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主义者能拯救世界吗?

转摘:英国《卫报》 时间:2009-06-14

  新华网消息:英国《卫报》5月16日发表文章,题目是“素食主义者能拯救世界吗?”摘要如下。  
  几十年来,为保护环境而反对吃肉的观点基本只会出现在素食主义者的网站和杂志上。而到了两年前,已有相当多的西欧人准备为我们的星球放下餐刀、一心吃素,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事情转变的速度令人吃惊。
  出现转机
  出现转机是在2006年,当时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的名为《牲畜的巨大阴影》的研究报告显示,畜牧业造成的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量竟占总量的18%。这只是个开始。巴西在2008年宣布,从2007年7月至2008年7月,亚马孙热带雨林的面积缩减了1.2万平方公里,这主要是为欧洲市场提供动物饲料的牧场主和大豆生产商造成的。全世界很多地区都面临缺水问题,但畜牧养殖业生产一公斤肉的用水比小麦种植要多得多。考虑到上下波动的全球粮食价格,将包括谷物在内的12亿吨草料用来满足全球的肉类消费似乎有些不明智。自1970年来,全球肉类消费量已经增长了2.5倍多。
  素食主义者在很久前就出现了———毕达哥拉斯派在2500多年前就禁止食用动物———但即便与环保有关的论据与日俱增,他们似乎始终无法在论辩中占上风。目前,仅有2%的英国人是素食主义者。
  幸好,现在似乎正在出现一种取代完全戒荤的更实用的办法。2008年9月,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研究小组负责人拉金德拉·帕乔里呼吁人们为食肉造成的影响而承担个人责任,帕乔里本人也是一名素食主义者。
  他说:“一开始可以(一周)有一天不吃肉,之后再慢慢减少。考虑到采取行动刻不容缓和在短期内减少吃肉的可行性,这显然是最有吸引力的办法。”这周,比利时的根特镇响应他的号召,宣布将每周四作为素食日。餐厅、饭馆和学校每周将有一天来践行素食主义,在其他的日子也会推广素食。
  这不是素食行动第一次得到制度上的支持。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的目标是通过“增加食用环保饲料的鱼和减少对蛋、肉、奶的依赖”来减少对环境的部分影响。去年,伦敦卡姆登地方议会宣布将发布一份公告,号召学校、护理院和餐馆减少肉食供应和鼓励员工成为素食主义者。(这一提议最终被保守党议员否决,他们坚持不应剥夺人们的选择权。)而在德国,联邦环境部在1月份呼吁德国人更多地遵循地中海饮食方式,即只在特殊的日子吃肉。
  复杂争论
  关于素食的争论十分复杂,因为没有对环境产生同样影响的两片肉。在苏格兰高原沼地养大的牛与在饲养场用谷物饲料集中喂养的牛,这两种牛肉的“生态足迹”大不相同。同样,不同国家采用的畜牧方式也大不相同。例如在美国,每生产一卡路里的肉奶制品,牲畜一般会消耗5卡路里以上的饲料,在印度则不到1.5卡。在肯尼亚,用谷物喂养动物是种奢侈,由于这些动物的饲料是人类无法食用的草料和农副产品,因此牲畜产出的卡路里比消耗的要多。
  生态学家安妮卡·卡尔森-卡尼亚马上月在《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发表论文说,与大豆等富含蛋白质的产品相比,生产一公斤牛肉和猪肉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要多30倍。另一方面,这篇文章还指出,生产禽蛋类产品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比奶酪要少得多,后者是排放量最多的污染源之一。那么,在设定素食日和泛泛地讨论素食主义时,人们有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些细枝末节,还是说我们都应停止吃奶酪,变成严格的素食主义者?
  卡尔森-卡尼亚马说:“素食日传递了一个人们可以理解的简单信息,但我们最终要做的很可能是在整体上减少对动物食品的摄入。”
  “公平份额”
  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亚历克斯·埃文斯指出,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公平达成气候变化国际协议的唯一办法是,为富裕和贫困国家制定人均碳排放量的“公平份额”。埃文斯说:“粮食供应也应采取同样的办法,但目前还没有一致方式,来计算各方在全球粮食供应———尤其是肉类供应中的‘公平份额’。”
  我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全球粮食产量数据进行了初步计算。全球对肉制品和包括牛奶在内的奶制品的平均消耗量在2003年是每人152公斤。欧盟和美国的平均消耗量超过400公斤,而乌干达只有45公斤,这形成鲜明对照。为达到全球产量的公平份额,富裕的西方国家必须将消耗量减少———这还不包括一个事实,即如果世界人口在2050年前再增加23亿,各国的份额必然会更少。
  然而,由于全球肉类生产已经到了难以维系的地步,进一步削减消耗量是有必要的。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研究小组及其它组织呼吁,在205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80%。由于大量摄入肉制品和奶制品是件奢侈的事,希望畜牧业在一定程度上减产似乎也是合理的想法。对于富裕的西方国家这就意味着,大量减少对肉制品和奶制品的消耗,使其降至目前水平的十分之一以下,而且越快越好。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