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破坏、物种灭绝


  一、人类与森林
  
  人与森林的关系如此密切,恩怨纠结,绵延千年。
  遮风避雨,采实狩猎,森林曾是人类远祖最早的家园。当发现了火,攀枝聚薪,取暖煲食,森林又给了人新的恩惠。
  在人类历史的初期,地球上三分之二的面积为森林覆盖,森林面积约有76亿公顷。然而,人类的进步,每一步,几乎都伴随着森林破坏。“坎坎伐檀!”民歌优美的咏唱,是人类向森林索取的最早写照!到20世纪末,世界森林面积已不到陆地的三分之一。
  有位历史学家说:“人类的历史,就是人类对森林破坏--认识--恢复--再破坏的历史。”今天,我们都认识到,森林是地球的保护神,失去了森林,人类就没有明天!
  
        ◆美国当年痛史,今朝回首笑看◆
  
  今天,来到美国的人,莫不为那无边的绿色陶醉。从白宫前辽阔的草坪,到洛矶山脉的参天古木,黑色的高速公路伸向远方,两边山岗起伏,不见土色。今天,美国拥有森林3亿公顷,林地面积仅次于加拿大、巴西,占全球第三位。森林覆盖率占国土面积的33%。美国人对这一切习以为常,认为天经地义。林地,早已成为美国人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只有历经沧桑的老人,才会记起,1934年,西部平原刮起的那场漫天狂风。
  3天3夜,狂风卷起3亿吨土壤,化作铺天盖地的黄土。这一年作物枯萎,溪水断流,全国小麦减产102亿斤。这次灾难,震动了世界,史称“黑风暴”事件。
  只有熟悉历史的人们,才会知道,北美洲的森林曾经多么壮阔。从17、18世纪大量移民开始,到20世纪初,北美洲的森林,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野蛮的洗劫。近300年的时间内,美国的原始森林,消耗了总数190亿立方的三分之二。一批珍贵树种灭绝。
  美国历史学家估计,仅移民垦荒,就砍伐了近20亿亩原始森林。占美国面积46%的密西西比河以东地区,原来90%的土地为森林覆盖,在种植园主、冒险家、木材商的刀斧之下,100年间,一半的森林荡然无存。这是美国自然史上最黑暗了一页。森林的破坏,给美国带来了灾难性的恶果,自然灾害频发。举国上下痛定思痛,决心重建绿色美国。
  在保护森林的一片呼声中,美国数百万公顷耕地“退耕还林”,全民造林,声势浩大。本世纪30年代,政府还组织起一支庞大的青年造林大军,称为“民从资源保护队”,吸收17到23岁的青年造林护林,在高潮时曾达到50万人,分2600多个营地,遍布全国各地。这支浩浩荡荡的造林大军,7年造林数百万公顷,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才解散!罗斯福总统也因保护森林、全面改善美国生态环境的赫赫功绩,作为第一个绿色总统,名垂史册。
  
        ◆欧洲人痛说古文明的没落◆
  
  文明渊远流长的欧洲,对于森林与人类关系的认识,则更为理性,更为深刻。
  读过《自然辩证法》的读者,都会对恩格斯的名言印象深刻:“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欧洲的学者很早就开始研究自然与人的关系,森林的消长与文明的兴衰的关系。
  恩格斯有这样论述:“美索不达米亚、小亚细亚以及其它各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为不毛这寺,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就失去了水分的积聚中心和贮藏库。阿尔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当他们在山南坡把在山北坡得到精心保护的那一种枞树林砍光用尽时,没有预料到,这样一来,他们就把本地区的高山畜牧业根基毁掉了;他们更没有预料到,他们这样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枯竭了,同时在雨季又使更加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
  欧洲学者研究认为,许多辉煌的古代文明,巴比伦文明、地中海的米诺期文明、腓尼基文明、玛雅文明、撒哈拉文明之灭亡,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人类早期农耕对森林的破坏,和对土地的不合理使用和开发,使得支撑这些文明的生态环境受到了崐彻底的破坏。
  人类与森林的关系,大致经历了这样一些阶段:远古时代,人们依赖和朴素地爱护森林;农耕时代,农林争地,大面积的毁林垦荒;资本积累和工业化初期,对于森林的掠夺性采伐,成为资本原始积累血淋淋的一部分;近现代倡导森林的永续利用,认识森林的环境效益;今天,人们认识到,森林是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基础。在人对自然的认识过程中,欧洲步步走在了前面,作为当年的殖民者,欧洲正是在对第三世界绿色的掠夺和对本国森林的保护开发中,走向了现代化。在全球森林破坏加剧,荒漠化难发逆转,连北美大陆也难以幸免的情况下,欧洲完善的保护崐措施,使其欣欣向荣。
  
        ◆日本对绿色,认识、爱护也掠夺◆
  
  说到森林,不能不说日本。
  在亚洲,除了花园城市新加坡森林覆率高达75%以外,就要数到日本了。这个西太平洋上的小小群岛,人口高密度,而森林覆盖率也高达67%,在发达国家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记得80年代初,笔者第一次到长春市采访,深为斯大林大街上郁郁葱葱的绿色倾倒。高大的乔木,美丽的灌木,芬芳的花朵和浅浅的绿草,宽阔的绿化带,使这条城市中心大道,显得幽深而辽远,这在当时的国内,真是绝无仅有。然而,细细了解之下,不由黯然,原来,这条大道的绿化原色,竟是日本人占领时期的产物。
  对绿色认识之早,爱护之早,进而掠夺之早,不能不说是日本兴旺发达的又一个原因。
  日本是我国森林资源最残酷的掠夺者。据近代史记载,日俄战争后,战败的俄国把东北铁路经营权转让给日本的同时,也将鸭绿江右岸伐木的权转让给了日本。30年中,日本人把铁路两侧50公里以内的森林,砍伐净尽,全部运回了日本。“9.18”事变后,日本侵占东北的14年中,掠夺木材6400万立方米,为当时东北林区木材总量的2%,采伐面积为400万公顷。与此同时,日本人掠夺绿色的手,也随着征服的铁蹄,伸向了东南亚。
  而在国内,他们却把绿化作为立国之本。战败之后,更把绿化国土作为重建的基础。政府通过了《举国造林决议》,成立了“森林爱护联盟”“国土绿化推进委员会”,设立了“绿化和森林基金”。举国上下,同心栽树。随着经济的发展,富有的日本人更把手伸向非洲和南美的原始森林。
  
        ◆第三世界:满目苍凉,还看今朝◆
  
  发达的森林体系,现代化的管理,是国家富足、民族繁荣、社会文明的标志之一。伴随着发达国家森林覆盖率持续上升的,是发展中国家森林的急剧减少!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近15年间全球失去森林1.8亿公顷。80年代,世界森林面积以每年1150万公顷的速度消失,相当于比利时、荷兰、瑞士国土的总和。进入90年代,更增加到每年1700万公顷。世界自然基金会主席、英国的菲利普亲王说,如果世界森按现有速度消失,人类有可能在50年内失去全球的天然森林。而天然森林的生态功能,是人工森林无法替代的。
  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森林破坏,始于殖民时代,殖民统治者对当地资源的掠夺性开发,极大地破坏了这些国家的原始生态。这些国家独立后,由于经济的困难和人口的增加,又加速了森林的消耗。
  在非洲,尼日利亚的热带雨林面积减少了90%以上,加纳减少80%,埃塞俄比亚从前有四分之三的国土为森林覆盖,到1981年,森林覆盖率仅有3.1%。在过去30年中,非洲的森林面积减少了一半,草地损失了四分之一,达7亿多公顷,人均可耕地减少了一半。
  亚马逊热带雨林被称为地球之肺,有300多万平方公里,近年来以每年5.5平方公里的速度在缩小,巴西成为的森林面积消失最快的国家。
  菲律宾的森林覆盖率,1969年高达54%,现在已不到20%;在泰国,过去10年间,全国的热带雨林被毁掉了四分之一。在印度,过去30年中,森林面积减少了40%,致使恒河流域雨季洪水暴涨。越南40年间,森林面积减少了一半巴基斯坦的森林消失最为严重,每年有4.1%的林地被毁。森林的破坏,使亚洲的土地荒漠化面积占总面积的34%。
  森林的消失,使全球10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出现荒漠化。1997年,145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多名专家,从维护人类发展和地球前途的角度,签署宣言,向全世界呼吁:所有国家应以更强烈的政治责任,保证森林的可持续发展。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人工植树的努力世界瞩目,而此次禁伐天然森林的努力,举世关注!有观察家认为,今天中国的行动,可以与30年代美国的绿色行动共同载入人类发展史册!
    
  二、世界森林破坏严重(生命经纬)
  
  历史上,地球陆地2/3被森林覆盖,森林覆盖率高达67%,总面积达76亿公顷。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特别是18世纪产业革命以后,生产技术较为先进的国家森林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德国的森林,在掠夺式采伐下,到18世纪初已濒临灭绝;英国森林的95%被毁灭了,到20世纪初,森林覆盖率下降到5%;意大利、法国等国的森林只剩下10%—15%。19世纪末,挪威沿海地区的全部森林被毁灭,瑞典则砍尽了西部地区的全部森林。西班牙的森林曾覆盖85%的国土,但后来由于对森林的过度采伐,使森林面积急剧下降,到了1938年,森林覆盖率仅有13%左右;荷兰在历史上也曾经是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到16世纪,森林资源几乎全部被破坏,后来虽然有所恢复,但至今森林覆盖率也仅有9.5%。20世纪初期,俄国有1/3的森林遭到破坏,美国顺次将东海岸、滨湖诸州及南部的原始森林砍伐殆尽。在亚洲、非洲、南美洲等工业不发达国家,森林面积下降速度也是惊人的。地处热带非洲的尼日利亚,在19世纪以前还是一个森林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全国大部分土地都被茂密的热带雨林和热带稀树草原所覆盖。但在近100多年里,由于殖民主义者的掠夺,长期的过度采伐及不注意森林保护,使森林资源遭到严重的破坏。目前森林覆盖率仅剩下12%左右。塞拉利昂,200年前是以森林茂密而闻名的国家,有3/4的国土被热带雨林所覆盖,19世纪初开始大面积采伐,开辟农田和牧场,现在的森林覆盖率只有4%。埃塞俄比亚的森林已减少了90%。非洲一些国家的森林已到了灭绝消失的地步。亚洲的印度是热带国家,由于长期农业开发和“游垦”,森林覆盖率不足17%;孟加拉国地处热带地区,历史上曾有过茂密的森林,由于长期的破坏,森林覆盖率仅为18%。
  森林是陆地生态的主体,在维持全球生态平衡、调节气候、保持水土、减少洪涝等自然灾害方面,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各种林产品也有着广泛的经济用途。但从全球来看,森林破坏仍然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严重问题,所导致的一系列环境恶果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
  (一)、全球森林状况
  1990年,森林及稀疏的丛林和灌木林所覆盖的面积是51亿公顷,约占地球陆地面积的40%,其中34亿公顷属于联合国粮农组织定义的"森林"(在发达国家树冠覆盖率至少为20%,在发展中国家为10%)。从联合国粮农组织90年代初所进行的评估来看,全球森林面积的减少主要发生在本世纪50年代以后,其中1980-1990年期间全球平均每年损失森林995万公顷,约等于韩国的面积。
  从世界各地区的情况来看,在非洲、亚洲和拉美等地,约有热带森林18亿公顷,包括雨林和湿润落叶林等。80年代期间,这些地区森林砍伐总面积和木材总砍伐量持续增长,平均每年砍伐590万公顷,其中490万公顷是原始森林,森林遭受了大范围的破坏,森林生态系统严重退化。北美、欧洲、亚洲等地的温带森林共有16亿公顷,主要集中在工业化国家。尽管过去半个世纪里温带森林面积基本保持不变,甚至还有增加,但森林质量总体上退化了,大量原始森林已被人工林所取代,通常只是同龄的、单一品种的林木,不像天然林有比较高的生物多样性和较高的生态功能作用,抵御病虫害和自然干扰的能力比较差。
  由于热带森林有着丰富的物种和巨大的调节气候功能,热带森林减少近年来一直是世界热点问题。另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在1960-1990年期间,全球丧失了4.5亿公顷的热带森林。亚洲同期损失了大约1/3的热带森林,非洲和拉丁美洲各损失了大约18%的热带森林。
  (二)、森林减少的主要原因
  1.砍伐林木
  温带森林的砍伐历史很长,在工业化过程中,欧洲、北美等地的温带森林有1/3被砍伐掉了。热带森林的大规模开发只有30多年的历史。欧洲国家进入非洲,美国进入中南美,日本进入东南亚,寻求热带林木资源。在这一期间,各发达国家进口的热带木材增长了十几倍,达到世界木材和纸浆供给量的10%左右。但近年来,为了保护热带森林,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禁止出口原木。
  2.开垦林地
  为了满足人口增长对粮食的需求,在发展中国家开垦了大量的林地,特别是农民非法烧荒耕作,刀耕火种,造成了对森林的严重破坏。据估计,热带地区半数以上的森林采伐是烧荒开垦造成的。在人口稀少时,农民在耕作一段时间后就转移到其他地方开垦,原来耕作过的林地肥力和森林都能比较快地恢复,刀耕火种尚不对森林构成多大危害。但是,随着人口增长,所开垦林地的耕作强度和持续时间都增加了,加剧了林地土壤侵蚀,严重损害了森林植被再生和恢复能力。
  3.采集薪材
  全世界约有一半人口用薪柴作炊事的主要燃料,每年有1亿多立方米的林木从热带森林中运出用作燃料。随着人口的增长,对薪材的需求量也相应增长,采伐林木的压力越来越大。
  4.大规模放牧
  为了满足美国等国对牛肉的需求,中南美地区,特别是南美亚马逊地区,砍伐和烧毁了大量森林,使之变为大规模的牧场。
  5.空气污染
  在欧美等国,空气污染对森林退化也产生了显著影响。据1994年欧洲委员会对32个国家的调查,由于空气污染等原因,欧洲大陆有26.4%的森林有中等或严重的落叶。
  (三)、森林减少的影响和危害
  1.产生气候异常
  没有森林,水从地表的蒸发量将显著增加,引起地表热平衡和对流层内热分布的变化,地面附近气温上升,降雨时空分布相应发生变化,由此会产生气候异常,造成局部地区的气候恶化,如降雨减少,风沙增加。
  2.增加二氧化碳排放
  森林对调节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有重要作用。科学家认为,世界森林总体上每年净吸收大约15亿吨二氧化碳,相当于化石燃料燃烧释放的二氧化碳的1/4。森林砍伐减少了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把原本贮藏在生物体及周围土壤里的碳释放了出来。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由于砍伐热带森林,每年向大气层释放了15亿吨以上的二氧化碳。
  3.物种灭绝和生物多样性减少
  森林生态系统是物种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由于世界范围的森林破坏,数千种动植物物种受到灭绝的威胁。热带雨林的动植物物种可能包括了已知物种的一半,但它正在以每年460万公顷的速度消失。
  4.加剧水土侵蚀
  大规模森林砍伐通常造成严重的水土侵蚀,加剧土地沙化、滑坡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
  5.减少水源涵养,加剧洪涝灾害
  森林破坏还从根本上降低了土壤的保水能力,加之土壤侵蚀造成的河湖淤积,导致大面积的洪水泛滥,加剧了洪涝的影响和危害。
  (四)、保护森林的国际行动
  80年代以后,保护森林,特别是保护热带雨林成为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1985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制定了热带林行动计划。1992年,联合国环发大会通过了"关于森林的原则声明"。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了森林在维护生物多样性和气候稳定方面的重要作用,在建立可持续森林管理的标准和指标,实施控制森林滥伐的综合政策措施等问题上,达成了国际共识。
  保护森林的一个重要行动领域是推动森林的可持续管理。1990年,国际热带木材组织第一个制订了热带森林可持续管理标准和指南。1994年,在重新谈判国际热带木材协定后,木材生产国和消费国达成了如下协议:木材消费国也必须遵守国际木材组织的2000年目标,即到2000年,所有的森林产品必须产于可持续管理的森林,实际上要求发达国家同热带地区的发展中国家遵守同样的森林可持续管理原则。联合国粮农组织等国际组织也在其他区域进行了制订森林可持续管理指南的活动。
  控制森林破坏的另外一个国际行动领域是限制木材的国际贸易。《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一些有重要商业价值的木材列入了控制清单。《国际热带木材协定》也涉及木材的国际贸易。一些国际性非政府组织,如森林管理委员会(FSC),也制订了森林可持续管理原则和标准,监督森林产品的贸易。
  
  三、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我们正在遭受物种毁灭性的损失(2008年05月21日)
  
  今天这个日子提醒世人,地球生物多样性十分重要;也警示我们,随着无可替代的物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灭绝,我们正在遭受毁灭性的损失。
  为解决这一问题作出的任何努力,都应把农业作为出发点。今天的作物和家畜状况是人类管理活动的写照,但所传达的讯息不容乐观。约五分之一的家畜品种有灭绝之虞,平均每个月有一种家畜绝迹。在万年农业历史长河中驯化的7 000个植物物种中,我们每天食用的绝大多数食物仅占其中的30种。依靠如此之少的物种生存,绝非胜算。
  气候变化使这一情况更形复杂。气温和降水起伏不定,给作物造成巨大破坏。根据专家的说法,到2030年,这些因素可能导致非洲南部损失30%的玉米作物。在这些变化面前,作物和牲畜多样化是我们的最佳保障。
  牲畜生产本身就是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所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高于运输造成的排放。生物多样性受到这一产业的直接威胁;约五分之一陆地动物生物量为牲畜所占有——这些土地曾是野生动物的生境,可以作为气候变化影响的重要缓冲。
  根据预测,世界人口到2050年将增长50%,这些趋势可能带来大规模的饥饿和营养不良,为贫穷、疾病乃至冲突蔓延埋下祸根。
  养护我们星球上宝贵的生物多样性,对于发展和安全至关重要。为了维护地球上的基本环境平衡,不仅要保护农业领域的牲畜和作物,还要保护森林、海洋和其他生态系统中的成千上万种动植物。
  我们必须团结一致,为找到解决办法作出各种努力,例如,去年9月在联合国支持下召开的会议上,通过了《动物遗传资源全球行动计划》。《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将于5月举行会议,与所有其他合作伙伴一道,加倍努力减少生物多样性损失,力争实现为2010年制定的全球目标。
  维护拥有多种物种和遗传资源的功能性生态系统,以维系世界各地的生命,这与我们所有人的利益息息相关。要挽回地球已经遭受的破坏,为时已晚,但是,着手维护我们尚存的一切,却时不我待。愿今天这个生物多样性国际日使我们团结起来,完成这一使命。
  
  四、《重读二十世纪》:有多少物种已经灭绝(读书频道 周时奋2006年07月20日)
  
  1987年6月6日,最后一只黑海雀死去后,这种南美洲特有的雀科鸣鸟就此灭绝——在地球上永远永远地消失了。中国镰翅鸡于2000年灭绝,渡渡鸟于1980年灭绝,袋狼于1936年灭绝。地球上已有冰岛大海雀、北美旅鸽、高鼻羚羊、普氏野马、台湾云豹等物种不复存在了。直观告诉我们,天上的老鹰没有了,大雁也不再排成人字或者一字了,许多东西都只能残留在童年时的印象中,它们永远地不存在了。动物学家对英国进行了调查,结论是在1970年至1982年间,58种蝴蝶数量遽减了71%,201种鸟类的数量减少了54%。1254种英国原生植物在40年里减少了约28%。
  科学家无不忧心忡忡地指出,由于人类活动的强烈干扰,近百年来在人类干预下的物种灭绝比自然速度快了1000倍。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一小时就有3个物种被贴上死亡标签。很多物种还没来得及被科学家描述和命名就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据世界《红皮书》统计,20世纪有110个种和亚种的哺乳动物以及139种和亚种的鸟类在地球上消失了。目前,世界上已有593种鸟、400多种兽、209种两栖爬行动物和20000多种高等植物濒于灭绝。
  20世纪结束的那一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展望新世纪的工作时,迫不及待地为2000年开列了一份濒危物种的“红色名单”,这不能不对迎接新世纪的人们提出了一个信号。名单指出,地球上大约有11046种动植物面临永久性从地球上消失的危险。在这份名单中,印尼、印度、巴西和中国被列入哺乳类和鸟类最受威胁的国家。红名单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人类必须反思。
  除不可抗拒的自然历史及自然灾害因素外,导致物种灭绝的是人类在“改造自然”的破坏性活动中留下的后果。生态学家通常用3个指标来评估物种灭绝速度:自然环境的面积、物种的密度和物种消亡的数目。例如被称为“进化动力室”的热带雨林,它包含了地球上大约70%的物种。联合国统计认为热带雨林每年以0.5%的速度减少,而其他一些科学家认为,目前每年遭到破坏的热带雨林最大可能达到2%。按照这个速度,到21世纪中叶世界热带雨林的面积很可能只剩下目前的5%,生态多样性将可能遭受巨大的破坏。
  污染造成大批鱼类死亡
  另一种因素则是商业利益导致的对野生动、植物资源的掠夺式破坏。目前全球野生动物非法走私的规模仅次于军火、毒品。1只训练有素的猎隼价值5000~20000美元;1只鹦鹉约值4000~40000美元;1株大烛台仙人掌竟可达7000美元。这一切的货币规模至少达到60多亿美元。物种间紧密的相互作用造成了进一步的凄凉情景,“食物链”就是其中之一。历史已经告诉人们,在18和19世纪毛皮交易商为了取得海獭的獭皮,在太平洋中大量捕杀海獭。于是,海獭的主要食物海胆大量繁殖,海藻急剧下降,而海藻则是鱼和其他海洋生物的主要食物,于是又导致了鱼和其他海洋生物的产量的减少,最终的后果是渔民生活的进一步窘迫。
  我们又不得不无奈地看到了我们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受到损害的不仅仅是动、植物,而且也包括人类。
  从1988年肆虐数月之久的巴西亚马逊森林大火,到中国长江、松花江和嫩江流域的特大洪灾、欧洲大陆的狂风暴雨和席卷中美洲地区的“米奇”飓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1999年10月12日,纽约联合国人口钟指针无情地越过了世界人口60亿大关,人口计速器显示了当前世界人口以每秒钟4~5人的速度急剧递增。人口的急剧膨胀,已使地球不堪承受。全世界约有11亿人口生活在空气污染严重的城市,每年约有1500万人口因空气污染引起各种疾病而难以生存。由工业废气和汽车尾气排出的二氧化碳所引起的地球温室效应愈演愈列,已给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损失。水资源枯竭、水荒严重。半个世纪以来,全世界的用水量增加了4倍,水污染日益剧增,发展中国家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不能享用洁净水。到2025年,世界上将有30亿人口面临严重缺水。森林、土地面积锐减,人类过度放牧,过度垦植,过度施用化肥和农药,已使许多地区的沃土贫瘠化、碱化、沙化和退化。全球已有900万公顷农田寸草不生、12亿公顷绿化遭受破坏,热带雨林每年以14.2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在消失。发展中国家每年死于水和空气污染所引发疾病的人数在500万至600万之间。这些疾病包括腹泻、疟疾和急性呼吸道感染等。健康问题严重影响了经济发展。如果疟疾在30年前就得到根治,那么非洲国内生产总值或许会增加1000亿美元。科学家预测,地球的气温到21世纪末有可能平均升高1.4~5.8℃,这将使南极冰山融化,海平面上升,一些沿海城市将被海水吞没而变成“海底城市”。气候变暖还会引发洪水和干旱,大批农民因无法生存而要迁移到其他地区定居,从而引发移民危机。地球变暖还将使大片亚马逊森林毁灭,许多山林将只剩下光秃秃的山头。因为失去亚马逊森林,地球将会加速温室效应而进一步变暖,又使许多植物和动物灭绝的速度成为6500万年前恐龙灭绝时代以来前所未有的。
  有些十分专业的名词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常识。臭氧层、厄尔尼诺现象、温室效应、沙漠化、水土流失、沙尘暴、酸雨、粉尘悬浮物、暖冬、生态失衡、艾滋病、基因变异、辐射、噪声、核废料、SARS……,这些名词的背后,是全人类深刻的忧虑。发达国家对这些问题应负主要责任。美国只占世界人口的5%,却消耗掉占全球25%的商业资源,排放出占全球25%的温室气体。发达国家只占世界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消耗掉的能源却占世界总量的四分之三,其人均消耗量是发展中国家的9~12倍。与此同时,他们在工业化的过程中也严重地污染了环境,可谓最先享用了地球,也最先破坏了自然的生态平衡。特别是海湾战争和对南联盟的狂轰滥炸中,施放了大量有毒气体,严重污染了环境,造成生态失衡。因此,发达国家对“全球生态赤字”理应负有更大责任。
  (摘自《创世纪第20章——重读二十世纪》,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8月版,定价:34.80元)
  
  五、联合国报告:人类是加速物种灭绝的祸首(人民网)
  
  人民网2006年3月29日讯:联合国最近的一个项报告称,自恐龙灭绝以来,人类是物种灭绝的首因,为此,人类应采取切实措施实现到2010年减少物种损失的目标。
  据路透社报道,3月20-31日在巴西库里提巴召开的联合国会议的开幕式上,联合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秘书处发表布了一项报告,该报告称,从珊瑚礁到热带雨林,动物的栖息地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这个92页的《生物多样性展望Ⅱ》说道:“事实上,我们应该为地球有史以来的第六次物种灭绝负责。这是自6500万年前恐龙灭绝以来最严重的物种灭绝时期。”
  除了恐龙消失外,另“五次”“大”的物种灭绝期发生在2.05, 2.5,3.75和4.4亿年前。科学家认为,小行星撞地球、火山暴发或极端气候变化是这五次物种灭绝的主要原因。
  目前地球人口日益增加,达到了65亿,加上污染、城市扩张、森林采伐以及外来物种入侵、气候变暖给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对地球的动植物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据估计,目前物种灭绝的速度比历史上快了1000倍,离2002年约翰内斯堡千年首脑峰会提出的“到2010年在减少生物多样性损失方面取得重大进展”的目标还很远。
  根据世界保护联盟公布的“红色名单”,在过去的500年中有844种动植物灭绝。而且这一数据还是保守的估计。报告称,而目前生物灭绝的主要原因没有一项出现减轻。为此,2010年目标的实现就更显重要。
  为了实现2010年目标,各国、地区以及全球必须投入前所未有的努力。报告呼吁加强努力,保护动物的栖息地以及加强对自然资源的管理。同时报告也提出要努力控制污染物和温室气体的排放。(秦虎)
  
  六、每小时就有一个物种灭绝,地球贴上“死亡标签” (《北京晚报》2002年3月6日)
  
  每一小时就有一个物种永远从地球上灭绝,人们很难想象,一个经历了千万年物竞天择的进化而生存下来的物种,就在一个小时内终结了它坚强的物种进化史。这只是野生动物被人类赶向灭绝之路的一个缩影。
  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可以说就是人类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不断发展的历史。然而,工业革命以来的近200年,伴随着人口数量膨胀和经济快速发展,野生动植物的种类和数量以惊
  人的速度减少。据科学家估计,由于人类活动的强烈干扰,近代物种的丧失速度比自然灭绝速度快1000倍,比形成速度快100万倍,物种的丧失速度由大致每天1个种加快到每小时1个种。据世界《红皮书》统计,20世纪有110个种和亚种的哺乳动物和139全种和亚种的鸟类在地球上消失了。16世纪以来,地球上灭绝的鸟类约150种,兽类95种,两栖及爬行类约80种。目前,世界上已有593种鸟、400多种兽、209种两栖爬行动物以及20000多种高等植物濒于灭绝。
  造成物种灭绝的原因,除不可抗拒的自然历史及自然灾害因素外,人类活动是其主要原因,特别是由于商业贸易而导致人类对野生动植物资源的掠夺式利用,是造成物种濒危乃至灭绝的重要因素。目前,全球野生动物非法走私的规模已经达到惊人的程度,成为仅次于军火、毒品走私的第三大非法贸易。1只训练有素的猎隼价值5000到20000美元;1只鹦鹉约值4000到40000美元;1公斤麝香价值50000美元;1条藏羚羊绒围巾价值35000美元;1株兰花的价格也可高达2000美元;1株大烛台仙人掌竟可达7000美元。这一切的货币规模至少达到60多亿美元。
  看到这样一连串数字,也就不难理解野生动植物合法及非法贸易为什么会大行其道了。
  中国野生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无论是种类还是数量,都在世界上占居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根据世界资源保护联合会列出的2000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单,地球上大约有11046种动植物面临永久性从地球上消失的危险。在这份名单中,印尼、印度、巴西和中国被列入哺乳类和鸟类最受威胁的国家。中国有高等植物30000多种,占世界总种数的10%左右,居世界第三位。中国的野生动植物不仅种类和量多,而且成分复杂,特有程度高,拥有大量珍稀孓遗物种。
  这些物种是良种繁育极为宝贵的种质资源,是世界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近年中国加大打击濒危野生动植物走私力度,查处了大量此类走私案件,但是,走私濒危野生动植物的非法活动仍较频繁。
  据海关总署政法司司长郑跃声说,野生动植物走私是国际范围内的一个普遍现象。由于我国边境线较长,与多个国家接壤,使得海关打击走私的任务十分艰巨。1998年至今,各口岸海关查获各类进出境人员携带、邮寄的象牙及其制品共计上千件,并多次查获了虎骨、猎隼、海豹皮、鳄鱼皮、蟒蛇皮、蝴蝶牙及昆虫标本等列入《公约》保护的濒危动植物产品。
  国家林业局局长周生贤说,限于经济、社会、科技发展水平的制约和传统历史文化的影响,我国野生动植物资源的状状仍不容乐观。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有10%左右的高等植物处于濒危状态,约20%的野生动植物的生存受到严重威胁。
  一个物种一旦灭绝是不可能再生的,它对人类将无疑是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组织秘书长威廉·温斯泰克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毫无疑问,在整个自然保护领域,尤其是野生动植物贸易控制方面,中国是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当前,全球一体化和中国既定的加入国际贸易组织的进程将会对野生动植物的贸易带来影响,也将使中国为实现野生动植物的可持续合法贸易,在打击非法贸易活动中肩负更大的责任。”(王立彬/文)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