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学与伦理携手

摘自《健康报》

  人类基因组计划(HGP)被誉为伟大的科学壮举,但是,从其提出到实施都有一些疑虑和不同意见。HGP能不能得到伦理的辩护?这确实是需要认真思考并回答的问题。
  1986年,诺贝尔奖获得者多尔比科发表《癌症研究的转折点———人类基因组的全序列分析》的著名短文,指出癌症和其他严重危害人类的疾病都直接或间接与基因有关。人类必须下决心进行人类基因组研究。这篇短文引起巨大反响,得到科学界的普遍认同,成为推动HGP的重要力量和指导思想。可见,HGP企求在分子层次上更深入更全面地认识人体,全面为战胜疾病、增进健康提供科学依据,从而造福人类。这是人类认识生命、认识自身的自然而又必然的结果。用古今中外的伦理标尺来衡量HGP,完全能够得到有力的辩护和支持,因为它有利于人类减少疾病,增进健康,提高生命质量。
  基因工作草图的绘制,为人类揭示遗传的奥秘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但离真正揭示遗传奥秘还有漫长而曲折的历程。与此同时,相关的伦理、法律和社会问题的研究(ELSI)也迈出重要的一步,但歧见颇多。比如对生殖系基因治疗,就有针锋相对的两种不同意见。我以为,此类具体争议自可从容进行,当前最为紧迫、亟须解决的问题是,有的人根本无视伦理,把伦理与科技对立起来,认为伦理的规范会束缚科技的发展。
  这使我想起70年代生命科学界的一件大事。70年代初,基因重组技术取得突破。基因重组意味着借助特殊手段,可以把这种或那种生物的基因加以自由组合,比如把高等生物的基因植入低等生物,把动物的基因植入植物。毫无疑问,这是诺贝尔奖级的重大成果。对此做出了重要贡献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伯格(P.Berg)敏锐地意识到,基因重组也可能带来诸多问题,如制造出抗生素的细菌,甚至严重威胁人类生存的“超级生命”。他郑重建议暂停试验,并联合许多著名科学家筹备召开国际会议,以确保基因重组的安全可靠。虽然历经波折,最终还是于1975年召开了有关国际会议,制订了若干规范和准则,以使基因重组造福人类。这次会议受到高度评价,开创了自觉用伦理规范和引导生命科技的范例。HGP一开始就规定要开展相关的ELSI研究,与此不无关系。事实充分表明,虽然部分科学家自愿短暂停止了基因重组试验,但会后基因重组技术发展得更顺利更健康了。
  笔者在撰写本文时,传来了一则惊人消息。被西方国家公认的邪教组织“拉尔雷恩运动”网罗了一批科学家,在美国内华达州的大漠深处秘密进行克隆人的实验。他们从夭折的10个月大的女婴身上提取细胞,试图制造“克隆人”。据称,“如果进展顺利的话,世界上第一个克隆人将于明年年底诞生。”这一由英美媒体披露的消息,立即震惊了全世界。它再一次告诫我们:现代科技,尤其是现代生命科技,多么需要伦理的规范和引导,需要倾听伦理的声音。
  然而总有一些人把科学与伦理对立起来,断言伦理会束缚、阻碍科学的发展。他们最常举起的,也最有迷惑力的旗号便是“科学自由”。当伯格建议暂停基因重组试验时,反对者指责其违背了科学自由的原则,并且表示在科学自由和伦理规范之间将毫不犹豫地选择科学自由。今年那些从事克隆人类实验的科学家,也以科学自由作掩饰。
  美国总统生命伦理顾问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巨大的力量意味着重大的责任。确实,现代科学是如此发达,力量是如此强大,其负面效应也越来越明显和突出,从而内在地呼唤伦理的规范和引导。因此,尽管ELSI争议纷纷,今年也不会完全统一,但我相信伦理问题将越来越受到重视,并在重大原则问题上达成共识。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科学与伦理互补和互相促进的美好前景。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