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爆炸、粮食危机

  
  一、人口爆炸:下世纪大难题(海南日报 时间:2004年01月14日)
  
  20世纪是人类史上最富于变革的时代,科技发明和创新层出不穷,生产力不断提高,经济迅速发展,社会不断进步。然而当我们回首即将过去的这个世纪时,我们不难发现在众多的巨大变革或事件中,没有任何一个变革或问题像人口爆炸问题那样,能对地球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
  100年前我们的地球村只有16亿居民,然而今天地球村里的居民已接近60亿。如何养活这么多人口而不破坏地球的生态环境和耗尽自然资源,是人类今天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而解决这个难题的重要一环就是控制人口的盲目增长。
  世界人口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快。世界人口在1804年达到10亿,123年后即1927年达到20亿,33年后即1960年达到30亿,14年后即1974年达到40亿,而13年后即1987年就上升到50亿。联合国人口学家预计,今年10月世界人口就将达到60亿,也就是说从1987年的50亿到1999年的60亿,只用了12年的时间。如果不设法扭转这种快速增长势头,地球村将容纳不下它的居民。
  人口的迅速增长使地球资源的消耗加快。美国世界观察研究所说,1900年世界平均每天只消耗几千桶石油,而今天人类平均每天消耗7200万桶石油。人类对金属的使用也从每年的2000万吨上升到现今的12亿吨。其它自然资源消耗也是如此。自然资源的迅速减少使许多物种面临灭绝的威胁,地球越来越难养活它的居民。
  人们今天虽然比过去更加健康和富有,但是贫富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大,这是人口问题的又一个特点。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表明,美国有一半的成年人由于营养过剩而导致肥胖,而世界上许多地方的居民还处于饥饿状态,每天有多达1.3万名婴幼儿死于营养不良或由此而引起的疾病。
  随着世界人口的不断增加,人类对粮食的需求越来越多,而目前世界粮食产量每年还不到20亿吨,20亿吨谷物能够养活100亿印地安人,养活50亿意大利人,但只能养活25亿美国人。如果人类都像美国人那样消耗自然资源,人类至少还需要有另外一个地球。
  控制人口增长的任务艰巨而紧迫。根据联合国的预测,从现在起再过50年,世界人口极有可能达到89亿,而绝大多数新增的人口都将出生在经济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可见控制人口增长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尤为重要。
  
  二、关于“人口爆炸”(百度百科)
  
  1、内容介绍
  大约在100万年前,人类的祖先诞生。数千年前,出现了古埃及、古巴比伦、中国等文明古国。380年前,伽利略提出地圆学说和地球围绕太阳公转的思想,哥伦布、麦哲伦等人进行环球旅行,西班牙、荷兰、英国等向世界各地发展自己的殖民地。大约200年前,产业革命爆发,人类发明了各种机器,诞生了工业。正是由这一时期开始,人口数量剧增。距今400多年前的日本江户幕府建立初期,世界人口大约为4亿左右,而1990年约为52亿人,预计2050年将达到100亿。尤其是亚洲、非洲、南美洲等发展中国家,人口急剧增多。此外,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人口增长缓慢,但工业的发展使资源、能源、食品等的消费量不断增加。
  地球上从生物诞生到人类出现,可以说是弹指一挥间的事。但是,人类的发展使地球承受重负,资源、能源等正在不断被消耗掉。
  世界人口增长率的急剧上升和人口基数呈指数增长的现状。其重要标志为:人口翻番的时间越来越短,世界人口从5亿增到10亿用了200余年;从10亿增至20亿用了100多年,从20亿到40亿不到70年,估计再翻一番只需35年。本世纪人口在每10年间的增长数也在上升。目近代人口迅速增长的原因是:生活条件和医疗技术全面改善,死亡率下降,人类平均寿命不断提高。目前世界人口有50%在25岁以下,这种年龄结构属于典型的增长型,它决定人口在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保持增长势头。由于地球的空间和资源都有限,控制人口实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2、人口爆炸论
  (the theory of population explosion)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流行于西方的一种对世界人口发展的悲观主义观点。主要代表人物和著作有:J.W.沃格特的《生存之路》(1949)、J.O.赫茨勒的《世界人口危机》(1956)、P.R.埃尔利希的《人口爆炸》(1968)、G.泰勒的《世界末日》(1970)、D.L.梅多斯的《增长的极限)(1971)、A.佩切伊的《世界的未来》(1981)等等。他们利用人口统计和人口预测数字,认为当今世界面临着“人口爆炸”的危机,并认为“人口危机”必将导致“资源危机”、“粮食危机”、“生态危机”,现代世界人口增长已超过了土地和自然资源的负载力。这些学者据此警告说,这种状况如果不迅速得到控制,人类将面临犹如原子弹、氢弹爆炸那样可怕的毁灭性灾难。“人口爆炸论”因此而得名。
  在人口爆炸论者看来,地球上资源有限,人类正在毁灭性地消耗地球上的资源,人口增长将使资源耗尽,人类将面临灾难性的后果;随着人口增长,人类对粮食的需要愈来愈大,而土地随着化肥的使用,有机质遭到破坏,土地贫瘠化、沙漠化,再加上耕地被占用,粮食来源将更加困难;人口增长使人类对自然系统的压力直线上升,使大气污染日趋严重,使生态环境被破坏。他们进而强调,人口爆炸来自第三世界,认为这些国家的人口发展过快,造成失业和贫困,是世界分为穷国和富国的原因。
  人口爆炸论者强调控制人口增长的必要,但是他们重犯了人口决定论的错误,而且忽视了第三世界许多国家所以经济落后、人民生活贫困,主要是帝国主义长期对这些国家进行掠夺和剥削的结果。当代世界人口的确存在发展过快的问题,但是,人口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生活方式的日趋现代化,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人口增长率已开始下降,预计今后还会进一步下降。人类将日益自觉地控制人口增长,生产力水平将不断提高,所谓“世界末日来临”的悲观论调是缺乏科学根据的。
  3、人口爆炸将引发严重问题
  对很多夫妇来说,生孩子是一件喜事,但很多国家和地区的政府以及联合国人口专家却忧心忡忡,因为这个世界正出现人口爆炸的危机,除了对地球生态构成严重威胁外,还对世界上每一个人造成巨大影响。
  专家指出,如果世界人口保持现时的增长速度,到二○五○年,全球人口将会增至八十九亿,增幅实在惊人。
  从二十世纪初至今,全球人口增加了两倍,但实际上自一九六○年至今,全球人口增加了一倍,显示人口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
  数年前,多个国家在开罗达成一项国际性协议,同意合作在发展中国家推行家庭计划和提供相关服务,藉以控制人口增长。联合国认为,世界各地控制人口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因为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妇女生育率,由一九五○年每名妇女生六胎,下降至现时的不足三胎。不过,世界人口仍然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实在令人忧虑。
  专家指出,世界上人口越来越多,将会引发连串问题。粮食不足是其中一个主要烦恼,专家至今仍想不出一套可行的办法,可以喂饱世界上所有的人。万一农作物失收,极可能会引致大规模的饥荒。就算有饭吃,营养不良的人势必大幅增加。
  可以预见,当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发生冲突时,国与国或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矛盾也会加剧,恐怕数十年后,世界上的战争会比现时更加频密,人类将难逃流血之劫。
  人口增多自然会令天然环境转坏,生态失衡的情况将会更加严重。联合国环境计划署东南亚海洋司司长卡克曼举例说:「在曼谷、马尼拉和雅加达,将会有数以百万吨计未经处理或只局部处理的污水流入大海。海洋中有毒的植物越长越多,它们吸取了海水中的大部分氧气,到时会令鱼类大批死亡,而受害的始终是人类。
  4、生活必需品的短缺将是未来关键问题
  巴迪司库博士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布班克市地理学顾问理查德·卡斯卡特采用更先进的热力学模型,对弗莱姆林教授的研究重新进行了测算。科学家假想每个人散发的热量是120瓦特,地球表面的平均温度升得过高时,将不再适合人类居住,根据测算,巴迪司库等科学家最后宣布:在地球温度不过热的情况下,地球可承载的极限人数应该是1300万亿人,是现在人口的20万倍。
  科学家们在研究报告中承认,这个地球极限人数只是“理论数字”,在地球人口还远远没有抵达这个极限人数前,地球上的生活资源就将面临严重的短缺。
  巴迪司库博士写道:“在并不太远的未来,像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的短缺将成为一个至关紧要的问题,然而随着人类文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的短缺问题也将不断得到改善。”
  5、可怕前景
  人类将挤住2000层大楼
  一旦地球“人口爆炸”到那种阶段,那时的地球也绝非天堂,而是形同一座大监狱。根据美国研究人员卡斯卡特的描述,一旦地球人口多到那种程度,那么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都必须生活在2000层楼高的摩天大厦中,由于地球上高楼林立,太阳光对普通人来说将是奢侈品。
  卡斯卡特说道:“那真的是一种可怕的前景,地球将像《星球大战》科幻电影中的那颗死星一样。”
  
  三、直面世界粮食危机:一场“沉默的海啸”不期而至(《求是》2008年07月04日)
  
  当前,一场“沉默的海啸”不期而至,这就是世界粮食危机。成因复杂的粮食危机应和着美元危机、资源危机与次贷危机,正对世界经济乃至国际秩序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中国自古就有“民以食为天,食以粮为先”之说。在游牧与农业文明时期,饥荒的幽灵如影随形,大饥荒总是呈周期性爆发。随着科技进步与工业化,农业生产率不断提高,世界粮食供给不仅逐步满足人类基本口粮需求,而且丰年有余。但是,粮食安全问题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时不时地会有一部分人买不到或买不起所需要的粮食。
  在粮食问题上人类一直存在着两种对立的观点:乐观论和悲观论。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即是悲观论的典型代表。他认为,在没有阻碍的条件下,人口是以几何级数增加,而食物只能以算术级数增加。因此,食物紧张状况将始终存在。但是,乐观论者却认为,与石油等矿产资源不同,粮食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加上科技进步,粮食可以无止境地生产出来。鉴于影响粮食生产的客观、主观因素在不断变化,两种粮食观也随着丰产与歉收而周期性交替出现。
  二战后,世界和平持续,科技进步显著,经济增长强劲,世界粮食多年供大于求,粮食形势明显改善,悲观情绪逐渐被乐观情绪所取代。20世纪70年代初发生世界性干旱,粮食歉收引发粮食危机。严峻的现实把乐观情绪一扫而光,罗马俱乐部的著名报告《增长的极限》随之风行世界。为使人类对粮食问题始终保持正确认识,重视发展粮食和农业生产,1979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决定,将1945年其成立之日——10月16日,定为“世界粮食日”。从80年代后半期开始,由于许多国家重视粮食安全问题,如欧盟实施“共同农业政策”,大力支持粮食生产,世界一度出现粮食过剩。进入90年代后,因气候等多种要素影响,粮食生产、库存的不稳定性日益增加,但供应不足和过剩的情况依然交替出现。
  近年来,由于世界粮食生产量低于消费量,不足的供给不断消耗着粮食库存,导致库存不断下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目前全球粮食储备已降至198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仅能满足50多天世界消费。不过,也有国际粮食专家认为,衡量粮食安全的储存—消费比率,2006/2007年度为20.7%,预计2007/2008年度为19.2%,均高于18%的安全警戒线,因此断言当前的粮食危机源于高粮价导致的恐慌,而并非真正的粮食短缺。无论恐慌也好,短缺也罢,世界粮食价格大幅度上涨已是不争的事实。2005—2007年国际市场粮食价格普遍暴涨了一倍,有的地方甚至涨了两倍,今年以来上涨势头更加迅猛。经济学家使用“农业通胀”(agflation)新概念,来描述多年未见的农产品持久、普遍、大幅上涨这一现象。
  粮价普涨在越来越多国家激发越来越多的社会不稳定事件。自2007年底以来,墨西哥民众因玉米价格上涨游行示威,印尼民众因创纪录的黄豆价格上街抗议,巴基斯坦因小麦短缺导致社会骚乱,阿富汗、索马里、苏丹、刚果(金)等国因粮价上涨引发社会动荡,海地政府总理还为此黯然下台。联合国粮农组织警告,今年将有36个国家面临食物短缺。经济全球化使有钱有粮的发达国家也难以独善其身,摆脱粮价不断上涨的困扰。意大利市民游行示威抗议粮价上涨,美国西部、东北部消费者不满超市限量购买粮食,日本家庭主妇则四处寻觅蛋糕黄油。
  综合因素“造就”粮食危机
  当前世界粮食危机成因复杂,除了多种供给与需求因素外,还有粮食市场的人为操纵以及民众的心理预期等。
  粮食供给总体相对稳定,但影响供给稳定的因素不断增多。首先,经济全球化、经济金融化使世界大宗商品价格日趋联动。油价上涨导致化肥、农药等农用物资价格上涨,相关运输费用提高,从而抬高食品生产成本与售价。其次,气候变化尽管对粮食生产的影响越来越大,但不应是此次世界粮食危机的主要因素。气候或天气这一变量早已成为农业、粮食市场的一个常量。就世界经验来看,气候或天气导致粮食产量变化的上下幅度不过1%—2%。第三,忽视粮食生产与储备。农业比较收益较低,粮食种植则更低。因此,在追逐高利润动机的驱使下,很多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忽视粮食生产与储备。印度拥有亚洲面积最大的耕地,气候条件优越,“绿色革命”曾使印度在过去很长时间里粮食自给有余、储备充足。但正是由于长年丰衣足食而忽视粮食生产与储备,导致近年来印度粮食产量无法满足国内需要。严峻的现实使印度政府认识到,粮食生产低迷“已经严重威胁到印度整个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粮食安全甚至比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安全对印度普通百姓的生活更加重要”。
  影响粮食价格波动主要在需求方面,尤其是工业需求。一是基本需求。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发展中国家的口粮需求增加,尤其是中产阶级增多导致消费升级,对肉类食品的消费量增加。研究表明,生产1公斤牛肉大约需要8公斤谷物饲料,即1∶8,猪肉约1∶3,鸡肉约1∶2。膳食结构的改善导致饲料用粮需求膨胀,目前正以平均2100万吨/年的速度增长。据联合国统计,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由目前的66亿增加到92亿。因此,对粮食的基本需求将不断增加。二是工业需求。人类自身的基本粮食需求是渐进的,但这并非近年来粮价的普遍、持续、大幅上涨甚至是急剧飙升的主要原因。美国地球政策研究所所长、著名粮食问题专家莱斯特·布朗指出,美国政府的错误能源政策应对此次粮价上涨负责。美国为减少对外石油依赖,大力发展生物能源计划。按美国目前技术水平,一辆最普通的家用吉普加满一箱油需耗用200公斤玉米,相当于非洲穷国布基纳法索一个成年男子一年的口粮。2007年美国所产玉米的25%变成了乙醇;2008年上升到28%,将达到1.14亿吨。欧洲每年用于制造生物燃料所耗费的粮食与美国相当。欧美“机器吃粮”相当于5亿人的口粮。联合国官员就此严厉抨击,即使美国产出的所有粮食全部转化为生物燃料,也仅够全美18%的汽车所需,因此使用粮食生产燃料是一项“反人类的罪行”。三是投机需求。全球流动性总体过剩将长期持续,庞大的游资不断追逐有限的资源,导致游资流向哪里,那里的资产价格就会出现狂涨。近年来,能源等大宗商品不断成为国际游资的追逐对象。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主导着全球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早就成为全球粮价的晴雨表。美国金融资本更是近水楼台,金融寡头早就深谋远虑,粮食继石油之后,将成为他们手中的新玩偶。他们利用世界粮食库存减少、需求增加、气候变化等议题大肆投机炒作,赚个盆满钵溢。
  粮食市场的操纵与危机的心理预期。世界粮价上涨与粮食生产、贸易的垄断关系密切。在粮食产量上,美国、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居垄断地位,仅美国,粮食年出口量占全球份额常年稳定在35%左右,其中小麦则高达60%。美国和南美的巴西、巴拉圭、阿根廷大豆总产量超过世界大豆产量的90%。目前,世界上四大跨国粮商(ADM、邦吉、嘉吉和路易达孚)垄断着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粮食生产潜力也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美国的粮食政策直接影响国际市场粮价的高低。值得注意的是,粮食危机与金融危机一样有类似的“自我实现”效应,即危机的酝酿、生成到恶化与人们的心理预期密切相关,心理预期的恶化带来危机的不断恶化。当生产减少、储备下降、价格上涨,以及随之而来的粮食禁运、出口管制、限额购买乃至社会骚乱等负面消息不断被报道后,人们的恐慌心理就会与日俱增,由此导致争购与价格不断上涨的恶性循环,粮食危机也因此不断升级。
  粮食危机触及系列危机
  有专家认为,从长期来看,粮价将会逐步趋于稳定,因为高粮价会引导生产国扩大种植面积,最终拉低价格。但联合国粮农组织初步预测,粮食高价态势可能至少持续10年。6月初在意大利召开的世界粮食高峰会议,因为回避了发达国家的农业补贴政策、生物燃料生产以及跨国粮商市场操纵等关键问题,所以众多发展中国家认为,峰会没有给世界粮食危机的全面解决带来契机。
  穷国社会危机。面对粮食危机,穷国及穷人首当其冲。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认为,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穷人食品消费占收入之比最高达75%,食品价格上涨对贫困人口的生活构成沉重打击。高涨的粮价正使一些贫困国家面临饥饿威胁,并导致社会动荡,特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前景堪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调查显示,全球营养不良人口有8.54亿,其中仅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就达2.06亿。今年以来,喀麦隆、布基纳法索、塞内加尔、科特迪瓦等多国相继发生“粮食骚乱”,造成人员伤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警告,对于那些购买力较弱、难以确保粮食稳定供应的穷国来说,粮食问题很可能引发地缘关系的紧张,在极端情况下会导致战争。
  富国道德危机。此轮世界粮食危机,发达国家难辞其咎。一些发展中国家忽视粮食生产,与发达国家鼓吹自由贸易密切相关。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一些产粮国受“比较优势”的诱惑,将稀缺的耕地转向种植高收益农产品或工业用地。但是,国际市场是发达国家(金融寡头)操纵的市场,他们通过不断高涨的粮价,拿走了穷国在“比较优势”下获得的新增收益。富国不断增加补贴,用种植粮食的土地去种植生物燃料,鼓励本国的汽车与穷国的百姓争夺口粮。世界粮食出现危机,一些富国虽承诺增加粮食援助,但只是杯水车薪。与此同时,美国不仅坚持发展“机器吃粮”的生物能源计划,而且公开指责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繁荣应当对全球食品价格上涨负责。冷战时期,粮食曾是西方国家应对苏联阵营的政治武器。如今,国际社会越来越担心,发达国家似乎正在还原粮食的政治武器特色,以应对越来越“离心”的发展中国家和迅速崛起的新兴大国。
  国际秩序危机。世界粮食危机表面是市场供求紧张引发的价格危机,实质反映的是美国主导下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危机。不久前,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指责,全球粮价上涨体现了“资本主义体系历史性的溃败”。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粮价危机如果不及时解决,将会使国际社会过去7年里的脱贫努力毁于一旦。面对世界粮食危机,联合国粮农组织心有余而力不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也只能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进行口头呼吁;世界贸易组织的“多哈回合”(其中心议题正在于农业补贴)久拖不决;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七国集团”的国际经济协调早就力不从心,不断需要新兴大国协助。诸多迹象显示,国际多边机制正陷入危机,区域与双边合作由此兴起。
  当然,问题并不都是悲观的。为应对世界粮食价格不断上涨态势,近来欧盟决定从改革欧盟共同农业政策着手,取消先前对生产不必要的限制;西非经济货币联盟表示,将采取联合行动,大力资助西非地区的农业项目,维护地区粮食安全;东南非共同市场也呼吁成员国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来增加粮食产量,等等。粮食危机会促使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从战略高度关注粮食安全,通过挖潜革新增加粮食生产与储备,完善流通、配送体系,从而使未来的粮食安全更有保障。尽管国际多边体制面临危机,但区域与双边合作在粮食危机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粮食外交”日趋活跃。所有这些,都有利于推动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作者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大米限供黄油难买 世界粮食危机波及大部分国家
  世界食品危机此前已在多个发展中国家引发骚乱,现在这场危机愈演愈烈,连素来富裕的美国和日本也受到波及。
  食品专家呼吁停止使用生物燃料应对世界粮食危机
  4月29日,“国际农业磋商研究组织”的科学家们建议,各国应该重新考虑“粮食(如玉米、大豆)转能源”计划,以应对愈演愈烈的世界粮食危机。而美国总统布什却表示将加大对乙醇等生物燃料的生产使用,以应对日益攀升的国际油价。
  
  四、世界正面临一场“粮食危机”(中国新闻网 2008年04月15日)
  
  1月24日,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中国粮食总产量达50150万吨。
  中新网4月15日电:马来西亚《中国报》发表评论文章说,世界粮食短缺,价格高涨,世界正面临一场“粮食危机”!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专家发出的警告。
  文章摘录如下:
  联合国国际农业发展基金会助理总裁克文本月11日,在马尼拉会见阿罗约总统,讨论物价高涨可能对菲律宾的影响后说:“现在,至少有33个国家因为缺乏粮食,正在陷入动乱中。”近日的海地和埃及便是因为食物价格高涨,而触发了暴动。
  本月13日,国际货币基金也发出警告,指高涨的粮食价格将导致更多贫穷国家人民陷入饥饿状态,社会不安,最终可能触发战争!
  一些国家因气候变化,导致农产品欠收,这是导致世界粮食短缺的其中一个因素;全球人口增加,对粮食的需求变得更严峻,这也是另一个原因;不过,最近人们热心推广的“生物燃料”生产,更是造成粮食短缺的其中一个“大帮凶”。
  不可否认,汽车使用“生物燃料”所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会比使用汽油的少,帮助了世界减少废气的排放。许多国家为了要追上潮流,正在改变数以百万公顷计的农耕地,以便改种甘蔗、油棕及其它能生产“生物燃料”的农作物。
  “生物燃料”也成为大众媒体所炒作的新鲜课题。但他们似乎忽略了这种先进的燃料对人类社会和环境所产生的负面影响;因为农民为了忙着生产更有利可图的农产品,而“不务正业”,忽略了日常农产品的生产,日常农产品很自然的就出现短缺,价格也就随着高升。
  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小麦价格在2007年高涨了120%,白米价格也上涨了75%。2007年,美国也把25%的玉米收成变成乙醇燃料。美国是其中一个极力推广乙醇燃料的国家,其它国家是加拿大和欧洲国家。
  制造“生物燃料”也需要用到大量的水,若豪无节制的生产,一些国家,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将面对更严重的水源短缺。
  看来,“生物燃料”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是远远超越它所带来的好处。难怪一位联合国专家要大骂:“使用粮食生产燃料是一项‘反人类的罪行’!”
  
  五、粮食危机阴影笼罩全球:从石油争夺到粮食控制(杨学祥 2007-11-22 光明网)
    
  世界粮储只够吃57天,粮食危机阴影笼罩全球。人类已经无法摆脱“高油价”的困扰,现在又面对“高粮价”的挑战。英国《卫报》近日报道,世界粮食库存储备只有57天,和1962年历史最高水平81天相比下跌30%。与此相应的是粮价和食品价格的飙升,这对贫困国家来说,简直就是场灾难。俄罗斯《晨报》今年9月一篇题为《全球恐慌:地球面临饥饿威胁》的文章已经提醒世界说,异常天气正在频繁影响农业生产,加拿大、澳大利亚、乌克兰等产粮国的收成今年都减少了。有专家认为,低储备和高消耗的碰撞,是导致粮荒频发和粮价高企的祸根。整个冷战期间,全球大规模粮食危机仅发生一次,而冷战后却已发生5次便是最有力的证明。二战结束以来,全球粮食产量增速远高于人口增速,但粮荒仍不时威胁世界粮食安全,关键在于人均粮食消耗的疯狂增长:据统计,在过去45年里,世界粮食消耗从每天230万吨增加至每天560万吨,增幅达149%。冷战期间,敌对阵营各国为确保粮食安全,大量囤积储备粮。上世纪60年代末,欧美主要国家粮食储备可供其国民消耗80.9天,美国更高达103天。冷战后,各国普遍认为保持大规模粮食储备不经济、无必要,导致粮食储备的直线下降,并最终出现如《卫报》所言“粮食储备危机”[1]。
  我们在2007年3月指出,1986-1988年和2005-2007年同为月亮赤纬角(白赤交角)最大值时期的最后一年,符合潮汐18.6年周期;1986-1987年和2006年都发生了厄尔尼诺事件。1988-1989年发生了强拉尼娜事件,2007年预测为拉尼娜年[2],美国、澳大利亚和智利的气象部门预测拉尼娜即将发生。两者的不同点:1988-1989年处于拉马德雷暖位相时期,2007年处于拉马德雷冷位相时期。据研究,在拉马德雷暖位相时期,厄尔尼诺事件强烈;在拉马德雷冷位相时期,拉尼娜事件强烈。2007年处于拉马德雷冷位相时期,如果拉尼娜事件发生,拉尼娜现象也会非常强烈。我们必须做好1988年旱、涝、震灾害重演的准备[3]。对比2007年与1988年1-3月的全球灾害,确实有许多相同之处。大自然实验室为我们提供了检验预测理论的机会和条件[4,5]。应对2007年旱涝灾害成为气象部门和水利部门的焦点。我们切不可忘记,民以食为天,在灾害威胁和全球粮食短缺的条件下,关注粮食安全是头等大事[6,7]。
  我们在2006年12月指出,类似20世纪60-70年代的拉马德雷冷位相时期已经到来。1959-1961年中国连续三年严重的自然灾害,前苏联农业连年歉收最终导致政治解体,历史的教训仍然历历在目。增加粮油储备,提高抵御灾害的能力,是当前不容置疑的燃眉之急。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减肥,电荒和水荒呼唤勤俭节约、量入为出、保护资源的务实政策[8]。
  中国人口位居世界第一,中国的生存和发展必须依赖可靠稳定的粮食供给和能源资源供给,完全依赖国际市场,必然导致生存和发展条件受制于人[9]。
  在粮食产量上,美国、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居垄断地位,仅美国一国,粮食年出口量所占全球份额常年稳定在35%左右,其中小麦更高达60%。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粮食生产国、出口国和乙醇燃料生产国。美国现有耕地面积1.9亿公顷,由于生产效率高,农产品过剩,长期采取部分土地休耕制度,一旦需要可很快复耕,且目前多数土地每年仅一熟,而其气候条件完全可一年两熟,可见国际“粮荒”和粮价上涨其实仍处在可控的局面,而控制手柄就掌握在美澳等国,尤其是美国手中,一旦它们决定增加粮食种植面积,或提高粮食战略储备量,危机就会缓解。美国掌握了世界粮食市场的控制权,粮食进口国将受控于美国是国际市场粮食短缺造成的必然趋势。美国每年都在不遗余力地向印度推销其农产品,而印度为了保护自身农业和农民的利益,拒绝大量进口美国的农产品,力图实现粮食自给。控制和反控制的斗争始终在大国之间反复较量。
  印度目前是一个由粮食“出口国”衰落为“进口国”的反面教材。印度在粮食生产上走的弯路,值得很多国家来吸取教训。印度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一直维持了粮食自给自足的状态,但是自2005年开始,印度的粮食安全问题开始逐步显现,粮食的产量也开始无法满足国内人口的日常所需。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印度政府于2006年7月首次从“小麦出口国”变成了“小麦进口国”,进口了300多万吨小麦以缓解国内的粮食危机。2007年,印度又连续第二年从国际市场进口了小麦。印度农业委员会的一个官员告诉记者,辛格政府已经认识到粮食生产低迷“已经严重威胁到印度整个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粮食安全甚至比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安全对印度普通百姓的生活更加重要”[1]。
  国际市场油价和粮价的攀升,已经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显著的影响,粮食安全象能源安全一样,成为大国自身安全中最重要的一环。这是国家兴亡的一个古老课题,在现代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却依然存在。
  2000年世界进入拉马德雷冷位相时期,强震频发——气候剧变——旱涝交替——流感疾病流行,灾害链的历史轨迹值得关注[10]。
参考文献:
  1.马小宁,陈继辉,陶短房,青木。世界粮食储备只够吃57天印度难以实现粮食自给。2007-11-21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http://news.sohu.com/20071121/n253378942.shtml
  2.杨学祥.中国2007年春旱预测得到证实.2007-3-26上海环境热线.绿色论坛。http://www.envir.gov.cn/forum/2007/200711230.htm
  3.杨学祥.做好1988年旱、涝、震灾害重演的准备.2007-3-6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12382
  4.杨冬红,杨学祥.1988年拉尼娜事件:全球灾害纪录.2007-3-8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12394
  5.杨学祥.1988年旱涝灾害重演与世界粮食短缺.2007-5-29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13338
  6.杨学祥。关注预防大灾的粮油储备:气候突变与国家安全。2004-7-15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834
  7.杨学祥。关注预防灾害的粮油储备:从崇祯大旱到三年自然灾害。2004-7-16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850
  8.杨学祥.灾害天气导致粮食安全隐忧.2006-12-17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11486
  9.杨学祥。莫让石油进口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死穴。2004-5-31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240
  10.杨学祥.禽流感是世界头号威胁:关注拉马德雷冷位相时期灾害链.2007-10-17光明网论文发表交流中心。http://www.gmw.cn/03pindao/lunwen/show.asp?id=14547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