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和谐拯救危机—今日世界最深重的危机在哪里?》

大型系列公益节目《和谐拯救危机》访谈录

  
  主讲:一代高僧大德 净空老法师
  访谈主持人:中央电视台 陈大惠
  
  导语:欢迎收看这个特别节目。我们建议您如果您有时间,应该心平气和地把它全部看完,因为它回答了现在很多人内心深处最焦虑、最不安的许多问题。
  这个节目是从这本书开始的,《展望21世纪》,这是它的中文版,还有英文版。这本书的作者之一是享誉世界的大历史学家、英国人汤恩比博士,他在这本书中说了这样的话:今天的人类社会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代,而且还是人类咎由自取的结果。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30多年前的1972年。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位汤恩比博士。
  汤恩比博士被称作20世纪当之无愧的,最知名的历史学家和伟大的智者,他研究历史不是以知识为娱悦,而是解释历史和预见未来,他有着深厚的人道主义精神,同情和关注人类的苦难,认为人的智慧和良知是高于一切的。作这个对话的时候,他已经83岁了,和汤恩比博士对话的是享誉世界的日本思想家、世界和平活动家、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先生,这一年他44岁。他主张反战、慈爱、和平,曾获联合国和平奖,是当年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的功臣。这本影响深远的书深刻地讨论了人、社会以及生命和宇宙的本质,在34年前就预言:人类必将因为过度的自私和贪欲而迷失方向,科技手段将毁掉一切,加上道德衰败和宗教信仰衰落,世界必将出现空前的危机。两位伟大的思想家还有着惊人的共识,就是拯救21世纪人类社会的只有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所以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汤恩比博士还说,如果有来生,我将在中国。
  这个人类向何处去的对话,现在吸引了另一位伟大的和平活动家,净空老法师,老人家今年80岁是安徽省庐江县人,早年在台北出家,至今讲经教学48年,在全球各地的亿万信众中,享有极高的威望,是世界佛教界的一代高僧大德。老人家在十分难得的机缘下,成为了现在这套公益节目的嘉宾,老法师慈悲开示、娓娓道来,将解答这些被广泛关注的问题。  
  在这些问题当中,大家最关心的还是:今天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主持人:老法师,我们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因为这次采访非常地重要,所提到的问题,不仅仅关系国计民生,甚至关系到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在采访之前我代表观众向您行礼,对您表示感谢,谢谢您。
  老法师:谢谢。
  主持人:我们这个系列节目的标题叫《和谐拯救危机》,如果把它全部看下来大概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有人向您提这样的问题,我为什么要看这个节目呢?这么长时间,我还要研究它,有这个必要吗?现在人您知道都很忙,而且他还要来听一个宗教界人士来讲怎么化解危机。
  老法师:我去年在马来西亚有过两场讲演,那是佛教的,听众有16000多人,在这期间,有一个机会,去访问前首相马哈蒂尔,他退下来两年了,我们一见如故。见面也给我提到这个问题,他对于国际的安全很关心,很难得。他给我提出:化解冲突、社会安定、世界和平怎么样落实?他都问。我在美国访问的时候,布什总统我也给他提了这个问题。我告诉他,美国的安全问题决定不在国外,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对美国发动战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美国的问题,美国的忧患在内部。
  主持人:您看布什总统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呢?向您请教的?他最想知道的。
  老法师:我给他谈到的问题是青少年教育问题,伦理道德问题,从来没谈过。我离开之后,听到报纸上报道,他已经开始提过几次了,现在在国际上的态度比从前温和多了,是有点效果。
  主持人:如果有联合国的官员向您提这个问题,说我们要不要看这个《和谐拯救危机》这个系列节目?
  老法师:今年,也是很难得的一个年,我作梦也没有想到,联合国教科文总部今年要办一个活动,就是庆祝2550年佛诞节,头一次搞宗教。我听说他们邀请我做主办单位,我就很怀疑,联合国的对象是国家对国家的,我这个净宗学院不是个国家,他怎么来找我?同时他还希望我们有一个大型的展览,它的大厅很大,一半展览我们这些年来,这五年当中给世界和平做的一些工作,像团结宗教、化解冲突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那么另外一方面,我们安徽省庐江的教学要整个展览出来,安徽庐江这桩事情是参加五次联合国和平会议后,我深深感觉到联合国为了世界和平开了30多年会,世界是越开越乱,参与会议的这些专家、学者我也认识很多,会议之后都摇头。为什么?不能兑现。
  主持人:我正要请教您这个问题:联合国这种和平会议,邀请您开了这么多次,一直邀请到您再也不想去开了。
  老法师:那不行。
  主持人:一直邀请到您批评,开会是劳民伤财。
  老法师:对。
  主持人:那么我的问题就是,这些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各个领域的权威也好,精英也好,
  老法师:对。
  主持人:最人道的人士也好,提出来的建议,为什么大家不参考?
  老法师:哪一个国家领导人愿意接受你这个?
  主持人:那您说为什么呢?
  老法师:各人有各人的利益在嘛!你这个专家提到的都是考虑到世界人,比如说大国跟小国和睦相处,美国能做得到吗?宗教与宗教和睦相处,派系能够考虑到人民的幸福,而不再考虑到个身、自己本党派的利益,考虑到全民的福祉,全世界人的福祉,这个建议好啊,他能做得到吗?
  主持人: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做不到。
  老法师:对。所以我说那些结论,我就在会后,这些都是朋友们见面,我说人家国家客气一点把你送到档案室永久保存,不客气就丢到纸篓里去了。
  主持人:这样的会议,您再也不会开了吗?
  老法师:我不愿意参加了。所以这一次是,这次很特殊,怎么这次搞宗教了,纪念释迦牟尼佛诞辰,纪念这个。我说这个我要去,头一次,从来没有过。
  他们请的主办单位是泰国,泰国是佛教的国家,跟我的关系也还不错,所以他们就邀请我也做主办单位,所以泰国是第一个主办单位,那我们是第二主办单位。所以这是很难得的一个机遇。那趁这个机缘,我们就把佛教,怎样化解冲突,怎样促进社会安定、世界和平,可以在这个场合当中跟大家说明。因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加的国家是192个国家,比那个纽约的联合国还多,联合国那里只有140个国家,这里有192个国家。
  主持人:但是这么多国家的代表,也不能够劝说得了,也不能够让这些国家的元首去采纳、去理睬你们提的建议。
  老法师:对,是的。我们是让这么多的国家,认识佛教,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那么同时告诉大家,因为现在大家真的非常关心,这个冲突怎么能化解。他们不叫化解,叫消灭。
  主持人:消灭。
  老法师:所以我不想用消灭,消灭有
  主持人:消灭有战斗性啊。
  老法师:对。消灭不了,要用温和。你看西医跟中医就不一样,西医是消毒,毒要消灭,中国是化解,是解毒。
  主持人:对。
  老法师:中国是解毒,不是消毒,所以从心理上就不相同。
  主持人:在我们这个节目开始的时候,我想起来毛泽东主席有一句诗,叫“国有疑难可问谁?”当我们这个民族或者国家,乃至于全世界范围内,这个社会出现了严重危机,在这个时候,政府还有老百姓到底应该听谁的,信任谁的,相信谁的,谁的声音在这个最大危机面临的时候,是最重要的?
  老法师:儿女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头一个想到我要去问爸爸。现在这个问题出现的时候,要去问老祖宗。5000年的智慧和经验一定会帮助我们解答。
  主持人:这个道理适用于全世界?
  老法师:全世界,决定正确!所以我参加这个会议之后,这个事情不能不管。实在说呢,早年我讲经时常常讲:要想社会安定,世界和平,就要遵从佛陀的教诲:人活在这个世间,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本份的事情,各人把本份的事情做好,跟大家和睦相处,互助合作,天下就太平了。
  一个世界、一个国家就像一个人体一样:眼睛是一个族群,好比世界上,眼睛是一个国家,耳朵是个国家,那这个眼睛只管听,只管见,耳朵只管听,眼睛不要管耳朵的事情,耳朵不要管鼻子的事情,互相合作,人身体健康。如果眼睛又要听,眼睛又要嗅,那你本身就出了毛病,所以应该各人搞各人的。
  那我们这个行业呢,那就是释迦牟尼佛大家知道,他一生从事于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你看他从30岁,觉悟之后就开始教学,王位舍弃了,荣华富贵舍弃了,过一个苦行僧的生活,一直到他老死,他是79岁走的,所以讲经300余会,说法49年,如果用现在的话说,他不是宗教,他与宗教不相干。
  主持人:那么马上就会有世界各地的人,到法国去看,去参加这个佛教大展。
  老法师:对。
  主持人:那么您觉得释迦牟尼佛或者是佛祖,他应该算是谁的老祖宗呢,或者是代表谁的先祖呢?
  老法师:释迦牟尼佛,他是代表了人类的智慧。他可以说继承了古印度传统的宗教。宗教里头,一个是定,一个是慧,所有宗教离不开戒、定、慧。戒是规律,你要依照传统这个规律去做,你就达到了定。定可以突破空间维次,恢复你本性里面本有的智慧。释迦牟尼可以说是在这一方面,他达到了登峰造极。所以他说了一句话,“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所以从他亲眼亲证人类的智慧是平等的,而且是圆满的,确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能是能力。那么第三个就是相好。所以说智慧、德能、相好一切众生是平等的,那平等为什么现在变成不平等了?他说你有障碍。这个障碍《华严经》上讲“但以妄想分别执着而不能证得”。所以他告诉人,这个修行的工夫在哪里?你只要把妄想、分别、执着放下你就成就了,你就明白了。你妄想、分别、执着放不下,这个世界变成什么?变成六道轮回了。
  主持人:那么这个世界的危机,解决的方法,那就可以去问释迦牟尼佛,就可以去问佛教。
  老法师:每一个国家族群,真正有智慧的,有经验的都可以去问他。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当一个国家出现危机的时候,应该去问家长,去问自己的老祖宗。
  老法师:对。
  主持人:在中国现在谁能够,或者是什么能够代表老祖宗?
  老法师:我们不谈更久了,在最近的清朝,清朝的这些帝王,他只问三个人,儒、释、道。你看开国的帝王,清朝很不容易啊,它做得很成功,少数民族入关,统治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族群,而且他入关的军队不过二十几万人,那么他用的是什么呢?就是请教这三个老祖宗。你看他把儒、释、道的这些高人,就用现在的话叫专家、学者,请到宫廷里面上课。皇帝带着嫔妃、文武大臣当作学生来上课。
  什么话都告诉天下人这是孔夫子说的,佛说的,道说的,人心都服了。他没有说是“我说的”,说你说的,我们没有人服你,所以他自己认真学习。那个清朝开国的帝王,对儒、释、道是通家,真下了功夫啊!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话和历史是非常吻合的,中国历史上这么多的皇帝,没有人敢自称我能够代表天下,我能够代表祖宗。没有人敢说这个话。
  老法师:对。
  主持人:那我下面就开始我们这个系列的节目。
  主持人:这本书叫《展望二十一世纪》,是1972年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还有日本的大学者迟田大作他们的对话集,那么在这本书里面,我发现了问题,就是在1972年的时候,这两位伟大的哲学家,对21世纪充满了忧患。
  老法师:对。
  主持人:我现在念这样的话,这是汤因比说的,“人类的生存没有比今天更危险的时代了,这种对人类生存的威胁是人类自己招致的,它远比地震、火山爆发、暴风、洪水、干旱、病毒更危险”。您经常也在演讲当中提到,说我们人类正在面临着重大的危险。
  老法师:对。
  主持人:灾难的威胁。还有很多中外的大的学者专家,包括爱因斯坦也都有这个看法。那么现在有人会问您,这个危机在哪里?我们怎么看不到?一切都是物质极大丰富,歌舞升平。
  老法师:这个危机,2500年前就有人看到了。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答复梁惠王,“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司马迁读这一段文的时候,他就明白指出来:利,这是动乱祸害的根源,人人都争利,天下危矣。
  主持人:上下交征利。
  老法师:上下交征利,你看不是讲得很清楚吗?现在的危机在哪里呢?危机,你看看世界上哪个人不争利?要争利,他的动机,他的目标肯定损人利己,人人都损人利己,这个世界怎么能不动乱呢?这个冲突怎么能不发生?没有法子化解!怎么化解呢?大家把利看淡了,把利放弃了,就能化解了。你说这个问题多难!
  主持人:现在为什么大家不相信这些了呢?
  老法师:今天在佛法里面解释得清楚,人类,心里面有贪瞋痴的烦恼,这是与生俱来的贪瞋痴的烦恼,外面呢这些物质的诱惑,名闻利养、五欲六尘的诱惑谁能抗拒得了?不受外面诱惑。亿万人当中难得找一个。这个是麻烦事情,我们看到许多专家学者在谈,连他们都说人类能不能再生存到21世纪这个世纪末。
  主持人:只有一百年的时间?
  老法师:对。整个宇宙的变迁,比如说现在讲的自然灾害,不是自然灾害。这个道理太深了。洪水、现在的温室效应,南北极的这个冰迅速在解冻,这个问题要是真的,南北极冰通通化解的话,整个气侯,整个地球气侯变化了,海水上升70米,沿海的这些都市通通会被淹没了。这还是小事啊,这个地球气侯一改变,所有生物不能生存。
  那这是不是天上自然灾害呀?不是的,人心感应的:人心善,善良,风调雨顺,没有一样不好;人心不善,感得的所有一切物质都变坏了。这个道理佛经上讲得很清楚,但是没有人相信,说这是哪里的道理,不合乎科学。现在我们从日本江本胜博士的实验,偶然的一个机会我在澳大利亚,我们有一个同学,从网络上看到,下载后发了四篇给我一看,我说这和佛经上讲的一样。我就到东京去访问他,去参观他的实验室,去了解实际状况。水,他试验的是水。这个水是在河里面、河川里面、井里面、海里面、湖里面到处去采集水,用小玻璃罐装在里面。做了几十万次的试验,证明水它会看,它会听,它懂得人的意思。你给它善的,文字,不管是哪一国的文字,你写个“爱”,你把这个“爱”字贴在水上,一个小时,然后你把它放在冰箱,你给它冷冻,零下五度,它就结晶。
  主持人:有结晶。
  老法师:然后在显微镜里面看,你贴上“爱”、“感恩”、“感谢”那个结晶图案非常美,非常之美。那换一个,贴一个“我讨厌你”、“我不喜欢你”、“我恨你”那个图案就很难看。几十万次实验,屡试屡是。所以他告诉我,他说宇宙之间,宇宙的中心应该是爱。所有一切爱与感恩的图案是最美的。
  主持人:如果说用水来做这个试验,水会有这样的变化。如果人心是恶的,就是没有了爱,拿世界来做个试验,拿地球来做一个试验,地球会怎么样?
  老法师:会毁灭。这就是说明,这个佛家讲的, “一切法从心想生”,所以宇宙之间所有生物,我告诉江本胜,我说你的试验,已经测验出来,这个水有见闻觉知,见闻觉知你测出来了,那么水它还有一个性质,就是在相分上讲,它有色、声、香、味,你现在只看到色,还有声、香、味,你还没有能试验出来,你还要加紧努力,不但是水,所有的物质通通都有见闻觉知,这是佛法讲的。
  物质是从哪来的?物质是从,《华严经》上讲“惟心所现,惟识所变”,那心的本能,心它不是精神,也不是物质,就是哲学里面讲的宇宙万有的本体。本体里面本来就有见闻觉知,本来就有色、声、香、味,这个是不生不灭的,那么它变现出来的物质,变现出最小的微尘、沙粒,它通通都有见闻觉知,都有色、声、香、味。
  主持人:这个原理在3000多年前,佛经就说出来了。
  老法师:对,讲出来了。
  主持人:3000多年后人类用科学来证明它。
  老法师:来证明它。不但这个,连这个空气、空间,空间都有见闻觉知,如果没有见、闻、觉、知,我们现在的资讯就不通了,它必须要有传导,它通通都有,而且通通都有色、声、香、味。所以科学慢慢去研究,慢慢去证实。所以我想科学家没有学佛,要学佛,会大幅度地提升。有很多学科学的在美国,我说要学科学到极乐世界,跟阿弥陀佛学。我们这个世间这些科学家问题很多,为什么呢?科学家还有妄想、分别、执著,只要有妄想、分别、执著,你就接触不到事实真相。
  主持人:如果说用佛理来解释,刚才我们提了一个问题,很伟大的这些人发现了重大的危机,那么在您看起来,这个危机必然会导致什么样的灾难?
  老法师:危机现前,灾难现前,他们还是不知道,他们认为说这是自然灾害,这是不能抗拒的,是不是?实际他不知道,这是人心可以改变环境,这在中国民间都晓得,风水也是随人心转的,所以说“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啊。有福的人到那个地方,住在那个地方,风水就转好了。
  主持人:您说风水可能有一些,
  老法师:那就是自然环境嘛!
  主持人:有的人他是接受唯物教育的,可能还接受不了风水,但是我请教您,人的身体,包括人的这张脸,是不是人相对于心来说,是他的环境呢?
  老法师:不错,是啊。很显然,你说你不相信,你心里欢喜的时候,你会不会笑?你那个面孔不就不一样了吗?心理瞋恨的时候,你就生气,那这马上就变化了。
  主持人:那您能解释出街上很多人,他那个面孔不太好,
  老法师:对。
  主持人:又很衰老,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又很疾病很多的样子,
  老法师:对,是。
  主持人:很难看,那为什么呢?
  老法师:他心里烦燥,他不快乐。
  主持人:就是脸这个环境,是因为心造成的?
  老法师:不错。而且身体体质也是如此。
  主持人:这个道理可以推广到整个天下?
  老法师:可以,可以推广天下。我是前天,北京有个也是很有名的医生,刘先生,刘逢军,他来看我,他的医术跟一般医生不一样。你看,他也不用把脉,他一看就晓得。看你的相,看你的体质,看你的舌头,所以他看一个人的病,只要30秒钟,他就给你处方,治好无数人。他告诉我,一天他现在看的病人差不多有400多人,那不是一个普通医生能应付得了的。
  主持人:那么您刚才这个说法,我想能说服很多人,大家确实觉得我一生气,这个脸就很难看。
  老法师:对啊。每一个人都一样。不但是你啊,谁都一样。
  主持人:那么用这种方法,来判断或者观察天下的危机。
  老法师:对。
  主持人:国家的危机,也一样能成立吗?
  老法师:一样,你只要细细观察。 2000年,我陪同新加坡九个宗教的访问团,到中国来访问,国家宗教局接待,他安排我们旅游长江。那时候长江大坝还没有封口,船还可以直接上去,因为他给我安排也是很有用意,抗战期间我走过那条路,叫我再回忆回忆。我这一去看的时候,心里很难过,抗战期间那个时候,真的,两岸是森林啊!古人诗里头讲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艄公:回故里呦,好风光呦!
  老法师:那个味道真有啊!现在去的时候两岸光秃秃,树木全都伐没了。所以它有水灾啊,水土保植丧失掉了。
  主持人:您认为是人心?
  老法师:那是,那是。
  主持人:让它变成这样的?
  老法师:你是把自然环境破坏了,自然环境破坏的时候,那么水土不能保持就成洪水灾害,那就是报复。你能说这是自然灾害吗?这个灾害是你自己造成的嘛。    
  主持人:您的意思说,如果没有那个贪婪的心,
  老法师:对,对。
  主持人:没有争夺利益的心,自然不会变成这样?
  老法师:不会,不会呀。你再看看饮食,现在饮食多糟糕!我是前年,也是从北京他们邀请我到山东,到庆云县那个地方去看一下,庆云地方领导也是很热情地招待我,我很感谢。他带我去参观一个养鸭的一个机构,我去看的时候,那个小鸭差不多有我一个手掌这么大,就有这么长,放在我手掌心里,这里面的主管就问我,他说法师你看看这只鸭子出生有几天了?我一看这个样,我说至少一个星期到十天吧。他告诉我,昨天生的。我就吓了一跳。怎么昨天生的,会长成这么大了。他们用的饲料全是化学物质,催的。
  主持人:催化。
  老法师:两三个星期就长大了,就运到北京来卖,他说北京烤鸭三分之一是他们供应的。所以我就告诉大家不但鸭不能吃,鸭蛋都不能吃。为什么?它不正常嘛。现在所有这些动物通通不正常,所以你吃这些东西,人才会生病,得奇奇怪怪的病。
  主持人:是破坏了自然规律的产物。
  老法师:是破坏了自然,再一个蔬菜,这也麻烦了,现在五谷杂粮,人哪里现在是吃东西啊,自己糟蹋自己呀!农药、化肥搞得这些农作物都不正常。这都带的有病源,你自己害的一身病,你要受报应。
  主持人:自己害自己?
  老法师:自己害自己呀。宇宙这个世界就好像我们人的这个身体,人的身体组织是一个自然的,是自然和谐,全身和谐,他就不生病了。你要是故意,我通常举例,整容,你这个容貌是自然的,你母亲生下你就这样,你要一定把他鼻子架高,把这个面孔改变,10年、20年之后,什么病都生了。你就晓得,报复就来了,真是这样的。
  主持人:那么在您看起来,这样下去的话,这个巨大的灾难,巨大的危机,是一定会爆发和到来的?
  老法师:已经看出来了,你看现在这个世界上这些灾难,频率一年比一年次数增加了,灾害增大了。它不是突然地毁灭,它慢慢来的,你看这个频率年年上升,这个事情就不是好事情了。
  主持人:人类能应付得了这种灾难吗?
  老法师:没办法应付。我曾经看过一个科学报道,讲美国那边的灾难,讲美国会遇到一个大的海啸,会把美国西岸全部毁掉。就是非洲的东岸有一个火山岛,大家都担心,那个火山岛如果爆发出来之后,那个威力会让大西洋的海水上升600米。你说还得了吗?上升600米,那么600米的这个大浪,从大西洋东面到西面,西岸就是美国,只要8个小时。
  主持人:那不真成了美国人拍的电影了吗?
  老法师:那就是。
  主持人:它就把整个美国
  老法师:8个小时,那8个小时,我们就算吧,8个小时,它到美国,降低到十分之一了,十分之一还有60米,那一扑过去的时候,什么东西能挡得住?没有办法,东岸全部都毁掉了。美国那个电影就是根据这个推测拍摄的。很麻烦,美国人自己也晓得。
  主持人:您知道在2003年的时候,中国大陆发生“非典”疫情,当时全民提出来的口号是“抗击非典”,人民用更多更好的科技方法来抵御这些灾难,能够继续地抗击下去,但是跟您的这个说法不一样?
  老法师:不一样,科技用什么样的方法只是局部性的,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是根本的办法。根本的办法在人心,人心能够向善,不会沾染这些,人心清净,就是免疫的能力。慈悲心能解毒,清净心你不会感染。所以你的心要是清净慈悲,哪里有“非典”疫情,你去哪里,绝对不会感染。
  主持人:当时您在香港吗?
  老法师:我在香港。
  主持人:您没有带那个口罩?让周围的人也带。
  老法师:没有,没有。而且这个“非典”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讲的瘟疫,并不可怕,就跟感冒差不多。我听说,一个导演,姓谢,也是得了这个病,医院里面告诉他,他顶多只能活三天,就没法子了,就没法子救了,就跟院长要求,能不能让中医试一试,反正要死了么,让中医试一下。就找这个刘大夫,刘大夫开了草药,一服药六块钱,三服吃了,三天就好了,出院。所以现在人他不相信中国老祖宗的东西,他去找外国的,外国老祖宗治外国人的病,中国老祖宗治中国人的病,你把外国老祖宗请来的时候,
  主持人:文不对题。
  老法师:所以现在中国人最可怜的是丧失了民族自信心。
  主持人:在您看起来,这个深重的危机,巨大的灾难,这个危机是在什么时候形成的呢?它有没有一个总的根源呢?
  老法师:有,危机是几千年累积下来的,累积下来的。那么明显形成这个危机,是科技的发展。所以科技发展到极处,也就是人类整个的毁灭,眼前是得到了一点甜头,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个我要说出来,大家好好想想,应该你能够想得到。
  你看看现在的交通,不要说别的,现在交通便捷。那么在从前确实旅行的时候,要靠牲口,骑马,坐轿,顶多是小风船。但是朋友是不远千里而来,要走上十几天、半个月,那一种亲切的感情,现在就没有了,现在飞机是一千里,一个小时就到了。感情没有了。你想想看,把伦理道德,科技可以全部把你淡化,可以把你毁掉。
  主持人:总的根源在于科技的
  老法师:对,是。
  主持人:过度地发展。
  老法师:所以说这个世界上一些聪明,真正有智慧、有见地的人,都认为科学只要做到适用恰好,不要去发展,你发展地越快,你付出的代价越大。
  主持人:您曾经讲过这样一个判断,中国的古人,老祖宗们是最有德行的。
  老法师:对。
  主持人: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
  老法师:对。
  主持人:他们有聪明才智,
  老法师:对。
  主持人:但是不把它推到极致,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他怕毁灭掉后代人的心灵。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因为一旦极度发达的话,它就要满足人的各种欲望。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比如说您觉得就是很多特别先进的这些技术,在中国古代其实是可以做到的。
  老法师:可以,可以。
  主持人:但是我们的祖先不这样?
  老法师:不这样子。这个就是什么?这个就是道德,希望维持着伦理道德。伦理道德的人生才是真善美慧的人生。
  主持人:那么现在全世界很多人都认为我们这个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最发达、最美好、物质生活极大繁荣的这么一个时代,男女老少都很高兴。
我记得您曾经讲过,您说现在人过的不是人的生活。因为您老八十高龄了,您经历过那种还没有完全被物欲的,物欲横流的时代,而且您博古通今,很多古书上描绘的那个情景,您能不能向现代人,或者向各个国家的领导人描述一下,人类很美好的社会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
  老法师:正常的生活是伦理,是道德,是因果,是智慧。中国的教育自古以来,就是以这个为教学的主要内容。伦理是人与人的关系,所以中国的教育起源、起点我们要知道。伦理是道,比如说夫妻、父子、兄弟、君臣、朋友,这是自然形成的,绝不是哪个人发明的,哪个人约束的,不是的。凡是自然成就的,中国人称之为“道”。你要随顺自然呢,这就是“德”。“父子有亲”中国的教育就从这一点出发的,所以我说那个“亲”,是中国教育的原点,它是从这里发生的。中国的教育求的是什么呢?希望父子的亲爱,在你的一生永恒不变。父慈子孝,永恒不变,你说这种亲情,这是真正的享受。
  主持人:天伦之乐。
  老法师:对,天伦之乐。第二个目标是把这种亲爱扩张,把它扩大。你爱兄弟、爱家庭、爱家族、爱邻里乡党、爱国家、爱社会、爱天下、爱一切众生,扩大。这是中国几千年的教育理念。
  所以中国的教育可以说是伦理的教育,道德的教育,爱的教育。所以这个教育教导中国人五千年来,没有跟外国人打过仗,没有侵略过外国人一寸一尺的土地。即使我常常谈到郑和下西洋,那个时候中国国力是世界第一,就像现在美国一样,他那个舰队出去是世界上最大的海军舰队,发现全世界。发现全世界是中国人,不是外国人,这个现在历史已经找到证据了。但是中国人没有去搞殖民地,没有把中国的疆土向外面扩张,这是什么原因?中国的教育。所以发现那些地方,跟那些人往来,都是帮助他们。
  主持人:送礼去了。
  老法师:对,对,对都是交朋友,绝对没有侵占别人,欺负别人,没有过。中国教育产生的这个效果。
  主持人:您描绘的这是非常和谐的,
  老法师:和谐的。
  主持人:中国传统几千年来的社会根基。
  老法师:因为他是“父子有亲”的教育嘛,这本来是和谐的嘛。
  主持人:但是我们今天推开这个门走出去到街上我们可以问一问,您可以问年轻人,您也可以问为人父母的人,他们大部分不会同意,他们会认为你让我回到过去,他肯定不会回去的,我怎么会过那种落后的日子呢!他们不愿意过那样的日子。
  老法师:不是落后。
  主持人:您怎么来说服现在的人呢?这个危机要靠这个来化解,但是他们喜欢现代化。
  老法师:我在安徽省汤池做这个实验,就是告诉天下人,我为什么做这个事情?我们做的时候,把这种理念告诉大家,我们在网络上招生,我们招生对象是幼儿园的老师、小学老师、初中老师,因为他已经有教学经验,我们是想教30个老师。报名有300多人,将近400人,我们精挑细选30个,志同道合,大家都有这个意愿,把我们中国传统的东西能够复兴起来。所以我跟他们见面,我说你们今天不是做普通教育事业,我说你们要做圣人,你们要做今天的孔子、做今天的孟子、做今天的释迦牟尼,你们是来救世的,要抱有这样伟大的胸怀,来从事这个事业。
  这个事业做得很辛苦,前面两个月,培养他们的德行,要求落实儒家教学的基础《弟子规》,两个月每个人都能做到。两个月之后呢,然后就用这个小镇,这个小镇有12个村庄,一共居民有48000人,在这个小镇里面的居民,男女老少、各行各业一起要教,推动这个《弟子规》的教育,那么《弟子规》的教育两个月之后,效果就看到了。
  原来夫妻不和,夫妻吵架,现在没有了;婆媳不和,现在婆媳能和睦相处了;小孩懂得孝顺父母了;邻居为一点点小事情都争执,都争到镇政府去告状调解,事情常常有,现在没有了。曾经有两个闹到镇政府,镇政府的人跟他们讲,你们学了《弟子规》还好意思到这儿来?两个人都回去了,赶快就回去了。商店里面没有偷窃的了,计程车司机,很多的,例子太多了。
  主持人:走在街上的这些现代人,是可以教化好的吗?
  老法师:我们这个实验就是告诉天下人,人民是可以教得好的。他们现在生活多快乐!所有一切纠纷没有了,冲突没有了,对立没有了。人与人之间,见面都是九十度鞠躬礼,满面笑容,不会板着面孔,完全变了。所以说尧舜之治“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做得到,不是做不到。
  人你要教。所以中国自古以来,治国平天下,靠什么?靠教育。中国五千年你去看历史,你看从前古代,国家的这些官员,管理制度它把教育排在第一。宰相底下六部,礼部是教育部,排在第一。换一句话说,用现在的话说,所有一切是为教育服务的。
  那个教育是爱的,教育是和平的。现在的不一样了,现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是为经济服务。经济是大家要争的,是大家要夺取的,争名夺利的,那不一样了,教育现在摆在末后了,一切都为经济服务。这个不得了,这就是孟子所说的,人人都争利,这个国家危险了。
  主持人:科技高度发达的结果。
  老法师:是。
  主持人:没有道德约束的结果。
  老法师:是。
  主持人:我下面罗列四个底线:首先是政府官员,他应该是管理的底线,就是一个社区或者是一个地区管理的底线,如果官员以权谋私、贪污腐败,那么这个地区整个老百姓,没有人管理了;第二个就是司法系统,公安、检察院、法院这是社会公平的底线;第三条就是老师和学校,这是整个社会教育的底线,都去想着赚钱了,学校想着去赚钱了,从家长到各种各样的人都没有师范和榜样了;第四个就是医生和医院,人道系统,医院必须收很多的钱,大家是买卖的关系了。在您看起来,刚才的这些景象,是不是巨大危机到来之前的先兆?
  老法师:没错,这就是预兆,在全世界。我走了很多国家地区,都是这样的。怎么个救法呢?安徽汤池小镇这个方法能救。感动那些官员,感动这些人,人都有良心,所以中国人的教育,首先要肯定“人性本善”,你看从前小孩念《三字经》,第一句“人之初,性本善”,人性本善,所以人都有良心,他现在是被物欲把良心盖覆住了,只要有人启发,他良心会发现。你像计程车的司机,良心发现,他赚个几万块钱不容易,几万块钱现金到手了,他能送还别人。他良心发现,感动很多人。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这些贪污腐败的官员是可以被。
  老法师:可以可以,怎么不可以呢?
  主持人:不是用法律。
  老法师:不能,法律不行。法律,他会钻法律漏洞。必须要把他的良心唤醒。
  主持人:不想好好教学生的老师也可以,
  老法师:可以可以。
  主持人:想去坑害病人的大夫也能够改变。
  老法师:不错,不错,都可以改变。所以除了教育之外,没有第二个办法,你用真诚心去感动他。
  主持人:那么在您看起来谁去感染他们呢?
  老法师:我们现在就是用我们这一批教学的人。
  主持人:比如说汤池这个地方。
  老法师:我们去教老百姓,老百姓再去感动他们,老百姓都善良了。
  主持人:它的源头还是师道。
  老法师:对。所以教学为先嘛,几千年来的“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嘛。
  主持人:但是这个老师不是社会上所认可的意义上的老师,学校老师,不是那种老师。
  老法师:对,我是要他们辞职,他们本来在学校里,来做我这个老师,我这个老师是什么?我这个老师是救世的,我这个老师是真干的。就是什么?我所讲的东西,我都做到。我们中心的老师在那里教学,也非常不容易,老百姓不肯接受,我们中心老师对每个人九十度鞠躬礼,感动了,认为这是好人。街道上凌乱,到处丢垃圾,我们的老师排上队,到街上扫垃圾,捡垃圾,人家看到,一个星期之后,就不好意思再丢了。还有一个人家,有个妇女说我家里厕所不干净,你们来帮我洗洗,我们两个老师乖乖到她家里去把它洗干净,旁边的人说你太过分了,没话说。真的要做到,我本身服务到家。你不是用身体去做,只劝人家,没人听,人家不相信。所以我们要做圣人。圣人就是要做出牺牲奉献,要把这一个地区的老人,都看成是我自己的父母,小孩都看成是我自己的儿女。要用亲爱精诚去感动他。  
  对人如此,对动物植物都是如此,对山河大地也如此,对天地鬼神亦如此,宇宙和谐,没有不和谐的。这就是伦理,伦理就是讲关系。
  那么道德是讲关系搞好之后,你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些关系,这就是德。随顺自然。自然是爱心,所以自然里面全是善的。比如说今天胡锦涛主席讲“八荣”,自然的,那是你本来有的,现在为什么变没有了,变糊涂了?你是被习性,就是不好的习惯,没有好人教你,变成这个样子。你的本性,中国人叫“八德”,“八德”就是我们用什么样态度对待这些所有不同的生物。所以用“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八德嘛。
  主持人:这种传统的道德,就是您说的这八个字,是人刚生下来的时候,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具备了。
  老法师:就具备了。所以你要启发它,要培养它,不要被染污,不要被外面环境染污。
  主持人:人这一辈子就是在恢复,在保持性德的过程中度过,这样世界就和平了。
  老法师:世界就和平。你充满了道德,对任何人都有爱心。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胡锦涛主席提出来的“八荣八耻”。现在有这么个问题,这个非常好,切中时弊。现在很多大街小巷,宣传画贴得很多,但是现在有多少人有愿望,有这个动力,有理由去学习呢?
  老法师:他提出来了,需要教育才能完成。如果没有教,这只是口号,没有办法落实。
  主持人:因为现在不光是中国,全世界的领导人都要考虑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功利主义指导,或者是主宰世界的这么一个天下,那么如果没有社会基础,没有心理基础,我们把它贴在墙上,
  老法师:容易落空。
  主持人:需要的这个社会基础和心里基础,您觉得在中国是什么?
  老法师:就是要教。所以要记住老祖宗“建国君民,教学为先”。我现在把当中加了一句进去,“修身为本”,你自己没有做好,你不能教人。为什么?你教人家的时候,人家不相信。所以就常常讲,为什么孔子教学成功?释迦牟尼佛教学成功,原因在哪里?他全部做到了,然后说出来,人家相信了。所以中国把这个叫圣人,自己先做到,然后再说到是圣人;第二等,我说了,说了我一定会做到,这是贤人;说了做不到,叫做骗人。骗人,那你被揭穿之后,一文不值,谁相信你?所以说一定要自己做到。
  我在安徽省汤池做的时候,半年收这么个效果,就是我恳求我们的老师先要做到。
  主持人:自己要做到,才能够让这些“八荣八耻”才能够落实到民众当中去,您说的这个自己,在中国来说,最关键的是谁?
  老法师:当然是官员。从前你要晓得以前国家办的学校,从汉朝办太学,那么省有一个学校,县也有一个学校,县学。这些学校从前都是像现在的党校一样,培养国家干部的。民间的学个什么手艺,你去找一个师父,木匠找木匠师父,学医生的找老医生,它没有正式的学校,国家办的学校干什么?都是培养各级领导干部的,    
  主持人:太学。
  老法师:所以那就是现在的党校。所以他们这个太学就着重伦理道德,所以他们的学生选的,不是随便来报名的,他们是选取的。谁选呢?地方官员。那个时候没有电视,谁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他换个便服就没有人认识,去私访,到外面去探访,找什么人?孝子,廉洁,就是孝廉,汉朝的制度不是举孝廉吗?
  主持人:我们看《清史》,到清朝选官员,第一位的就是他的品德?
  老法师:是这样的。你品德好,就不会背叛国家,你就会忠,你廉洁就不贪污。所以国家官员两个条件就是第一个你对国家尽忠报国,你爱领导,爱人民,第二个不贪,廉洁。所以国家选干部,就是这两个字,这两个字用了两千多年。汉朝正式定成制度。两千多年都是这样,改朝换代多少次,但是中国的教育政策没有改变,选孝廉没有改变。
  主持人:因为这些人将来是社会的榜样和示范,父母官。
  老法师:对,帝王就要靠他们来管理老百姓,他们是第一线。第一线搞腐败,这个朝廷就亡国了,你政权就不稳定了,肯定的嘛。
  主持人:吏制就是官吏体制。
  老法师:对,不错。
  主持人:现在是经济决定一切的时代,您这种传统的古代的方法还适用吗?
  老法师:适用。今天确确实实还有很多人他明理,愿意为人民服务。那是什么?那是真正有意义,有价值。
  主持人: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大家是越快乐,越堕落,越堕落,越快乐这么个年代。我的问题是:比深重的危机更可怕的,是不是人们丧失了畏惧心,丧失了荣辱心,丧失了想改变堕落,改变这种一切现状危机的这种愿望,人们没这个愿望?
  老法师:在德行里面讲一个字,礼仪廉耻的“耻”,“耻”丢掉了。“耻”丢掉了可不得了,人要没有廉耻心,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所以中国古人讲,“知耻近乎勇”,勇是什么人?勇猛精进,精进在道业上,在德行上,为什么?我德行不如人,是我的耻辱,现在的人没有这个观念了。
  这是什么原因?教育疏忽了。
  主持人:今天全世界的这些领导人,都坚信这一点,就是实力决定一切,物质决定战胜精神,它能够改变整个世界的一切,大家都是相信这个,那么好了,有人就相信,只要老百姓有钱赚,只要丰衣足食,社会不动荡,我的国防非常地安全,那就没事情了。
  老法师:不会,还有天然灾害,无法抗拒。你看美国如果像科学家讲的那么样,一个海啸一个大地震整个就毁掉了,你还能有好日子过吗?还有像瘟疫,一个大的瘟疫,现在有科学家估计,医学界讲禽流感,他们觉得禽流感会爆发。到那个时候,这些灾难来的时候,真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啊,你措手不及,惟一的方法是道德。
  主持人:现在是不是到了最后的关头?
  老法师:最后的关头。如果这个再不去思考,正如我曾在新加坡,我在新加坡住了三年半,把新加坡九个宗教团结成一家人,所以我就肯定,这也给世界一句话:宗教可以团结。汤池也是给世界一句话:人民是可以教好。
  主持人:那么人民是可以教好的,这个危机就,
  老法师:就没有了,就化解了。
  主持人:人民是可以教好的,官员也是可以教好的,
  老法师:可以教好的。
  主持人:一切不好的人,
  老法师:不错,通通可以教好。问题是教的人你自己本身要做到,这是先决条件,你自己本身做不到,你就没办法教。
  主持人:这是最关键的
  老法师:最关键,最关键的。
  第一集完。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