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的宇宙时空观及其缘起因果业力运化之说初探

杨 全(理论物理学家)

  内容摘要:本文从一个学佛者亲证实修的角度就佛陀有关宇宙缘起运化的总纲之说,宇宙的终极本原问题,空之内涵,宇宙万物的各种尺度,时空的相对性,宇宙存在的结构、类型、方式及其运化循环往复的过程,以及佛-上帝是否是人格化的万能之神,以宇宙运化的总体全局角度来观照的善恶本性,魔的本性等问题,给出了作者的一些独到的理解和诠释。
  关键词: 第一缘起,自由意志,人格化神,空-成-住-坏-空,进化发展
  
                   一
  
  我所领悟的佛法认为:宇宙、万有的终极本原是空。何为空呢?空应包含五个层次含义:
  (1)空即无执无住,空无本体,亦无本性,空即中观;(但如果认为:宇宙万物在本性上是空的,在相上是包罗万象的、是实有的。这种对空的领悟也是片面而有漏的。)
  (2)诸事无常、诸法无我、万物千变万化、无有永久留驻;
  (3)色空相互转化、虚实无二;非空非有,空有相互转化,空生妙有、有归于空无;
  (4)一定时空、环境条件下,也会有局部的绝对真空态、空无一物;
  (5)涅磐寂静如如不动、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之空。这种彻底的空性境地是一种其间因缘灭尽、因果全消之相。这是不可思议之相,只有佛能掌控。如此空性境地也只有佛能达到,也是佛最终极的存在方式。
  如来佛祖-即梵、即上帝、即道,可以以空的状态存在,也可以以精神意志、全能智慧的方式存在。从而以其自由意志,全能智慧创生和运化宇宙万物。何为佛?要回答什么是佛的本性是人所难及的,但我们可以道出一些最重要的特征:佛即道即梵即上帝,是灵修达到至完善,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证得三身四智,了断一切执着妄想,永超三界六道轮回,天堂地狱,消尽一切坏业,功德至圆满至完善的生灵;佛是全知全能的,是宇宙万物性空缘起、成-住-坏-空循环往复运化的主宰。佛是遍满虚空、法力无边、不可思议的,佛最终极的存在方式是涅磐寂静如如不动,非空非有,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之空性方式,但佛在显现其全能智慧自由意志的方式上是无量多样的,既可以是有形有象的人格实体,又可以是无形无象的非人格实体,还可以用人所不能想象的任何方式显现。
  如来佛祖-梵—上帝—道的存在是无始无终的,在具体的显示的方式上既可以有的方式存在。比如佛随意的起心动念(即自由意志)就是创生和制定某一个宇宙时空运化的大道和法则。对佛来说随心所欲即是道、即是法,即是原则是规律。佛最初的一个起心动念,就可以意味着某一个事物(大到一个宇宙,小到一个介粒)最初的缘起和创生。当佛处于涅磐寂静如如不动、非空非有、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之空性境地时(也是佛最终极的存在方式),那是一种因缘灭尽、因果全消之境。此境地中既包含一切万有,但却不显现任何有相。
  某一事物最初的缘起和创生即源于根本如来佛祖的一个自由随意的起心动念,即根本如来佛祖的自由意志的随意显现。这就是事物缘起和创生的最初之因。也许有人会诘问:一切事物最初的因缘皆来自于如来佛祖-梵—上帝—道,那么创生如来佛祖-梵—上帝—道或如来佛祖-梵—上帝—道的因缘又是什么?这是一个错误的提问。是由于人的思维的局限所导致的错误。如来佛祖的存在是无始无终的,如来佛祖是一切万物缘起和创生的第一因缘,而根本如来佛祖本身无缘起和创生的因缘。再要追问谁创生了根本如来佛祖,这只是人类的一种错误的惯性思维所导致的错误提问,好像凡事都可以追问更先前的成因。现代科学已经深知:时、空、质、能是一个连续统一体,时空是随物质能量而存在的,没有脱离物质能量而单独存在的时空,根本如来佛祖在创生宇宙万物之前任何物质时空是不存在的。处于涅磐寂静、如如不动境地的佛就是不显现任何自由意志和起心动念状态的佛。这是佛的一种最根本的存在状态。
  历史上说某一个修炼者修炼成佛,说明这个成佛是有初始的,是有缘起的,但是这个成佛只是根本如来佛祖的全息影像。根本如来佛祖是最原初的佛祖,是无始无终的,是一切后来成佛生灵的最原初的创生者。某一个具体的生灵修练成佛的过程,即意味着如来佛祖创生了一个在根源上包含着自身全息佛性影像的生灵,这个生灵按照修炼的法则原理,即因果业力善恶有报律,按诸恶莫做,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消尽一切坏业,去除一切执着妄念,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证得三身四智,了断一切执着妄想,永超三界六道轮回,天堂地狱,功德至圆满至完善后,重新又将自身完全回归到与根本如来佛祖完全同体、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状态。这也是一切宇宙、三界法界虚空中最大的善行善举。此生灵在缘起和创生之初,根本如来佛祖赋予了其初始业,这个初始业与其他生灵的业的互动就构成了极为复杂的因果业力的三千大千世界和三界法界虚空、实空。
生灵修炼者的最终目的就是成佛,即重归与如来佛祖全息同体、圆融为一 。正修炼即意味着减业,完善自身,使总体的灵性和智能不断上升与根本佛全息相应、圆融为一;不正的修炼即外道邪灵的修炼,则意味着增业,即是朝向远离如来佛祖的佛性,导致总体灵性的不断下坠。
  佛经中所说的宇宙包括人类可观测的宇宙和不可观测的宇宙。比如多维时空宇宙、虚空宇宙,正反物质、暗物质宇宙,真空零点能宇宙以及人所不能想象的其它宇宙等。佛家关于宇宙万物性空缘起之说有些类似道家的“道生一,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之说。性空缘起、因缘和合,缘起则生、则有,缘尽则无则灭,或是缘变则变。这一关于宇宙万物缘起生灭运化的学说是迄今为止,有史以来较之任何学说更为高妙完备的说法,是至高无上的究竟了悟和至妙究竟真理。试图将相对论、量子力学揉和统一起来的超弦理论、真空量子场论也许可以对此学说提供一些迄今为止人智科学,即在人这个层次上的智慧所能给出的最好佐证。这一学说比单一的上帝创世说更为深邃和完备,单一的上帝创世说只是简单的将上帝视为全能的人格化神祗,而佛陀的宇宙万物缘起生灭运化之说不但回答了宇宙时空万物的本原之性和原初之态为空性和空相,即是与佛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也回答了宇宙时空万物的第一缘起之因,即是全能的佛自由意志的显现,并回答了第一缘起之后的整个运化发展的任何可能方式、过程及其方向和最终目标,即都包含在有关“成-住-坏-空的循环往复运化”说之中,以及要让宇宙时空万物在第一缘起之后,特别是要让每一个有灵性的生命体在运化和发展中最终都要重又回归到与自身同体,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状态,即重归与根本如来佛祖圆融、同体为一的状态,即渡尽一切苍生,使宇宙万物至和谐有序化的终极旨意。
  关于佛-梵—上帝—道是否是人格化的万能之神,亦或不是,只能是非人格化的(比如认为:佛-上帝只能作为深层次内心道德和理性认识的先验信仰结构),这一问题一直是人们争论不休的大问题。专家学者型人士往往摆脱不了逻辑理性、思维的障碍,坚持认为佛-梵—上帝—道只应当是非人格化的;而太过于执着的宗教人士则坚持认为如来佛祖-梵—上帝—道应当是全能的人格化的神。爱因斯坦的如来佛祖—上帝观就属于前者,且很有代表性。他认为:“未来的宗教将是宇宙的宗教。它应当超越人格化的神,避免教条和神学,涵盖自然和精神两方面。”[1] 这一说法也深含着因人智中固有的逻辑理性、思维的障碍所致的漏见。原因亦在于爱因斯坦极力反对存在一个人格化的万能之神的佛-梵—上帝—道的存在,而只承认有一个非人格化的上帝—宇宙秩序与和谐的使然者存在。这正是另一种的偏执之见,亦正是被有漏的人智科学理性束缚住了自身的灵悟妙觉所致的漏见。这里可以反问一下:既然承认有一个终极宇宙秩序与和谐的使然者—上帝存在,那么这个上帝为什么不可以是人格化的上帝而非要是非人格化的上帝呢?事实上,从天地宇宙间的许多超自然现象的存在和古往今来地球上的许多修炼有成者以及许多特殊群体的人们皆能不同层次的显现神通或曰超自然能力已足以表明:天地宇宙间存在远高于地球人文明的生灵—人格化神灵并非是难以想象的事。虽然爱因斯坦对佛教评价很高,如他还说过:“假如世间还有一种宗教,能与现代科学研究之需求而相适应,此一宗教,非佛教莫属也。”(同[1])但他对佛教精髓的领悟还是很不够的,是有所着相的。现代科学与佛法所包含的了义无漏圆满大智慧相比,充其量只能充当浅层次的注脚而已,而不是反过来佛法要与现代科学相适应。现代科学的未来发展注定只能是在一定程度上对佛法至高真理、了义无漏圆满智慧的更好证明。
  而我以为佛陀给出的究竟说法是:佛-梵—上帝—道在终极本性及其存在方式上是空性的,是涅磐寂静的,佛-梵—上帝—道与宇宙大道及宇宙的总精神智慧是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这里的宇宙包括一切可见的和超可见的一切宇宙,如多维的、反物质的、虚时空的、负的宇宙等。宇宙存在运化的方式应当是无量多样的。绝不止是当今人类所能想象到的三种:脉动,恒稳态和无限膨胀这三种宇宙存在运化的方式。宇宙中万事万物无不时时刻刻都在因缘合和运化中生生灭灭、变化发展,万事万物中的每一个个体在生灭运化发展的最初开端时的第一缘起是全能的如来佛祖自由意志的体现。但无论任何宇宙或任一事物,都是最初因缘而起、而生,特别是对于生命体(包括一个最简单的单细胞初级生命体),其整个运化过程皆是按照空-成-住-坏-空循环往复进行的。这里的第一个“空”是指与宇宙大道圆融为一的无极之空,即老子“道生一”之前的无极之道,这里的“成”,指刚刚形成和生成,这里的“住”指存在和生存发展,这里的“坏”有两种含义,一种是指事物的寿终正寝,以灭旧更新,获得更高层次新生的方式灭度;另一种是指事物的中途夭折,退化跌落到更低层次的灭坏,甚至彻底的化为乌有(进化发展提升的因缘中途灭尽,因果中途全消)。此为宇宙中具有一定独立自由意志的魔及邪神所为所报(有关这点后面还要论述)。霍金所谓“信息守恒不灭之说”及一些神学家所谓灵魂不灭之论在这里就不再成立了。“四大”即“地、水、火、风”在这一运化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二个“空”是指与佛-梵—上帝—道,宇宙大道重又全息相应、圆融为一,重返无极、涅磐寂静之空。
  佛-梵—上帝—道运化万物从总的根本性上来说是其全能自由精神意志的显现。其显现方式是无所不能的,也就是所谓法力是无边的,远远超越了一切世人所能想象的(包括人所能极力想象的一切神话世界)境地。从这一角度来说,佛-梵—上帝—道当然是既可以以人格化的神祗的形式来显现其法力,又可以以人所不能见之非人格化的隐性法力来显现,(这当中包括用人能知晓的并能加以解释的自然科学规律、自然法则,也包括不能为人所知晓、所解释的超自然的法力),佛-梵—上帝—道究竟以何种方式来显现其法力,视不同情况而采用其不同形式的自由精神意志。
  由此可知佛-梵—上帝—道的全能自由精神意志在其用的表现形式和存在方式上,既可以是人格化的万能神祗,又可以是非人格化的大道和规律,但在其终极本性上是空性—涅磐寂静、如如不动的。这里的空性如前所述,既包含彻底的空无一物,又包含着空能妙生万有,由此可见佛-梵—上帝的本性既不是非人格化,也不是人格化的。以此见佛-梵—上帝—道,才不至于落入所谓绝对非人格化神祗的有漏之思,也不会落入所谓绝对人格化神祗的执著之念。
  
                     二
  
  以上是笔者所理解的佛陀有关宇宙缘起运化的总纲之说。至于下一个层面,有关宇宙万物的各种尺度,时空的相对性,宇宙存在的结构、类型、方式及其运化循环往复的过程,等等,佛陀都给出过智慧卓绝的说法。比如空-成-住-坏-空之说,“三千大、小千世界”之说,“三十三天”之说,其中已经包含了正反物质宇宙,虚时空宇宙,多维宇宙等。比如在《华严经》第八、第九、第十三卷,即华藏世界品更是专门、详尽地给我们讲述了无限宇宙之构成[2];在《妙法莲华经》上,佛陀对着听他讲经说法的人们说:你们在这儿听我说法,觉得经过的时间并不长,但外在的世界已经过了几千亿年了。这已道出了时空的相对性;“万物皆有佛性”之说,“一芥子藏须弥山”,“从滴水可观沧海,自粒沙可知大千世界”,“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一地具足一切地。” …之见,则包含有宇宙万物的全息自相似理论的内涵;而“三界六道轮回”之说更是以极其深妙、智慧的象征、隐喻性说法道出了有灵性的生命体如何缘起创生、运化发展的至高妙之说,这是佛陀关于宇宙万物,特别是有灵性的生命体如何因缘而起、运化发展的下一个层面的总纲之说。
  此外, “佛家在谈因果律时特别注重「缘」这个字,即所谓的「因、缘、果」。有「因」无「缘」,仍不能成「果」。例如,种子为因,空气、阳光、水分等为缘,开花结果才为果。换句话说,「因」能不能发展为「果」,要看客观环境条件来决定。从「因」到「果」要看机会,不一定会出现「果」,它是有机率性的。如「因」「果」中间的「缘」十分简单,简单得趋近於零,则这种因果律是一种决定性的因果关系,可以包含宿命论,不过它只是特例而已。如「缘」十分复杂,这种因果关系可以是机率性的。宿命论中的改运、补运等作法,可以看成是在「缘」字上下功夫,以趋吉避凶,不让恶果出现。算命师、看相师是用宿命论来作推算,实际上就是用因果律的理念作改运的修正”。[3]
  佛-梵—上帝—道显现其全能智慧自由意志,运化万物的宗旨是要让每一个有灵性的生命体在运化和发展中最终都要重又回归到与自身同体,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状态,即使人人成佛,渡尽一切宇宙苍生,宇宙万物同体圆融的状态。一切灵性的生命体在运化过程中,凡是与此宗旨相合的即是善,凡是与此相逆的就是恶。这是关于善恶性质在总体上的把握。但站在佛的次地来看是没有善恶的,善恶的区分只是对佛以下次地的宇宙生灵而言的。因为一切宇宙万有的运化均在佛的掌控之中,是其自由意志的显现。
  但我们要注意到,在具体对象上把握善恶是十分的复杂和困难的。在一个具体的、局部的时空和过程中,应当对善恶问题作动态性的、辩证的把握,其先决条件就是在事物运化的总体上要具备知晓其因果缘由运化的智能。必须知道有些从表面上孤立、静止地来看是恶的事物,其实是善的另一种显现方式;反之亦然。比如使一个人饱受苦难从表面上看来似乎总是一件恶的事,但也许这是在行为其消业、获得重生再造的善事,或者也许是为了遏制其恶业的进一步发展所给予的惩治;反之亦然。这也就是老子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福祸往往是相反相成、互变互动的道理。
  佛不会不根据因果、业力缘由胡乱降灾祸给某一生灵。凡是在佛的旨意下,某一生灵遭受的灾祸,必定是合乎大善宗旨的。只有魔才会给某一生灵无辜降灾祸,这样做一般情况下是会被制止的。在局部情况下魔偶尔会绕开佛的旨意制造纯粹的恶,无辜降灾祸给某一生灵,但事后佛会给以适当的补偿。魔所做的事,总体与佛要使万物进化、完善,最终回归到与佛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境地的旨意相反。在局部情况下有时魔给某一生灵所降之灾祸恰恰合乎佛的大善旨意,即这是佛为了给此生灵消业以获取下一步进化的提升,或是以邪制邪、以毒攻毒、以恶抗恶,这正是为了让邪恶受到惩治的方式。降灾行恶之事总是由魔及其邪神来执行的,佛及其一切正神是不参与降灾行恶之事的,凡参与降灾行恶之事者均是由于恶业所致。魔之所以为魔,一方面是因其极大的恶业所致,另一方面是佛的安排,即让有大恶业的生灵专司降灾行恶之事。这当中又分为纯粹的行恶-即对无辜者的降灾行恶和虽恶却善的降灾行恶,如采用以邪制邪、以毒攻毒、以恶抗恶方式让邪恶受到惩治以及以降灾行恶的方式为某一生灵消业。前者是加重魔及其邪神的恶业,后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消减魔及其邪神的恶业。由此可知自然灾害即天灾都是魔及其邪神所降的,而受害者中有的是纯粹的无辜者,有的是因业所遭的报应。凡大面积的降灾行恶于纯粹的无辜者,即是行大恶,反之是行虽恶却善的消业之事。希特勒及其同类的所做所为显然是属于前者,因而是行大恶之事,而歼灭希特勒及其同类的覆灭是以恶抗恶、以暴制暴的虽恶却善之事。
  前述提到,宇宙万物因缘而生最根本的第一动因是如来佛祖-梵—上帝—道全能自由精神意志的显现,其后下一层次运化的根本动因就是业力及因果。当然佛陀所说的业力及因果说决不是简单线性的,而是极复杂、精妙深湛的智慧之说。业力及因果动因是放之一切宇宙时空万物而皆准的最根本的动因和原理。宇宙万物因缘而起、自空而生,遵从业力及因果律,最终又要重新回归到与如来佛祖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空性状态,这就是自空--返空的循环往复。由此可知宇宙万物因缘而起、自空而生到重又回归与如来佛祖圆融同体为一的空性,即由空-成-住-坏-空的总体运化过程是无所谓进化、发展和退化、倒退的。因为对早已全能、完备的佛来说根本就不存在进化、发展和退化、倒退之说。关于宇宙中阴阳、对称、平衡、守恒原理并非放之一切宇宙时空万物而皆准的原理。有些宇宙时空并非是对称性的,有些则只具有单阴和纯阳的状态。我以为在二禅天以上即是属于纯阳之天,魔的法力已经不能作用到二禅天以上,二禅天以上即为净土,所有神祗均是正神,再也不存在恶性的争斗,神祗之间只不过还有所达到的完善程度的不同。时空的层次越低恶性的争斗就越激烈。佛既不受制于因果业力律(《楞严经》上就讲过有关“非因缘和合”的问题。佛有三不能之说我以为是值得商榷的。因果业力律只不过是如来佛祖运用自身自由意志所创生的一个较为重大的游戏规则而已。但对佛以下层次的一切生灵来说则是不可逾越的、不可改变、必须遵从的根本法则和规律。又如《金刚经》上在讲法无定法时,讲到“自性”问题就不能用因果律来界定),更不受阴阳、对称、平衡、守恒原理的牵制。相反这些原理皆是如来佛祖全能自由精神意志的体现。如来佛祖可以任意创生任何人能想象和不能想象到的宇宙时空及其要遵循的基本原理。很多人常在这一点上表现出人类思维障、我执障的毛病。动辄要以人的有漏之智所发现的一些基本原理去套用于整个宇宙,甚至套用于对佛的理解。比如将阴阳、对称、平衡、守恒原理看成是放之一切宇宙时空万物乃至佛均要遵循的原理,用地球上的生物形态去套用宇宙中的所有生灵形态,认为凡生物必须有氧、阳光、水等才能生存等等。这真是可笑而又可悲的漏见。
  
                    三
  
  前述还提到:所谓进化发展是指,凡宇宙万物在空-成-住-坏-空的循环往复运化中合乎总体趋向,遵从因果业力律法则即最终要重归与如来佛祖-梵—上帝—道全息相应、圆融为一的空性状态的相一致的就是善。凡在总体趋势上与此相反、相分离、相阻碍的就是恶,就是倒退和退化。佛菩萨及宇宙中的一切层次足够高的正神,均是促进、加持每一事物总体向进化发展的,是不会用以暴制暴、以恶抗恶、以邪制邪的方式行事的,他们制恶抗邪的方式有三:一是直接干预、及时化解、渡化、提升的方式来化解邪恶,而不是采用将其消灭、摧毁的方式,这种方式是高层次的方式,一般是不会轻易采用的,除非因缘已具足;二是让层次还不够高的正神,即在大方面属于正神,但自身还有诸多不完善及邪性的神祗如天龙八部中的诸正神均属于此层次,也采用以暴制暴、以暴抗恶、以暴镇邪的方式去惩治、阻止邪恶,这种方式是次高层次的方式;三是让自身有恶业在身的邪神和魔、撒旦采用以暴制暴、以恶抗恶、以邪制邪的方式去惩治、阻止邪恶,这种方式是低层次的方式。魔及其一切宇宙中的邪神总是阻碍、破坏事物总体趋向于进化发展的。
  所谓魔,其本体也是佛所创生的一种具有初始业力和灵性法力的生灵,由于其擅自利用自身法力专做在总体趋势上与佛欲使众生灵性不断提升圆满意愿相反、相分离、相阻碍的恶事恶行,因而专造恶业得恶果,它的存在一方面在局部上干扰和障碍了佛欲使众生灵性不断提升圆满意愿,另一方面则可以承担专司惩治背离、违抗佛的总体进化发展行为的生灵,由于魔是有相当修炼功力和法力的生灵,虽然魔在总体上要受佛的制约,但在一定的程度上,由于其修炼的不同层次而具有了不同层次的法力及相对独立自主的个体自由意志,这就使其能具有一定的与佛的旨意相抗衡的能力。事实上宇宙万物中的一切生灵,包括人类,都由于自身修炼所达到了不同层次而具备了不同层次的法力及其相对独立自主的个体自由意志,因而每一个生灵的行为在一定范围和层次上,即在中小的层次以下,即运道这一层次上是具有相对独立自主的个体自由意志的。这就意味着人在中小运道这一自主层次上其行为是应自负其责的。但在中小运道以上,人的命及大运是由天定的,即是由佛所掌控的,即是由自身的大因果大业力所决定的。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即是说,生死就是命,这里的富贵就是指大富贵,其实还应加上大灾祸,则是属于大运道的范畴,这些是由天定的,非人力所能支配的。人力所能支配的只是中小以下层次的运道,中小层次的因果业力。如俗话所说的“大财、大贵靠命,小财小贵靠勤奋(即自主的运道)。”,“大灾大难亦是命定,小灾小难可由人定。”就是这个道理。
  一般来说,行大善可以消大恶。但一般凡在今生造过大恶业者,其今生的根器和业力已注定其不可能具备造大善业因缘。大魔的进化过程一般是随着其不断的造恶业,其灵性将不断下降,同时不断遭受恶报以消其恶业之后才能由低到高的重新走入正道。
  有一句对联说: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此说只是部分正确。做了善事不论有心无心皆应有好报,反之做了恶事不论有心无心皆应有恶报才是正确的。只是有心为善,因其有心,其好报会有所降低,无心为恶,因其无心,其恶报也会有所降低而已。
  另外,好心办好事、好心办坏事,坏心办坏事、坏心办好事的因果问题也可以讨论一番。好心办好事其因果那是好上加好;好心办坏事,其因果则分为两部分:一是好心的一面,这是应当有一定好报道,而办坏事的一面其因果则是要增加恶业的;坏心办坏事,其因果是恶上加恶;坏心办好事,其因果也分为两部分:一是坏心对一面,其因果是要增加恶业的;而办好事的一面其因果是要增加好报的。由此可以知晓如何真正恰当的评判东郭先生以及农夫与蛇中的农夫的所作所为所遭遇的因果业力了。
  不明大道地在世间乱行善事,无疑于是乱干预天道,这是要造恶业的。不当的行善渡人(这里指:在不能知晓某人的因果业力时去胡乱度人。如某人当前所受的苦难正是其因果和业力所致,为其消除因果和业力的最好的方式正是要让他很好的领受当前的苦难和恶果并从中悟出一些道理,这是救度此人的正确方法,但如不忍心看其受苦遭难,而马上为其去除苦难和恶报,对之马上施以福惠和恩泽。),去乱渡人,这是乱干预天道的运行,其行为也是要背因果的。能否知晓因果而能顺应大道,行善渡人,是需要一定层次的智慧和悟性的。有人会问:那是不是凡是不知某人的因果业力时就不能对人行善,施以福惠和恩泽了?答案是否定的。一般情况下,修行者在不知某人的因果业力情况下,碰到了此人遭遇苦难并呼救时对其行善,伸出援手、施以福惠和恩泽是应该的。如因担心伸出援手会好心办坏事而不对人行善则会因自己无善心而增加恶业,如出手相助后才知道自己是好心办了坏事,帮了本不该帮的恶人,这应当看作是自身因果业力所致,必然要遭遇到的业报,而经此业报后,自身以往所对应的恶业就可得以消除。另外自己出于救人的善心也会得到好报。还有世上好人还是多于坏人,因此一般情况下有人呼救时是应当伸出援手施以救助的。修行层次很高的大德一般是不会碰到让其伸出援手施以救助某人后,结果是好心办坏事之因缘的。他们碰到的要么是可以知晓其因果业力,从而知晓如何对其实施救助,要么在不知其因果时碰到的确实是应该伸出援手施以救助的。
  如何处理蚊虫叮咬事宜?修行层次很高的大德一般是可以避免被蚊虫叮咬或是不犯杀业而能避免被蚊虫叮咬的,修行层次一般者就不能避免被蚊虫叮咬了,如何处理:或让其叮咬或将其打死、用药驱赶,前者是慈悲,但要遭遇大麻烦,一般是做不到,而必须将其打死、或用药驱赶,虽然会造杀业,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因自身功力有限,也是自身业所致而别无他法;此时是犯了杀戒,但应加倍精进修行以提升自身法力、灵性正果方能消除杀业,不再犯杀业而能避免蚊虫叮咬之业报。同理,对吃素吃荤问题也可以加以正确领悟。有些人不良业太重,难以戒荤,强戒则带来种种不良后果,或营养不良,或身心不适;而有些人根器较好,很容易戒荤,且可以很早就戒。有些人天生就不会吃荤。这都是其因果业力所至。
  上述这些学说均散见于佛家经典,如《阿含经》、《起世經》、《华严经》、《楞严经》《金刚经》《俱舍论》、《大乘起信论》等经论中,以及一些高僧大德对佛陀有关思想的领悟著述中,如《永嘉证道歌》等。这些有关宇宙时空观及其缘起运化的了义究竟之说是佛陀在2500多年以前,不需凭借什么哈勃望远镜、电子显微镜、相对论、量子力学、场论、黎曼几何、拓扑学等外在工具和理论就道出的,足见佛陀智能的无比高妙。
以上即我对佛陀时空观、宇宙论以及万物缘起运化观的初步领悟,不当之处在所难免,还望同修诸君、有识之士不吝赐教。
  参考文献及注释:
  1、《金刚经》
  2、《阿含经》
  3、《起世經》
  4、《华严经》
  5、《楞严经》
  6、《道德经》
  7、《妙法莲华经》
  8、《俱舍论》
  9、《大乘起信论》
  11、《永嘉证道歌》
  12、印顺 《性空学探源》、《空之探究》
  13、陶同《进化中的宇宙》经济日报出版社 2004年1月版
  14、李庆宏《佛教起信与入门》见般若文海简体站http://bookgb.bfnn.org/article2/1972.htm
  15、保罗·戴维斯(英) 徐培译《上帝与新物理学》湖南科技出版社1995
  16、林崇安(台)《佛教的宇宙观》佛學與科學論文集,佛光文化事業出版1998年
  17、《全息隐能量场理论与新宇宙观》欧文·拉兹洛
  18、史蒂芬·霍金 杜欣欣 吴忠超译《霍金讲演录——黑洞、婴儿宇宙及其他》湖南科技出版社1995
  [1]《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 商务印书馆 1979年版
  [2] 尤志表《佛教是科学的宗教》见佛网:www.buddhanet.com.tw
  [3] 王守益《从科学与佛学看因果观》见佛网:www.buddhanet.com.tw
          Telephone:0871-6248976, QQ: 412367094
          Email: huirongjs@hotmail.com
  个人博客1:http://blog.sina.com.cn/huirongjs
  个人博客2:http://hexun.com/huirongjs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