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和谐拯救危机——人类在天地间生存面临最大危机》

2008/10/31  香港理工大学 主讲人:净空老法师 陈大惠先生访问

  主持人:尊敬的老教授,我们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
  老法尚:谢谢。
  主持人:我们在节目的开始之前,我们必须要先介绍一下您的一些背景。您老人家已经五十多年不看电视,不看报纸、杂志,这些广播都不听,仿佛是与世隔绝一样。但是大众发现,这并没有妨碍您在世间救苦救难,指点迷津,很多国家的元首、领导人,也都纷纷向您请教。我们发现自从您一再的告诫大众,天灾人祸迫在眉睫,接二连三,已经是措手不及,整个世界都是这个样子。假如说,因为这个灾难,这个金融危机首先是从美国爆发的,假如说坐在这里的是布什总统,他就像原来一样,向您提个问题,向您请教,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尊敬的老教授,问题在哪里?
  老和尚:总的来说,问题在迷失了自性。这个问题,西方人知道的不多,但是在东方,在中国、在印度,对这个问题了解得很透彻,人性本善。如果人的思想、言行违背了自性,自然就会有灾难发生,为什么?境随心转,心跟整个宇宙是一体的,是不能分割的。这个学问,中国跟印度胜过西方。
  主持人:您知道现在几乎全世界大众都是奉行的西方的价值观,您老所讲的这是非常深奥的东方的智能,中国古圣先贤的智能,他们很有可能听不懂。
  老和尚:没错,西方的价值观是建筑在人类的欲望上,这个问题在中国二千五百年前孟子就说过。孟子见梁惠王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梁惠王当时见到孟子来,也很客气招待他,问他,您老人家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把利益放在前面,这就是现在的西方价值观。可是孟子回答他:「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利是人之必争。你看中国这个「利」字,这一边是禾,吃的稻米,那边是刀。
  主持人:利这个字。
  老和尚:对,人之必争。人必争,这个社会还会安定吗?世界还会有和平吗?所以他讲是有仁义而已矣。有仁、有义,这是中国的价值观,这不是西方的,西方人没有仁、没有义,换句话说,我们中国人讲,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这西方人。我们跟西方人接触多了,相处时间长了,真的,他们往来就是利害,有利就是朋友,没有利就是敌人,这多可怕!「仁者爱人,义者循理」,什么叫义?合情、合理、合法,那叫义。他们没有,不懂得这些,只是利害,父子都是如此。所以西方价值观问题很严重,他们迷失了。我们今天不相信老祖宗的东西,也跟人家学,人家好的东西是科技,可以学的;这些基本的价值观,我们超过他们太多了,我们再跟他学,那亏就吃大了!
  主持人:有的人他又不服气,他说老教授,您这些说法都太古老了,那些西方国家他们靠他们的价值观,您看看他们国家多发达,而且人家军事现在是第一,一直以来都是第一,我们学他们难道学错了吗?
  老和尚:学错了。军事发展到最后,最后没有胜利,是同归于尽,大家一起死,这个价值观好吗?我在美国,我常常跟美国人说,我说美国人所储藏的核武,可以消灭中国一百次,可是中国的核武可以消灭美国一次,一次跟一百次是相等的,平等的,都毁灭了。所以他们也想想,是这个道理,一次毁灭就完了。这是真的。所以中国不是没有科技,中国在几千年前科技已经很发达了,不干了。你看看我们在古籍里面,王莽时代就有人学飞行滑翔,诸葛亮的木牛流马,机械化的运输,为什么他死了之后全部把它毁灭掉,不留给后人?这不是自私自利,这是懂得这套东西要发展下去之后,没有伦理道德去驾驭它、控制它,准出问题。所以中国这个价值观是建立在伦理道德的基础上,它不出乱子。
  主持人:像那些都属于技术问题、技巧问题,它和做人这些原则没关系。
  老和尚:不错,必须要有做人的价值观,能驾驭它、控制它,他可以得一点小的利益;如果没有伦理道德去驾驭,那个祸害无穷,这是现在大家都看到的。你说全世界的人,无论是贫贱富贵,生活在这个世间,每天终日惶惶不安,没有安全感,这什么东西?科技造成的。虽然核武那么多,没有打仗,它这个威胁,叫人心里感受到他就不安全,就恐惧。从前人没有这种恐惧,现在用西方价值观就带来了恐惧,这个恐惧对于一个人的一生,那个威胁是太大了,这是我们要认识清楚的。
  主持人:我了解到您去过广岛参观过。
  老和尚:对。
  主持人:那个核爆的现场
  老和尚:我去看过
  主持人:您老有什么感受?
  老和尚:广岛、长崎我特别到那边去看,我看了之后,我才恍然大悟,佛经里面讲的小三灾就是指这个事情。小三灾一直我们都讲不透彻,都讲不清楚。小三灾佛讲,战争是七天,七天七夜战争,战争之后是瘟疫,瘟疫是七个月七天,这是瘟疫,瘟疫之后有七年七个月七天的饥荒。我到那去一看,正好我们去大概是第八年还是第九年,地上刚刚生草,当地人告诉我们,这个地方的确是七年到八年草木不生。我恍然大悟,原来战争,我们跟日本人打八年,不算是小三灾里头的刀兵劫。
  主持人:那个不算。
  老和尚:不算。他讲七天的战争,接着七个月的瘟疫,再七年的饥荒,这佛经讲的小三灾,那就是核武。它爆发之后,那个辐射尘的确是半年,被这个照射之后,半年不死你才能活下来。
  主持人:正好七个月。
  老和尚:对,佛经讲的七个月。最后你看,七年草木不生,那不就是饥荒吗?
  主持人:这个佛经里都写得很清楚。
  老和尚:对,我看了之后才晓得,佛讲的小三灾是指核武战争。
  主持人:但是这个小三灾是从西方投过来的原子弹,美国投过来的。
  老和尚:对,是。但是这个东西记载在佛经典,几千年前印度人说的。这个我们才明了,讲得一点不错。
  主持人:不能走那个价值观。
  老和尚:对,不错!
  主持人:社会科学家他们给出来一个答案,说现在的危机,主要是人类消费量太大,国家的能源和资源支持不了,也就是说地球的资源不够支持了,最后就崩溃了。现在有科学家还有社会学者就说,这是一种资源崩溃的开始。您赞成吗?
  老和尚: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
  主持人:但是大家归根到柢,发现的问题就是价值观的问题,拼命的消费。
  老和尚:对,这是糟蹋,也就是破坏了自然生态平衡,对于大自然对人类贡献的这些衣食住行所需要的,人不知道珍惜,不知道感恩,招来自然的回报。因为现在一般人不懂得,认为自然是没有生命的,这是错误的,在佛法里面讲,整个宇宙是有机体,活的,所以我们对它感恩,它对我们的贡献就特别好。这个我们做过试验,我们在澳洲自己有菜园,我们对于这些蔬菜、种的这些水果,我们以感恩的心,它的花特别香,果特别甜,就是不一样。我们不需要用农药、化肥,用感恩的心、用爱心,我们爱护它,它也爱护我们。我们把佛经上的「整个宇宙是有机体」,我们来做试验,真的,一点都不假。
  主持人:您知道在中国,我们一直以来,市场经济没有太多的经验,都是在学西方的经济学。中国的人口非常多,如果一旦大家彻底都消费起来,大家欲望都刺激起来的话,刺激消费,现在有人就提出来这么一种警惕,这么庞大的人口,在商人看起来这是个巨大的市场,但是在社会学家看起来,这是巨大的能源的消耗,如果中国也走这条路的话,会不会也出现能源不够用,然后重蹈西方的覆辙?
  老和尚:会比西方来得更快,会比西方更凄惨,为什么?你人太多,这个不能不知道警惕。我们的老祖宗教导我们是节约、是节俭。节俭是美德。
  主持人:西方的经济观是消费是美德,消费是第一位。
  老和尚:不一样。我今天还听一个朋友告诉我,王永庆请他吃饭就是一个粽子。
  主持人:台湾的首富。
  老和尚:对,是!他们以为是有很多好的菜,结果没有,一个粽子,另外也一个,就是两样东西。所以他看到的时候都傻了,他说哪有吃这个东西?王永庆每天都吃最简单的东西,这是中国人的美德。
  主持人:那跟西方人太不一样了。
  老和尚: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四个字,他们是穷奢极欲。
  老和尚:对,没错!中国人是清心寡欲,健康长寿。
  主持人:但是您发现最近几十年来,尤其是二战之后,全世界都在学西方,学美国,认为那是发达的标志,人类文明进步的表现。
  老和尚:不是这样的,实实在在讲,是我们自己在这么久的长时间当中把自己的文化丢掉了,我们自己没有底子,所以看到人家好,就学他。如果你自己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你一看就明了,他长处在哪里,他的缺点在哪里,你就能看得出来。所以说到最后,还是我们自己把老祖宗东西丢掉了,疏忽了,而且尤其是大不孝,轻视老祖宗,这是大不孝!
  主持人:您是说现在很多人连判断威胁和安全的能力都丧失了?
  老和尚:没这个能力,这是智能,这不是知识,这是智能。
  主持人:丧失的原因就是丧失了智能?
  老和尚:对。中国人自古世代相传是智能,知识是第二,智能是第一。你看中国《四库全书》,经史子集,经是智能,史是知识。
  主持人:那能不能这样说,经典指的是原理和原则、是规律?
  老和尚:没错,历史是经验,从经验当中汲取教训。
  主持人:这是两样东西。
  老和尚:对,不错!经史之学。
  主持人:譬如说我们看儒家经典,孔老夫子就讲一个字,仁爱的「仁」,就这一个字就包括了一切,这肯定不是知识。
  老和尚:不错。你看「仁」这个字,二人,这个意思是会意,让你想到自己就要想到别人。
  主持人:教育。
  老和尚:「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中国人!外国人不是,外国人是损人利己。人人都损人利己,这个社会怎么会没有冲突?所以今天社会冲突,各个阶层都冲突,家庭冲突,在公司里面,员工跟老板的冲突,领导跟被领导的冲突,发展到族群的冲突,乃至于宗教的冲突,政治上的冲突,派系的冲突,到处都是冲突,这个成什么世界!
  主持人:西方价值观盛行的世界就是这样,竞争,鼓励竞争。
  老和尚:对,竞争到最后,我常讲的,竞争提升就是斗争,斗争提升就是战争,那战争就是佛讲的小三灾。
  主持人: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老和尚:对,是。所以从前我们讲经的时候,遇到「小三灾、大三灾」,总是讲不圆满。
  主持人:看着电视里面很多经济学家的讲话和分析,我现在替老百姓问一个很质朴的问题,大家发现,就是好象如果人们要是没有消费的话,这些经济学家就没事干了,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们这些经济学家的理论还有他们的方法,大家要打一个问号,为什么?他们是鼓励消费的。鼓励消费的反面就是鼓励节俭,难道鼓励节俭是错误的吗?大家就有这个疑问,借钱过日子,那不是败家子吗?那老百姓就说,那些经济学家难道在培养败家子吗?
  老和尚:是,没错。我记得我是第一次回中国的时候,那是一九八几年的时候,好象开放没多久,是韩馆长回家,她是大连人,我们就陪她一同。到家里面去的时候,家里还有亲戚朋友,大概有二、三十个人,我记得是三桌,圆桌三桌在一起吃饭。我们从美国回来,他们羡慕得不得了。当时他们要我讲话,我就告诉大家,我说你们很羡慕美国人的生活,我说我今天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在座的这三十多位,你们哪个人是负债过日子的?他们大家都看看,一个都没有,一个负债的都没有。我说你不知道,你们真幸福!美国是负债过日子,从出生就负债,到老死都还不清,来生还要还,这个日子你们要过吗?这房子,赊帐赊来的,车子,也是赊来的,冰箱什么,都是赊来的,每一天拼命工作干什么?还帐。这个日子你愿意过吗?哪有像你们,放工之后,在门口摆个小桌子下下棋,喝老酒聊天,这种闲情逸致,在美国人作梦都想不到。你们愿意过哪种生活吗?
  主持人:那我跟您说,我在香港看到的,也很近似于美国的状态,我这次了解到很多香港的居民都是这样,很多香港老百姓也是,一辈子都在还债。北京也有一些这样的例子。
  老和尚:对。这种日子我们是决定不能过的。我在美国十几年,没有向银行借一分钱。我觉得这很羞耻,借钱过日子,你成什么话?我们再穷再苦,我们不要借钱过日子,你的心多安。所以心安理得,那才叫真正的幸福人生。
  主持人:在中国几千年来,借钱过日子去享受,那是可耻的。
  老和尚:可耻!那实在是没有人原谅你的。
  主持人:我要是有个孩子,他说咱们去借钱,咱们去享受生活,我说你没志气,我是不是应该这样讲?
  老和尚:没错,一点都不错。
  主持人:但是美国爸爸就不是这么说。
  老和尚:对,美国人不是。所以灾难一来,美国首当其冲,它不是没有道理的。许多国外的预言家都讲世界上有大灾难,从哪里开始?从美国开始。我相信,为什么?你看他造的是什么因。
  主持人:那他要是推行自己的价值观,让世界上的人们都像他这样做。
  老和尚:他头一个毁灭,他把人教坏了。你自己坏是应有所得,你再教导别人作恶,你这个罪多重!
  主持人:西方的经济学理论就是鼓励消费,扩大内需,但是它的反面就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是鼓励节约的。现在全世界的资源都快枯竭了,各个城市、各个国家也都是这个问题,譬如说像一次性的筷子,实际上按照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尽可能不要用,那就不用去砍树了。但是你如果要是不用的话,那经济学家和商人们就反对了,说你不消费怎么行?
  老和尚:不是这样的,那是少数人,为了少数人个人的利益,破坏整个大自然,破坏整个社会,这是错误的。所以,必须要有智能去观察。我不赞成西方的经济。好象我昨天跟你提起,你看西方的经济学家到澳洲商学院讲演,我听了之后就摇头。澳洲人还算不错,澳洲人知足,澳洲人懂得享受大自然。澳洲人不愿意赚钱,所以商店早晨十一点才开门,下午五点钟就关门了,星期六、星期天不做生意,出去玩去了。
  主持人:那他们会有企业家,会有这些学者要问这个问题,大家都知足了,中国传统的老观念,都知足了,国家怎么进步?社会怎么发展?
  老和尚:对,澳洲人不愿意发展工商企业,不愿意发展这个,他说我们的资源要留给后代,我们现在这个生活过得很舒服就很好,他就满足了。所以澳洲地大,资源丰富,人少,全国才只两千多万人。所以他不争,澳洲人不竞争。
  主持人:您是说那种经济学的观点太自私了是吗?
  老和尚:对。
  主持人:还有一些说法,就是说这是一个转型期,这是个过渡期,过渡期肯定要砍树,肯定会有自然的代价,这个转型期过去之后,过渡期过去之后,可能就没事了。
  老和尚:不,过渡期过去之后自然灾害就来了。我是在抗战时期,我走过长江,长江两岸的森林都还在,原始森林都在。古人诗词里面,「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真有那个味道。二000年我陪同新加坡的九个宗教代表团访问中国十六天,宗教局特别给我安排这个行程,说是你过去走过,你再去走一次。但这一次从宜昌到重庆这一段,走三峡这一段,两岸的树全没有了。我看了看,心里真是很痛心,森林没有了,所以长江就有水灾,水土保持保持不住了,常常有堤崩的这种现象,那就带来灾害。你想想看,你把这个树木砍伐了,那一次水灾,你用多少人的生命、财产做代价?
  主持人:当初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看不到。
  老和尚:没看到!结果以后才晓得,森林是保持水土的,它有这个作用,有这个功能。
  主持人:我们现在向您老请教这么一个问题,中国五千年的传统,五千年的智能,但是在这个历史当中,为什么我们没有经济学家?
  老和尚:有,不是没有。中国没有经济学家,中国这五千年人类怎么生活的?五千年当中有多少大富长者,无论在工商业里面,发财的很多,但是中国不是讲经济学家,中国人讲财富从哪里来的?是你命里头有的,这外国人他不讲这些,这是真的。所以你看中国看相、算命,他有他的道理。江湖骗人的固然是不少,但确实有这个道理。你命里面的财富从哪来的?是你过去生中所修的。所以生财有大道。儒佛道都讲这个道理,你只要真的肯干,袁了凡就是很明显的例子,我自己也是很明显的例子。我年轻的时候给人算命,财库空空,没财,也没有官运,而且还短命,真是很悲惨的命运。可是遇到佛法之后,老师教给我,可以转变的。老师告诉我,你财库从哪里来的?财库从过去生中财布施,你布施的多,你财库就多;布施的少,财库就少。你过去生中没有修财布施,吝啬,你这一生就是贫穷的果报。这是真的,不是假的。如果再加上偷盗,以不正常的手段去谋取别人的财富,那你就更穷了,那就更苦了,你过去生中没修。你修法布施,得聪明智能;无畏布施,得健康长寿。无畏布施是你能够帮助别人离开危险,离开灾难,让他身心得到平安,这一类就是叫做无畏布施。
  主持人:就是照您这样的分析,中国历史上不是没有经济学家,只是没有西方那样的经济学家。
  老和尚:西方经济学家是假的,是骗人的,不是真的,经济学家他并没有发财。
  主持人:而且真正的经济学家,您是否认为首先应该是爱人类?
  老和尚:对,不错。
  主持人:他给大家提出来的智能应该是帮助人类生存的,而不是斗争。
  老和尚:斗争怎么能致富?哪有这种道理!斗争能致富,那些小偷、强盗不都是大富大贵的?没这个道理的。所以中国人守住一个最高的原则,随顺性德是善的,违背性德这就是恶的。性德是什么?中国人把它归纳为八德,八个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后人又加四个字,「仁爱和平」,这十二个字是性德。你起心动念不违背这十二个字,你求富贵得富贵,求男女得男女,求长寿得长寿,佛家讲「佛氏门中,有求必应」,为什么?你随顺性德。违背性德,你是求不到的,违背性德求到的,那是你命里头有的。
  主持人:您知道现在有很多老人家,他们很辛苦,在做什么?拿着板凳跑到股市里去把自己毕生的积蓄放到里面去炒股。您老能不能对那些炒股的人讲两句?
  老和尚:这是赌博,赌博就有输赢,输赢是命,你命里没有钱,你赢不到钱,你还把本赔掉了。所以你有那些钱不必去赌博,你节俭,你布施、放生,你说这多么乐趣,生活愈简单愈健康。我跟我的老师李炳南老先生,我跟他在一起十年,这最长的时间,我对他了解最透彻,他一天吃一餐,而且,他是山东人,吃馒头,小馒头,他就是一个馒头,他一天就够了,一餐就够了。我也学他,我学他没有办法,他吃一个,我都吃两个。
  主持人:这一天就这一个馒头吗?
  老和尚:对,但我不行,我要吃两个。所以他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在那个时候台湾钱六十块,六十块等于美金一块半,那时候一比四十,一块半。我一个月生活费用至少要九十块,他六十块,我要九十块,我就没有办法能达到他的六十块。所以老师看到我,我试验了五年,老师说不错!这样的生活一生不求人,人到无求品自高。
  主持人:那人家说您每天吃得那么不好,又那么少,不痛苦吗?不难受吗?
  老和尚:我精神满足,我工作能量不输给别人,没有影响。到以后我才得出个结论,饮食是能量的补充。我们人像个机器一样,你的活动要靠能量来发动它。能量,这机器有的是耗能量的,有省能量的,就像汽车一样,有省油的,有耗油的。这个到底它耗到哪里去了?我给老师提出来,我说老师,我有个体会,能量的消耗,应当百分之九十五消耗在妄念上。他说对。于劳心劳力都很少,劳心劳力消耗能量消耗在妄想,打妄想,这个消耗能量太大。所以佛陀在世他们都是日中一食,为什么?他没有妄想,他平常保持着正念,没有妄想,所以他消耗的就不需要那么多,每天补充一次,够了。阿罗汉得九次第定,那个妄念就没有了,一个星期吃一餐,辟支佛比阿罗汉功夫更高,半个月吃一餐,道理在此地。
  主持人:您说的阿罗汉,就是普通的人他证了阿罗汉果,就能这样?
  老和尚:对,不错。证阿罗汉果就是他能够把对于世出世间一切法的执着没有了,决定没有执着,这个人就是阿罗汉。我们有执着,凡夫有执着;没有分别的人是菩萨,不起心不动念这个人叫作佛。所以佛、菩萨、阿罗汉都是人。凡人,凡人就是你起心动念、分别、执着统统有,你是凡人。
  主持人:而且跟他们是相反的。
  老和尚:所以这个讲能量的消耗,你愈往上面去的时候,他能量消耗愈少。
  主持人:相反的,不但消耗能量,消耗这些食物,而且还会受恶果报。
  老和尚:对,因为什么?病从口入。
  主持人:吃得愈多,危险愈大。
  老和尚:对,不错。所以东方人的道理,西方人作梦都想不到。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赌博,我们中国古人教给我们,赌博是没好下场的。
  老和尚:对,没好下场,真的。而且开赌场的人,我常常讲,那是谋财害命。那种行业纵然你现在是得到一些利润,果报不得了,那是地狱果报。
  主持人:人家会问,现在世界各国都有股市。
  老和尚:对,是,那都在搞赌场,所以这个世界会变成这个样子,会变成这么多的灾难。科学家提出的警告,这大家很多人相信的,科学家提给我们最近的警告说是拯救地球的危机,拯救人的危机只剩下七年的时间。如果这个七年人要不知道反省,不知道回头,那就没救了。现在怎么?还有七年,大家说七年时间还长,再过个二、三年,恐怕着急了,那着急大概来不及了。
  主持人:您能简单的给大家分析一下,股市为什么像赌场?
  老和尚:股市像赌场是大家都知道的。
  主持人:有的经济学家也这么说。
  老和尚:尤其在香港,香港现在买股票的人多少,赌马的多少,为什么?是用侥幸的心理去求财。
  主持人:就是我赚了就一定有人赔。
  老和尚:对,不错,是!不是正当的,这是错误的。
  主持人:如果大家都用这种心理去生活、去赚钱的话,民风狡诈。
  老和尚:没错。所以孟子说「上下交征利,其国危矣」。这个话讲得很透彻,你现在看,现在不是一个国家上下交征利,全世界,所以世界动乱,世界危矣。你从因与果上来看,古人就很清楚,社会走向这个趋势还得了!所以中国古圣先贤用教学的方法,用因果伦理道德的教育,做什么?防范人欲望的扩张,人有欲望,把它限制在一定的一个节度上。所以中国人讲礼,礼就有节,你不能超过,不能不及,也不能超过,适当的享受,对。所以中国过去人情往来都是送礼,节庆婚丧喜这些事情都有送礼的。礼,家里面都有一个本子,人家送我们多少,将来他有事情,我们还多少,不能超过太多,跟他一样,或者多一点点,不能比他少。礼节,才有节度,人情厚道。
  主持人:这个世间贫富贵贱本来就有差别的,而且这是客观存在,哪个国家都是这样,在我们中国管这叫福报不一样,福气不一样。现在我们要请教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经济学家回答不了的,但是我相信他们也很想知道。比如说一个福报很小的人,鼓励他贷款,借给他很多钱,让他去消费,刺激他消费,他会有什么果报?
  老和尚:这种现象在西方人是常见的,但是在过去的中国人绝对没有这个现象。自己贫穷没有福报,可以去乞食,乞丐,要饭。要饭,他没有因果责任,为什么?人家是布施给他的,他不是抢来的,不是偷来的,他得到的时候,他也能够很安然的受用。如果是负债过日子,这个比乞丐果报还要可怜,这是中国人决定不能做的。那贫富之间这个差距,在事上讲有,在理上讲没有,理太深了,不是一般人能懂得的。理上讲是,你觉悟了,觉悟到自性,自性是圆满的。你看佛在大经里面告诉我们,自性它是究竟圆满,智能圆满、德行圆满、才艺圆满、福报圆满,而且是平等的,人人如此。但是你跟佛是平等的,你现在为什么不平等?你迷了自性,迷了自性,你有了障碍,有障碍的时候,你这个福报不能现前。就好比说你是个大富长者,你这个钱都在银行里,现在你身上一毛没有,你吃饭还得讨乞,为什么?钱不在手上,你是真有钱,你拿不出来,就这么个道理。所以迷了之后,六道众生都迷,那怎么办?摆摊子,做小买卖,就搞这样子。就是说你的性德不起作用,那你就靠什么?靠修德。修德,每个人修的就不一样。
  主持人:您说的就是种点善因,结点善果,就是靠这个过日子,就跟种粮是一样。
  老和尚:对,你种的多就收得多,种的少就收得少。
  主持人:修佛法不需要这样,自性显现出来之后
  老和尚:对,那要见性之后才行,没有见性都要靠修德。所以佛法很重视修,你不见性的时候你完全靠修德。财富,确实,譬如我们在这一生当中,不要说别的,这一生当中我们做的布施这些事情,自己问自己就知道,做的多不多?是不是非常欢喜乐意去做,不带一点勉强的,这问题都很多,对福报的增损有很大的差别。所以说你是很欢喜布施,喜欢帮助别人,你将来得到就很容易,譬如做买卖,无论做什么买卖,他都赚钱,为什么?你命里头有。有人说赚钱赚得好辛苦,就是你布施的时候心里不甘心不情愿,看到人家布施,不布施又不好意思,忍痛布施,还是能得到钱,得到来的不容易,很辛苦。
  主持人:您知道现在还有一类,社会上很普遍,钱挣了很多,他一挣到手,马上灾难就出现,有的人还马上就死了。这个大房子刚刚赚到手,人去世了,这个家里突然接二连三的出灾难。
  老和尚:这是什么?这是他没有那么大的福报,福报来的时候被福报压死了。
  主持人:装不下。
  老和尚:对。真的,官运也是如此,我们在以前年轻的时候,遇到一个,听说,地位都很高,是个少将,少将升中将的时候,听说上面已经批准了,但是还没有发布,消息走漏了。他很高兴,请到这些朋友们在一块吃饭,喝酒的时候,这一下喝了,就在酒桌上就死掉了。人家说他只有一颗星的命,没有两颗星,两颗星就把他压死了,这有道理。
  主持人:看来这个福报、财富不能去争。
  老和尚:对,不能争!而且有一定的时节因缘,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衰竭,都有一定的。所以来的时候你也不必欢喜,走的时候也不必懊恼。但是来的时候要懂得惜福、要懂得造福、要懂得培福,那你这个福就享不尽了,你很长时间慢慢去享下去。如果你糟蹋它,不知道惜福,不知道培福,那福很容易就消掉,这不可以不知道。
  主持人:这个福报包括财富、名望和各种享受,都是在里面。
  老和尚:对,都在里面。所以样样要节省。尤其是现在世界上灾难这么多,能源、资源缺乏,我们对于物资更应当爱惜。所以一粒米、一滴水都不可以浪费。
  主持人:但是您知道西方现在这些首脑,对策金融风暴、经济危机的方法就是扩大消费,刺激消费。
  老和尚:错误,完全错误!所以将来,也有人看出来,他说将来在大灾难来临的时候,中国人比外国人要轻得多。为什么?中国人懂得惜福,中国人能够吃苦耐劳,外国人享受惯了,一下叫他降下来,他接受不了。中国人苦日子过惯了,再苦无所谓,他没有什么感受,可是外国人那个感受就大了。
  主持人:一个人的福报,我们打个比方,就像这一杯水一样,比如说这是它能承载得了的,如果使劲赚钱,这些名望、这些各种享受就像使劲往里加水一样,它是到了一定程度就要往外流,对人来说这就是灾难。
  老和尚:没错,对,确实如此。
  主持人:有人就想问,我很想当一个大杯子,我不愿当福报小的杯子。
  老和尚:那是量不一样。
  主持人:这个量由什么决定?
  老和尚:每个人心,量是分别执着决定的。
  主持人:心的分别。
  老和尚:对,不错。本来量大家都是一样大,「心包太虚,量周沙界」,这是佛经上讲的,这是大家平等的。现在为什么变成小了,甚至于小到两个人都不能够兼容,夫妻吵架,夫妻离婚,两个人都不能包容,这个量就太小了,福报就太小。所以中国人有个谚语说「量大福大」。
  主持人:是这么个意思!
  老和尚:对,量大福大,福大的人决定量大。所以要学着包容。《华严经》给我们讲,性德里面,它讲四种性德,最后一种就是「含容空有」,这个量大;空是虚空,有是万有。所以含容空有就是平常讲的「心包太虚」,这不就是含空吗?「量周沙界」,这不就是包有吗?所以要有这样的度量。
  主持人:我们老祖宗一直教给后代就是要厚道,就是这个意思,让子孙后代再培福的意思。
  老和尚:不错。而且教育非常重要,这是古老的谚语一句话说,有文化、有教育,你这个家里孩子有教育,虽贫,贫不过三代,一定要发的;如果没有教育,家庭虽然富有,富不了三代,它衰掉。
  主持人:因为他在折福,前面那是在培福,两个方向。
  老和尚:对,所以中国懂得教育,唯有教育能致富、能致贵,富贵都从教学里面得来的。
  主持人:现在家长都学国外,怎么爱孩子?给他钱,给他美金,去外面消费去吧!这是不是很像把杯子里的水再往外倒?
  老和尚:对,这是错误的。
  主持人:这是在折损孩子的福报。
  老和尚:对,不错,这个不懂得教育。小孩这样养的时候,将来问题很多,会有灾难。不孝父母,不懂得人跟人际的关系,养成贡高我慢,狂妄自大,这麻烦就大了。
  主持人:您刚才讲,两个人都容不下,就是心量太小,福报太小。我们讲人有人的福报,一个家有家庭的福报,国家、民族它都有各个不同的福报。
  老和尚:没错,有国运,整个世界有世运。这个是怎么讲法?在佛法里讲,共业的果报,各人是别业,不一样。两个人以上,家庭就是共业。我们这一个家庭,在从前家庭是大家庭,人丁不兴旺的话也有一、二百人,人丁兴旺的话三、四百是很普通的家庭,五、六百那是望族。
  主持人:名门望族。
  老和尚:对,所以它是大家庭。大家庭没有规矩还得了!
  主持人:小社会。
  老和尚:所以《弟子规》就是过去各个家庭里面的家规里面必须要修学的,就是必修的一百一十三条。另外还有他自己家庭里面特别的教训,那是什么?一定与它的家业、家道、家学有关系,他再加几条,这是共同科目。所以中国人重视,为什么?家和万事兴,齐家治国平天下。现在中国人可怜,家没有了,现在家庭不是中国人讲的家庭。
  主持人:现在这个家
  老和尚:不是。中国人家庭那是一个家庭就是一个村庄,几百人就是一个姓,一家,五代同堂。
  主持人:刚才我们讲到家有家运,国有国运,民族有民族运,像您所讲,世界有世界运。譬如说,眼下就有个例子,像冰岛,它一年的财政收入是一百多亿美金,但是他的治国理念是西方经济学的,它负债一千多亿美金,那他子孙后代怎么办?孩子生下来之后就是负债。
  老和尚:这是绝对错误的。如果是中国人的话,譬如像在冰岛这个地区,他靠什么?所以中国人讲「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主持人:开始打鱼。
  老和尚:对!他就靠打鱼这个生活,世世代代能维持下去,他不会负债。而且过这个日子实在讲过得很惬意,过得很自在,何必要西方科学这些东西?
  主持人:竞争。
  老和尚:不,竞争之后的苦头太大了,你付出的代价太凄惨了,得不偿失!
  主持人:您想想,现在人的心理就是,谁愿意人家瞧不起自己?谁愿意被别人说成是落后的民族?
  老和尚:那不是这样的,落后未必是真的落后。
  主持人:不应该跟他们一般见识。
  老和尚:不需要跟他一般见识。我们虽然贫穷,生活好象不如你,比你苦一点,我们苦中有乐;你们虽然觉得乐,乐中有苦,不一样。你能够看到苦中乐,乐中苦,你心就平了。
  主持人:这是真相,世间真相。
  老和尚:真相。
  主持人:世间真相。
  老和尚:不错,世间真相。
  主持人:我相信您老所讲的这些经济学的理论,跟经济学相关的这些理论和方法,我相信您肯定是几十年来一直都是这个态度的。那我就有个体会,做为记者采访,如果是在十年前或者是五年前我来专访您,您这么讲,我相信那会很多人摇头,他不能相信,但是现在大家会相信了。我提这个问题的体会是,人有一个特点,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们怎么能让大家看到这个节目,有些人还没见到棺材,他就能及早的回头,及早的得救?
  老和尚:不要紧,这是各人的,也是属于叫运,运不相同。
  主持人:福报不同。
  老和尚:他现在时候没到,到时候他就有警觉心。所以佛度众生常说得度有缘人,那个有缘是什么?他的缘成熟了,机缘到了。
  主持人:佛度有缘人。
  老和尚:不错,他要是机缘没有到的时候,佛跟他讲也不相信。
  主持人:他放在手边他都不看。
  老和尚:他不相信。必须到尝到苦果了,他才会晓得。
  主持人:中国的老话就是把那个罪受够了,他才能回头。
  老和尚:才会觉悟。
  主持人:我们刚才说到的是经济,它和政治是连在一起的。西方的价值观是民主,我们举个例子,譬如像台湾,学习美国的民主,我们中国的内陆很多人理想也是民主,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样的启示?
  老和尚:民主是个理想,民主必须要有条件,人民文化水平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讲民主,如果达不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我是赞成君主。所以我初到新加坡的时候,遇到个老朋友,演培法师,前年过世的,他大我十岁,在台湾我们就是好朋友,也是个讲经的法师,他就问过我,他说:「净空法师,你是赞成君主还是赞成民主?」我说:「我赞成君主,我不赞成民主。」他说:「你老古董,你太落伍,太守旧了。」我说:「不是这样的,民主它有民主的条件,君主有君主的传统。」譬如说在中国这个环境就不适合讲民主,我举开店来讲,中国是个百年老店,子子孙孙世代相传,这是一个大家族,你搞民主,你把它分散掉,拆散掉,这是不人道的,这是错误的。
  主持人:民主就有党派竞争,就有竞选。
  老和尚:对,这是不人道的,为什么?它是一个大家族,中国是个大家族,你怎么能叫他子孙分家,各自独立,互相来对立,这还得了!
  主持人:台湾现在就是互相骂,一直这样。
  老和尚:不错,我那时候在美国的时候,我说美国必须要实行民主,为什么?你没有根,你们都是从欧洲移来的移民。
  主持人:原来就是分开的。
  老和尚:对,你们没有这个传统,你们不是一家人,不是一家人,大家在那都摆摊子,都摆摊子,对外搞个代表,当然要选一个人来做代表。为什么?中国制度不适合美国,美国制度不适合中国,你要了解这个道理。那是一家人一家族经营的一个老店,所以你不可以这样说法的。
  主持人:他们是一百个家族,合在一起也不行,用那种也不行。
  老和尚:不行。但是不管是君主、是民主,最重要的还是德行。
  主持人:德行。
  老和尚:只要有道德、有仁义,民主好,君主也好;如果没有仁义道德,君主不好,民主也不好。
  主持人:您是说领导人。
  老和尚:对,不错。所以你从这里想,你要晓得国民教育是多么重要。所以国家之兴衰,不在乎政治的体制,在乎伦理道德的教育。
  主持人:人存政举。
  老和尚:对,不错,人亡政息,你要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孙中山先生推翻专制之后,他搞一个党,一党专政,我倒是挺赞成。为什么?他一党,依旧是一个大家族,这个政党是个大家族。在过去是一家人统治这个国家,现在是把整个国家里头精华集合起来来管理这个国家,这个理想是很正确的。很可惜,他六十岁就死了,他没有实现他的理想,后来的继承人不能够继承他这个志向。
  主持人:你也不赞成有反对党?
  老和尚:没有反对党,怎么可能有反对党?有反对党不就树敌了吗?
  主持人:仁者无敌。
  老和尚:对,怎么会有反对党?
  主持人:那西方民主他就有反对党。
  老和尚:不可以有反对党。
  主持人:中国不适合。
  老和尚:我这次告诉澳洲陆克文总理,我就告诉他,不要有反对党,为什么?他那时候在的时候他是反对党,他们那个国家,自由党跟工党,是有反对党,一个执政的,一个反对党。我说你不可以,你执政了之后,把所有的反对党都要常常请他们吃饭,都变成最好的朋友,变成自己兄弟一样,这个国家会兴旺。这个国家有很多政党,政党是兄弟,政党是亲人。
  主持人:一家人。
  老和尚:不是反对的,你就成功了。
  主持人:西方民主有个观点,就是得有人在监督你,就是得有一个反对你的人一直在监督你。
  老和尚:那就是制造对立,制造纠纷,制造动乱,这就是社会不安定的因素之来源。你以真诚心对待,譬如说这个反对党,你提供意见好的我接纳,我马上就执行;你挑剔我的毛病,我反省,有则改之,无则嘉勉,怎么会对立?我说你这样做总理,你总理当一辈子,为什么?没有一个不服你的,没有一个不赞叹你的。没有敌人,没有反对的,你要真正能做到这一点。
  主持人:前提是这个领导人要先做到这点。
  老和尚:对,领导人一定要能够接纳任何人的意见,不同政党提出的意见是好的,照做。
  主持人:心包太虚。
  老和尚:对,不错!为全民利益,不是为自己一党利益,不是为个人利益,大公无私。
  主持人:那有反对党也变成不反对了。
  老和尚:对,不错!有反对党都变成朋友了,都变成真正帮助你的人。而且是反对党里面的人才一样要用,我请你入内阁,我不因为说你是反对党,我就不让你进入我的内阁,不可以。所以中国人讲「仁者无敌」,仁慈的人没有敌对的。
  主持人:如果反对党对执政党也有信心的话,他就不是反对党了,有信心。
  老和尚:一条心,一个目标、一个方向,哪来的反对?
  主持人:西方很多国家还有这种思惟,就是认为这个国家如果不符合西方民主的价值观,他就是落后的,要被历史淘汰的,他们有的时候还会动用武力来干涉国家的内政。
  老和尚:这是错误的。
  主持人:所以很多国家他们就讲,你们倡导的是民主、公平和自由,但是最先破坏的还是你们。所以现在很多国家,尤其是一些民主国家,后来的这些国家,他们会提一个问题来请教您,很想学习民主,但是榜样在哪里?
  老和尚:对,榜样现在找不到,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榜样。为什么没有榜样?你要知道,老祖宗的文化丢掉了,所以样子没有了。中国古时候是以尧舜为榜样;如果在美国来说,美国开国的前面几任总统是好榜样,确实他还讲义气。
  主持人:各个国家都把老祖宗忘了。
  老和尚:对,尤其科技发达之后,都以为自己超过老祖宗,老祖宗不行,我们比老祖宗能干多了,毛病出来了,瞧不起老祖宗就叫大不孝。无论是东方、西方,传统的文化,包括宗教在内,头一个就是孝顺父母。
  主持人:这是人类共同的。
  老和尚:不错,共同的。你连祖宗、父母都不要了,你还能够爱谁?
  主持人:不管哪个国家,哪个族群,只要违背这个共同规律,灾难
  老和尚:对,不错,灾难就会有。
  主持人:在二千多年前,孟子曾经有过这样的主张,「民为贵,君为轻」,而且他还有这样的话,叫「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也就是说你领导人要是仁义了,天下就都仁义了,你正了,天下就都正了。
  老和尚:不错,上行下效。
  主持人:反过来,下面如果不仁、不义、不正,都是你这个领导阶层的责任。
  老和尚:没错。
  主持人:我们看了这个话很感叹,这不就是民主吗?民主就是人民排在第一位。
  老和尚:中国自古以来,古圣先贤没有不爱民的。
  主持人:那我们受了几千年来这种儒家的教育,那岂不是说都是民主的教育吗?
  老和尚:是民主,是的。君一定爱民,君要不爱民,他的政权会被别人推翻,就这个道理。所以为什么会改朝换代?末代的皇帝不爱老百姓。
  主持人:就不遵守这个民主的教育了。
  老和尚:对,不遵守祖宗成法,祖宗现成的法规他不遵守,他就得亡国。所以我为什么赞成君主?君主,帝王选继承人,它有一个最大的优点,让全国最有德行的、最有学问的老师来教他的儿子。现在民主选一个,没有受到这么好的教育,这种教育太难得了。你看太子,老师教导他的时候,还有政府这些政要的这些子弟陪读,那就是培养下一代接班人。这个太子是皇上,底下的是文武百官大臣,都是他的同学,都是这个好老师教出来的。所以他们的见解相同,佛家讲「见和同解」,他们在这里建立了共识,就是老师指导之下,上一代的老皇帝亲眼看到的,底下这个班子起来了。这是民主里头做不到的。
  主持人:西方民主绝对没有这些东西。
  老和尚:做不到的。所以你看到中国传统这个东西,你不能不赞叹它,它真好!
  主持人:孟老夫子这六个字,「民为贵,君为轻」,您参加联合国会议那么多次,以您的体验,是不是这六个字全世界人民哪个国家都欢迎吗?
  老和尚:都欢迎,没有不欢迎的。所以现在就是,我们中国东西,我跟外国人谈的话,都没有遇到反对的。你说我们佛跟儒家的东西,我常常跟其它宗教,跟伊斯兰教、跟印度教、跟锡克教谈,他都能接受,都欢喜。我以为还要跟他辩论的,结果一次辩论的机会都没有。
  主持人:那能不能说我们传统以来的这种教育,这种政治方面的教育,对领导人的这种教育,是最符合人性的?
  老和尚:对,是符合本性的。所以我们以后了解到,中国儒释道三家他们的东西是从自性流露的,自性是一样,所以他能够接受,他不是自己创造的,不是自己发明的。
  主持人:不是我的意思,是人心大家都一样的意思出来。
  老和尚:对,不错,它是从自性流露的。所以夫子讲他「述而不作,信而好古」,非常有道理。古圣先贤,因为他没有自己,他没有私心,他是从真心流露,真心都是一样的。所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样的。
  主持人:放之四海皆准。
  老和尚:不错。
  主持人:后来很多帝王他们被后世子孙甚至加载史册,留下了骂名,都是因为他们违背了这种教育,并不是这个教育本身有问题,我们传统圣贤没问题。误解,这个误会太深了。五四以来一直在打倒封建,说我们不民主。
  老和尚:所以现在吃这么大的亏,受这么大的灾难,这些人都要负因果责任。
  主持人:让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迷信西方。
  老和尚:不错!
  主持人:我举一个例子,就是在前不久,前不久您老在讲经的时候,前不久我记得您也讲过这样的话,就是西方国家将来他所受的灾难、磨难,会比我们这个民族过去所受的那些灾难还要多,大家可以慢慢的看。有人会问为什么?他们现在很强大、很繁荣。
  老和尚:他们所造的因太重了。因为他们所作所为误导了全世界,他要不要负责任?所以中国人论因果,《了凡四训》里面讲得很清楚,不是看因果的现实,看因果的影响,它影响的面多大,影响的时间多长,那个罪就多重。
  主持人:如果我写了一本书,这个书是教人做坏事的,教人做违背人性的事情,虽然表面让很多人发财,很繁荣,这个书流布全世界,写书的人
  老和尚:那个可不得了,那个在佛法讲,阿鼻地狱的罪业。
  主持人:一定堕地狱。
  老和尚:不错,他堕到地狱,他受的罪,受罪的时间就跟他这些言论影响的时间相等,他影响多广,那他罪就受多大;他的流传的时间有多长,影响时间多长,他就受罪多长。可怕!非常可怕!
  主持人:有一些现在的物理学家就来证明这种因果定律的科学性,说做的这个事情发出者,实际上是在发出一种能量。
  老和尚:没错。
  主持人:这个能量会有一种反作用力。
  老和尚:对。
  主持人:它绝对是不生不灭的,一定会作用在自己的身上,你发出去是恶的,那收获一定果报是恶的。
  老和尚:不错。
  主持人:果报如果要是太恶就是地狱了。所以他们有人问过这样的问题,顺便请教您老人家,说:「人间也有地狱。」这个人就讲:「人间地狱在哪里?」他说:「你看,在那些医院里面开膛破肚的,受尽了苦处的那些贫苦人、那些病人们,就仿佛是在地狱里一样。」能这样解释吗?
  老和尚:能。佛法里头有这个解释。所以佛讲十法界,人间里面就有十法界,有人中之佛,人里面的佛、人里面的菩萨、人里面的天人、人里面的畜生、人里面的饿鬼、人里头的地狱。
  主持人:饿鬼的特点是贪心,那么人间的饿鬼就是贪心很重的人。
  老和尚:没错,贪心很重的人、见利忘义,都是饿鬼。
  主持人:人中之鬼。
  老和尚:是,现在虽然没有到鬼道,已经到鬼道里头注册挂号了,肯定去!鬼的形状已经现出来了,鬼是贪而无厌的。
  主持人:普通人也都能感觉得到。
  老和尚:对,感觉到。
  主持人:这也是规律?
  老和尚:对,规律,不错。
  主持人:民主制度底下没有人才。
  老和尚:哪一个读书人会到外头街上去喊我怎样怎样,你们选我一票,那个不如我,那个也不如我,这个话能说得出口吗?
  主持人:人之常情。
  老和尚:说不出口!所以选举,确实真正是人才、有羞耻的人不会出来,那出来的人你就晓得是什么人?没有羞耻心,出去跟人家争。这事是个好事吗?不是好事,你担当这个职位,你要负起这个重担,你这个担子挑不起你就得堕地狱。这个选举选你到哪里?选你到地狱去。
  主持人:负因果责任。
  老和尚:对,谁不害怕?这个责任,在古时候就讲得很清楚,叫「君、亲、师」,你是国家领导人,这三个是你的天职。君是什么?是领导,你把这个国家领导到哪里去;亲是什么?你是他们的父母,你要养育他们;师是你是他的老师,你要教导他们。换句话说,你做一个国家领导人,你要教导这个国家的人民,你要领导他,带路,带他走向好的方向,幸福美满,你要照顾周到,面面都要照顾周到,跟亲人一样。这三个字做到是你的本分,你应该要做到的,没什么功劳好说的,你做不到你就有罪,你说这个多严格,「君亲师」三个字。
  主持人:就像这个杯子的水一样,你能有承担那么大责任,能装那么多水,你可以去当领导人;装不了,你非得要去竞选,你有灾难。
  老和尚:不可以。所以你想想看,选上去这些人,他用的这些幕僚里头有没有真正人才?不会。真正人才羞于为他工作,替这种人去卖力不是丢人吗?
  主持人:就是原来有这种德行的人,用这种竞争竞选的方法,他也变得没有人才。
  老和尚:所以真正世间上人才到哪里去?隐没了,隐居了。
  主持人:不好意思争的人都藏起来了。
  老和尚:隐居也不一定隐居,有人做生意去了,隐于商,但是他经商他有商道,他有道德,他不害人。像僧道里面隐居的也不少。
  主持人:那老百姓就受苦了,真正有本事为人民服务的人没出来。
  老和尚:对,不错。但是这些人也很慈悲,他会教老百姓。在教育界里面也有不少。
  主持人:老教授,我们再把刚才的那个问题,我们再来向您请教一下。现在有人就反省,第一个这个案例说明西方教育的失败,第二个竞选就是民主制度的失败。他们总结的有道理吗?
  老和尚:不能说没有道理,在整个的来讲,就是我们这一代,不只这一代,大概过去推上去至少是三代到四代,我们把伦理、道德、因果的教育丢掉了。伦理主要是讲人与人的关系;道德是人与人相处的规范;因果,因果之发生可以说跟宇宙的起源是同时的,善因一定有善果,恶因一定有恶报。所以在过去历代我们把这个教育抓得非常之紧,所以多多少少人还有一点良心,虽然是作恶,他还有个限度,他还有畏惧。如果这三种东西没有了,那真的叫无法无天。
  主持人:伦理、道德、因果。
  主持人:我们就发现人类历史上几千年当中,真正杰出的政治家,几乎没有是竞选出来的。譬如说像在中国诸葛亮、范仲淹,这些千古名臣,举世瞩目,那都是很少见很少见的,名垂千古,他们都不是竞选出来的。诸葛亮三顾茅庐求请出来。如果要是用现在这种竞选制度,很有可能诸葛亮不可能出现。
  老和尚:不可能出现。
  主持人:那历史会不会改写?
  老和尚:会,确实。
  主持人:这种制度出不来好的领导人才吗,竞选制?
  老和尚:不容易,为什么?真正好人才不愿意去参加,道理在此地。谁愿意到街上自己赞叹自己,这在佛法里面是犯戒的,佛法叫自赞毁他,这是重戒,赞叹自己,毁谤别人,这成什么话!这首先你的德行就没有了。
  主持人:人类普遍的美德是谦虚。
  老和尚:对,不错,谦虚、礼让。
  主持人:那破坏人类普遍公认的美德,首先第一个就是竞选,现在都是说我好你差,攻击对方。
  老和尚:所以现在这个政治,我讲了,无论是民主、君主,不是很重要的,最重要是教育。如果真正人都能够学到仁义,「仁者爱人,义者」,就是我们今天讲合理、合法、合情,古人的解释「义者循理」,遵循道理,不可以违背道理,我们讲人情、国法、事理,情理法都不违背,这叫义。所以人要是讲仁,爱人,又遵守这三个大原则,不会做坏事情。
  主持人:天理、人情、国法。
  老和尚:对。
  主持人:现在有这样一个普遍的舆论,第一个认为要有监督,这个国家要有监督执政党的这种力量,才会出现公平;第二个就是说要民主,要竞选出来,这才会好。这样分析起来都有问题。
  老和尚:有问题,不在乎这些。我们现在细心去观察,制度是其次,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的本身,就是人的素质,今天讲素质教育。如果人是好人,什么制度都好;人要不是好人,什么制度都出毛病。
  主持人:中国老祖宗教育后人有一句话,我们印象很深,就是说他告诉领导人,凡是那些自我赞美的,说我自己非常好的,你千万不要重用他,为什么?流弊,就是容易对后世造成影响,对你以后造成影响。因为这会鼓励大家起来竞争,削尖了脑袋去争,到最后你这个领导人会怎么样?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分不出来,全都说自己好。所以说我对这个流弊感慨很深,发现现在人你去跟他谈流弊,他不知道什么意思,他都是显在眼下。这也是一个教育的问题。
  老和尚:对,这个流弊可以说从满清亡国之后愈演愈烈,演到今天,不能够不知道。所以归根结柢,还是素质教育比什么都重要,一定要抓紧这一条。
  主持人:只顾自己,只顾眼下,这样是不可能产生伟大的政治家。
  老和尚:不可能。
  主持人:我们再来说法治,现在很多中国人的梦想是建成一个法治社会,我们好象也努力了很多年。但是现在大家发现这么一个情况,就是说,人要守法它有一个前提,就是说他有守法的愿望,他能够守法。我们分析了一下,这是道德的表现。
  老和尚:不错。
  主持人:那这就回到了一个老问题,人要是想人人都去守法,变成一个法治社会,前提是人人是一个有道德的人,那就回到我们老祖宗的那个宗旨,就是以德治国,以道治国,以德化人,那不是中国的说法吗?
  老和尚:对,中国人讲道、德、仁、义、礼。最高的是道,最低的是礼,法在礼的下面。礼没有了这才讲法,法不一定能维系住社会,为什么?钻法律漏洞的人太多。
  主持人:很多人看完您的节目之后才豁然开朗,恍然大悟,原来法治社会的前提是道德教育。
  老和尚:对,不错。没有仁义道德的基础,法治流弊就非常非常之多。法律是什么?实在讲,被一些少数人利用,真正一般善良的老百姓他不懂,吃亏的是人民。
  主持人:在今年我们听到了两句很让人伤心的话,头一句,很不幸今年我们听到过两句这样的话,一句是胡主席提出来的,胡主席讲有一些官员已经麻木不仁了;还有一句是温总理讲的,说一些企业没有了做人的道德,他们已经丧失了良心。现在有这样一个问题,现在不是道德的问题,是他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这比道德又退了一步,那怎么办?
  老和尚:不错。我们在汤池就是做的这个试验,看看中国最基本的、最底的底线,越过这个底线就不是人了,就跟畜生没有两样,这个底线就是《弟子规》。《弟子规》的教育,我们做了个试验,试验成功了,证明老祖宗讲的「人之初,性本善」是真的,只要你教,所以「苟不教,性乃迁」,只要有人好好的教,提倡,回头的人很多。不到半年,这个小镇的居民,四万八千人,居然他就回头了,就醒悟过来了,这是我们想象不到的。所以有很多人以为说这个法师有好大的威力。错误了,我有什么威力,老祖宗的威力,《弟子规》的威力,《感应篇》的威力,《十善业道》的威力,不是我,与我不相干。谁去做谁就感受到这个力量的强大。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原来司法部的副部长高副部长去参观汤池,几天之后,他一开始什么话都没有讲,很谨慎,最后讲了这样一句话:「今天汤池小镇的经验可以救中国。」
  老和尚:这是他说的,高昌礼先生说的。
  主持人:我想这是由衷之言。
  老和尚:所以这个世界到现前这个阶段有没有救?我们的答案是肯定的,只要能够推行传统教育,中国有救,世界有救,和谐社会可以落实,和谐世界可以促成,但是这要国家领导人、要媒体。
  主持人:您多次的强调这两点,实在是因为影响太大了,一个是国家领导人,一个是媒体。
  老和尚:对。这个东西一结合,像现在混乱的局面,我相信一年的时间,中国社会就恢复到真正是太平盛世,和谐社会。确实所谓的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是真正可以做得到的。
  主持人:其实就是把汤池小镇扩大一下,原理是一样,方法一样,再加上这两个重要因素的推动。
  老和尚:对,不错,推广。治乱,反正拨乱是有效果的,中国人是有方法,有这个智能,有这个经验,有这个历史教训,只要我们自己肯定它,我们接受它,我们依教奉行,就能做到。
  主持人:现在有人提这样的问题,说我也知道良心是好,我也不愿意昧良心做事情,但是周围人都不讲这些东西。
  老和尚:那没有关系,我们能影响周围人。所以这桩事情我们提出来,从我心做起,从我家做起,然后从我村做起,从我镇做起,从我县做起,一层一层扩大。
  主持人:城市里是从我这个社区做起。
  老和尚:对,不错。所以一定是从我做起,不要问别人,我做了会影响别人。
  主持人:还有一些个别的人会说,我这么做,那人家不欺负我吗?
  老和尚:没有关系,不要怕人欺负,不要怕吃亏,老祖宗说吃亏是福。佛讲人在这个世间,没有一个是上当的人,没有一个占便宜的人,为什么?因果通三世。
  主持人: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老和尚:占不了。
  主持人:要相信老祖宗。
  老和尚:对,要相信老祖宗的话。
  主持人:老祖宗是不会让后代子孙吃亏的。
  老和尚:没错,对后代子孙爱护备至,你要真正能体会它,你才会感恩。
  主持人:因为我们这些古圣先贤、这些先祖的智能,今天看起来,这些外国的科学家、专家、学者,包括元首,都举手赞成。
  老和尚:对,确实。我们跟交往之来谈的这些问题,还没有一个提出反对意见的。
  主持人:针对西方的价值观,你曾经讲过,看似平等,实际上最不平等。举个例子,现在大家是什么情况?都是朋友,什么叫都是朋友?就是老师跟学生是朋友,父母跟子女是朋友,大家都是朋友关系,好象这是一种潮流。但是在您看起来,看似平等,实际上最不平等,您能给大家破迷开悟,指点一下吗?
  老和尚:朋友的关系跟父子的关系不一样,父子里头有亲情、有亲爱。朋友在从前有道义,现在道义没有了,有什么?利害,这还得了!亲情里面只有付出的,没有求回报的。父母对子女是付出的,子女长大对父母是付出的,都没有任何回报的。这是什么?这是人伦的天性,连畜生乌鸦都会有反哺之恩,人到这时候连畜生都不如了,畜生有互相照料。我有一次在澳洲,我住在乡村,有只小鸟死了,掉在地上,另外一只鸟,可能是它的伴侣,我们在地下挖个坑把这个小鸟埋在下面,这个小鸟就在这个地方绕圈,三天不离开。这个鸟一定是配偶,它有那么样深的情。
  主持人:畜生尚如此。
  老和尚:我们想想,人今天跟畜生比不能相比了。
  主持人:现在首先是钱。
  老和尚:对!我们很感动,那只小鸟埋在那个地方。
  主持人:听到您讲这些,我们之所以感动,听到这些畜生的故事,人之所以被感动,是因为那个性是一样的。父母和子女之间、亲人之间是无条件的。
  老和尚:所以中国的教育是从这里兴起的,这最古老兴起的。教育的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这种亲情如何永远保持而不丧失,这是中国教育头一个目的,第二个目的,这种亲情怎么样把它扩大,扩大是你爱兄弟、你爱家族、你爱邻里乡党、你爱地方,你爱国家、爱民族,再扩大到最后,凡是人,皆须爱。所以中国五千年的教育是什么?爱的教育。
  主持人:从父子有亲放大。
  老和尚:对,这个是点,原点。所以原点就是个孝字。「孝」是个会意,你看上面是个「老」,下面是个「子」,说明什么?父子是一体。现在讲有代沟,中国没有,有代沟就不孝了。
  主持人:连在一起的。
  老和尚:对,是一起的。父亲上面还有父亲,所以过去无始,未来无终,是一体。所以外国人对我们祭祖,他莫名其妙,几千年的祖宗,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你怎么还要去纪念他,他什么样子你都不知道。慎终追远,民德归厚。连几千年的老祖宗我们还纪念他,现在的父母哪有不孝的道理!
  主持人:无条件的。
  老和尚:没有条件。所以感念老祖宗世世代代的恩德,这个情多厚。
  主持人:所以现在您这么讲完,很多人一下就明白了,现在这些家庭的矛盾都是讲条件,父母、子女之间是有条件的,为什么?因为大家是朋友关系,要先讲条件,无条件才是正常的。就像您所说,孝这个字是教育,利那个字也是教育。
  老和尚:所以中国文字是智能的符号。
  主持人:给简化了。
  老和尚:简化是错误的。
  主持人:因为大家看到之后就不能觉悟,就不能受教育。
  老和尚:对,不错,他以前看这个,虽然念不出来,意思懂得。你看到这个字,特别是篆字写出来的时候,就像画图画一样,意思你懂得,你不知道它念什么声音,意思懂得。这是全世界没有第二家。所以这是我们老祖宗的智能,独一无二。发明文言文,这很了不起,文言文是什么?永恒不变,能够把几千年老祖宗的东西传给后代,不会变质,这个还得了!
  主持人:就是几千年之后,拿起来一读这个文章,如在眼前。现在是拿起来不认识。
  老和尚:是。文言文并不难学,在从前教文言文,从小都是教文言文。所以老师教给我们,熟读一百篇,你就有能力写文言文,如果是阅读,五十篇就够了,背诵,能背诵五十篇文言文,读文言文的问题就解决了。所以从小他背书,就这个道理。小孩五、六岁的时候上学念这些东西,念到八、九岁的时候,八、九岁就能写出很好的文言文。
  主持人:您知道西方民主、法治、平等,还有一个是自由,西方也非常崇尚自由,是不是也可以说,自由,全部都自由了,是不是最大的不自由?
  老和尚:自由这两个字很难讲,讲得透彻的还是佛法。如果你明心见性了,佛法不叫自由,叫解脱、叫自在。
  主持人:没有障碍。
  老和尚:叫大自在。为什么?像孔子讲的,这个自由是由德行上提升的,孔子到七十岁,七十岁才随心所欲不逾矩,那就自由。自由怎么?不管他怎么样,他都自然合规矩。
  主持人:不违反规律。
  老和尚:对,不违反规律。违反规律的自由,那不叫自由,那叫作乱,那哪里叫自由?所以他连自由两个字的意思都不懂。夫子讲「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才随心所欲不逾矩,到七十岁真正到了自由。所以这是涵养的功夫,哪里是随便讲的自由,随你的贪瞋痴慢,那还得了!这种自由是造无量无边罪业。
  主持人:这样看起来,西方的价值观里面,譬如说民主,譬如说自由、平等,有很多这些,实际上只是形式上,很肤浅。
  老和尚:非常有问题,问题很多。他所讲的都不是实际。
  主持人:因为您知道,大家一说到自由,那就是谁也管不了我,我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
  老和尚:那天下不就大乱了吗?社会就都大乱了。今天自由,愿意杀人就杀人,愿意放火就放火,那还得了!
  主持人:您知道现在在网上还有这样的消息,就是因为西方人崇尚平等,人人平等,在西方我们可以看到布什总统的一些漫画像,把他画得像小丑一样,可以供人取乐。现在许多中国人也在学这些,譬如说在网上有这样的消息,但是他不敢丑化,他只是戏谑,只是调侃。他针对的是领导人,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亲热的称呼,譬如说跟胡主席,怎么称呼?「胡哥、涛哥」,温家宝总理叫「宝宝」、叫「小宝哥」,这两位领袖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一些西方媒体认为这是民主进步文明的表现,这不大家都平等了吗?我有一个很自然的疑问,在生活中,人之常情,快七十岁的人我不敢这样称呼人家。有人说这是亲切,可以开玩笑。我说我对这样年龄的人就更不敢这样开玩笑了。我们中国古人教育子女,对尊长,勿称名。所以我就请教您老人家,这是不是西方媒体所评论的一种文明、进步、亲切?
  老和尚:这些名词西方人实际上他体会得很肤浅,在涵养决定不能跟东方相比。东方人与人之间相处最重要的就是尊重,所以他有一定的礼节。礼它有一定的节度,你不能超过,超过是巴结;不能不到,不到是傲慢,是失礼。所以,以礼维系整个社会的秩序。西方社会的动乱就是他没有这种道德的标准来维系。
  主持人:没有这规矩。
  老和尚:国家领导人必须要尊重,为什么?你对他不尊重,就是对整个国家民族不尊重,中国人有这种理念,外国人不知道。为什么?你尊重他,大家才能够遵守他的号令,才能够让他统治这个国家,长治久安。如果对他不尊重的话,谁听他的?人人都不听领导的时候,这个国家就乱了,这个罪过可大了。所以在中国过去的时候,你说对国家领导人开玩笑,这是死罪,最重的刑罚。晚辈对长辈这种开玩笑也不许可的。中国在过去的法律,我还记得,大概在民国二十几年的时候,我能懂事的时候,所以李老师曾经提过,我说我知道,我有这个印象,叫亲权处分。亲权就是父母,父母对儿女是爱护备至,如果父母说我这个儿子不孝,你们把他处死刑,没有辩别的,立刻就处死刑。
  主持人:不用审?
  老和尚:不用审,你父母不要你了,你还能在社会上做人吗?所以在那时候,这条法律,有很多做子女,纵然不孝,不敢做出不孝的样子,产生很大的效果。大概应该在民国二十六、七年的样子,在抗战之前废除了。
  主持人:如果过去要是戏谑国君的话要处死,这不是说为了维护国君的,他是为了维护天下的秩序。
  老和尚:对,没错,维护整个社会秩序,因为这个关系太大了。
  主持人:否则就乱了。
  老和尚:关系太大了。所以中国长治久安,它得来是有道理,这是外国人常常想不透的,中国人有他的道理。
  主持人:那是不是在您看起来这不是一个小事?
  老和尚:大事!这怎么是小事?这是名分,长幼有序。
  主持人:「长幼有序」四个字有这么深的道理!
  老和尚:意思太深了,它维系的是一个家族,维系到社会的安定。所以你破坏这个秩序的时候,后遗症,麻烦了。
  主持人: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这种体会,总跟一个人开玩笑,总戏谑的那种调侃,心里很自然的就不把它当回事。如果我们把领导人也这样做的话,那这国家就
  老和尚:你对父母、对长辈的时候,这个社会就乱了。
  主持人:他说话我们也不听了。
  老和尚:对,就是在同辈分里面都有分寸,都不可以过分。
  主持人:我们再说,下面还有个问题,是科技的问题,二千多前年中国有一个,其实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叫墨子,他做过一个小的飞鸟,是用木头做的,这个飞鸟能够在天上飞三天不落下来。我有机会在大学里面做会报,做讲座,我就给大家提过一个问题,现在哪一个科学家能够造出来这样的飞鸟?同学们确实是回答不上来,真的是没有,现在科学家真的是造不出来这个。想请教您老,为什么我们中国古代有那么灿烂的聪明智能,那么高超的能力,今天人都办不到,他为什么不往前推进一步?真有专家提过这个问题,在那本书上他就发出感叹,墨子他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个推进一步,也许再推进没多久,登月的是我们中国人,宇宙在天上飞行的,自由自在飞行的宇航器,就是太空飞船,是我们中国人造出来的。尤其是到后来,就是鸦片战争之后,西方的坚船利炮,尤其到现在,很多年轻人还都有这种看法,我们的老祖宗,他心里面很怨恨中国的老祖宗,为什么?你有那样的聪明智能,四大发明都是你们搞出来的,你们为什么不造一些这种发达的武器?
  老和尚:对,如果中国老祖宗也像外国人一样,外国人是急功好利,这个世界早就毁灭了,不会存在。所以中国人他有德行,他对于历史负责任,对后世负责任。如果这些东西发明出来,如果与道德不能平衡,那个灾难就没有法子估计。所以伦理道德传下去,绝不出毛病。如果说是科学技术传下去,把伦理道德丧失掉,这个世界就毁灭了。我们听听外国很多报导里面讲,五万年前亚特兰提斯科学发达比我们现在还要进步,伦理道德没有了,没有人再相信上帝了,结果整个社会的淫乱达到了登峰造极,使整个大地沉到大海,叫大西洋,那时候叫大西国。
  主持人:原来他们那个国家最后灭亡的原因之一是淫乱,还有科技。
  老和尚:对,科技发达了,就是外国人讲的人定胜天,自己狂妄,伦理道德不要了,也不相信有神,也不相信有上帝。
  主持人:我记得您老曾经讲过这样的话,约束别人那是很不道德的事情。但是从五四以来,很多人都认为传统的圣贤教育正是约束人性的,正是约束人们自由自在的。
  老和尚:不是的,那种约束是约束你反方向的,你违背了性德的,是约束这一边的,是教你发扬性德。这是我们从教育上你能够看到,幼儿园的学生,小学生,你看老师约束的东西就多,愈往上面去这个幅度就开放,到大学就完全开放。所以在中国教育也是如此,你在无知的时候,没有开的时候,那时候要约束你,慢慢的提升,逐渐放,到最后,就像孔子,七十岁达到真正自由,那个自由绝对没有丝毫弊病的。
  主持人:就像太空的宇宙飞船一样,它可以看上去是自由自在的飞翔,但是它有轨道。
  老和尚:有轨道,所以它不逾矩。
  主持人:它要是逾矩就回不来了。
  老和尚:对,不错,它不逾矩。你们今天这个自由有没有越过伦理道德,就十二个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和平」,你有没有违背它?你能够得大自在,绝对不违背这十二个字。
  主持人:这十二个字其实也就是一个规律。
  老和尚:对,性德,是自性的性德。
  主持人:在这个节目当中,我们刚才一直在谈到,就是西方的这些问题。下面我们就来谈中国传统古老的教育,就是「仁义礼智信」。我也经常听您老讲过这样的问题,就是说天地之间就是一个和谐,就是一个爱字。有人就会提这个问题,为什么天地之间它的最高原则就是爱,而不是恨,而不是竞争,这是为什么?
  老和尚:宇宙本来是和谐的,这个道理要讲起来讲得很深,这在哲学里面讲到本体。现在哲学里面讲的本体到现在没有结论,每个哲学家所讲的都不一样,但是都不能叫人心服口服。真正在东方,这是佛经传到中国来之后,中国人对佛经真的服了。我们中国也讲,佛经没来的时候,伏羲画八卦,从八卦里面讲,最初,这是讲太极,「太极生两仪(阴阳),阴阳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这是讲宇宙起源。以后在太极上面再加个无极,实际上这是没有必要的。在佛法里面讲,佛法讲什么?本体是自性,自性到底是什么样子?说不出来,所以佛经用四个字,「不可思议」。你没有办法想象,你说不出来,为什么?它不是精神,它也不是物质,但是它存在,它永恒存在。
  主持人: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
  老和尚:我们思想达不到,佛法讲我们的思想,就是起心动念、分别、执着,决定没有办法超过阿赖耶,第八识,在第八识的范围之内,你没有办法超过,超过这上面就是本性。所以你没有办法超过,你只有不用这个东西,不用心意识。心是起心动念,意是执着,识是分别,你只要能够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那你就见到了,你就完全明白了。在《华严经》佛讲的这个名词叫「自性清净圆明体」,体是本体,这个东西是本体。它什么样子?确实它是自性、是本性,没有生灭的。圆,圆是圆满,没有一点欠缺,明是光明,明是讲智能。那个圆里面是讲什么?就是我们讲的道德,伦理道德,这在圆里头,还有我们讲的福报,佛法不讲福报,讲相好,统统在这个圆里头,圆满,它具足。但是它没有这个缘它不现,不现,你不能说它没有。所以我们六根接触不到,我们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到,摸也摸不到,我们用心想也想不到,就是眼耳鼻舌身意你都接触不到,所以用个空字作代表。这个空不是无,这个空不好懂,这个空有,它能够出生宇宙。所以宇宙从哪里来的?是从这变现出来的。怎么变现出来的?佛法讲,起心动念。起心动念是非常非常微细,我们没有方法觉察。
  起心动念的速度,弥勒菩萨跟释迦牟尼佛的对话,就在《法苑珠林》第八卷里头有这么一段话,佛问弥勒菩萨,我们凡夫动个念头,这念头很粗,细分,这念头里头还有念头,到底有多少念?弥勒菩萨说,这一弹指,弹指时间很短,这一弹指有三十二亿百千念,单位是百千,百千是十万,三十二亿乘十万,就是三百二十兆,这一弹指有三百二十兆的念头,「念念成形」,形就是物质现象现前,就是宇宙现前,「形皆有识」,识就是生命现前,几乎是同时的,你看这个速度这么快。所以我们现在用秒作单位,我们弹指,一秒钟大概弹四次,乘四,乘四那就是一千二百八十兆分之一秒。这是什么?这是讲宇宙的真相。所以物质跟精神跟因果同时起源,你迷了之后,那就念念都迷。所以我们现在六道众生看的现象是什么?是相似相续相,不是真的。所以佛讲万法皆空。《大般若》是佛一生讲经精华的部分,讲二十二年,总结就是「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这是讲到最后的结论,就是事实真相。所以你要是悟入了,你自自然然跟自性合而为一,合而为一的时候,无量智能、无量德能、无量才艺、无量相好,那就是我们讲极乐世界、讲华藏世界,那是美不胜收,它是圆满的,就这么个道理。我们今天还是住在这个世界里,迷了,迷了之后它就变质了,所以变成六道,变成轮回,变成三途,扭曲了。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境界,人人都能证得,按照这个方法就可以。
  老和尚:所以佛是科学,他叫你求证,不是叫你相信。
  主持人:一般在社会里,人们总是要对那些很辛苦的岗位的那些职工们表示特别的感谢,譬如说像扫马路的、掏粪工的,做掏粪的,这些清洁工也好,都要特别的感谢。现在有的学生就提出来这样的问题,我不知道您老人家怎么回答他。有年轻人就说我为什么要感谢他?他挣他的钱,我交给他钱,我是付过钱的,他干的工作那么辛苦,我们交过钱了,我还为什么要感谢他?所以这个让我们由此想到一个问题,整个现在大家都是这样的一个习惯,就是不知道感恩,但是又很难说服他们,他们认为我确实付过钱了,我们之间没有别的事情了。
  老和尚:付过钱是一桩事情,这是一种交易,感恩的心是天性。能够回归到天性的人,在佛法里讲诸佛菩萨,他不但对所有众生感恩,他对树木花草感恩,对山河大地感恩,对于整个宇宙感恩,不一样。那种才真正发现自己确实是爱心遍法界,善意满人间。这种乐趣是这些迷失自性的人他永远不能享受。
  主持人:如果他要是问自己的父母,这些父母真的是回答不上来,他们也没有受过佛法的教育。
  老和尚:不错,父母是答不出来,就正如同《无量寿经》上所说的「先人不善,不识道德,无有语者」,最后叫我们不要怪他们,为什么?丢掉好多代了。我总觉得世尊在经上说这几句话是对我们现代人说的,三千年前他已经看到这个社会。
  主持人:不要责怪他们。
  老和尚:对,为什么?他已经丢了好几代了,你怎么能责怪他?所以在今天传道弘法是比任何时代都要艰难、辛苦。我们学佛法的时候,每天对老师都是跪着礼拜,接受老师教诲;老师告诉我,将来你们弘法利生,是你们跪在信徒面前把法传给他,他还未必会接受。所以我们今天受这些辛苦,老师已经预先知道了,已经在几十年前告诉过我,所以我们受得很甘心,很情愿。
  主持人:老师早就说过。
  老和尚:早就说过。现在我们在经论里面获得了证实。我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知道宇宙是一体,我们知道自他不二,但是他有分别、有执着,我们没有,我们要慢慢感化他,慢慢去帮助他回头。这个迷失方向时间很长,迷得很深,不是很容易就回来的,这我们一定要知道,所以要有耐心。
  主持人:在很多中国人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巨大的伤痛,也叫耻辱,就是在一百多年前,我们被列强欺负,大家现在一定是发愤图强要成为一个强国,这个心理好象也是可以理解。现在有两个问题他们自然就化解不开,我们中国人一直讲仁爱,最后为什么落这么一个下场?
  老和尚:这个下场也是共业所感,仁爱是祖宗传的,传到末后的时候这个概念愈来愈淡薄,变成表面上有,实际上自私自利在不断增长。同时看到外国人,总认为别人是正确的,我们自己是落伍的,把对祖宗所传的东西信心失掉了,这才遭受真正苦难的第一个因素。也就是在那个时代没有人把这桩事情讲清楚讲明白,纵然有人能够讲清楚讲明白,不像现代有这么多媒体可以宣传,在那个时候没有媒体,如果说没有身分地位很高的人支持你的话,你传不出去,你能传的只是几个学生而已,所以不能够跟大众来传播。所以现在的好处,科技发达,我们要好好利用媒体。所以今天社会乱到这种现象,我们想如果媒体能够好好的运用,这个世界恢复秩序,一年就行,如果没有媒体,永远不能恢复。你用什么方法?真找不到方法。你说讲,你要多少人讲?中国十亿人,你怎么个讲法?所以媒体的贡献很大,要好好利用它,它能够拯救世界;但是反过来,它也能毁灭世界。
  主持人:在您看起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是不是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强大,不能够受外方的欺辱,不要再重蹈亡国灭种那种危险。
  老和尚:对,这个里头最重要的是文化。
  主持人:还是文化。
  老和尚:对,就是在今天这个世界上,大家也赞成文化。所以我们看古代,像周朝那时候,那时候都是没有统一,秦才统一。那时候所谓是共主,尊之为天子,就是什么?这个小国文化水平高,真正是礼义之邦,是和谐之国,他那个国也不过现在一个县的样子,甚至于比现在县还要小,譬如说周朝文武周公那个时代,但是他治理得好,真的做到人民相亲相爱,互助合作,上下就像一家人一样,周边这些国家人看到羡慕,都向你学习,尊重你为天子。所以那个时候天子也是民主的,不是用武力占得来的,是文化的力量。在今天也一样,你说我们用个小镇来做试验,试验成功,外国多少人来参观,看到很感动,就这么个道理。所以如果能够用媒体大量来宣扬的话,产生很大很大效果。
  主持人:一个县是这样的效果,如果一个国家,也会吸引很多个国家来向你学习。
  老和尚:对,不错,现在实在讲,只要国家能够出现一个县、一个市,全国向你学习,全世界向你学习,你就是世界的共主。所以这不需要用武力,不是打出来的。人家从内心里头尊敬你,打出来那是以力服人,心不服。
  主持人:不符合人性。
  老和尚:不错,人家心不服!你做出来,做得真正好,尤其是现在乱世,谁都想安定,谁都想和谐,出现一个和谐市,谁不感动!
  主持人:在仁义礼智信当中,这个「智」,您老是怎么解释?
  老和尚:智是智能,智能就是真正有能力辨别邪正、是非、得失,有这个能力。
  主持人:不是知识。
  老和尚:不是知识。所以智能跟知识是两桩事情。
  主持人:仁义礼智信这五种最基本的德行,仁是第一个,它是人的本性。
  老和尚:仁是爱心,对,是仁爱。
  主持人:义,像您所讲的,它是一种适合自己的一种规律,一种规矩,各守其道;礼就是一种秩序,一种礼节;智就是您刚才所讲的;信是最后一个,是信用。
  老和尚:对。信用第一个就是要信人,对于任何人都有诚恳的一个信心。现在人没有这个信心,人都是坏人,都没有好人。在从前不是的,人人都是好人,没有坏人。坏人什么?坏人他是学坏了,不是他的本性,本性决定是好人,「人之初,性本善」。为什么变坏了?学坏了。为什么学坏了?没有人教他。所以教育就这么来的。
  主持人:我们用这个手做一个比方,仁义礼智信它是五种表现,它的根源,这是什么地方?就是它应该是发自一个根源。
  老和尚:对,一个根源,根源就是亲,「父子有亲」,就是那个亲爱。
  主持人:这是人性天然的东西,人人都有。
  老和尚:而且仁义礼智信也是天然的,是本性,是性德,那个东西不是学的。
  主持人:它落实在五种关系上就表现出五种样子。
  老和尚:对,不错!你从哪里去看?你从婴儿去看,你看三、四个月的婴儿,他不会说话,你看他的眼神,他对于任何人他都相信,他都爱,而且是平等的,天性。所以我们最初的老祖宗就看出这一点,这种天性怎么样把它保持永远不变,这要教育。
  主持人:能不能说最人性的就是最科学的?
  老和尚:对,是的,它的根源是相同的,科学、哲学、神学,讲到最后真的就是一个爱字。
  主持人:本性。
  老和尚:所以江本博士他做水实验,他做了十几万次,他告诉我,只有「爱」这个字,不管是哪一国的文字,贴在这个水瓶上,图案都是一样,非常之美。所以他来给我说,他说爱是不是整个宇宙的核心?我说一点都没错,宇宙的心就是个爱,佛法讲慈悲。什么叫佛法?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这三个教都是依《圣经》,《新旧约》,这三个他们是一家人,犹太教是学的《旧约》,基督教是学《新约》,天主教是《新旧约》都学。所以我把他们做个比喻,犹太教崇拜上帝,上帝那一派的;基督教拜耶稣,是太子帮的;天主教他们崇敬玛利亚,我说那是皇后一帮的。这一部《新旧约》里面实际上就是一个爱,「神爱世人」,上帝爱世人。回教现在势力很大,在这个世界上有十几亿人,他们的《古兰经》每个最重要的章节前面一定是「真主确实是仁慈的」。所以你看所有宗教它的最后那个点都是爱。所以我说宗教可以团结,宗教是一家人。
  主持人:就是这些是宗教,根源是一个。
  老和尚:根源是爱,爱是天性。
  主持人:这也是宇宙自然的本性,自然规律。
  老和尚:自然的,自然规律。它不是谁创造的,谁发明的,谁的制度,不是,它是人性。
  主持人:我们经常提到这个,叫民族的凝聚力。如果一个民族人人信守仁义礼智信,他都是从这个根源上发出去的,人人的心都是这个心。
  老和尚:没错!这个凝聚力不但是民族的凝聚力,是人类的凝聚力,是宇宙的凝聚力,这一点都不假。
  主持人:现在有两条道路,一条是朝着仁义礼智信的方向去走,一条是相反的,人也好,家庭也好,或者是一个族群也好,这两条路会有什么不同的结果?
  老和尚:不同,如果是顺着这个路走,这是圣贤的路,在佛法讲这是佛道,成佛之道;违背的时候,那就看角度了,一百八十度的违背,那个果报是阿鼻地狱。
  主持人:最悲惨的。
  老和尚:对。不仁、不义、无礼、愚昧、不守信,那是地狱道。
  主持人:能不能这样说,如果违背这个性德,就是违背仁义礼智信这样去发展,一定会被淘汰掉,会被自然界淘汰掉,人类这样去做人类也被淘汰掉,就像原来恐龙一样,它灭绝掉了,有这种可能吗?
  老和尚:有,而且是确实有可能。现在科学家已经提出警告,就是地球会有大毁灭,讲世界末日。宗教里面讲世界末日,譬如《圣经》里面最后的启示录里头讲世界末日;《古兰经》里面讲六个信条,里头有「信末日」;佛教里头没有讲末日,佛教里头是讲有灾难,但是不讲末日。这个世界上大灾难可不可能有?可能,你只看因果报应就晓得了,你看现在人造的是什么因,他想的是什么,他念的是什么,他说的是什么,他干的是什么,你细心观察,完全跟性德相违背,这个事情就麻烦了,所以灾难会这么多。
  主持人:如果我是一个家长,我仔细按照这个规律去留心观察我这个家庭、子女或者是我的家人,如果他们都是不仁不义,违背性德的,我们这个家庭一定是在劫难逃,有灾难。
  老和尚:对。
  主持人:现在有这样一种想法非常流行,我把钱挣够了,我们一家人移居到一个好地方去,移居到海外,移居到一个好地方去,然后后半生我就能过得很好,很多人拼命的赚钱是这个想法。
  老和尚:这个你要知道,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所谓在劫难逃,你在这个劫数里面,无论逃到哪里,你生病死了,瘟疫死了,横祸死了,常常有,你怎么能保得住?
  主持人:就是这个规律的手掌,你是跳不出去。
  老和尚:没错。如果你走仁义道德的时候,就是灾难地区,你也免难。
  主持人:你要是违背规律的话,到任何地方都不行。
  老和尚:没错!不必去挑哪些地方,用不着,你顺着性的时候是绝对正确。纵然灾难来的时候,你不惊不怖,没有恐怖,你心是定的,你不会被环境干扰。纵然是死了,不幸死了,你去的地方比现在更美好,这都是真的。如果说是侥幸的心理,想赚多少钱,这个钱有很多还是不义之财,你到哪个地方去找个安全地方,世界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主持人:现在在社会上有两种行业很赚钱,一个是医生,一个是大学的教授,学者、专家,在古代这些人他们都不是赚钱的。
  老和尚:这都是反常。这两种人在古时候是受社会大众尊敬的人,为什么?他们所做出来的是牺牲奉献。教书的人绝不会收学费,医生绝不会问人要钱。医生是治病的,病治好了之后,随你的供养,你家里有钱多供养一点,家里没钱少供养一点,甚至没有钱的,医生把医药费都布施,救人,救人身命,教授是救人慧命,怎么可以把它当作生意买卖?
  主持人:学校和医院的商业化,是不是对国家、对民族伤害特别大?
  老和尚:伤害大,这伤害非常大。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