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精神:伦理、民主、科学----中华文明第二轴心时代新建构

作者:wenhuakulvke

  现在,海峡两岸都在高调纪念五四运动九十周年,大陆纪念的主题是“五四之魂在于思想解放”,台湾纪念的核心在于“追求精神遗存,颂扬文学革新”。明显看出,我们的主题高瞻远瞩面向未来,台湾的主题则侧重于对传统的继承,对未来的发展则缺少魄力考量,旧中国文化的保守性在此表露无遗,大陆的主题则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天锐气引导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一腐朽一新生,一耄耋老者一新生少年,梁任公《少年中国说》不正是对当代中国的生动写照吗---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与国无疆。
  我们大陆五四精神核心是“民主与科学”,在台湾则被蒋公添加另外两字,变为“伦理、民主与科学”,这两字之加意味深长,颇耐人寻味。伦理指什么呢?指中国社会专有的父慈子孝观念、拜祖祭祖传统、绵延不绝根深蒂固家族意识。伦理思想创造者何?起源于何时呢?他的开创者是周公,是今人看来一位堪比孔子的大圣人,实际上他或许比孔子还要伟大,因为孔子明确表述: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又说自己“述而不作”,孔子所传承的思想完全是周公的,所以说孔子是周公思想的伟大传承者,周公作为思想的创立者无疑更为伟大。
  这伦理思想就是周公所创,其原始思想是周代的宗法制,宗法制是周公所创三制之一,其他两制随着周王朝的覆灭而湮灭。正是这一制度传承使中华民族三千年绵亘不衰、生生不息。当今中国兴起的祭祖热就是这根深蒂固的伦理思想使然,梁漱溟先生将“伦理本位”概括为中国社会的核心思想之一。这种伦理思想使中华儿女无论到了那里,心永远是中国心,树高千尺永远也忘不了根,这时中国人故土情结产生的根源。正是这伦理思想使中华民族具有了任何其他文明难以匹敌的文化向心力、民族凝聚力,尽管基因检测证明,当代汉民族已经没有一个纯种的汉族人,但中国人的血统中无论融入欧洲人的还是非洲人的血液,心永远是中国心,情永远是中国情,这就是汉文化的巨大同化力。在五十年或一百年的历史中,华夏民族曾数次被他民族打败,任人宰割,但放之于千年历史长河中,惟有中华文明一次次笑到最后。噫吁哉!周公之伟大数可匹敌呢!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基于对中国国情的深刻洞悉,宗法制的强大存在严重妨碍了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使大多数国人心中只有家--家族,没有国的观念,依赖于宗法制的存在,土豪劣绅称霸乡里,近日我看了电视剧《杀虎口》,其中老刀把子的话即是这一思想的生动写照,他说:无论日本人,还是国民党,来了终究要走的,谁来了都要依赖我维护对杀虎口的统治,基于这种思想,国民党来了,他与国民党求双赢;日本人来了,他又与日本人携手共治;家的观念泯灭了他的对国家民族的整体认知,试看:日本侵华期间,诺大的中国社会何处不表现得支离破碎呢?让日本人分而治之呢?拥一州一县者,赖一州一县与日本搞共治;拥一省几省者,赖一省几省与日本人搞合作,蒋介石坐拥全国,妄图举全国之力与日本人媾和。之所以蒋介石能做出不发一枪一炮让出东三省,继而又允许华北自治,皆是这种小家族意识使然。因而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通过在地方上加强党的领导,极力淡化国人的家族观念,竭力驱除家族势力对中国政治的影响。最后毛主席为了彻底的根处国人头脑中根深蒂固的旧的陈腐的思想意识,悍然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这就好比对全体国人实行了“休克疗法”,然后再重新激活,使整个中华民族为之脱胎换骨。实际上近代中国打倒的不应是孔子的思想,而应该是罢黜百家后逐步走入僵化的蕴涵在经学理学中的失去活力的阻碍民族发展进程的旧思想旧体制。可是在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又哪能分的那么清呢?一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在争论那些遗产要继承,哪些要摒弃?莫衷一是,各执己见。易中天先生在百家讲坛中说:我不赞成复兴儒学,要复兴的也应该是子学,什么思想都不要独尊,一独尊魔鬼就出来了。
  五四时代是中国大师辈出的时代,可以说五四前后是中国继春秋战国后的第二个文化轴心时代,这是一个思想大解放的时代,赖此思想大解放使独尊后两千年变得僵滞的中华文明由于受民主科学思想得启蒙使中华文明重新迸发出无限的生机与活力。必将引领中华民族放眼五千年历史进程,带领全人类实现大同世界美好蓝图。
  台大校长傅斯年1950年猝逝,葬于台大“傅园”,“傅园”成为传承台大精神的最重要的纪念空间。园中“傅钟”每节下课钟敲响21声,因为傅曾说过: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时,剩下三小时是用来沉思的。试看今日大陆的大学,由于官本位体制等诸多因素影响,缺少的正是这种文化传承的精神,以台大为镜。大陆大学由于对民主科学精神的过度崇拜过分的“器具化”了,失去了大学作为学术殿堂来只为根的人文精神,不免流于浅薄与急功近利。没有传承传统人文精神的殿堂,中华文明赖何复兴?莫以成败论英雄,蒋公功过且不论,单就这“伦理”二字的添加可知他对中国就传统的认知何其深刻。只不过蒋公对待旧传统文化所取得态度是“承”与“循”,而毛主席对待传统文化所取得态度是“破”与“立”,一承一破,一循一立,伟大立显,成败已明矣。
  伦理、民主、科学,要继承,更要创新,惟有继承中的创新,才能使中华民族引领未来世纪。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