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逼人的地球危机——浓烟中的人类世界

欧阳君山 发布时间:2007-7-28(图略)

  注:此文写于2007年元旦前后,是应中央电视台朋友之邀,就《天下事——中华文明的经济学证明》报送“百家讲坛”的,这是上篇,下篇是《势不可挡的中华复兴》。
  
               一、引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古人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这个话说得好,气壮山河,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要牛。在当今时代,尤其显得准确——用河南人的话说,中!
  当今是个什么时代?一个匹夫与天下紧密相联的时代!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个时代,任意一个人会与整个天下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吃的米饭来自泰国,我们喝的牛奶来自澳大利亚,我们穿的服装来自中国,我们用的电脑来自美国,我们开的汽车来自德国,我们哼的歌曲来自英国,我们案头的小艺术品来自南非,我们用的皮包来自俄罗斯,我们的发型可能是法国巴黎正流行的,我们通过Internet与天涯海角的朋友面对面聊天……我们的生活“天下一身”,同时也“一身天下”,一个人得病,普天之下都得如临大敌——禽流感嘛!
  一个叫威廉·斯坦利·杰文斯的经济学家曾在1865年如此描绘他的祖国“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我们的玉米地;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是我们的林区;澳大利亚有我们的牧羊场;秘鲁送来白银,南非和澳大利亚的黄金流向伦敦;印度人和中国人为我们种植茶叶,我们的咖啡、甘蔗和香料种植园遍布东印度群岛。我们的棉花长期以来栽培在美国南部,现已扩展到地球每个温暖地区。”日不落帝国,牛不牛?
  ——牛什么牛,咱们现在每个人都可以“日不落”,一个匹夫平天下!美国《时代》周刊不是把“You(你)”作为2006年度风云人物吗?按《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说法,而今是全球化3.0版,时间停止,空间消失,全世界“现在进行时”,任何个人都可以实现自己的全球化。太阳不落的帝国,多累啊,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后来不就被太阳不落累坏了吗?太阳不落的个人,那才叫轻松,瞧人家比尔·盖茨的“微软帝国”,人少生意大,银子大把洒!
  历史常常令人感慨万千,仅仅把时间追溯到五百年前,也就是叫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小伙子出海远航的时候,地球还是偌大偌大的,天苍苍,野茫茫,乃人们心目中的形而上之物,人只能够哀叹“寄蜉蝣于天地,渺苍海之一粟”,充其量是驾着想像的翅膀“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苏东坡语),岂敢真的纵横天下?
  看如今,电磁波一秒钟绕地球七个回合有半,比美猴王“朝游北海暮苍梧”的筋斗云还要快。快则快矣,宝即宝也,电磁波不过是个乖乖的“掌中宝”,人类牵着它的鼻子任意驰骋,连通无限,沟通无限,激情无限。伟大轮流做,如今到“人”家,地球已经沦落成了“村”——诸君拿起手机,难道就没听见地球“村”正在伤感:寄蜉蝣于人掌,渺人掌之一粟!
  一个真正的天下呈现在眼前,这正是咱们论天下兴亡的基础和前提。五百年前要是有谁提起秃笔来论什么天下兴亡,还真有点杞人忧天,要不就是坐井论天,因为地球是方是扁是圆,人类尚不清楚,一笔糊涂帐,何论天下,更何论天下兴亡!
  
               二、战天斗地慨以慷
  
  ——而今天下兴亡如何?
  请允许我们先来鸟瞰一下天下,这不是“身在此山中”的角度鸟瞰,而是外太空的全局鸟瞰。2003年10月16日6时46分,随着中国“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在内蒙古中部草原成功着陆,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获得圆满成功!在343千米高的太空绕地球飞了23圈的英雄杨利伟回来后告诉我们:咱们的地球看上去漂亮极了!
  咱们不能上外太空亲自目睹地球的芳容,但可以看一看从外太空所拍的地球玉照。杨利伟乘坐神舟五号绕地飞行时,曾用数码相机拍了100多张,下面这一张是他认为的最美的地球画面:
  咱们也可以看一下美国宇航局(NASA)曾经发布的和“Google Earth(谷歌地球)”网页公布的地球照片:
  的确,从外太空鸟瞰,咱们的地球很美很靓,虽不艳丽夺目,一派低冷色调,但十分养眼耐看,圆润沉着,富有生命气息,甚至可以说是灵气氤氲,像悠游在太空中的一颗通灵宝玉!
  看着地球的芳容,尤其灵气氤氲的样子,大家会不会情不自禁地想:地球本身就是一个生命,或一个类似生命的活体?不错的——这正是目前地球科学界的流行看法!曾几何时,受机械主义大气候的影响,我们看什么都是机械,包括人本身在内。但随着现代科学的深入发展,我们又发现,事情远不是机械那么简单,于是又回归系统,从物理学到化学到生物学,乃至数学,都在回归系统论。在地球科学上,系统观的代表就是“盖娅理论”,这是由英国大气化学家拉夫洛克(J.E.Lovelock)在1965年首先提出来的,乃达尔文之后对地球和生命看法的新突破,它强调生命与环境的相互作用,而不只是生命对环境的适应。所谓“盖娅(Gaea)”,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大地女神,一般被西方用作对地球或大自然的昵称,拉夫洛克把对地球和生命的新看法称为“盖娅理论”,意在强调“地球是活的”。
  这是由地球之灵气氤氲顺便穿插了“盖娅理论”,我本人十分相信,地球本身是一个生命,而不是一个由地火水风机械组成的物体,要不她怎么孵育生命呢?但不幸的是,“盖娅”已经被人类被摧残得面目全非,漂亮或美好的感觉仅仅只是太空中的远观,近前一接触,咱们的地球已经根本上谈不上漂亮,千疮百孔,全身虚弱,高烧难退,气息奄奄——可怜的“盖娅”已在死亡的边缘!这绝非耸人听闻,咱们先看一组相关数据——也可以说是人类战天斗地的丰功伟绩吧!
  ——森林节节败退!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对维持陆地生态平衡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被称为“地球之肺”。肺部情况怎么样?2006年3月21日,也就在第25个世界森林日之际,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了迄今为止最精确的森林卫星地图,它报告我们:原始森林只剩下陆地面积的不到10%,148个森林带范围内的国家中,有82个国家已经完全失去未受侵扰的原始森林,而且余下的森林仍以每2秒钟一块足球场大小的速度在消失。如何?
  ——旱地节节败退!地球40%以上的土地为旱地,世界人口的1/3居住在旱地。旱地情况怎么样?2006年6月5日,也就是在第33个世界环境日之际,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定“莫使旱地变荒漠”的主题,并推出《全球沙漠展望》的报告,它报告我们:全世界沙漠化地区的面积已达3370万平方千米,超过陆地总面积的25%,生活在沙漠地区的人口已达5亿。报告并推测,在过去50年里,全球有6500万公顷的耕地和牧场被沙漠吞噬,相当于日本国土面积的1.7倍。如何?
  ——海洋节节败退!洋海被认为是生命的摇篮,面积高达地球总面积的70%,90%以上的生物生活在海洋。摇篮情况怎么样?正成片成片地变成“死海”,由于人类工作和生活废弃物大量入海,海水中氮和磷的含量所来越高,从而刺激海藻的疯狂生长,进而形成“缺氧区”和“无氧区”,导致海洋生物无法生存,甚至海草也难以幸存,这就是海洋“死亡区”。2006年10月19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2006全球环境展望年鉴》,它报告我们:海洋“死亡区”数量已高达200个,过去两年中增长了34%。如何?
  为进一步了解人类战天斗地的丰功伟绩,请允许我们以西部非洲的乍得湖为例来一次形象的图示。这幅照片显示的是1972年时的乍得湖:
  这幅照片显示的是2004年时的乍得湖:
  烟波浩渺的世界第6大浅水湖,不到30年间,乍得湖就退化成为湿地,湖泊面积缩小了90%,从22902平方公里锐减到304平方公里,几近于消亡。如何?
  事实上,也不要舍近求远,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都能够充分感觉到人类战天斗地所带来的改天换地。鲁迅先生曾这样描写他儿时印象中的“百草园”:
  不必说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也不必说鸣蝉在树叶里长吟,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轻捷的叫天子(云雀)忽然从草间直窜向云霄里去了。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
  我们还能够见到乃至找到这样无限生趣的百草园吗?“不必说”已成了奢侈的视听享受,到处是水泥地、塑料袋和废弃物,“寂静的春天”连青蛙的歌唱也越来越珍贵了,百草园仿佛是属于另一个星球!
  八方传捷报,森林节节败退,旱地节节败退,海洋节节败退,乍得湖退无可退,百草园退无踪影,我人类战天斗地,翻天覆地,改天换地,诸君难道就没有一点诗兴?是“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还是“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恐怕还不足以抒发我人类战天斗地的豪迈气概和丰功伟绩,我倒想起一句诗,在这里借花献佛:
  天上没有玉皇,
  地上没有龙王。
  我就是玉皇!
  我就是龙王!
  喝令三山五岳开道:
  我来了!
  
                 三、一路茫茫皆污染
  
  的确,我来了!三山五岳乃至大海和天空都纷纷让道,我走到哪里,污染就带到哪里,破坏就扔到哪里。净土在哪里?哪里也不在!
  包围地球的“太空垃圾”(图)
  解说:2003年2月1日,美国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着陆时意外坠毁,有关负责人认为,除了泡沫隔热材料脱落的原因之外,“哥伦比亚”号可能被一块微型陨石或太空垃圾击中。据相关资料,地面上能观测到并记录在案的太空垃圾约4000多万个,其中人类航天所形成的太空垃圾达9000多块,重5500吨。
  “豁然开朗”的臭氧空洞(图)
  解说:南极上空的臭氧空洞在2000年9月曾突增到创纪录的2800万平方公里,近乎4个澳大利亚的面积。根据美国宇航局2006年10月19日发布的最新观测结果,从9月21日到9月30日,南极臭氧空洞平均面积近2745万平方公里,非常接近2000年9月的最高峰。
  “世界上最高的垃圾场”
  解说:珠穆朗玛峰是世界最高峰,一片圣洁的白,在藏语中,珠穆朗玛意为“圣母”,但人类的垃圾并没有放过圣母,珠穆朗玛峰一度积累至少600吨垃圾,被人称为“世界上最高的垃圾场”。右图为志愿者在清理珠穆朗玛峰上的垃圾。
 黑白二龙唱天地(图)
  解说:不要以为这是十九世纪欧洲的照片,也不要以为这是解放初中国的照片,那时候的人们都曾经为气势恢宏的工业大烟囱沤歌过,这是“大河之旅——环保中国·2005黄河万里行”所拍的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景象中的两张,一张是黑龙飞天,工业浓烟遮天蔽日;一张是白龙奔流,工业废水任意东西!
  “空中死神”脱脱脱(图)
  解说:由于空气污染而导致的酸雨,无孔不入,无恶不作,一切阳光下的东西,它都可以破坏和腐蚀,被称为“空中死神”。酸雨能够造成林木叶面损伤和坏死,生长不良,产量下降,正在全球的森林中上演一场大脱戏。不得不说的是,大熊猫主要食物就是竹叶,要是竹叶都被酸雨给脱了,咱们的国宝咋办?
  “无边垃圾萧萧下,奔流到海难复回”
  解说:人类的生产和生活向海洋输入超量废弃物,呛得海洋喘不过气,据统计,仅泄漏的原油一年就高达1000万吨。也就因为误食塑料垃圾一项,每年就导致多达100万只海鸟、10万只海洋哺乳动物和数不清的鱼类死亡。左图为1989年美国埃克森航运公司的油轮在阿拉斯加附近海面形成的8英里长、3.5英里宽的原油污染带。
  随时随地的生活垃圾
  解说:据调查统计,目前每个城市人口平均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是1至1.1公斤,中国每年的城市垃圾生产量达到1.5亿吨,并正以每年约9%的速度递增,未经处理堆积下来的垃圾量已达到70亿吨,侵占土地8亿多平方米,2/3的城市陷入生活垃圾包围之中。右图为侵入黄河河床的生活“垃圾山”。
  汽车尾气污染与华北烟雾(图)
  解说:左图是一张汽车尾气的特写,右图是美国卫星曾拍摄的一张华北烟雾图,好像两不相干,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但左图正有可能是右图的重要原因。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说,如果中国也像美国那样使用汽车,大气层都得着火。不管大气层会不会着火,但可以肯定一条:如果中国也像美国那样使用汽车,大气层肯定得着烟!
  这就是“我来了”之后的改天换地,从外层太空的太空垃圾,到臭氧层的“豁然开朗”,到对流层的多种污物,到空气中的多种污物,到土壤和海洋中的有害物质,到地下水里的重金属,“上穷碧落下黄泉,一路茫茫皆污染”,形势的发展正可谓“张作霖手黑——寸土不让”!请允许我们解释一下:
  大家都知道,张作霖这个人,一介武夫,有点草莽。有一次日本人企图刁难他,遂盛情曰:“久仰张大帅文武双全,乃一代英才,请赏字幅,何如?”张作霖当然知道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但难却,于是乎叫上纸笔侍候,一挥而就,写了个“虚”字,并洋洋得意地落款“张作霖手黑”,然后掷笔而起,就像庖丁宰了牛一样。
  随侍秘书看到“张作霖手黑”,连忙提醒:“大帅,是‘墨’不是‘黑’,掉了一‘土’。”张作霖不知如何是好,更正也丑,不更正也丑,只见他急中智生,几乎是咆哮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墨’字下有‘土’,这是日本人索字,不能带‘土’,要‘寸土不让’,懂不懂?”
  顺便讲一下,人类对生态环境的污染破坏实际上已深入到分子的层次。大家都知道,“疯牛病”曾经令人谈牛色变,它是怎么来的呢?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牛和羊原本是吃草的。“一人得道,仙及鸡犬”,“一人文明,福及牛羊”,牛和羊而今也像咱们文明的人类一样,也在吃“化肥”和“激素”。在疯牛病横空出世的英国,牛和羊吃的即同一类动物的血肉和内脏合成的饲料——中文简称“肉骨粉”,英文简称“MBM”,这直接导致变异的普里昂蛋白经牛肉而进入人体,最后导致疯牛病。这不正是人类的破坏污染已深入分子层次吗?
  
               四、物种灭绝死气沉
  
  我来了,一个“新天新地”也来了,由于我人类战天斗地,翻天覆地,改天换地,整个地球正步入一个新时代——“人类世”时期!
  这不是我们说的,是权威的科学家说的。在电影《后天》热映的时候,世界环境科学最高奖“泰勒奖”和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刘东生院士受邀到中国科协2004学术年会作特别报告,题目为《人与自然协调发展——来自环境演化研究的启示》,报告指出:自工业革命以来,大气里的二氧化碳和甲烷急剧增高,人类活动已经成为一种重要的“地质营力”,地球已进入最新地质时代——“人类世”时期。
  不幸的是,“人类世”时期不是什么好时期,而是一个物种大灭绝时代,地球正从生机勃勃走向死气沉沉。2005年5月30日,联合国多个机构共同在全球发布集95个国家1300名科学家之智慧并历时4年完成的《千年生态环境评估报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科学合作报告之一,报告显示:过去50年,由于人类对自然环境的大肆破坏,自然物种的消失速度为单纯自然状态下的100—1000倍,近1/8的鸟类、近1/4的哺乳动物、近1/3的两栖动物正濒临灭绝。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地球!海洋传来了最新的噩耗:2006年11月3日最新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刊发了一个由生态学家和经济学家组成的国际专家小组历时4年的调查研究,它报告我们:如果海洋污染和过度捕捞不能得到控制,到2048年的时候,人类将再也没有海鱼可吃,海洋整个死悄悄!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正达成共识,“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正在人类的主导下轰轰烈烈地上演。据有关数据,目前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小时有3个物种灭绝。这应该没什么疑问,以我人类战天斗地之意志和翻天覆地之能力,要创造一次新的物种大灭绝,完全绰绰有余,更快更高更强也是可以的。
  拿旅鸽来说,这是一体态优雅、风姿绰约的小鸟儿,性喜旅行,主要生活在北美,所以一般也称北美旅鸽。当欧洲人刚踏上北美时,旅鸽多达50多亿只,是地球上数目最多的鸟类,即使用棍棒向天空挥动几下,也能打下好几只。多乎哉?多也!旅鸽迁飞时宛若彩云,遮天蔽日,有时候集群达2亿多只,形成15公里长、2公里宽的飞行带。壮乎哉?壮也!
  痛乎哉?痛也!到1900年,最后一只野生旅鸽被猎人枪击,曾经铺天盖地的小鸟儿就这样没了!美国政府此后曾悬赏,谁要是找到一只旅鸽,就可得到1500美元的奖励,但没有一个人能得到奖励。到1909年,人工饲养的旅鸽也只剩下最后三只。1914年9月1日下午,最后一只旅鸽在美国辛辛那提动物园中呜呼哀哉,这是一只雌性鸽,名字是“Martha”(玛萨)——大约是为了表示后悔,美国人用国父乔治·华盛顿的老婆的名字来称呼她。
  再拿鳕鱼来说,这是一种食肉型海洋动物,主要生活在大西洋海域,所以一般也称大西洋鳕鱼。一百年前,如果说渔民有朝一日能把鳕鱼赶尽杀绝,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因为那时候鳕鱼几乎是无穷无尽的。但时过境迁,而且是沧海桑田,2003年,加拿大把鳕鱼列入濒危物种名单。从20世纪60年代到90年初,弹指一挥间,不过30年,大西洋鳕鱼锐减了99.9%。
  有意思的是,大西洋鳕鱼的个头也越来越小。奇怪吗?不奇怪!大的容易被捕杀,小的苟全性命于乱海,从此就一代不如一代,生物学家把这种因人类活动而导致的生物怪异进化称为“当代进化”——屈原先生当年曾感慨: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而今我们的感慨是:长太息以掩涕兮,哀物生之多艰!
  死的死,灭的灭,甚至很多物种还没来得及被描述和命名就已从地球上消失,化作无名之鬼!形势正可以用英国作家乔伊斯的一句话来描述:一个接着一个,它们将全部变成幽灵。那最后是谁呢?
  位于北京南郊的南海子麋鹿苑,环保人士郭耕先生建立了一座特殊墓地——世界灭绝动物墓地。墓地上有176块多米诺骨牌一样排列的墓碑,象征性地代表着工业革命以来地球上已灭绝的和有可能灭绝的各种动物,每块墓碑上都刻着一个物种的名字及其灭绝年代。已经倒下的有145块,第146块墓碑则半倒半立,上面写着“白鳍豚”,意思就是说,白鳍豚是“活着的死物种”,濒临灭绝。还有30块立着的墓碑,那是将要灭绝的动物,其中倒数第三块上就刻着“人类”,后面的呢?当然就是老鼠和昆虫。
  
                五、全球变暖后天到
  
  ——我人类看来是在劫难逃,正面临天诛地灭的严峻局面!科幻电影《银河系漫游指南》中有一句台词:地球是由老鼠们订做、付费并管理的。这或许不是玩笑,人类的确存在被“删除”甚至“格式化”的可能,就像《旧约·创世纪》中人最后要被造物主除灭一样。
  毛主席豪情壮志大无畏,这集中而鲜明地反映在他两句口头禅上,一句是“天不会塌下来”,一句是“神州不会陆沉”。如1962年,毛泽东就对在中国访问的阿尔巴尼亚政府经济代表团说过:斗争是有困难的,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天不会塌下来。但,地球已经走进“人类世”时代,事情正在起变化,天正在往下塌,地也正在往下沉!
  我们拨转一下地球仪,在太平洋前停住,注意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这两个国家的旁边,有个岛国,叫图瓦卢,总面积26平方公里,总人口1.1万,风景四季如画,算是个与世无争的小国。你不与世争并不意味着世不与你争,图瓦卢现在面临着灭顶之灾,随着全球变暖,海平面不断提高,它随时有被海水吞没的危险,因为其最高海拔也不过4.5米。2000年2月18日,图瓦卢曾经受过一次灭顶之灾,那一天,大部分地区都被海水淹没,连首都机场都泡了汤。事不宜迟,图瓦卢已经与新西兰达成协议,分批进行移民。这不正是天塌地沉吗?
  ——图瓦卢的灭顶之灾极其可能就是我们整个世界的命运!随着地球变暖,冰川融化——南极冰川在融化,北极冰川在融化,阿尔卑斯山冰川在融化,喜马拉雅冰川在融化,海平面正乘机而上,大伙儿迟早都得下水!日本作家小松左京的预言体小说《日本沉没》似乎并非空穴来风,美国好莱坞的科幻大片《后天》可能并非胡编乱造。
  (《后天》中的海啸袭击纽约的视频)
  事实上,在《后天》上映之前,美国就已经发布了一份“后天”报告,这就是五角大楼委托美国著名智囊机构GBN(Global Business Network=全球商业网络咨询公司)在2003年10月完成的报告——《气候剧变条件下的美国国家战略安全》。该报告不是《后天》,但它的最后结论比《后天》还悲观,那就是:地球变暖引发的气候灾变将在廿年内引发人类浩劫,战争将重新成为人类生活的决定因素。
  大约也是底气十足,该报告甚至还描绘出一些具体景象:最早可能在2007年,一年比一年强大的狂风暴雨将冲破荷兰引以为傲的人工堤防;从2010年到2020年,欧洲气候灾变将一发不可收拾,平均气温每年可能会降低3.3℃,英国将越来越冷,也越来越干,最后成为“北海上的西伯利亚”。
  事实上,关于全球变暖引发气候灾变的科学警报也越来越严厉!2006年11月28日,在伦敦化学工程师协会进行演讲时,著名的大气化学家拉夫洛克也就是“盖娅理论”的提出人,就全球变暖发出惊人的警告:随着地球继续变热,到下个世纪,地球上至少90%的人类都将死亡,幸存的人类最多不超过5亿。鉴于形势的严重,拉夫洛克还敦促科学家将“全球变暖”改称为“全球变热”,因为“全球变暖”听起来太温和。
  拉夫洛克是大气化学专家,鲁迅先生曾云,专家之言多谬。但愿拉夫洛克的专业警报是夸大其辞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但对于全球变暖,我们的确不能够掉以轻心,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E.Stigltiz)在他新近的著作《让全球化成功》中也强调:“全球变暖是一个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忽视的风险。”为什么不能再对全球变暖掉以轻心?我们想进一步阐述三点:
  第一点:全球变暖正成为科学共识!
  全球变暖的最明显的证据大概莫过于冰川融化。下面是“谷歌地球”网站的一幅对比照片,显示的是冰岛布莱特美克冰川消退的景象,左为1973年的布莱特美克冰川照片,右为2000年的布莱特美克冰川照片:
  全球变暖亦使高山积雪或冰川在劫难逃。大家都知道,乞力马扎罗峰是非洲的屋脊,虽处赤道地带,但山顶终年积雪,乞力马扎罗峰本意即“光辉之山”。但随着全球变暖,到2015年至2020年间,光辉之山可能不再光辉!
  事实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人应该都有冬天变暖的经验认识。就我本人的经验,小时候家乡的条天比现在要冷。我家门前有一个小池塘,有一年冬天结冰,特别厚,竟能托起一块沉重的石头。但后来随着我长大,我感觉那样的厚冰是越来越少。
  但要就全球变暖达成科学共识并不是桩容易的事,更何况这里面会夹杂进政治经济利益,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认识问题。美国现任政府在2002年中之前不就一直怀疑全球变暖吗?但事实就是事实,早在2001年中,就有包括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和一位也曾怀疑全球变暖的专家在内的11位美国著名大气科学家,联合递交专门报告,驳斥布什政府对全球变暖的怀疑。实际上,自从全球变明成为话题以来,主流看法始终旗帜鲜明,那就是全球在变暖。
  第二点,全球变暖确实是人为造成!
  全球变暖是事实,可它是地球的自然过程,还是由人为因素造成的呢?这也是个颇有争议的问题,科学上是来不得半点想当然的,它需要证据。“天作孽,犹可说,自作孽,不可活”,如果全球变暖是地球的自然过程,我人类能咋办呢?
  长期以来,在地表温度升高——每10年平均升高0.17℃——这一点上,科学家普遍表示同意;但在对流层中,科学家一直没有发现变暖的迹象?如果是人为因素造成全球变暖,对流层应该也有变暖的迹象。
  证据后来找到了,美国《自然》杂志在2004年5月6日发表的研究成果表明:正如各种模型所预言的那样,对流层也在升温,其速度为每10年0.2℃。卫星此前之所以没有发现,是因为受到上层大气更低气温的干扰。
  这被认为是全球变暖且人为造成的最终证据,一位气候学家——“廷德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主任迈克·哈尔默——评论说:“人们如果还要说全球没有变暖,说变暖不是由温室气体排放造成的,在这一发现之后就难以让人信服了。”
  第三点,全球变暖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而又最复杂的危机!
  就危机的严重性和复杂性,任一种环境污染都比不得全球变暖,任一种生态破坏也比不得全球变暖。海洋死亡只是海洋的死亡,旱地沙化只是旱地的沙化,空气污染只是空气的污染,全球变暖则直接影响地球的气候系统,是真正全局性的生态环境危机。全球变暖导致海平面上升,改变阳光、雨水和冷热的分布,也改变动植物的分布,甚至导致物种的变异,最深刻地影响地球既有的生态环境,危机真可谓深不可测。
  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爆炸,50吨铀燃料瞬间化作蒸汽进入大气层。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生态环境灾难,它所释放出的核辐射相当于美国当年投放日本广岛原子弹辐射的100倍,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但在大自然的净化和恢复能力面前,这其实算不得什么。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20周年的时候,记者在那儿发现的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生物乐园。据“切尔诺贝利国际放射生态学实验室”的记录,放射区生活着400多种动物,其中包括280多种鸟类和50多个濒危物种,而且也根本没有曾经被设想的基因变异怪物——“人间地狱”成了“百草园”!
  图为普尔热瓦尔斯基氏野马在切尔诺贝利无人区迅速繁衍
  任何的局部生态破坏或环境污染,都是可以恢复的,大自然在这方面的能力非常神奇。在科学家警告人类40年后可能面临没有海鱼吃的局面时,一些国家的渔政部门置疑。事实上,即使发生这样的局面,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给予海洋一定的时间,生机肯定要重现,海鱼肯定能重吃。条件是人的远离,人类像远离放射区一样远离海洋!
  但全球变暖不是简单的环境污染,也不是简单的生态破坏,如果说污染破坏,它污染破坏的是地球的气候系统。要对地球的气候系统进行恢复,谈何容易!一份够简单的《京都议定书》就已经把地球人弄得够呛,更遑论把全球变暖终止,让地球休养生息!种种情况和形势表明,人类社会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全球变暖将无可奈何——我们想指出的是,这也是伟大的“盖娅理论”提出者拉夫洛克的意见。
  大家都知道,混沌学上有一句口头禅叫“蝴蝶效应”,说的是北海公园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就可以导致洛杉矶一场暴风雨。蝴蝶效应原本就是用来描述气候系统的高度复杂和敏感的,现如今,地球的气候系统已经被我们深刻改变,高烧难退了,它会意味着一场怎样的暴风雨呢?请允许我们再看一下《后天》片段:
  (《后天》中的海啸袭击洛杉矶的视频)
  ——这就是我们共同的未来,天塌地沉,无所逃遁!美国前副总统戈尔表示,电影《后天》是对人类和世界前途的一种预演。无独有偶,“后天”报告《气候剧变条件下的美国国家战略安全》的主笔人也特意提醒人类不要麻木,并举例说,1983年美国就开始为前苏联的解体进行筹划——8年后果然前苏联解体;1995年美国就曾对世界贸易中心是否会遭受飞机撞击进行研究——6年后果然发生“9·11事件”。
  这就是我们所讲的形势逼人的地球危机,概括起来是八句话,有诗打油为证:
            试问天下兴与亡,人类战斗慨以慷。
            上穷碧落下黄泉,一路茫茫皆污染。
            翻天覆地人类世,物种灭绝每时三。
            人类作孽全球热,天塌地沉是后天!
  工业文明一路上高歌猛进,从胜利走向胜利,为什么最后却要使人类落得个天诛地灭的“后天”结局呢?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欲知究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谢谢大家!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