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婴儿”——科学与伦理的冲突

《好医生》网站 时间:2008年11月28日13:27

  一部分疾病具有极高遗传性,因此,有些孩子出生前可能“注定”会患上某种家族病。
  据英国《泰晤士报》26日报道,两对有家庭乳腺癌病史的夫妇,将利用基因诊断技术孕育排除乳腺癌隐患的“设计婴儿”。待基因测试通过,胚胎筛选计划将在3至4个月内获得正式批准。这是英国政府放宽对人体胚胎筛选方面的限制后,首例防止乳腺癌遗传的“设计婴儿”。
  对于胚胎筛选目前还存在许多争议。含有致癌基因的胚胎在长大成人后,也有不患病的可能,并且乳腺癌的发病时间一般在30岁之后。
  因此反对者认为,完全排除掉仅仅是有可能患上乳腺癌的胚胎,有违伦理道德标准。此外,也有人认为基因筛选会在不久的将来愈演愈烈,最终变成从相貌、智力等方面对人类胚胎事先进行筛选,变成名副其实“设计”出来的婴儿。
  什么是设计“婴儿”
  最近看到一条消息,说英国可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法律允许改变婴儿胚胎基因的国家。乍一听好像没有几个人能明白这“改变婴儿胚胎基因”的意思,但只要稍作解释,略有科学知识的人都会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所谓“改变婴儿胚胎基因”,简单地说就是,医生通过体外受精的方法,制造多个胚胎,然后通过基因筛选,从中挑选出合适的胚胎植入母亲的子宫孕育“宝宝”,从而帮助具有基因疾病的夫妇拥有健康的孩子。因此,这一技术又被称为“设计婴儿”。
  设计婴儿:高兴还是难过
  毫无疑问,这项技术是科学又一次向道德和伦理发起了挑战。因而,批评的声音马上就响了起来。有人说,孩子同成人一样,是独立的个体,他们不应该成为设计的对象,成人也没有资格成为设计者;孩子的独特性同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这种独特性首先就体现在其出生时候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上。
  这样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但字里行间却明显地流露出一种冷酷和无情。从初为人父的感受出发,即使再文明,我也要对说这话的人骂一句:这就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他有一个患有无法治愈疾病的孩子,看他会不会感谢这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
  就目前的医学水平而言,从父母那里遗传了基因缺陷的孩子,是无法得到治愈的,他们经常生病,生活质量非常差。而这项改变婴儿胚胎基因的技术,将为许多父母和他们的家庭带来希望。优生优育不仅是我国的人口政策,同时也应该是人类的共同愿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为这项技术鼓掌叫好。
  但是掌握了先进技术的人类往往会剑走偏锋,这在以往的历史中已经屡见不鲜了,比如核技术被用来制造原子弹,比如麻醉剂被变为毒品……一旦“设计婴儿”的技术日臻成熟,我们是不是会情不自禁地扮演起上帝的角色呢?比较严谨的消息称,几十年后,父母不仅可以选择宝宝的健康与性别,甚至连外貌、身高以及性格特征都可以随心选择。
  记得当年刚刚开始把演员称作明星的时候,有的相声在夸一个女孩儿漂亮时,经常会说,这女孩儿眼睛像一个明星,鼻子像另一个明星,嘴巴像某某某,下巴又像谁谁谁。当时这样的包袱只能是笑话,每每都能引起听众的笑声。可要是按照“设计婴儿”的思路,再过几十年,这就是不折不扣的真实的故事啊。
  到那时,掌握这项技术的科学家和医生的工作中,或许就会增加很多商业的色彩。让我们来虚构一个情景吧。一个医生对一对夫妇说:“尊敬的先生和太太,我们最后再来核对一下你们未来孩子的设计结果吧。你们选择的是一个男孩,身高1米85,性格坚韧刚毅外加一些风趣幽默和铁汉柔情,长相你们选的是国字脸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卧蚕眉单凤目鼻直口阔唇红齿白,嘴唇要厚一点儿显得性感,耳朵要元宝形耳垂儿要大一点儿。
  以上这些都可以算基础选项,收费不高的。另外,你们要求头发是黑色偏栗色稍微有一些自来的波浪,体型要像某某运动员,声音要像某某播音员,还特别强调想要一双钢琴家那样修长白皙的手和足够多的音乐天赋。以上这些选择因为具有相当难度所以我们要额外收费。因此,如果没有错误的话,你们要为此支付……元,其中30%要在工作开始前支付,50%在胚胎植入体内后支付,其余尾款等孩子出生达到你们满意之后再行支付。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请在这份合同上签字。”
  可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事情真的成为现实,我们究竟是该高兴还是难过呢?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