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法看自然灾害

国学论坛

  
  一、自然灾害是共业所感
  
  网上看到,有些人问那些懂周易奇门的预测大师们为什么没有预测到国家的天灾。还有某些基督教朋友说地震是上帝的旨意,为了显示他的大能,为了惩罚罪人。
  我以为,从佛教的角度看,预测未来的灾祸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地、水、火、风等等因素的灾难是天人共业所感的业报,我们六道众生的种种行为,有行为就有结果,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果,有机缘,没有不受报的人。所以躲避一时不能躲避一世。
  我们面对未来不可知的灾难,只能发现它,承认它的存在,通过自我的修为削减它的力量。就象地震,那是地理动力的自然成因,我们不可能去硬性妄图改变地质板块的结构,但是我们可以从中发现因果关系,提高预防灾害的能力,提高抗击破坏的标准。再如,过度建设大型水库、凿山开矿都是对河流、山川、地矿的贪婪开发,如果我们能发现这些过度的作为,就可以减少了地质结构的破坏,这样不也可以减少了诱发地震的因素,减少了地震的外界破坏吗?
  有人说洪水、地震、台风等等灾害是天谴,是对人类妄为和邪见的惩罚,是对我们治国、治民的错误的提醒。其实,从来就没有天谴一说,那是神创论者对信徒的威吓。
  地、水、火、风,等等自然灾害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不是谁去驱使的,但我们人类的某些活动却有可能扰乱它的规律,影响它的进程。从这一点看,只能说自然灾害的发生,与我们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与我们的生活是互相连带的因缘关系,只有客观认识、承认自然规律,有效保护和利用,就能减少灾害的发生和损失。
  例如,地震的成因有很多是我们未知的,但是在破碎的岩石断裂带上过度开发水电,增加岩层压力;在地层破裂的山区开矿、炸山,增加了山体的不稳定,岩层破碎,水土保持失衡,发生泥石流……等等这些人类不加制约的生产活动却有可能增加地质灾害的诱因。
  人,面对自然也应遵守道德的规范,这才是面对自然和灾害应有的态度。人对自然万物的责任心,人对他人的责任心,这是我们应该完善的。保护世界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家园,看护好自己的良心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做好我们的现在就是保证未来的幸福。
  南无阿弥陀佛,劝世人戒除贪、嗔、痴、漫、疑,以正见正思维正行住世。
  
  二、为什么这几年自然灾害比较多?(一梦山人)
  
  谈起此事,不由人感叹不已。天灾人祸,本是自然的变化,但是人与自然是一个整体,自然的变化会影响到人,人的变化也会影响到自然,所谓人杰地灵。人心的变化,人性的堕落,人情的冷热无常,人伦的紊乱失序,冷漠、焦躁、功利、贪欲、不讲伦理、乱德等行为,都会直接影响到自然环境。如果世界上每个人都从内心里辐射出这样乌烟瘴气的信息,那就会凝集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恶的力量,就会直接造成自然规律的紊乱。说回来,自然灾害是人自己造成的。所以古人才说“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说的就是人和自然和谐的关系。人心和谐了,斗争没有了,人于欲而自俭,于利而有道,上下有序,长幼有爱,人们不要唯利是图,不要欲求无度,不要伤害他人,自然灾害就没了。日本江本胜的《水知道答案》一书,就谈到人和自然的关系,他在书中说:“……水就是这样随着美丽的古典音乐,发挥着自己的个性,形成了美丽的结晶。相反地,让水听充满了愤怒与反抗色彩的重金属音乐时,它的结晶的形状就全都是凌乱而破碎的了。……看到‘谢谢’两个字的水结晶,非常清晰地呈现出美丽的六角形;而看到‘浑蛋’两个字的水结晶,像听到重金属音乐的水那样,破碎而零散。……同样地,把‘让我们做吧’这句话贴在瓶子上给水看,它的结晶就很整齐;采用命令式口气要求它‘一定要做’,它甚至无法形成结晶。”可见,我们的心念,足以影响我们身边的事物,影响自然环境。我们的环境越来越差,自然灾害越来越多,就是因为这个世界越来越缺乏“爱与感谢”,缺少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怀和爱护;崇尚自我与竞争,为了自身的一点利益而去与人争,与自然争,甚至敢与天地争,其结果焉能不遭受到天灾人祸的报应?司马迁《史记》里就说过:“利,动乱祸害的根源,人人言利,天下危矣!”利,人是需要的,但要取之有道。如果人人言利,不择手段,见利忘义,甚至恩将仇报,恼害他人。这样的世界,肯定是斗争的世界,怨恨的世界,灾难的世界,痛苦的世界。你没见过哪一部经典,包括其它宗教的经典在内,说过圣人的国土有自然灾害吧?诸佛国土有没有自然灾害呢?《佛说阿弥陀经》中曰:“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又说:“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为什么?因为极乐世界的众生“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这里,没有斗争,没有怨恨,没有爱欲,没有烦恼不安。这里是“诸上善人聚会一处”,阿弥陀佛慈悲心,一切众生清净心,连鸟都“出和雅音”,这里有的是吉祥,和谐,平静,自然,法喜。这样的世界,哪里还有灾难呢?
  
  三、人不自救如何求神(罗鸣)
  
  我们的地球是上有很多的生命体,每一个生命体都会散发属于自己的磁场,人有人的磁场,兽有兽的磁场,飞禽有飞禽的磁场,水众则有水众自己的磁场,以此类推,每个种类再分的更细一些,就是每一个众生都有自己的磁场,当磁场均衡的时候是地球状态最好的时候。我打个比方:如果,地球上的总磁场能量好比是100%,其中人占了50%,走兽15%,水众15%,飞禽10%,其他生物占10%,如果这个比重是正常的情况,那某一天,当某种生物突然大规模的消灭另一种生物,那就是相当与一种磁场的消失,本来地球的比重正好的情况下,突然不匀了,作为地球本身是不是要自我调节这个被打乱的磁场呢?如果不自我调节,地球就面临灭亡毁灭,那么它自我调节的方法是什么呢?地动山摇风起云涌水降这些都是自我调节磁场分布不匀的一种表现。曾经有人问“那么多自然灾害,佛菩萨不是慈悲的吗,那为什么不救我们?以前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但现在,“人不自救如何求神。”正因为菩萨慈悲,不让地球灭亡,不让更多众生受苦,所以才会匀和漏缺的磁场,地动山摇风起云涌水降这些都是人自找的,你们怪谁?你们是看不的菩萨心中的哀伤和眼眶中的泪水,很多事情是不可说不可说的,无非想大家早日醒过来,努力挽救自己,努力挽救家园。
大家吃素吧..........
  
  四、瘟疫之劫(摘自《佛医我心,我治我病》)
  
  对于一个国家及其人民,疾病一旦流行开来,成为瘟疫,将是一大灾难。举前几年的SARS(非典型性肺炎)为例,作为本世纪第一个全球性的传染病,生活在疫区的大多数人,无论你个体是否染上该病,大都会感受到那种灾难性的影响,企盼着能早日战胜这一病魔。
  《药师经》列举有国家的七大灾难,将“人众疾疫难”列为其首。其他几难是:“他国侵逼难”,相当于现在的制裁和入侵,因制裁而缺医少药,一旦发生战争,就有疾病的流行; “自界叛逆难”,相当于我们熟知的政变和叛乱;“星宿变怪难”,科学未能普及,天象的变化,被认为预示灾难的来临,会引起国民的恐慌;同样,日食和月食也可能带来心理变化、社会动荡和自然灾害,这称作“日月薄蚀难”;其后的“非时风雨难”,如风灾、水灾;最后的“过时不雨难”,如旱灾。一旦发生水灾、旱灾,都可能伴随着疾病的流行。
  对疾病最恐怖的描述,莫过于“疾疫劫”之说。疾病瘟疫已不仅是某个人或某个国家的事,而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佛教称,世界有“成住坏空”四劫,“疾疫劫”在“住劫”中一定出现。在疾疫劫将起时,南赡部洲的人寿命最高的才十岁。在疾疫劫中,非人吐毒,疾疫流行,遇辄命终,难可救疗,不闻有医药之名;经过七月七日七夜,死亡略尽,南赡部洲内总计才剩万人,留为人种。这时,人民发起慈心,寿命才逐渐增长,从而度过疾疫的劫难。“非人”指天龙八部、夜叉、恶鬼王众等。
  “疾疫灾”与“刀兵灾”、“饥馑灾”被称为“住劫”中的小三灾。刀兵灾者,是时人心嗔毒增上,相见即兴强猛伤害之心,手所执者皆成利刃,各逞凶狂,互相残害,经七日七夜方止;疾疫灾者,继刀兵灾之后,非人吐毒,种种诸病一切皆起,疾病流行,遇辄命终,难可救疗,都不闻有医药之名,如是人者疾病困苦,无人布施汤药饮食,以是因缘寿命未应尽横死无数,一日一夜无量众生疾病死,由行恶法,得是果报,于此中生,劫浊而起,时一郡县次复荒芜,唯少家在,相去转远各在一处,疾疫死者无人送埋,是时土地白骨所覆,乃至居家次第空尽,时经七月七日七夜方止;疾疫灾后起饥馑灾,天龙忿责,不降甘雨,由此饥馑,人多命终,经七年七月七日七夜乃止。
  劫是梵语劫簸的简称,译为时分或大时,即通常年月日所不能计算的极长时问。劫的种类甚多,每一劫在转换过程之中,常有甚多灾害发生,因此,世人常将“劫”视为灾难的同意语,所谓“在劫难逃”,从而将劫和“难”连在一起,称之为“劫难”。
  总之,“病”事重大。但愿有关“疾疫劫”的描述,仅仅是一个骇人的神话。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