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科学技术(包括医学)和社会伦理

作者:汪焕平 华南师范大学

  【搞要】探讨科学技术与伦理道德的互动作用对建立科技伦理学,以及诠释科技与道德相互关系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此同时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促进我国科技事业和伦理学学科的建设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探讨科学技术与伦理道德的互动作用,在于求得事实与价值,真理与真善的统一,使得人类对社会和自然的认识更加全面和完善,从而进一步提高社会的文明程度.
  关键词:科学技术;伦理道德;相互作用
  当前,突飞猛进的科学技术,成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但是另一方面,科技发展也带来了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进入21世纪后,科技应用于社会时遇到的问题将越来越突出,有些难题是科身难以解决的,只能依赖于人类建立和完善高尚的道德与伦理。科学技术,它伴随着人类的每一步发展,主要指前沿科技,具体如网络技术、核技术、生物技术等。科技能推进人类的发展,给人类带来财富、便捷和舒适,但同时也给人类带来了不安全感和生存环境的恶化。另外,对于人生问题诸如痛苦、孤独、焦虑、不幸以及欢乐、爱心、幸福等,科技的作用也有限甚或爱莫能助。科学技术和社会伦理作为人类社会精神文明的两翼,对于人类社会的延续、发展起着重要作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个论述已成为人们的基本共识,但在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科技的发展带来了许多新的伦理道德问题。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看待科学技术与伦理道德的关系呢?
  首先,我们需要弄清科学(包括医学)和伦理的关系,先从分析科学与非科学的区别入手。科学与非科学的一个重要区别是,科学理论有预测能力,而非科学“理论”则通常达不到这个标准。因此,科学的理论可以走在实践前头指导实践,而非科学的“理论”则没有这种能力。任何一个科学的概念都是清晰而且名副其实的,不允许含混不清,拒绝有名无实的伪概念。这是保障科学可靠性的前提之一,非如此,一个科学理论就可能根本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变成毫无意义的词藻堆砌和文字游戏。
  再者,迅猛发展的当代科技与伦理价值体系之间的互动往往陷入一种两难困境:一方面,革命性的、可能对人类社会带来深远影响的技术的出现,常常会带来伦理上的巨大恐慌;另一方面,如果绝对禁止这些新科技,我们又可能丧失许多为人类带来巨大福利的新机遇,甚至与新的发展趋势失之交臂。为了克服科技的加速变迁与社会伦理价值体系的巨大惯性之间的矛盾,将当代科技活动拓展为开放性的科技—伦理实践,必须建立一种互动协调机制——当代科技的伦理“软着陆”机制,即当代科技与社会伦理价值体系之间的缓冲机制。它包括两个方面:其一,社会公众对当代科技所涉及的伦理价值问题进行广泛、深入、具体的讨论,使支持方、反对方和持审慎态度者的立场及其前提充分地展现在公众面前,通过磋商,对当代科技在伦理上可接受的条件形成一定程度的共识;其二,科技工作者和管理决策者,尽可能客观、公正、负责任地向公众揭示当代科技的潜在风险,并且自觉地用伦理“规则”来协助解决问题。
  最后,当今科学技术经过几百年发展,科技界已形成了自己的“科学道德”,以诚实为核心,鼓励创新、鼓励探索但同时强调自律,尽量避免成果危害人类。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伦理是来自两个方向的理论交汇构成的系统。一方面是丰富的人类伦理遗产积累所构成的伦理思想和理论,这些理论构成认识前提。另一方面是现代生物医学的发展提出的新道德问题所引发的伦理认识和思考,与这些认识相联系的一系列医学(生命)伦理道德规范的产生,逐步为社会和科学共同体认可接受后,构成新的理论和思想的积累。
        
  新的医学伦理形态总是扬弃地保留传统和建立新的伦理理论体系。现代生命伦理学不仅包含传统医学伦理对医务工作者职业道德的要求,而且把这种要求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和境界。同是对医生从医行为作道德上的规范和要求,相对于传统医学道德强调医生对患者献爱心、尽责任而言,生命伦理学则强调义务论、公益论和价值论的统一;同是捍卫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医学目的,纳入生命质量论和生命价值论的统一理论后,传统的生命神圣论被生命伦理学赋予了一定的条件更重要的在于,生命伦理学直接触及现代生物医学技术引发的一系列道德问题,把伦理对医学的作用由规范医学主体行为的单一伦理模式,发展成为直接参与医学发展特别是新技术应用的决策因素,使被规范的主体不再是从一般的道德意义上衡量行为的善恶与否,而是对是否应该在医学某一领域采用新技术作道德的判断,达到与医学的完美结合。
  现代医学视野中的伦理是多层次的理论与实践系统。首先,研究任何具体的医学伦理问题,最终必然归结为道德哲学的思考。医学伦理作为应用伦理学,无论怎样创新理论和更新观念,完全脱离一般伦理学的研究规律和方法,就无法使医学伦理问题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归属于哲学、伦理学的学科共同体。医学伦理问题研究要最大限度地成为学科共同体可以理解和把握的理论,并能最大限度地指导医学伦理实践。其次,规范伦理层面的研究应当是医学视野中最为重要的构成部分。再次,生命伦理学的重要任务之一,是要形成具有自身特点的道德规范“长入”现代医学的有效机制问题。最后,生命伦理学的研究在现代不能是孤立的、孤芳自赏式的,要与其他相关学科结合,充分吸纳借鉴其他学科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现代生物医学的发展引发的伦理、法律和其他方面的社会问题极为宽泛,社会科学的诸多学科可以从不同视角研究关注或者与医学形成交缘关系而发展为新的学科。尽管这些学科对医学的关注点有所不同,但是不少问题具有共性,每个学科从自身角度所进行的研究与考察,都会提供其他学科按自己的认识方式不能获得的信息,而这些信息会对本学科的研究有重要价值。如医学社会学、健康社会学等学科所提供的大量社会医学统计和分析结果,可以构成医学伦理分析的翔实材料;医学法学对诸多医学现象的法学界定和对某些个案的法律判决,可以成为对同类伦理现象进行道德规范研究的参考依据。
  科学技术的发展对人们的生活起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这就必然与维系社会中人与人的伦理道德发生种种正面或负面的相互作用关系,一方面现代科学技术是推动道德发展的巨大动力;另一方面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产生了大量消极道德现象,使伦理学陷入困境.因而,应对科学技术的挑战,要建构新的道德体系,一方面要使新科技发挥其作用造福人类,另一方面则要限制某种科技成果的使用范围,保证科学技术沿着有利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方向前行!
  参考文献:
  《我们面临的医学伦理问题》韩启德
  《科学技术与伦理道德》(书评杂论精选集)
  《现代科技的伦理反思》http://www.chinainfo.gov.cn/data/200410/1_20041018_92457.html
  《现代医学视野中的伦理》 http://www.biox.cn/content/20051009/38583.htm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