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资源枯竭


  一、科学家警告:2015年全球地表水将枯竭(中国科技信息)
  
  据dailynews网站2006年4月17日报道,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和印度德里科学和环境中心在世界水日(3月22日)发布了几篇令人们感到惊恐万分的研究报道。这些研究报道称,地球水资源正在迅速减少,到2015年左右全球地表水可能将面临枯竭。到时候,全球将近一半的人,特别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中国和印度可能将面临基本饮用水供应短缺的困境。
  如果人类还不重视水资源问题,那可以预见下一场战争将是为水资源而战。日益枯竭的水库可能将超过炸弹和恐怖主义对国际安全构成的威胁。
  这些令人悲伤的预测并不是为吓唬当政者和大多数消费者,因为人类现在仍然很少采取有效措施来阻止上百万加仑的水资源浪费及环境的不断退化。目前城市居民对废水保存和回收计划仍然漠不关心,他们正把他们自己推向悲惨的境地。
  有多少像德里一样的“文明”城市的水资源是充足呢?据估计,在30年内全球食品需求总量将增加55%,如果这样,那么用于灌溉的水资源需求也将相应增加。20世纪,全球人口总量增加了2倍,人类对水资源的需求也迅速增加了6倍)农业是水资源消费的大户,其次是工业用水和生活用水。大多数生活和工业废水可以再回收使用。
  在今后15年内,随着河水回落、河口盐碱度升高、鱼和水生植物物种的消失,水资源短缺状况和环境恶化情况将变得更加突出。可能到2020年的时候很多国家就将面临海平面上升的威胁。
  事实上,全球有五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容易受洪水和海平面上升影响的地区。包括印度、中国、孟加拉国、巴基斯坦、菲律宾、荷兰和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将因此而面临威胁。那些像孟加拉国一样喜欢修建大坝的国家还将面临另一项威胁。孟加拉国政府修建了30多个大坝、拦河坝和引水工程,这些工程将在枯水期时减少河流60%的流量。
  大量耕地的消失将引发食品短缺,而食品短缺又会反过来进一步对渔业造成破坏。穷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得到足够的水资源供应,因此他们将面临营养不良和疾病的困扰。
  可能情况不会像预测的那么糟糕,一些像印度一样的国家在改善水资源管理方面进展良好。当然,政府总是会说一切正常。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约40%的水资源被管道泄漏和盗水所消耗。在印度,由水资源分配所引发的贪污可能是最多的。据一份民意调查显示,41%的被调查者承认向官员行贿以求少报用水量,30%的人称为了修复水管他们必须行贿,12%的人表示,只有行贿才能获得新开自来水供应。
  2002年在约翰内斯堡召开的世界水资源峰会呼吁各国在2005年完成其水资源综合管理及有效使用水资源计划。但是仅有12%的与会国在会议提出的最终期限内完成了这一目标。
  亚洲地区水资源2025年前景报告称,为了能让所有人的生活条件、健康和福利水平得到改善,制定一份和谐完整的水资源发展管理计划是重中之重。
  一些像腹泻和疟疾一类的疾病通常与水源质量有关。全球已有数百万人死于这类疾病,而他们中的大多数年龄还不到5岁。如果我们提供清洁的饮用水、更好的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服务,我们可能能够挽救大多数死于这类疾病的宝贵生命。
  令人痛心的是,越来越多地区的水源质量正严重下降,从而导致生态系统迅速恶化。约近90%的自然灾害与水有关,而且这些灾害愈发频繁。滥用土地、森林面积缩小、过度放牧、滥砍滥伐以及盲目灌溉也是造成自然灾害的重要因素。
  联合国制定了一个千年发展目标,即到2015年,把无法得到足够安全饮用水的人口减少一半。受各种各样原因的影响,该目标很有可能会无法实现,比如在新计划中出现的管理不善、贪污腐败、科研不足和投资缓慢。
  因此有必要对饮用水定价和分配政策进行更加详细的审查。人们还对正在破坏水源的过度捕鱼政策提出置疑,依据该政策,政府每年将向渔业提供200亿美元补贴,并且还允许渔民在珊瑚礁区域进行“炸鱼作业”。据说,为“炸鱼作业”投资一美元,将获得200倍的收益回报,但是珊瑚礁遭受的破坏却需要50年才能恢复。
  还有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领域,即很多发展中国家对其拥有水资源的多少和确切的供求方式存在认识上的分歧。该问题应当得到高度重视,否则将有可能引发战争。
  
  二、全球河流面临枯竭,水破产是危言耸听吗?
  
  时间:2009-02-19 来源:中国环境报 作者:童国庆
  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不久前发布报告说,全球正面临“水破产”危机,水资源今后可能比石油还昂贵。这份报告说,为给农业灌溉和水库提供水源,全球70%的主要河流面临枯竭。但在许多地区,廉价的水资源长期被浪费和过度使用。
  这份报告警告说,不到20年时间内,全球水资源短缺将导致大面积农田消失,消失面积相当于美国和印度两国农田面积总和。“人类不能像以往那样使用水资源,否则全球经济将崩溃。”
  这份报告预测,各国能源生产领域对水资源的需求量将大增,例如美国将增长165%,欧盟将增长130%。这将对农业用水构成重大威胁。
  其实,我国的水资源同样是稀缺的并充满着商机,其理由主要有二:一是中国水资源供给出现短缺,稀缺情况正在加剧;二是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城市水务市场的项目日渐增多,推动着中国水务的市场化。
  先看水资源供给方面。数据显示,中国水资源总量达到2.8万亿立方米,但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只有2200立方米,相当于世界人均水平的1/4。同时,中国的水资源在时间和空间上分布不均匀,夏秋多、冬春少;南多北少、东多西少。除了自然禀赋方面的原因外,环境污染正严重影响中国的水资源供给。
  据环境保护部发布的《全国地表水水质月报》(2008年2月),2008年2月,全国地表水污染现象依然严重,七大水系总体为中度污染。监测的七大水系(含国界河流)183条河流的370个断面中,Ⅰ~Ⅲ类水质断面占51%,Ⅳ类、Ⅴ类占23%,劣Ⅴ类占26%。此外,全国2/3的城市地下水水质普遍下降。
  水体污染实际上减少了可供人类使用的水资源数量,人为制造了水资源紧缺。长期以来的高能耗、高污染的经济增长模式,使我们在经济增长的同时,付出了高昂的环境代价,这其中也包括了水污染导致水质型缺水带来的巨大损失。有的河流由于严重污染,使流域附近的居民陷入守着河流没水吃的窘境,这无疑使我们本就严峻的水资源形势雪上加霜。
  同时,由于我国地下水长期超采,不仅造成了水位急剧下降、水源枯竭,还引发了地面沉降。据原建设部2006年的统计,全国已形成160多个地下水超采区,年均地下水超采量超过100亿立方米,造成地面沉降面积6万多平方公里,50多个城市地面沉降严重。
  各种因素导致的水资源短缺无疑为开拓中国水市场提供了机会。全球最大的3家水务公司法国威立雅、苏伊士里昂水务集团以及泰晤士水务公司,无一例外都把中国作为其全球市场的重要部分,它们依靠雄厚的资本、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在竞争中占有优势,并以特许经营、BOT模式、TOT模式、控股、合作等投资方式,打入北京、上海、天津等10多个城市的水务市场。
  与此同时,其他和水有关的跨国巨头也纷纷进入中国水务市场,比如西门子、陶氏化学、GE、ITT等国际著名企业,就经常活跃在中国的水务市场上。其中,ITT是全球最大的流体技术设备和系统的供应商之一,其产品已广泛应用于中国26个省、市、自治区的重点污水处理工程项目。
  资本的进入缘于利润的回报。外资进入中国水务市场,对推动中国加强水资源科学配置和管理无疑是件好事,但这在无形中也提醒着我们,中国的水资源已经到了再也不能浪费和污染的程度了。
  水资源短缺和水污染,已经严重制约了中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影响着广大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的改善。如果不尽快加强水污染治理,水,可能成为我们未来发展的致命瓶颈。
  没有了洁净的水,我们就失去了生产和生活的源泉,不仅经济会破产,生活乃至整个社会也会因而陷入危机。这绝非危言耸听。
  
  三、联合国报告聚焦全球淡水资源现状(联合国电台华语广播 2009年3月12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3月12日在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媒体介绍了最新一版《联合国世界水资源发展报告》(World Water Development Report)的主要内容。该报告将于下周一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五届世界水论坛上正式发表。报告称,由于人口增长、气候变化、能源需求不断扩大等造成的用水需求增加使本已非常稀缺的水资源面来日益严峻的压力。请听联合国电台记者程浩的报道。
  每三年发表一次的《世界水资源发展报告》由联合国24个相关分支机构与部门共同编撰完成,是对全球淡水资源所进行的最全面、最权威的评估报告。今年发表的第三版题为"变化世界中的水资源"(Water in a Changing World),重点强调了水在发展和经济增长中所扮演的关键性角色。
  理查德-康纳(. Richard Connor)是该报告的作者之一。他在发布会上指出,目前的水资源严重短缺问题主要是因为淡水需求不断上涨造成的。他说,世界人口总数已达到66亿,并仍在以每年8000万的速度持续增长;这意味着全球对淡水的需求每年将同步增长64亿立方。
  康纳:"(英语)人类活动造成的用水压力也值得我们的关注,特别是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举例来说,随着近年来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高速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明显反映在了饮食和消费习惯的变化之上。要知道,每生产1公斤小麦需要800到4000升水;一公斤牛肉需要2000到1万6000升水;对食物的需求不断增加,淡水消耗也会相应增加。此外,生活水平的提高带动了消费。添置家用电器、轿车等消费品的人越来越多,但人们往往忽视了生产这些消费品同样涉及用水问题。因此,这就造成了水资源负担的不断加重。"
  与此同时,为了应对席卷全球的粮食和能源短缺问题,各国开始鼓励增加农作物种植,并积极开发生物燃料。然而,农业用水占世界用水总量的70%;生产一公升生物燃料平均需要消耗2500立升水。上述经济活动对用水需求造成的重大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世界水理事会(World Water Council)主席威廉-科斯格罗夫(William Cosgrove)是本报告的内容协调员。
  科斯格罗夫:"(英语)新闻媒体上充满了有关危机的报道,从气候变化到经济衰退,从贫困到冲突...这些相互绞缠在一起的危机和水资源之间似乎没有联系,但我们应对这些危机所做出的决定都将对水资源产生影响。面对严峻挑战,我们必须对宝贵的水资源进行可持续性的管理和开发,绝不能再任由水危机持续恶化。我们希望通过报告传递的讯息是:各国政府和民众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说到水资源的综合性统筹管理和开发,康纳指出,普通民众已经做出了令人振奋的积极响应,特别是在节约用水的意识方面比以往有了显著的改观。越来越多的商家也看到了其中的市场潜力,各种降低用水消耗、提高用水效率的产品层出不穷,并受到消费者的支持。然而,很多得到政府支持的水资源开发项目却有待改善。
  康纳:"(英语)以循环水的使用为例。很多人试图把洗衣服、洗碗的水经过处理后再次使用,来冲厕所或者作为工业用水。但现实是, 我们现有的循环水处理系统非常昂贵,如果想要使经过处理的循环水真正达到使用标准,并不留下任何碳足迹,可能只有富翁中的富翁可以用得起这种水。海水淡化同样存在经济和环境方面的问题。人们迄今没有在降低淡化成本上取得技术突破。而且,海水淡化似乎只适用于像沙特这样临近海岸、有能源,有资金的中东海湾国家。把淡化的海水用做农田灌溉,那就太不切实际了。"
  科斯格罗夫同时强调指出,在水资源管理方面,人们往往认为缺水的国家应该做出更多的努力,但这与《世界水资源发展报告》的建议却恰好相反。
  科斯格罗夫:"(英语)水资源在北美地区可以说遭到了浪费,就因为当地有丰富的储备。我去加拿大蒙特利尔参加会议时,当地官员表示,他们只使用了从自家门前流过的圣罗伦斯河1%的水,所以不存在问题。然而,这1%的水在从水处理场输送到每个家庭的过程中就损耗了40%;还有40%的水被居民用来洗车。我想说的是,很多国家面临水资源枯竭的困境,他们将需要从水量丰富的国家进口农产品和货物。所以,拥有水资源的国家必须现在就采取行动保护、维持水这种人类最宝贵的资源,不仅仅为了自己,更为了所有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生灵。"
  科斯格罗夫援引报告指出,当务之急除了要继续开展广泛的宣传教育活动,增强公众的节水、护水意识之外,更重要是切实增加对水资源基础设施项目的投入。
  科斯格罗夫:"(英语)看看今天在中国所发生的变化。中国人花费巨资修建了历史上最大的水利工程,为什么?因为他们意识到了这是未来确保发展所必需的。但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为什么世界上其他的国家没有增加对水资源的投入?很多人认为对水利基础设施的投资回报率不高,这事实上并不正确。资料显示,美国在上世纪对水利基础设施的投入,每一美元带来了6美元的回报,帮助美国走出了经济大萧条。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显示,对饮水供应和用水卫生项目每投入一美元,可以获得高达30美元的经济回报。更重要的是,这是对一个国家未来的投资。"
  据科斯格罗夫介绍,第五届世界水论坛(World Water Forum)将于3月16日至22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将有3000多家机构参加本届论坛,与会人数将超过1万人,其中包括国家元首、联合国代表、政府官员以及水资源领域的专业人士、活动家等。本届论坛的最终目标是,将全球水危机问题提到国际议事日程上来,促使各方为改进全球水资源的管理采取行动,特别是在立法和筹资等目前严重滞后的领域。
  程浩,联合国纽约总部报道。
  四、中国水资源现状不容乐观
  中国是一个干旱缺水严重的国家。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占全球水资源的6%,仅次于巴西、俄罗斯和加拿大,居世界第四位,但人均只有2200立方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美国的1/5,在世界上名列121位,是全球13个人均水资源最贫乏的国家之一。 扣除难以利用的洪水泾流和散布在偏远地区的地下水资源后,中国现实可利用的淡水资源量则更少,仅为11000亿立方米左右,人均可利用水资源量约为900立方米,并且其分布 极不均衡。到20世纪末,全国600多座城市中,已有400多个城市存在供水不足问题,其中比较严重的缺水城市达110个,全国城市缺水总量为60亿立方米。 据监测,目前全国多数城市地下水受到一定程度的点状和面状污染,且有逐年加重的趋势。日趋严重的水污染不仅降低了水体的使用功能,进一步加剧了水资源短缺的矛盾,对中国正在实施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带来了严重影响,而且还严重威胁到城市居民的饮水安全和人民群众的健康。 中国的水贫穷到什么地步呢?联合国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全球现有12亿人面临中度到高度缺水的压力,80个国家水源不足,20亿人的饮水得不到保证。预计到2025年,形势将会进一步恶化,缺水人口将达到28亿~33亿。世界银行的官员预测,在未来的5年内“水将像石油一样在全世界运转”。 我国属于缺水国之列,人均淡水资源仅为世界人均量的1/4,居世界第109位。中国已被列入全世界人均水资源13个贫水国家之一。而且分布不均,大量淡水资源集中在南方,北方淡水资源只有南方水资源的1/4。据统计,全国600多个城市中有一半以上城市不同程度缺水,沿海城市也不例外,甚至更为严重。目前我国城市供水以地表水或地下水为主,或者两种水源混合使用,有些城市因地下水过度开采,造成地下水位下降,有的城市形成了几百平方公里的大漏斗,使海水倒灌数十公里。由于工业废水的肆意排放,导致80%以上的地表水、地下水被污染。 专家们警告:“20年后中国将找不到可饮用的水资源”。美国民间有影响的智囊机构———世界观察研究所发表的一份报告中称:“由于中国城市地区和工业地区对水需求量迅速增大,中国将长期陷入缺水状况。”中国的黄河在过去的10多年年年断流,其中1997年断流226天。流经中国一些人口稠密集地区的淮河去年也断流了90天。根据卫星拍摄的照片,数百个湖泊正在干涸,一些地方性的河流也在消失。目前全国600多座城市中,有300多座城市缺水,其中严重缺水的有108个。其中北京市的人均占有水量为全世界人均占有水量的1/13,连一些干旱的阿拉伯国家都不如。 节约用水,刻不容缓,这是利国利民利后代的大事。
  
  五、大旱背后:水资源枯竭是一个难逃的宿命
  
  2009-02-12 10:49:34 来源:南方网 网友评论
  即使不发生旱灾,水资源枯竭也是一个难逃的宿命。全球变暖已经让喜马拉雅山脉冰川以超过了过去300年的10倍的速度融化,而且全国还有超过八成的冰川加入到这一行列来。这意味着,不仅是黄河,长江、嘉陵江等重要水系都面临着逐渐枯萎的命运。
  人类进化到不需要水的那天渴死了 图/邝飚
  实地探访中原大地的兰考、民权、睢县三地,揭示大旱之下,那些更为令人担忧的现实。
在过去3个月时间里,一场50年一遇的特大旱灾持续袭击了中国中部和北部,持续时间之长、受旱范围之广、程度之重为历史罕见。本报记者沿着母亲河黄河繁衍的足迹,实地探访中原大地的兰考、民权、睢县三地,揭示大旱之下,那些更为令人担忧的现实。
  2月7日,2300多发炮弹终于在河南上空换来百日大旱后的首场降雨,但雾气般的水粒却矫柔得仅够湿润空气。当天下午,“首雨”的喜悦在兰考县东坝头村村民李国强心头坚持了不到1个小时,就被另一种更深的焦虑代替。
  在过去3个月时间里,一场50年一遇的特大旱灾持续袭击了中国中部和北部15个省市区,8个冬麦主产区(河北、山西、安徽、河南、江苏、山东、陕西、甘肃)首当其冲,1.3亿亩耕地受灾,几占中国冬麦种植面积的一半。“能活下一半就不错了。”55岁的李国强站在草茬地般的麦田里,脚尖扒拉着枯叶,干涩呛鼻的沙土扑面而来。
  举全河之力
  沿途无数条饥渴的引水渠如深不见底的吸管,伸进“母亲河”并不丰腴的肌体。
  自打春节过后,55岁的李国强就开始掐着指头过日子。家中的10亩小麦黄得只剩下一点绿芯。虽然村西1公里外就是黄河,但在这个无雨无雪且气温过低的冬天,强行浇水只会把麦苗冻死。
  事实上,无雨的日子早在去年10月下旬就已经开始。最初两个月,李国强盼能下场雨,到了腊月,他又希望有场雪,但这些愿望最终破灭于农历新年——这时,麦子已经黄到根上了。
  而村子在河东的1000亩小麦,已枯黄殆尽,只剩下河西的一点滩涂地,麦苗在黄河的庇护下得以幸存。
  一切似乎都有预兆。整个2008年,极端气候都在困扰着这个“中原粮仓”。从年初的冰冻灾害到春季的扬沙和山洪,再到夏季的冰雹到强对流天气,尤其是7月13日,郑州出现174毫米的强降雨,水淹城区,为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第二位。
  入冬后,拉尼娜现象与全球大气环流异常却阻挡了来自孟加拉湾的水汽,北方诸省滴水不见,大旱拉开序幕。连续百日无雨的河南更成为受灾最严重的省份,受旱面积超过六成,为1951年以来之最。
  2月8日,李国强意外发现麦田东侧已荒废十多年的灌溉渠又变得流水荡漾,这与日渐回暖的天气一道给东坝头村两千多名村民带来了喜讯。李国强借了侄子的水泵,浇了一亩多的麦子。
  这“意外之水”并非从天降,而是来自黄河。“闸口已经开到最大了。”距离东坝头村8公里外,兰考三义寨渠首闸管理处处长叶世忠指着一条新挖的引渠说,“现在引水能力已提高了近8倍。”这意味着,数以千万方计的黄河水将毫无阻碍地通过这条“引黄总干渠”,惠及豫东平原中部4000平方公里土地和300多万人口。
  旷日持久的旱情加重了人们对水资源的渴求和依赖,人水矛盾也随之明显。在河南,全省主要河道入冬后来水比常年偏少三至八成,大中型水库蓄水量比去年同期偏少5亿立方米,已有316座小型水库干涸。
  在众多无水可用的山区,打了过百米深的井还是干的,一盆水洗菜洗脸洗碗再喂鸡,农民3个月不敢洗澡,一些地方的生活甚至倒退回挑水时代。
  因此,贯穿中原大地的黄河几乎成了惟一的救星,在灾情严重的北方八省,沿途无数条饥渴的引水渠如深不见底的吸管,伸进“母亲河”并不丰腴的肌体。
  为支援下游省份抗旱,在来水比多年均值偏少13%的情况下,1月6日至2月8日短短一月间,黄河防总仍6次增加小浪底水库下泄流量,达900立方米每秒,为多年同期均值的3倍以上。专家称已是“举全河之力”。
  但此举所付出的代价是黄河干流五大水库可调节水量锐减近三成,小浪底“缩容”过半,黄河水调形势异常严峻。
  但对漫长而广袤的黄河流域来说,这仍是杯水车薪。灾情最严重时,全国受旱耕地直逼3亿亩,442万人、222万头大牲畜发生饮水困难,多省发布红色干旱预警,国家防总也拉响了历史上首次“Ⅰ级抗旱应急响应”。
  国家防总秘书长、水利部副部长鄂竟平称此次旱情为“历史罕见”。
  梗塞的“毛细血管”
  市皓村附近的村庄,多数老灌溉系统的引水能力只剩不足两成。
  近在咫尺的黄河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李国强等沿河农民的灾难感。在其身处的河南兰考县,因历史上长期与风沙、盐碱、内涝斗争而拥有了坚忍纯朴的民风。如今,优秀共产党员焦裕禄仍葬在城中一个山体制高点上。
  除了政治名县,作为水利重镇的兰考还身兼着“引黄灌溉”的重要节点和黄河故道的源头。庞大的水网从这里延伸,滋润着下游360万亩良田。黄河水由三义寨入豫后,经商丘、兰东、兰杞等干渠的调配,为沿途城镇供给水资源。
  然而,对于地域广阔且居住分散的农村地区来说,要分享这些资源,必须依靠更为细致周全的沟渠网络。如今,大旱让这套被广泛比作“毛细血管”的农村水利配套设施矛盾尽显。
  只需从黄河引水口往南20公里,干旱的气息就会扑面而来。在兰考城关乡市皓村,村民李二臣在本报记者面前用一把随风飘散的干沙土验证了这一点。他脚下3亩麦田已经枯死过半,毫无粘性的沙土地像一个无底洞,贪婪地吞噬着从水井抽上来的细流。
  黄河水离这里并不远,早年还有一条小运河和一套小沟渠将其与田头相通。大约10年前,运河因年久失修而淤塞,变成一个墨绿色的污水池,小沟渠也被树叶或垃圾覆盖。“我们向村里提过意见,但各家顾各家的地,谁来牵头呢?”李二臣后来只好和几户村民合资2500元挖了一口井,却发现这些从盐碱地层抽上来的水极易让麦苗害病,更重要的是,15元一亩的油耗让他不堪重负。“只要减产三四成,今年就算白忙活了。”
  掀起于1950年代的农业灌溉现代化革命曾使中国拥有了当时世界上最庞大的灌溉系统。随着包产到户和取消农村劳动积累工、义务工,这些集体水利工程大多遭搁置或荒废。在市皓村附近的村庄,多数老灌溉系统的引水能力只剩不足两成。
  一项数据显示:中国大型灌区骨干工程建筑物完好率不足40%,工程失效和报废的逼近3成,导致个别地区可灌面积减少近半。直至2003年,中国19.5亿亩耕地中,还有11.1亿亩尚要靠天吃饭。
  过于粗放和陈旧的渠道系统让中国农村渠道灌溉利用率只有30%—40%,在河南,这个数字还要更低。在最近的公开场合,水利部副部长鄂竟平也承认并正视了中国农田水利工程长期“欠账”的问题。
  “国家的投资都在大江大河的治理上,反而忽略了对农民最密切相关的沟塘渠。”农业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说。
  专家会诊北方大旱:应补足地下水建水库调蓄能力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