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奖得主曾用实验检测灵魂是否存在

<人民网>科技

 
  用科学证明人的灵魂是否存在, 这听起来让人觉得有些怪,看起来原本对立的两个概念,现在却要为人们最想要解开的谜而联系到一起。一个世纪以来,更是有科学界的领军人物投身到这项研究中去。回顾他们的研究历史,争论焦点就是意识(灵魂)是否能够脱离肉体独立存在。这项研究中,必须提到两位科学家,一位是已经作古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弗朗西斯·克里克,另一位是现在还继续着这项研究的美国加利福尼亚理工大学的教授克里斯托弗·科克,他是克里克理论的验证和支持者。在科克的实验室网站上以及纪念克里克的网站上,本报记者找到了他们的实验历程。
  五花八门的实验———灵魂重量21克?灵魂出窍见天堂?
  在对人是否有灵魂这样的研究中,我们在各种资料中都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寻找灵魂的恐怖实验。比如给灵魂测体重,医生亲自做濒死体验感受灵魂出窍。有名有姓的是一名叫做邓肯·麦克杜尔的美国医生,据说在1907年做了一个听起来就让人竖汗毛的实验。他将6个濒死的病人安放在有灵敏计量装置的床上,以记录患者死亡前后的重量。在确认患者死亡的瞬间,麦克杜尔记下了病人体重的变化。第一名病人死去的一刻,麦克杜尔记录到病人的体重减轻了21.3克,由此他认为这就是灵魂的重量,因为灵魂离开了躯体,所以重量减轻了。由此推之,灵魂是可以离开人体而存在的。
  一些科学家认为麦克杜尔的实验明显存在缺陷。灵魂的重量是不是21.3克且不说,失去的这21.3克一定就是灵魂的重量吗?是不是身体其他部分的重量呢?有关这一点,麦克杜尔并没有给出合乎逻辑的解释。当麦克杜尔的实验受到严峻的挑战时,其他的理论也受到关注,似乎更加受到科学界的青睐。那就是诺贝尔奖得主弗朗西斯·克里克的实验。
  另外关于灵魂出窍的体验的传闻数不胜数。甚至还有称一些医生自己寻死体验灵魂出窍,当然都有强大的医疗队保证他们只在鬼门关绕一圈就回来。
  克里克的理论———灵魂“住”在你的神经细胞里
  渴望能够描述出人的意识的本质,这其实并不是一件新鲜事,而克里克的研究和他的书又将这个争论了几十年的问题再次激化。而他个人的愿望就是要“迎头痛击今天这个世界上亿人所信仰的宗教”。克里克经过一系列的论证,给了人们一个说法:灵魂不存在于宗教,不存在于哲学,也不存在于心理学,它就生存于神经细胞中。他认为,灵魂或是说意识能够与大脑分离而且不能被科学所解释的理论已经是陈旧的神话。他认为回顾人类研究大脑的历史,已经不仅仅是刻画大脑如何接受刺激,而是“掌握人类灵魂的本质”,不管这是比喻还是文学,但这都是克里克想要探索的东西。
  1962年,因为和其他科学家一起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的弗朗西斯·克里克,1976年后,开始将他的研究方向正式转向脑科学和意识。通过他一系列的研究,他坚信,独立于身体之外的灵魂(意识)是不存在的,没有生命就没有了灵魂。克里克的研究是通过对大脑神经细胞(神经元)突触之间信息之间的传递而得出结论的。他在1994年出版的《惊人的假说:对灵魂的科学研究》一书中说:“你的快乐和你的痛苦,你的记忆和你的雄心,你的个人身份和自由愿意的感受,不过是一大群神经细胞及其相关分子的群体行为。”也就是说,人的灵魂(意识)是大脑特定神经细胞的活动。
  事实上,在二战结束后,克里克就在思考一些关于人的生命以及人的意识的问题。他开始在他自己的生活中采用“闲谈实验”的方法。他的这个“闲谈实验”就是说,当你在谈论或是思考事情的时候,你就应该去做。1947年,在他自己对生命的思考中,他发现他的生命中有很多的圆圈,而且看起来都无法用科学去解释。他曾说:“这里面吸引我的是一个最为神秘的事———生命的神秘和意识的神秘,我想要通过科学来解开这些神秘的事物。”当他因发现DNA双螺旋获得诺贝尔奖,又进入索尔克学院后,便开始了他的新的研究方向,实现他1947年的梦想。
  “意识的神经系统基础是什么?”这就是克里克研究的关键。哲学和神学的二元论者相信鬼魂存在于机体。但克里克提出的质疑是,是否需要一个精神上的灵魂的概念来解释行为。宗教,他称之为:“基于科学证据的脆弱,只有接受盲目的信仰”。他认为,惟一可以让人们认识灵魂的方法就是去认识神经细胞是如何在大脑中活动和反射的。人类大脑皮层每平方毫米就有10万个神经细胞,而整个的大脑皮层就有大约1亿个神经细胞———这可比得上整个银河系的星星了———克里克该如何研究?
  科克的验证———大脑存在“灵魂细胞”
  美国加利福尼亚理工大学的计算及神经系教授克里斯托弗·科克从90年代与克里克开始合作发展大脑意识的研究。2003年,他们将克里克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步,并在当年2月的《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论文。他们认为,人的灵魂是由大脑的特定细胞产生的,即人的“灵魂细胞”,灵魂或意识就是由这些细胞所产生的。克里克等人的研究发现,人体大脑中某一部分神经元产生并控制了人的灵魂。而这些产生和控制灵魂的神经细胞位于大脑皮层后部到前缘的一小块区域。
  所以,当人死后,没有神经元的相互活动和产生并传递的神经递质(许多化学物质),意识和灵魂就没有了,那么,独立于身体之外的灵魂当然就不存在。根据克里克的研究,灵魂只能存在于有生命的躯体中。他认为现在依然有很多人相信灵魂是独立存在的,这就像是4000年前人们认为地球是平面一样。
  科克所用的方法是磁共振成像(MRI)和电波探测仪以及痕迹调节仪对大脑的意识进行监测。他们的研究对象包括老鼠、猴子、健康人和病人,对这些研究对象的视力和视觉意识进行了监测,同时还研究了人和鼠的条件反射过程。他们一方面寻找正常人的意识神经元的特征,一方面用电波探测仪监测病人和老鼠单一的神经元电波活动。科克和他的研究组发现,在研究中大脑皮层的前扣带回是一个关键区域。如果把小鼠大脑的这个区域去除,小鼠便不能产生痕迹调节,所以科克认为这个区域对意识的产生至为重要。另外,磁共振成像可以让人们看到大脑中的某一部分在人的“感觉”期间产生活动,比如在看到一幅画或一张脸孔的时候,大脑中的某个部分会产生明显的活动。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神经生物学家南西·坎威斯尔的验证,同样利用磁共振成像证明了克里克和科克的新结论。在大脑中存在着对脸部或特定物品进行辨认的特定区域。这就是说,克里克所坚称的“灵魂神经细胞”(知觉神经元)是可以被发现并在大脑中定位的。
  怀疑:“灵魂细胞”如何定位
  克里克的灵魂就是“灵魂细胞”产生并控制的论点也受到了一些人的嘲讽。对此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克里克他们并没有真正有根据的事实来证明特定细胞产生意识,而一些神经生物学家也不认为人大脑的约500亿个神经元中可能只有几万个甚至几千个神经元会产生意识或意识行的感觉。
  多数科学家现在的看法是,意识(灵魂)可能只是大脑的一种综合功能,而不是克里克和科克所认定的是一些少数神经元的活动和化学物质的交换与反应。灵魂(意识)是存在的,但只存在于有生命的活体中,主要是大脑。但他们都认定的一点是:当生命停止后灵魂也消失了,因为神经的活动和新陈代谢如同其他组织器官的活动一样也都停止了。虽然克里克已经去世,但是科克还承接着克里克的理想,坚持着他们的研究观点。当然,科克和他的研究小组也承认,现在还不能解释意识(灵魂)是什么,甚至还不可以量化。但是他们认为可以设计比如意识测量仪一样的仪器来测量意识。
  克里克曾经对英国画家威廉姆·布莱克的一幅刻版画非常感兴趣,画中描绘的是伟大的科学家牛顿裸体坐在一个岩石的裂缝中。手中摆弄着他很喜欢的指南针,希望揭开宇宙的奥秘。布莱克是英国18世纪的诗人和画家,他警告过科学家们,想要解密宇宙就要相信灵魂是不朽的。如果布莱克还活着,克里克和科克的研究一定会激怒他,因为他们彻底颠覆了布莱克的观点。科克仍然在继续着他和克里克的研究,他还会得到什么样的结论?会不会有其他人颠覆他们的观点?这些我们都还要拭目以待。
  社科学者激辩 鬼是否存在
  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王文忠:科学不进行绝对的否定
  能够从心理学和科学的角度解释,并不表明鬼不存在。心理学和科学也有解释错的可能。科学不进行绝对的否定,只是谦虚地不停地收集证据。台湾著名心理学家金韵蓉:鬼是对人类的一种约束从我个人来说,我是相信鬼的存在的。当然也有很多人以研究科学的心态来研究鬼,但是我个人认为鬼是不可知的,是一种感性的东西。世界上,或者更好地说,宇宙中有太多东西人们还不能理解。我觉得我们人类所知的东西还太少,必须怀着一种谦卑的态度,怀着一种尊敬的心理去看待这些事物。不能够说因为我们不知道,就一概地否定掉它们。有时候鬼的存在不一定是坏事,它可以作为对人类的一种约束。如果一个人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的话,他在做坏事时就会收敛自己———不一定非得是杀人放火这样的坏事,比如说就算是捡到一个钱包想据为己有的时候,他也会出于对鬼神的尊敬而收敛自己、控制自己。我认为,不能迷信地去相信鬼的存在,而应该将相信鬼的存在作为一种态度。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首席咨询师向程:鬼是主观真实鬼是一种真实,但是一种关于人类精神世界的主观真实!我本人并不认为关于鬼的现象只能从科学的角度解释,狭义的科学(实证科学)并不足以揭示人类心灵的复杂性,而要从人类学、宗教、哲学、文化学、心理学的角度,才能找到认识鬼神现象的理性途径。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田松:鬼是对不能解释的东西的抽象命名田松曾经对纳西族进行过一些研究,他发现,在这个原始民族的神话中,包含着最初人们传播鬼言论的一些特点。
  “在丽江考察时,我和朋友遭遇了一次车祸:是在一个下坡路上,坡度并不大,我们的车速不是很快,路上也没有人,总之没有一切异常的情况,但我们的车子居然整个翻了个底朝天。我们之后跟当地人提起这件事,老乡们都惊讶地说‘你们真是幸运啊,居然活着回来,那个地方有鬼!’后来我们打听到,那个坡真的经常发生莫名其妙的车祸。”他回忆道。
  纳西族人将这个现象解释成“有鬼”,包含着什么意思?田松认为,对纳西族来说,在坡附近贴一张“前方多发事故”的警示牌或是贴一张“前方有鬼”的警示牌,其功能都是一样的:提醒司机不要靠近。也就是说,当原始的纳西族人无法对某些现象进行解释时,就会用一些抽象的说法来解释;而这些说法很容易附着在一些具体的、假造的形象上,因为具体的东西往往更好传播,例如鬼。
  在纳西神话中,有上千个有名有姓的鬼,而且每个鬼之间的“分工”都非常明确。例如,妇女生孩子时如果难产而死,纳西人会认为是一种导致难产的鬼在作祟,有专门针对这种鬼进行的驱鬼仪式;而对于另外一种导致产后风死亡的鬼,纳西人又有一种不同的驱鬼仪式。田松指出,其实难产与产后照顾不周这两种死亡方式都是由妇女生孩子引起的,相当接近,但纳西族却分别“赋予”了它们两个不同名字的鬼,两种完全不同的仪式。
  “这一事实意味着,原始的纳西族已经认识到了导致这两种死亡的原因不一样,他们所形成的鬼观念是包含着理性思考的成分的,不完全像普通人想的那样,是愚昧、落后的,”田松说。“因此,我们不能居高临下地看待原始民族的鬼神文化,应该真正理解它们。”
来源:《北京科技报》 (责任编辑:徐丹)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