者罗伯特·巴格认为,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类的基本道德价值观念和行为准则没有失去其存在理由。他于1993年提出网络伦理的三条原理:(1)一致同意原则,如诚实、公正、真实等;(2)将这些原则应用到对不道德行为的禁止上;(3)通过对不道德行为的惩处和对遵守规则行为的鼓励的方式,来防范不道德的行为。
  另一位美国学者斯平内洛在(Ethical Aspect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中提出网络伦理的一般规范性原则:(1)自主原则。尊重自我与他人的平等价值与尊严,尊重自我与他人的自主权利。(2)无害原则。人们不应该通过网络给他人造成直接和间接伤害。(最低道德标准)(3)知情同意原则。人们在信息互换过程中,有权利知道谁会得到这些数据并如何使用之。
  3.网络信息伦理热点
  (1)知识产权归属
  网络信息时代遇到的首要难题是如何尊重保护网络信息化的知识产权。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借用、移植、复制软件程序非常容易,使得电子信息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遇到极大障碍。少数发达国家利用自己的网络信息技术控制他国的战略意图,使未来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更为复杂。
  (2)个人隐私权保护
  由于网络信息系统在采集、传播信息方面的能力大大增强,个人隐私面临很大威胁。在不少国家,信息隐私问题,个人信息批露(尤其是公众人物)的控制权,也已成为伦理学家和社会学家和大众关注的重大社会道德问题。
  (3)网络信息安全
  个人计算机的网络化趋势,使得信息系统的安全更加复杂。目前国际互联网上滥用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现象突出,如非法黑客问题、计算机网络诈骗问题等。科学伦理的热点会因时而异。仅就当下而言,本文探讨了以上热点问题,希望对现实工作提供参考。尤其对水产科技界而言,科技伦理问题仍是个新事物,更有参考之必要。同时,热点领域往往是发现新问题,构建新理论的契机,因此对热点问题的关注对丰富科技伦理的理论建构必将有所助益。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