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化对轮回现象的研究

作者-冯冯

  现在佛教的因果说,已经相当普遍地为西方知识分子所接受,再世与轮回之说,亦己成为异常热门的话题,不过由于接触佛教的思想程度各异,有些是直接,有些是间接,各人对于因果、再世、轮回等等的观念,接受与诠释也就各不相同,而且有些人把这些佛教的初步基本观念跟基督教的天堂、地狱、最后审判之说混为一谈,有些人认为是心理学上的一种自我催眠造成的强迫观念……讨论这些话题的著作、多得不可胜数,电视台上亦不时举行有关这一类话的座谈会,不过他们都不是正面研究讨论佛教的思想,而是视之为一种思想哲学、心灵学、心理学、形而上学之类的Metaphysics座谈。
  这一类座谈,深浅不一,视出席者的学识身份而别,有的渊博的学者,会把古今的哲学家的言论都拿出来,互相辨证,雄辩滔滔,令听者莫知所从。那些属于哲学范围,学术性质浓厚的辩论,根据加拿大电视的统计,收视率很高,较诸一般低极水准的娱乐节目,并不相遑。这可以说是一种可喜的现象,也说明了西方知识分子和一般社会人士的新倾向。
  在所有我收看过的电视Metaphysics座谈会节目之中,几乎百分之一百地获得相同的结论,认为因果律是宇宙法则之一,而非人为的强迫观念。不过于再世与轮回,座谈会就信者居半,疑者居半。有些即使是积极支持因果律作为人类新道德支柱的人,也未必能够接受再世与轮回之说。
  不管怎么样,至少我们可以知道,西方社会的求知是非常恳切的,很多人已经能够摆脱神权思想的控制而开始追寻真理与自我觉悟,他们有很多已经直接研究佛学的哲理思想,更多的是间接地接受佛教原始基本观念的影响,而不再如以往的无知固执,盲目屏弃“未知”为“迷信”。可惜我自己对于佛教思想理论懂得太少,哲学的基础也太差,否则真愿意参加这样的座谈会。
  令我惊异的是,不少人士仍然以其有限的科学常识来否定再世与轮回之说,及否定灵魂及任何心灵现象,他们只是把他们自己的心和眼都禁锢在已知的传统科学观念的狭井的下面观察宇宙万物,却不知宇宙之中有无限度的多元空间,无穷的物相。地球不过只是太阳系中的一个小行星,太阳又不过仅是银河系边缘的一个 橙色小星,银河系又不过是宇宙中亿亿万万星云旋系的一个。太空中有无数种类的辐射能,除了紫外线、红外线、甘玛线、X光线……等等之外,也尚有未为现阶段科学所知的其他辐射能,还有反物质的许多形态的能。正物质可以细分到核子、粒子;粒子之下仍可再细分,到达无穷的境界,它们的不同数目、不同形式的组合,造成一切的各种物相。
  而在非物质的世界之中,亦复有可堪类比的情形,非物质与正物质交织的宇宙,至大可以到无穷,至小也无穷。正物质与非物质在某些情况之下是可以相互交换的、传讯的、转位的、循环的。从物质的角度来看,是生灭的转换循环,只是不停地循环而已。只是这种循环,从宇宙的观点来看。何尝是生?何尝是灭?未必有知,亦未必有情,一未必等于一,零也未必就是零,一可化为万千,万千亦可组合为一。
  再生,轮回,如能作如是观,或者比较容易明白。业力、意念,是非物质的能的一种;这种能,亦可以在适当的情况之下,与物质结合,于是有“投胎”之说。“投胎”并非物质的投生,而是意念附著于物质的生命。物质世界的原子核子有记忆力,非物质的能也有记忆力与适应力,于是有人能记忆前生,有修为的,意念集中,能较强,可忆比较多;无修为的涣散的意念之能,遂无所知。
  这并非什么理论,是我在定中意念到达宇宙观察所见,或许可以供参考,作为佛教基本观念的再世轮回学说的一点小小旁证。
  要谈到宇宙观,浅薄如我,当然还不配多论,我懂得什么?这儿提的,只不过是点滴的愚者之见,可别说我是公孙龙。简单的物理原则,物质可化为能,能也化为物质。这个法则并非诡辩。只要我们从宇宙来观察一切,而不从井底观察宇宙,就会容易明白一些。
  可喜的西方也有很多科学工作者,能够客观地研究现阶段科学未能完全解释的许多现象,而不妄斥宗教与古人为迷信——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古人并非全皆幼稚,相反地,古代的许多科学比今人更进步,实例不胜枚举,俯拾即是。中国古代发明火箭,奇肱氏发明飞车(似是今世的飞行平台),秦始皇宫中有一架X光仪可照鉴人体骨骼,明代徐鸿儒塑造滑翔的飞行大鸟与可见窗外来人的纸板(前者显然是滑翔飞机,后者显然是今日之显示器——不幸地徐鸿儒却被暴君视为妖人予以斩首)……汉代的浑天仪,张衡的天文学识,中国历法的准确,师旷奏乐而百兽起舞(超因波控制)……巴比伦古代的发电瓶(现存于土京博物馆),埃及一万二千年建成的金字塔数学计算的惊人准确,美洲玛耶族人古代天文学的发达,历法推算到二十万年前……似这类例子,能说古人没有科学知识否?
  西方不少学府将心灵现象之类,列入为心理学系当中的心灵学科研究Parapsychology,并没有斥之为妖妄。另外也在比较宗教学系之内提出研究,另外有些物理或太空研究机构也将心灵现象的“能”列为研究项目之一。
  佛教的原始观念的“再世”与“轮回”,也是某些西方科学研究者的研究项目,他们当中有不少很惊人的发现,他们虽然基于谨慎而不是一词证实,而仅是客观地公布研究报告,顶多只说这些实例是“无法以现阶段的科学观念解释的现象”,这也是够作为若干程度的旁证了。其实,再世与轮回,焉知不是古代佛教结合科学的发现?如果我说印度古代已有核子武器与太空飞船,您必难相信,但是,不妨参阅一下印度古代经典,也不妨查一查印度政府的机密挡案,那一座秘密掩盖的、具有大量辐射能放射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已经藏在那地下洞穴多少年了?印度古代经典中有一段明明白白地教人怎么制造干电池,这又怎么解释法呢?
  越扯越远了,再扯回现代吧。
  美国田纳西州有一处地方小镇,每年都有一次的特殊聚会,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阶层人士,到该地的心灵学会举办的祈灵帐幕之内,祈求一见亡故的亲人之灵,帐幕内一无所有,只是排着一些白色布幔,祈灵者在黑暗无灯光之下焚香聚精会神祈灵,固然很多人一无所见,也有不少人在久祈之后,突然看见亡故亲人出现。
  我所见到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公司用红外线摄影机拍得的真实影片——几个祈灵者依次先后在帐内苦祈,直至空气中渐渐现出了淡淡的亡魂形象,有些是全身的,有些半身,有些只出现脸部,有些是男子,有些是妇女,出现的时间短暂,有些淡淡散去,有些一闪即逝,加视声明影片经过科学家验证,绝非伪造的,又说这是科学家所无法解释的一种异象。
  我以为这是祈灵者专心致志的祈求,其脑波之“能”与亡者散化于宇宙的残余“能”接触,所结合产生的“相”。就像是两支磁铁相聚放射的磁线形成的磁场,做过一点点中学物理实验的学生都知道,看不见的磁场,若用铁粉铺在纸上,就能把无形的磁场显现出来,布幔上的亡人灵象,在黑暗中也只有用红外线拍摄得出来,这些亡魂形象是有行动有喜怒哀乐表情的,并非静止的呆照;我猜想这种招魂方式,类似汉武帝令方士设白帐召来李夫人之魂。
  我能够用小照相机从电视上拍下的是两位很特殊的女士的照片,都是有关灵能与再世的。
  一位女士名叫维珍尼亚摩路Viginia Morrow,最近接受加拿大国家电视公司的访问。二十多年前,她的新闻轰动了全世界,根据加视节目主持人介绍说:“摩路女士在一九五六年被〈生活画报刊介绍她的再生故事,吸引了全球的心埋学家、宗教家,心灵学家的注意。
  摩路女士现在看来六十岁左右,一九九六年她大约二十多岁,她从小生长在美国的丹佛市Denver,从来没离开过家乡,因为患有一种特殊的过敏症对于某种气体和食物都敏感,病发时会呼吸窒息,有生命危险,这种病使医生束手无策,建议她请精神医生治疗,在历次的催眠治疗过程之中,她陆续吐露出潜意识中的隐秘,她的口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满口讲的是爱尔兰土音,她所描述的家庭环境与现世不符,都变成了爱尔兰一处乡村农舍家园,她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是爱尔兰人,她把爱尔兰农家的一切叙述的历历如绘,她的叙述引起医生的惊异,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自称是墨菲,问她何时出生?她答是一七九八年出生于爱尔兰的一个乡村(地名我记不下来);问她是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说是在十八岁时患病死亡的,问她的病况,恰与她的过敏病相符。她从催眠状况醒来之后,即茫然不能记忆她讲过的事,醒来之后的口音又恢复了原有的美西口音,医生调查她的身世历史,并无任何,爱尔兰关系,她也丝毫不懂爱尔兰土话。
  摩路女士醒时是摩路,催眠后却变成十八世纪的爱尔兰乡村少女,心理学家认为她具有双重人格。但是,后来根据心灵学会多方面调查和获得爱尔兰热心人士的协助,竟查出了十八世纪确有那么一个死于窒息,心脏麻癖的爱尔兰少女墨菲, 这件案子当时惊动了很多国家的医生、医药协会、科学家,无人能够解释她怎能知道一个两百多年前病故的异国少女的一切详情,她从非离开过家乡。
  读书不多,又从何而得悉重洋以外的一个古代村女的故事?若说是巧合,又怎能把家族人名历史都说得—点不差?总之经过各方向的调查证明,她并无伪造故事,而且很多细节都符合事实,在三十多年前的科学界,是不会轻信她是墨菲再世的,顶多也说她具有无法解释的知觉或双重人格.但是最近西方渐渐接受再世的观念,很多人记起了她。所以连加拿大国家电视,那么严肃的电视台,也请她来访问一番了。
  摩路女士在电视上答复的部分谈话,我记录如下:
  记者问:“摩路太太,你当年经过催眠治疗之后,获得了什么效果?”
  摩路答:“心理医生给我的催眠治疗,使我渐渐发现我的前生,我知道我的过敏症来自前生,起源于家庭妨碍我的恋爱.我知道了病源之后,我的病就渐渐好了。
  问:“你现在还有过敏病吗?”
  答:“再没有发作过了。”
  问:“那是致命的是不是?”
  答:“是的,一发作就窒息气绝。”
  问: “在催眠治疗之前,你是否知道自已有前生?”
  答: “我不知道自己有前生,但能时常讲些离奇的琐事,都不是今生发生的,使家人感到诧异,自己也不明白这些印象从何而来。”
  问: “现在你仍相信你的前生是十八世纪的爱尔兰少女墨菲转世吗?”
  答:“我完全深信。”
  问: “没有丝毫的怀疑吗?”
  答:“毫无怀疑。”
  问: “你前生的事有何证明吗?”
  答:“三十多年前经过许多专家学者考证,许多事实都符合记录。
  问: “墨菲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乡村少女,难道也有历史记载吗?”
  答:“爱尔兰地方法院、法医验尸报告证明保留有记录,证明有此人,
  出生登记的记录也符合我讲的资料,其他当地发生的大事,我讲出的都符合历史,她的家庭人名也都符合。”
  问: “你从来没有去过爱尔兰?”
  答:“后来去过,特别为此事去过,我能够认识当地的大致道路,山城的变迁很小,仍和两百多年前差不多,我能找到前生居住的故居和前生的坟墓,无须人引导。”
  问: “真有墨菲其人的坟墓?”
  答: “真的有,我立刻就找到了。
  问: “当时必然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了?”
  答: “英国,爱尔兰和美国的记者成群跟着我去找的,事情的确吸 引了很多国际注意,以致各国都争相报导,生活画报也登出来了。”   
  问: “你自己怎么解释这种奇怪的事呢?”
  答: “我无法解释,只好让科学界去研究吧! ”   
  问: “现在仍有科学界找你谈谈吗?”
  答: “仍有不少人来找我。”
    
  这时电视上展出一部分三十多年前的报纸和生活画报,证明确有此事。我想假如有功夫去图书馆找一找,也许能找出来。
  摩路女士的故事,是真是假?真难判断,这事令我回忆起台湾在大约二十年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故事:台湾南部一处小镇——似乎是屏东县枋寮,记不清楚了——有一个未受过多少教育的村妇,突然讲出她的前生是金门的一家乡宦人家的女儿,识字无多的她,突然能够落笔成文,写出旧诗,书法颇佳,又能道出金门某宅的详细情形,家族姓名特征,经过新闻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她从未去过金门,她所讲的金门某宅,果然真有其人其事。此事当年也轰动一时,我记得台湾十多年前出版的《今日佛教》,曾经登载过自各报章的详细报道,我手头无书,无法详录。家母也记得看过这段故事。
  (天华编案:上述应为云林县麦寮妈祖庙前一家建材行的女老板,死后尸体被一叫朱秀华的金门女子借用而复活,此后声音、习惯皆大异于前)。家母此次亦与我一同观看过上述加拿大电视访问,也看到上述的祈灵致使鬼魂出现的一段。
    
  加拿大国家电视公司访问另一位女士叫万巴哈博士Dr. Helen Wambach。这位是心理学家,心理治疗医生,现在仍在美国波士顿开业行医,万巴哈博士现时驰名全球,她的催眠治疗所附设有一个“追溯前生研究所”,她采用的催眠方式帮助很多人追忆前生,非常成功。我上次在《内明》提过她,真巧不久她就来到加拿大接受电视访问了,我摘要记录如下:
  记者问:“万巴哈博士,欢迎你到加拿大来。你是国际闻名的心理学家,我想请问你,你怎么会干起追溯前生的业务来呢?那不是一种迷信吗?”
  万巴哈博士回答:“如果那是一种即经科学证实是“迷信“,那我也就不会去从事研究它了,我何苦拿我的博士头衔去冒险?当然是经过多年的研究,我认为确有前生的可能,我才不断地追寻研究下去。”
    
  问:“那么前生并非一种迷信了?”
  答:“当然不是,那是事实,只可惜被一般人未深入研究就予否定指为迷信,在宇宙之中生命是不断循环的,只不过是转位。”
    
  问: “你举办追溯前生有多久?”
  答:“五年多了。”
    
  问: “你先后一共合计研究过多少人?”
答:“两千多人。”
    
  问: “两千多人都能回忆前生吗?”
  答:“大部分能回忆前生,有些甚至回忆到前三生、前四生、前五生,甚至前九生,但是也有少数是失败的,有少数完全昧了前生,无法回忆,不过这一类占百分之五左右。”
    
  问: “换言之,就是人人都可追溯前生了?”
  答:“人人都有前生,如果愿意追溯,就有希望追溯,如果不愿,就无法回忆。”
    
  问: “追溯前生为的是什么?”
  答:“有些人是为了好奇,有些人是抱着怀疑来接受研究,但是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要知道前生做了什么事?造了什么因?而获得今生的果。希望借此检讨自己,改善自己的行为,修修今生与来世。”
    
  问: “这好象是佛教的观念。”
  答:“是的。”
    
  问: “你是佛教徒吗?”
  答:“不是,但是我接受这些宇宙自然真理的法则。”
    
  问: “来参加研究的人是佛教徒吗?”
  答:“很少,他们大部分是基督徒和别的教徒,或者是无神论者,他们都是来追寻真理事实的,并非为了宗教的理由而来。”
    
  问: “催眠的过程怎样?”
  答: “这是很复杂的科学方法,你必须亲自接受才知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用的绝对是医学上使用的催眠方法,绝不假借任何药物来使人入眠,同时我们绝不灌输任何暗示,我们只帮助他们进入催眠状态,释放他们的潜意识,把前生的遭遇讲出来,用录音机录下,再给他们自己听。”
    
  问: “这是很难明了的,这怎能追溯前生呢?”
  答:“如果你能追溯今生以往的事,就有可能追溯前生。”
    
  问: “不是幻觉吗?”
  答:“事实的记忆与幻觉并不相同。”
    
  问: “可否举些例子。”
  答: “资料都是他们每人的机密,我不能举名提出,只可简述一、 二。例如:有个男子追溯前生是公元一七00年在古代欧洲生活,有人追溯前生是个罗马人,有些前生是非洲人,多数男人前生是女子,又有三分之二是亚洲人——其中很多是中国人、印度人、日本人、马来人,又以中国人为多,他们能讲出毕生未学过的中国语言,提及中国的许多事情,或是亲人在何处, 叫什么名字,很多查证,是正确的,有很多却无处查证,如提 到的是中国古代的人事地点,我们就很难查了。”
  问: “碰到无法查证,你怎么去求证?”
  答:“我仍有很多方法。”“
  问:“可否透漏一点?”
  答:“可以,举例说,我收集了三百八十四个国家的历代货币资料和三百八十七种各国历史文物资料,这是不允许他们看见的,我们在使他们催眠之后,我会提出一些问题问他,比如说,他说他已看见自己的前生是中国人,我就问他是什么年代?他若说 是明代,我就问他皇帝是谁?他说是嘉靖,我就问他,当时的钱币是什么样子?他的答复若是符合我的资料,就是证明他说的是实话。”
  问: “万一有人要冒充,他若是熟识古代钱币,又怎样呢?”
  答:“我未必是用货币来求证,我另外还有许多资料来求证的,而且就算他想冒充,又为的是什么?他的前生与我何干?听来很多西方人的前生是东方人,很多西方人的前生是东方人的异性, 有些追溯前生是猿猴猪狗的,甚至有人追溯前生是条响尾蛇, 有些一世是人身、再世是畜类,再再世不知经过多少次,才恢复今生为人身,有些人回忆到前生在欧洲战场被杀死,有些人忆出古代被投入兽栏喂狮子,有些人忆出被砍头,有一个人前生被箭射死,他今生的背部常有刺痛。”
    
  问: “这太可怕,我宁愿不去回忆。”
  答:“多数人却认为值得追溯的,可以籍此了解过去,改善未来,比如说,有一个妇女今生不幸沦落为娼,饱尝黑社会流氓凌辱摧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催眠之下,她知道自己是中东国家的奴隶贩子,前生他时常凌辱女奴、虐杀女奴无数,她才了解今生是来接受报应的,她今生立志要帮助沦落的妇女,修修来世,现在她的境况已经改善了。”
    
  问: “那么今生快乐幸福的人,都是前生积善修来的了?”
  答:“可以如此说,不过也还得今生努力奋斗。”
    
  问: “你仍然要继续帮助人们追溯前生吗?”
  答: “我们是非牟利性的科学研究,我们要鼓励更多的人去追溯前生,希望这能成为普遍的运动。”
    
  万吧哈博士的诊所在波士顿,在美国的读者当不难查到。我叙述的谈话记录,容或有若干不符原文,不过大致上是不错的。
  至于追溯前生,在美国并不只是万吧哈博士一人,不过她是最出名的,而且她从事的是非牟利的研究,与众不同,其他就有很多亦刊登广告“催眠追溯前生”的人,其中不少是牟利的江湖花样。甚至有人出售“追溯前生”的录音带,一卷卖它两三百美元,说是你买了,在家中放录音,你就可以追忆前生了,好好的一个研究,竟被某些人利用作为牟利工具,真是可叹!不过由此可见“前生”与“再世”及“轮回”之说,已经普遍到了什么程度,若非普及及接受,那些牟利之徒又怎会打主意呢?
  那些商业的“催眠录音带”,其实是一条“疲劳轰炸”式的审问带,不断地问你:“你在某年某月某日做什么?身在何处?”
  给问得多了,你就不由自主地胡乱回答了,这些当然不是正经的方法,万哈吧博士说的并非这种拷问方法,不过,我也无从知道她的研究所用的是什么方法?
  至于那些好莱坞大明星们,也有不少自称是知道前生是何许人的,这也似乎成了一时风尚。明星们讲的话,难免有些宣传作用,我也不去多提他们。
  扯了这么多,到底也不能证明什么,只不过是提供给您参考罢了,我所提的事实,相信佛教的出家人和居士,也必曾有所闻,亦必能给予正确的解释,我懂得佛理太少,无能力予以做更多的分析了。
  如要列举我所接触的类似资料,那真是太多了,不胜枚举,我只是举出一两件,来说明西方社会今日观念的倾向。从这些例子看来,佛教讲的因果、再世、轮回,都是可信的宇宙自然法则之一,而非迷信,至少在西方的科学人士,有很多已经客观地予以研究了。
  谁知道世界的真相?谁能断言现代科学已经穷尽宇宙世界的奥秘?!谁能说看似古老的佛法不是最相近、最直指根本的?!
  一旦大家都知道了前生何生,那么,世界可能又是一番景象。世界本来是业力所生,一旦明白业,大家都会知道如何不造业,不造业,此世界即便终结!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