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和谐拯救危机——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安身立命》

2008/11/2  香港理工大学 主讲人:净空老法师 陈大惠先生访问

  主持人:我们继续下面要采访的第七集,第七集的标题是「我们的子孙后代如何安身立命」。我们在开始给大家播放了一个纪录片,这个纪录片就是民主选举。在这其中我们看到了这样的画面,这几个小学生,三年级,八岁,为了竞选当班长,拉帮结派,打倒对方,使用了很多非常不好的方法。而且我们看到这个画面,两个孩子串通同学们,对着那个小女孩就是喊「打倒、打倒」,很多观众看了之后非常难过。这种口号、这种话,我们好象在文革的时候,在很疯狂的那个时代,在文革的时候我们听到过,这是人类最丑恶的一面。现在的问题就是,观众会问这样的问题,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他为什么能喊出这么丑恶的口号来,他为什么能喊出这么凶恶的口号来?
  老法师:你要记住,人,好人是教出来的,坏人也是教出来的。现在的社会,现在的家庭,现在的父母,现在的老师,教的是什么,你就明白了。如果要是这样教的话,这个国家民族没有前途了。你想,这个小孩长大之后,他们成人了,在社会上竞选,从小就学了这些手段,这个社会还能好吗?所以,你看我不是给你们说过,演培法师问我赞成什么?我赞成君主,我不赞成民主,你就想想有道理。但是无论是民主或者是君主,最重要的是伦理、道德、因果的教育,如果有这三种教育的根基,他就不会做这种事情出来。
  主持人:这些孩子的家长他们会问这个问题,我们这样做,还有班主任、还有他们那些老师会问这样的问题,这些孩子的家长,或者是那些老师,会请教您这样的问题,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增加这个孩子适应社会的能力,锻炼他竞争的能力。
  老法师:不错,这种锻炼的能力,从小就教竞争,提升就是斗争,再提升就是战争,这是走上毁灭的道路。我这个话是跟美国一些大学教授谈的,我说西方教育的思惟、做法是死路一条,我们中国人教小孩教让,没有教争的。竞选的事情谁会叫人干,谁能说我好,他不好,要批评别人,这是缺德到极处。这样的人在古时候可以说是他无立足于社会的余地,没有人瞧得起他,怎么会出这种人,这么狂妄自大!中国社会五千年来都是讲谦虚,都是礼让,没有争的。如果说一到争,这个国家就危险了。你看孟子说得多好,「上下交征利,其国危矣」。今天是全世界交征利,所以很多人说地球会毁灭,人类会在这个时代绝灭。科学家给我们说的是,三十年前我就听到这个话,一百年,什么时候到这时候?是二一00年。三十年前那个时候,我在美国听的。我到澳洲去的时候,在澳洲、在新加坡,这十几年前,科学家又改变了,不是一百年,提前了,五十年,就是二0五0年。现在还有人讲,到不了那个时候,大概只有十年了。你看愈来愈近了。这个话我们听了,怎样感受?是很有可能,我们从什么地方看?我们从人心看。
  主持人:现在连小孩子的心都是这样。
  老法师:对,连小孩都是这样子,那就太可怕了。不要等他长大,他现在才八岁,大概二十年之后,这世界就没有了,他选不上了,他没有这个机会了。你看我们看到许多预言,这外国预言,这不是中国的,美洲的、欧洲的,我们看了很多东西,预言讲世界严重灾难是在二0一二年,距离我们现在只有四年。他讲什么?灾难是现在才开始,最严重的是二0一二年,地球上人可能会死一半。
  主持人:二0多少年?
  老法师:二0一二年。
  主持人:二0一二年。
  老法师:巴西预言家讲到最后的一年是二0四三年,距离我们现在大概三十年。他说到那时候,我们地球上的人只剩下现在的百分之二十,也就是十个人当中有八个人都不在了,全世界的人口大概像中国人口这么多,这是巴西预言家讲的。你看现在小孩这么小他就学这套,这还得了吗?不得了,这太可怕了。
  主持人:有些家长他自己也会掉眼泪,他说老人家您说得是很对,但是我们是迫不得已,我们是被逼上梁山,谁愿意这样?现在社会都在竞争,我的孩子要生存。
  老法师:不,我要生存,我不走这条路,我不是生存得很好吗?我生存得比你们还快乐。我一生从来没有害人的一个念头,不但行为,念头都没有。我接受别人的毁谤,接受别人的侮辱,接受别人的陷害,我很快乐,我还感恩他。为什么感恩?他替我消业障,看看他这样对我,看我能不能承受得了。我能承受,我不会生气,我不会有怨恨,我走的路是天堂。
  主持人:我们老祖宗教后代吃亏是福。
  老法师:对,吃亏是福。
  主持人:现在大家不相信,不敢相信。
  老法师:我就是愿意一辈子吃亏,我一辈子天天在享福,你看这生活多快乐,没有忧虑,没有烦恼。我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有希望就有失望。
  主持人:美国的华盛顿邮报评论这部纪录片,它是这样讲的,观看一群八岁大的孩子的政治戏剧,令人如坐针毡。连最民主开放的美国人看到中国的这种对孩子的教育,对孩子的这种改变,都大为不安。我们相信他这种反应是一种人的本能,他看到孩子这样,他确实受不了。现在问题就出来了,西方人他都受不了,那为什么中国人的这些家长、老师他们就受得了,而且还鼓励孩子这么做?
  老法师:因为近代的中国人把中国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信心完全丧失尽了,所以他没有东西,他现在就是完全依靠外国,外国什么都是好的,民主也得要学外国。学的外国,让外国人看到,将来中国人一定要把外国人吃掉,为什么?你把民主输入中国,将来中国就把你吃掉,他害怕了。
  主持人:中国现在,就是我们比他还民主。
  老法师:对,比他还民主。
  主持人:我们比他还能吃人。
  老法师:对,不错。所以我说台湾是全世界民主一流的“国家”,谁都可以在街头上指着“总统”鼻子骂他,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这么轻狂,台湾可以。
  主持人:美国人教的。
  老法师:美国人教的。
  主持人:就是我们的竞争力比他们还强。
  老法师:对,不错,中国人也学会了,有过之而无不及。
  主持人:这在现在物理学或者是在佛法里面,这就是因果能量,因果报应,有那个因就有这个果。
  老法师:对,所以造这种因的话,那果报就是毁灭,确确实实。所以我们看到古老的这些西方的预言,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佛法里面基本的一个道理、原则就是境随心转,你人心善良,山河大地没有一样不善良,人心不善的时候,山河大地全变坏了。
  主持人:那您说怎么才能让这些家长、老师对传统的教育生起信心来?
  老法师:所以教育就重要了。对传统教育生起信心,我们在汤池做实验,一点都不难。这就说明什么?人性本善,就是没有人教他,一有引导,他的善行善意,他的良心就唤回来了,不是难事情。
  主持人:很多外国专家去汤池参观,一些外国人都有信心了。
  老法师:对,我今天上午,李金友给我打个电话,是从吉隆坡打来的。他告诉我,马来西亚报纸上大篇一篇报导,是他们这些外国人到汤池去看完之后写的报告,写得非常之好。所以看到之后,很多外国人都想到汤池去看看。
  主持人:世界和谐的信心所在地,是个样板。
  老法师:不错,我们的样板做出来了,做出来就交国家。
  主持人:譬如说我们是一个家庭,在那个地方也能找到一个样板;我家里有小孩,那个地方也有孩子可以做样板;男女老幼,一个世界、一个社会的缩影,都能找得到自己的样版,只要去看一看。
  老法师:不错,所以马来西亚他们对这个非常热衷,大概在全世界,他是最热衷的。这个月的月底,他们的华校,马来西亚的华侨有六百万人,学生有六十万,它有一千多个小学,有六十多个中学。这个月底有三千个,就是校长跟老师有三千个人在吉隆坡集会,还要找我们的蔡老师去讲学,还找胡小林去讲学,就是讲我们传统文化,他们要在那边推动。这是太难得了,这是真的在全世界没想到马来西亚带头,这是回教国家,回教国家他们的教育部长肯定《弟子规》是好东西。
  主持人:他们要听中国的老师去讲。
  老法师:对,要听中国老师去讲。所以他今天一再希望我去参加,希望我去一趟。我说我考虑,我现在不能给你确定。
  主持人:全世界都需要这是
  老法师:对。
  主持人:我们有的时候有机会能够到大学这些学府里面去做会报,我们曾经给学生和老师提过这样的一个问题,但是结果非常意外,大家都回答不上来。我现场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学生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大四的学生或者是研究生,还有博士生,还有包括一些老师,真的是回答不上来。现在很多家长看到这样的一个情况,他们就想请教您老人家,千里迢迢把孩子送到学府,全家人勒紧了腰带,省吃俭用,让他学了四年,最后他连学生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们会有一个巨大的疑问,这是为什么?
  老法师:他是在中国还是在外国?
  主持人:在中国。
  老法师:在中国。如果是在外国,把小孩送出去就变成外国人了,那个问题更严重。
  主持人:送孩子出国留学是吗?
  老法师:对,出国留学之后,脑袋就是外国人的脑袋了,回家不知道认识父母,跟父母在一起吃饭父母要付钱,各人付各人的,这是外国学来的。外国没有养老的,你自己养活自己,谁养你。你把孩子养大了,这是你的义务,你应该尽的义务;你老了之后,国家养你,美国是国家养老。现在美国经济有了问题,大概国家养老是成了大问题,这个问题给美国带来太大的灾难,美国老人怎么办?你国家不养,怎么办?
  主持人:那全国的老人养老都成问题了。
  老法师:对,是的,因为什么?美国人没有储蓄,国家不发养老金,他就死路一条,他可能饿死。
  主持人:孩子也不管?
  老法师:孩子不管。
  主持人:这就是他们的价值观?
  老法师:对,不错。所以也必须要暴露一下,让全世界人冷静去反省反省。
  主持人:现在国内很多家长都是拼命的把孩子往海外送,往西方送。
  老法师:错了,大错特错,我在海外这么多年,我了解得很清楚。
  主持人:很多家长认为这是功成名就的必经之路。
  老法师:错了,问题很严重。
  主持人:我们曾经给那些学生和老师,我们曾经给那些学生提过一个参考答案,就是学生的样子,小学生的样子比较接近于学生的样子。他们有人,真的是包括一些老师,高级的老师,都想请教您老,学生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
  老法师:这么多年来,学生的样子不就是《弟子规》吗?《弟子规》不就是学生的样子吗?一千零八十个字,从小学到研究所,就是那个样子。
  主持人:做到了就是学生的样子?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弟子就是学生的意思?
  老法师:弟子就是学生。
  主持人:规就是他的规矩?
  老法师:规就是规矩,这不就是摆在那个地方,还找什么?不需要找了。
  主持人:您知道中国这么多的学生还有老师,听过「弟子规」这三个字的人,其实是很少,少得可怜。
  老法师:所以他不懂,他不知道做学生要什么样子,他不知道。
  主持人:所以现在很多老师、校长都非常痛苦,家长也很痛苦,孩子很难教,你稍微对他严厉一点,他会跳楼,大人怎么活!
  老法师:对,不错。
  主持人:你不给他讲,他又胡作非为。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他们要请教您,怎么办?
  老法师:学《弟子规》,我们在汤池做的没有别的,就是落实《弟子规》,就能把人整个唤醒过来、醒悟过来。实在讲,因为国家政策的问题,道跟佛他说是宗教,不可以在学校讲,所以我们只讲一个。中国古时候是扎三个根,儒释道三个根,三足鼎立,那是根深蒂固。
  主持人:缺一个就站不住。
  老法师:现在只站一个,一个就有这么大的效果,三个还得了!你就晓得古时候的社会长治久安,它道理就在此地。现在人不懂,不要了;不要,这社会就动乱,你怎么维系社会安全。所以我们这一个《弟子规》,就产生这么大的效果,这是什么?这是伦理道德教育。道家是《太上感应篇》,是因果教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佛法教育是三样东西都有,而且博大精深,这三个根。如果出家人,还要再扎个根,四个根,四平八稳,那叫《沙弥律仪》,那是修行的一个基础。没有根就没有成就。所以现在佛教为什么这么衰?根没有了,四个根一个都没有,这很可悲的现象。
  主持人:其实学《弟子规》比较简单,做起来也方便,首先受益的是我这个家庭。
  老法师:自己,不是家庭,你自己本身第一个受益。为什么?现在讲和谐,《弟子规》做到的时候,你身心和谐,无论是你的思惟、言行,自自然然它就合规矩,这个规矩是跟性德相应,所以舒畅!
  主持人:所以要想实现和谐社会,是先要让每个人自己都和谐。
  老法师:不错,你每个人不和谐,他的家就不和,家不和社会怎么会和?所以中国人讲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主持人:修身是第一个。
  老法师:对。「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你身不修,家就不齐,家不齐,国就不治,那就社会动乱。
  主持人:现在的老师,是以升学率为重要的一个关口来考验学生,考验自己。家长是孩子能够考上大学,找到好工作,将来能够成个好家庭,能挣很多的钱,这是他们最大的愿望。按着现在这个方向去发展,他们这个理想能实现吗?
  老法师:理想不管实现不实现,这是走世界末日的道路,也就是说,如果照外国人的讲法,二0一二年,距离我们现在只有四年,这个关口他能不能过去?
  主持人:就是各种天灾人祸都很多。
  老法师:对,不错,这个关口他能不能过得去?到二0四三年,是最后一个关口,他能不能过去?就是到那时候,全世界人口只剩下百分之二十,一百个人当中,你是二十个里头的,还是八十里头的,这很现实的。
  主持人:每个家庭、每个人都需要考虑的。
  老法师:没错,你都逃不了的,这是全球的,没有安全地方。
  主持人:但是有人讲,现在都挺热闹,都挺繁华,一切都挺
  老法师:所以说,大地沉沦是突然的,不是给你预先有预告的,这是科学家告诉我们。五万年前亚特兰提斯沉下去的时候不是有预警的。
  主持人:是突然的。
  老法师:对,不错,就像大地震一样,突然发生。
  主持人:事先谁都不知道。
  老法师:事先不知道。
  主持人:科学家还预测说,在未来陆地会有很大的变化,有些沉到下面去,有些又升出来。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升出来的地方,有些还能够看到庙宇和城市。
  老法师:那是几万年前古老的遗迹。
  主持人:但有人就问说,那些庙宇和城市怎么从海里升出来,那是哪里?
  老法师:不是,那是从前的,就是几万年前的时候,人类文明也到达这个程度,也是那时候就造业造得太重,沉下去了,业感。这个东西只有佛法能解释,业力的感召。所以善业决定有善果,恶业决定有恶报。
  主持人:也就是说,那些城市和寺庙很有可能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
  老法师:遗迹,古时候的遗迹。
  主持人:很久以前,可能是人类社会之前的另一次世界的。
  老法师:对,不错,确实。
  主持人:您知道我们现在在城市里面,如果仔细的观察这些年轻人,有时候我自己有这样的亲身经历,两个女孩子在书店里,看上去,学生的样子,二十多岁,拿起一本书,《蒋介石传》,画册,第一句话是:「蒋介石真帅」,剩下的时间就一直在讨论这些。我做为一个记者,我体会很深,现在年轻人浅薄、无知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就是以这些吃喝玩乐、相貌、饮食,以这些为全部,你脑子里面以这些是全部生活的理想和目的。现在就有这样的问题,这些年轻人他们在学校里受过很好的这些知识教育,他们学过很多技术方面的教育,但是在我们看起来,在我们记者看起来他们很像是炸弹,为什么?他们没有德行,也就是做人的规矩。一旦发射到社会上去之后,一旦他们,这些学生量很大,每年都很多,到了社会上之后,他们没有约束,什么事情都敢做。一个家庭有这么一、二个学生也受不了。官员、还有家长、很多的人,社会大众也会请教您这个问题,这怎么办?
  老法师:如果要不从教育上下手,我们老祖宗讲的话要相信,「建国君民,教学为先」。所以古时候治国,他不是用其它的方法,也不是用法治,也不是用警察,也不是用军队,他就是用教学。教什么?就这三样东西,给你讲穿了,《弟子规》、《感应篇》、《十善业》,就这三样东西,就把这个社会就摆平了。人懂得伦理,伦理是人跟人的关系,对一切人的谦让、尊敬就出来了;懂得道德,他就有规范,无论思想、言行,他决定是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和平,一定是这十二个字,他不会违越,这就规矩了;再加上因果教育,他晓得善有善果、恶有恶报,不敢做坏事。
  主持人:有人曾经做过这样一个设想,如果倒退几十年,比方说四十年代,原子弹不是爱因斯坦他们研制出来的,而是现在这些学生们,他们很聪明,他有这个知识,他虽然没有道德,但是他有知识,他们研制出来的,有学者就来推测,他们第一个会把它给卖掉,卖个好价钱。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现在都是这样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市场占有率,他会把它卖个好价钱。然后他会拿着这个称王于一个地区,我来恐吓别人。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当时的世界历史会改写。
  老法师:没错,这个事情非常可能发生,大概就发生在巴西预言家所说的这三十年之内,不是三十年之外。美国底下这一代小孩他们起来之后,这些核武,那么大的数量落在他们的手上,他们就是拿来当游戏玩,随便扔,不满意的时候就给你扔几个,他就这样的。现在的这些领导人还有点约束,那时候没有了,约束完全没有了。所以我常常讲,特别是对美国人讲,如果想避免这场灾难,最好现在你们把核武、生化武器都销毁,那你们对人类就建立了大功大德。因为下一代的人不像你们这些,你们还有一点点道德观念,底下完全没有了,这非常可怕。人比野兽还可怕。
  所以救世界,怎么个救法?必须要从,英国汤恩比讲的话,那一针见血,拯救二十一世纪整个世界的社会,就是要靠中国孔孟学说、大乘佛法,讲的话有道理。我在伦敦大学、在剑桥大学,给他们同学们讲了一课,我就说这个话不是我说的,是你们英国人讲的。
  主持人:而且是在三十多年前就讲出来了。
  老法师:对,是,七十年代的时候。
  主持人:我们过去中国古人把这样的年轻人,只知道吃喝玩乐享受,把这样的人叫做纨裤子弟,为人所不齿。
  老法师:对,他在社会上没有地位的,没人瞧得起他。
  主持人:一定会被社会淘汰。
  老法师:对,不错,淘汰掉。
  主持人:但是您看现在城市里面,到处都是这样,连农村都是这样子。
  老法师:对,现在的社会叫反常。常是什么?仁、义、礼、智、信。不仁、不义、无礼、无智、无信,这是反常,反常那就走向毁灭。
  主持人:家长说,现在的潮流,过去那是没法安身立命,现在大家都这样。
  老法师:就是的。所以再三十年之后,世界上人口会消失百分之八十,那就是果报,因果,报应就是如此。最严重的灾难,一般人估计是瘟疫,严重的瘟疫会死好多亿人,这是世界卫生组织都发表这个。这个瘟疫没有药苗来对治,大概得这个病的时候四个小时之内就走了,快速。他说这个会蔓延到全世界,没有办法预防,这个灾难会死很多亿人。我们相信这桩事情会发生在这三、四年当中,他讲二0一0年。
  主持人:这是西方预言家
  老法师:很多。
  主持人:包括科学家也在预测这个事情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如果家长、老师们真的爱孩子、爱后代,真的要好好听听这些话。
  老法师:对,不错。我上一次,两个星期之前,凌孜还送了我一本就是解读西方的预言,送我这么一本书,我明天带来送给你。
  主持人:好,谢谢。
  老法师:这里面就讲得很清楚。
  主持人:您知道胡主席曾经讲过,有的官员已经到了麻木不仁的地步。现在有一个情况,就是如果一些家长和老师也这样了,怎么办?他们是教育孩子的人,您说得是很好,孩子现在还不懂事,全靠家长,家长他善恶是非这个能力,没有辨别能力了。
  老法师:这是什么?这就是我们在这一百年当中把中国传统丢掉了。我们中国古人有句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们把老祖宗丢掉了,你今天就要受这个灾难。
  主持人:就像您所讲的,佛法有这个道理,要想不受这个共业,要想避免这个大的灾难,里边有别业。别业就是赶紧戒恶从善,学习老祖宗的经典。
  老法师:不错,你一个人修,你一个人得救;你一家人修,你一家人得救;你这个地区的人修,你这个地区的人就得救,一点都不假。
  主持人:老教授,我们继续向您老请教,中国古人对人有一个判断,尤其是对年轻人,凡是那些贪图享受的纨裤子弟,一定是没有志气、没有骨气的。我印象很深,朱镕基总理曾经有次给官员题词,那些官员酒宴、应酬很多,朱总理就写着「少吃肉,多长骨头」,我对这个题词印象很深,也说的是这么个道理。现在很多人就有理由担心,这个世界是一个倡导消费、倡导享乐、及时行乐的这么一个时代,年轻人都是贪图享受,一代一代年轻人都是这样。我们国家,咱们说家庭、民族、社会和国家,将来在他们的手里,他们没有志气、没有骨气,那国家将来要是碰到大的问题、碰到大的灾难,谁来支撑这个家庭?谁来支撑这个民族和国家?
  老法师:这个状况就跟科学家给我们报告的亚特兰提斯的情形非常接近,亚特兰提斯沉入大海之前,那个地方居民就是狂欢到极处,除这个之外他什么都不懂。
  主持人:狂欢,就是享乐。
  老法师:对,就是享乐。他什么都不相信,他不相信老祖宗,他也不相信上帝。所以他的果报,这个道理,佛家讲的什么?业力的感应,那个业力,我们中国人讲「恶贯满盈」,整个大地沉沦下去。我过去在美国就看到未来世界的地图。
  主持人:美国预言的?
  老法师:美国预言的那个地图,我就买了好几张,那个地图要跟现在比,完全不一样。中国沿海这些省分全都没有了,日本、台湾、菲律宾,下面的马来西亚、印尼,几乎全都没有了。
  主持人:在佛法里讲,用佛法所讲的规律来解释,就是人的贪心太重了。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贪爱享受,感召来的是水灾,能这样解释吗?
  老法师:能解释,你贪瞋痴慢统统都全,所以水灾、火山爆发、海啸、地震、飓风,统统都来了,还带着瘟疫,你怎么能受得了!现在饮食成问题了,什么东西里头都有毒,将来饮的水里头有毒、空气里头有毒,你怎么办,你怎么活得下去?
  主持人:我们看到佛经上写,释迦牟尼佛在三千多年前,就知道今天的人们一定是,四个字,「饮苦食毒」,说的就是现在。
  老法师:说的是现在,没错。
  主持人:真是有观众看到,比如说新出来的书,叫《民以何食为天》,有人真的是就想请教您老人家,现在吃点什么能够安全?
  老法师:自己种。
  主持人:在城市里很难。
  老法师:想办法搬到乡下去。
  主持人:佛法很慈悲,老教授您也很慈悲,他确实没这个条件,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化解?
  老法师:修清净心,那是功夫了,清净心能免疫,慈悲能解毒。
  主持人:虽然这些食品、蔬菜有化肥、有毒,但是自己不受伤害。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前提是清净和慈悲。
  老法师:所以阿罗汉以上的,真正有修行的人,一些毒东西到他那里就变了,好象方程式的排列。
  主持人:分子排列。
  老法师:重新改过了,它就重新排列了。
  主持人:我们看到《高僧传》里确实有古大德,给他毒酒、给他毒药,他吃了之后没事。
  老法师:没事。
  主持人:就是那个分子结构改变了。
  老法师:不错,他就解开了。
  主持人:他心的力量可以改变这个。
  老法师:不错,意念,这要真功夫。
  主持人:能量改变物质。
  老法师:对,不错,能改变。
  主持人:功夫浅的就是可以稍稍的消毒。
  老法师:对,要真功夫。
  主持人:真功夫的前提是要真相信。
  老法师:要真相信,要真修,就是要真放下。
  主持人:贪瞋痴慢要把它放下。
  老法师:不错,要真放下。
  主持人:很多家长和老师看到汤池小镇,看到您老的这些教诲,他们很受感动。但是也会提出疑问,如果传统的这些经典这么好,为什么不给它放到课本里面去,放到学校里去,让孩子们都学?
  老法师:这是国家政策的问题,就是我们现在主管教育的这些官员,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为什么没有意识到?因为他没有学过。
  主持人:他不知道好处。
  老法师:他丢掉了,就是丢掉了三、四代了。不但他不晓得,他父母也不晓得,他祖父母也不晓得,又没有人跟他讲,跟他讲了他又不相信,他半信半疑,所以问题就出在这里。真正相信的人少,太少了。
  主持人:您看现在很多人,他做孩子的时候,他不会做子女,也不会做学生;成家之后,丈夫不像丈夫,太太不像太太;做了父母又不会对待子女;在单位里面不会当下级,做领导的也不会,这些身分大家好象都不太会做。中国老祖宗教给我们五伦八德,这五伦正是对应这些。
  老法师:没错,而且特别细的就是礼节。
  主持人:礼节。
  老法师:不错,你看中国《诗》、《书》、《易》、《礼》、《春秋》,这是从前人必须要读的。礼就是我们日常生活规范。现在没有了,现在谁讲这个东西,认为这是落伍的。但是它是中国五千年来,国家社会长治久安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个东西丢掉了就没救了,礼失,天下就大乱了。最高的是道,道没有了,他有德;德没有了,有仁;仁没有了,有义;义没有了,有礼;礼没有了,天下大乱。
  主持人:礼是最后的底线。
  老法师:最后的底线。
  主持人:在父子之间、夫妻之间、君臣,君臣就是领导和下级。
  老法师:领导、被领导。
  主持人:就是普通的一个小单位也是这样的。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在兄弟之间、在朋友之间,都可以用礼来做一个维持。
  老法师:不错,非常重要。
  主持人:如果要是没有了这个礼,这五种关系就全都乱了。
  老法师:对,没有,就都乱了,没错,叫乱伦。
  主持人:一个家庭乱了,社会就乱了。
  老法师:社会乱了,国家就乱了。现在是世界乱了,世界乱了,你就想想,那什么结果?那就是世界要从头再来。
  主持人:重新建立一个秩序。
  老法师:对,不错,就是整个毁灭,重新再来,不就是这么回事情吗?所以这叫世界末日。许多宗教里头都讲世界末日。
  主持人:我们在节目当中该怎么表达这个意思?因为有的时候有些国家的政府,他会限制这些言论,它会觉得
  老法师:那就不说就是了。
  主持人:看缘分。
  老法师:你就看缘分,不要提,可是我们自己心里明白,自己好好的修。
  主持人:让大众明白这个意思,明白这个危险。
  老法师:对,不错。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灵性,提升自己的道德,这个比什么都重要。不能跟社会一般大众去学习,那就坏了。
  主持人:有报导讲,温家宝总理在视察大学的时候曾经感叹,这个时代为什么没有大师了,这么缺乏大师?其实衡量一个国家强弱,文明程度、发达程度,是看它各行各业大师的水准、素养和数量,而不是看你多有钱,你这国家军事实力如何如何,不是看这个。有人看过您的讲座之后,看您的教诲之后,有人就记起来,就是这个问题好象在三、四十年代印光大师他老人家也曾经讲过这个话,今天的社会之所以没有大师,以后会没有,是因为没有培养大师的母亲,大师的妈妈(母亲)没有了,所以自然就没有大师了,确实是这样的吗?
  老法师:不错,是的,培养大师级比什么都重要。但是那个大师级是怎么培养的?是从《弟子规》开始培养的,你这个人得有大师的根,有它的基础。如果说中国传统文化里头这四个根如果都有,你就具备大师的条件了。怎样培养?就是中国古人讲的「十载寒窗,一举成名」,你得要十年工夫,你好好去读书,十年专攻一门,你不能学多,多就学杂了,就乱了。所以中国学问跟外国不一样,外国是要广学多闻,那是什么?知识;中国人不是的,中国人是智能,智能是从清净心来的,所以他只准你学一门,一门学完了重头再来。
  我是二00六年我在巴黎联合国办活动,办完之后我就到英国去看剑桥,因为上次去的时候我看牛津,没有看剑桥,所以这次特别去看剑桥。看了之后我就深深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没有大师级的老师,所以水平一落千丈。我回来就想,汤池交掉,找几个志同道合,我们闭关,关起门来念十年书,四个根扎好,扎好四个根。我们人也不要多,十个人,顶多不要超过二十个人,为什么?生活容易维护,闭关的形式。每个人专攻一样,不限制,儒释道都可以,你学佛经也行,你学四书五经也可以,你学《老子》、《庄子》也可以,一门,一个人专攻一门。
  所以麦大维教授,这是剑桥的汉学家,跟我谈过这个问题,他就很想叫我到伦敦去办一个书院「大乘佛学」,这个书院就属于剑桥大学的。因为英国大学它是书院制,大概剑桥跟牛津至少都有五十个书院。所以他想叫我搞一个属于他们学校的。我说我很感谢,感谢你瞧得起我,我说可是我不能去。他说为什么?我说你们学校的制度框架一架给我,我就一筹莫展,我也教不好。他说那你怎么教法?我说我没有方法,我的方法是中国老祖宗五千年传下来的老办法。他说什么办法?我说你是汉学家,你念过《三字经》吗?他说念过。《三字经》前面八句话,「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主持人:教之道,贵以专。
  老法师:对,所以我说十年,学生,我说我招学生不一定要大学毕业,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儒释道这三个根他做到了,这头一个条件,他有德行,他成圣成贤的条件具足,第二个,他能够看文言文,就行了,就这两个条件,就行了。
  主持人:古文看得懂。
  老法师:我们中国古东西你必须自己有能力去阅读,我说我只要这两个条件,我就收他。然后进来之后,他专攻一门。我怎么个教法?我提供一些古时候的这些批注、注疏,让他去研究,他每天给我做半个小时报告,平均一天半个小时,实际上他可能一个星期做两次报告,也就是一次两个小时,两次四个小时,我们这样来学东西。我们同学在一块听。听,你看,我没有学的,别人学的,我也懂了,我听了,我自己专攻这一门,可以吸收别人东西来解释我这一门东西。所以我们这样学习,大家在一块学习,每个人是老师,每个人是学生,这样互相在一块。
  他说那你一部东西讲完之后,譬如说《论语》,专攻《论语》的,他说那你《论语》一个星期四个小时报告,四个月就讲完了。没错,四个月讲完之后,第二遍重来,二遍讲完了讲三遍,一年讲三遍,十年讲三十遍,他心是定的。这样学习,大概我们一般讲,三年到四年,佛法里面讲,他得三昧,他就得论语三昧。得三昧是什么?得清净心、得定。五、六年他就开悟,他一开悟了,不但他所学的东西通达,没有学的东西,一接触就通达。所以中国人是讲戒定慧,跟外国人的方法不一样。
  主持人:您所讲的三昧,头一个阶段这个三昧,这个人得了三昧,他会有什么表现?
  老法师:得三昧,他定了。
  主持人:心定下来了。
  老法师:他心得定了,定就得清净心,烦恼就少了,智能就增长。我们讲到开悟,那叫大彻大悟。
  主持人:这个人在生活中,比方说他是您的学生,在这里面学习,他会有什么表现,他跟一般人
  老法师:他一切贯通了,没有学过的东西,你只要问他,他一接触,他立刻就给你解释。
  主持人:能达到这么神奇的程度。
  老法师:不错,确实如此。所以这才叫大师级。
  主持人:什么学科、什么行业,拿过来就可以讲,讲的还都对。
  老法师:惠能大师不就是这样的吗?他没念过书,你无论是世间学问、佛法的学问,你念给他听,他给你讲解。
  主持人:世间各行各业的学科很多
  老法师:是!什么都,为什么?你离不开自性,你见了性。
  主持人:他通了。
  老法师:没错,什么都通了。
  主持人:就是各行各业那些专家们有疑难有疑问,都可以来请教他,他就来告诉你答案。
  老法师:不错。人人做得到,就是昨天给你讲的,把妄想分别执着拿掉,就行了。
  主持人:很简单,不神秘。
  老法师:不错,是,一点秘密没有。
  主持人:您老的教学方式也是古法?
  老法师:是古法,不是我自己的,祖宗传的,我们靠什么?靠老祖宗。
  主持人:这个教学方法概括一下是怎么讲,就是「一门深入,长时熏修」?
  老法师:一门深入,长时熏修,不错。
  主持人:现在的学校,比如说大学,能不能也采用这种方法?
  老法师:它不采用,它要采用,那就了不起了。
  主持人:有采用的可能是吗?
  老法师:从前都是这个方法。
  主持人:就是他们实际上办得到,就是不用这个方法而已?
  老法师:对,你看我出家的时候,星云法师在佛光山建立一个东方佛教学院,就请我做教务主任,我就给他建议,学生专攻一门。结果他不干,他说这个不像学校。我说不像学校,它真正能培养人才,如果你现在像一般学校排课,上一点钟排一个经典,下个钟点又换了,他脑子还没有吸进去,他又要换新题目了,所以四年毕业出来,什么都不会,真叫一窍不通。
  主持人:他的心没定下来,头一个境界,三昧没达到。
  老法师:对。我们从前跟李老师学经教的时候,李老师的方法是私塾教学法,个别教学法,我们得利益,就是学一门东西,你同时学两门东西他就不教你,你没有能力学两样。
  主持人:您知道现在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都是这样的,他从几岁开始上学的时候就是,这一上午四堂课,也就是四样,下午又两样,一天是六样,这一年下来,我们看他
  老法师:头脑都变成浆糊。
  主持人:我们看他书包很大。世界各国现在都是这么个教育法。
  老法师:对,所以错误,绝对错误。所以我现在很想搞一个学校做试验,我也把国家规定的这些课程一起来把它教完。比如小学六年,它有语文、有数学,我的教法就不是这样的排法,语文,六年的语文,一年把它教完,我就学一样东西。
  主持人:这一年都是学语文,别的不学。
  老法师:第二年专门学数学,保险他的成绩会比现在的学生好。
  主持人:因为他这一年光研究数学,
  老法师:对,没错,他脑子里没有别的东西,他怎么会一样?可以做试验。我跟陆克文总理谈这个事情,他就叫我做试验,试验成功了,澳洲就可以推动。
  主持人:这对人类、对教育史都是大贡献。
  老法师:整个教育会改变。
  主持人:现在的孩子们很痛苦,您知道吗?
  老法师:是苦。
  主持人:但是又不能怪他们,这是大人教的。
  老法师:对,他无知。就看你怎么个教法。所以圣贤是人教出来的,佛菩萨也是人教出来的,坏人、恶人也是人教出来的,看你怎么个教法,你不要怪他。回过头来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我怎么教他的。
  主持人:家长和老师要反省。
  老法师:没错,要负责任。
  主持人:就是教育的人和教育的方法至关重要。
  老法师:没错,我们现在很想建一个小学,就用中国古老这个方法来排课程。
  主持人:可以在汤池镇来做这个试验吗?
  老法师:这个我们国家还做不到,现在就是澳洲陆先生他对我这个想法他很喜欢。我就想搞一个老人院、搞一个小学,为什么?养老、育幼是现在全世界两桩大事,老人如果晚年生活很愉快,他绝对不堕三恶道。
  主持人:那是每个子女都希望能够看见的。
  老法师:对,如果他有怨恨、有不平的话,肯定堕三恶道。所以我想搞一个小型的,做个试验,养老的试验。老人院就是老人大学,天天给他讲经,天天给他教学,各种东西都有,什么味道都有,他才生活得快乐。
  主持人:过世之后不受痛苦。
  老法师:对,不错,是!旁边办一个小学,让老人天天看到小孩,小孩可以天天敬老。
  主持人:天伦之乐。
  老法师:尊敬老人,天伦之乐。让小孩学得像《弟子规》他就能做到,就落实,他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些老人,老人都是自己的父亲、母亲、祖父、祖母。
  主持人:您这个试验准备在哪里做?
  老法师:准备在澳洲。
  主持人:在中国不能做吗?
  老法师:中国比较困难一点。先做一个点,这个东西要有支持,在澳洲,总理支持,这好办。做一个小型的,做成功之后,总理会带着他们国会议员来参观,议员参观之后,在议会里面就可以立法,就可以向全国推动。
  主持人:扩大推广。
  老法师:不错,就是这种经验可以全国推动。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缺乏大师是因为缺乏教大师的妈妈,缺乏教大师的母亲。
  老法师:对,环境重要。
  主持人:也就是说中国古人历来是对教育女孩子是很重视。
  老法师:比教男孩子还重要。
  主持人:现在应该有个说法要给它平反,应该是个误会,说中国自古以来是重男轻女,轻视女性。
  老法师:叫「太太」这两个字就不是重男轻女,「太太」这两个字是圣人之母。
  主持人:故宫的大匾上,「太和殿」的「太」字就是最高的意思。
  老法师:对,不错。
  主持人:「太太」那就是最高荣誉。
  老法师:对,太太是什么?就是周家的三太。周朝八百年,最初这三个圣人:文王、武王、周公。孔老夫子一生最佩服的是周公。
  主持人:这三个伟大的政治家给老百姓带来了八百年的好处,八百年的福祉。
  老法师:对。这三个人的母亲都有一个「太」字。周文王的祖母太姜、他自己的母亲太任、他自己的夫人太姒,所以以后「太太」是从这儿来的。这三个人养的儿子都是圣人。所以「太太」是什么?圣人的母亲。所以说,你结婚之后,你要学三太,你要把你的儿女培养成大圣大贤。
  主持人:能不能这样讲,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想兴旺发达,前提是要有好的教育,就是对这些女孩子们要有好的教育,她当了好妈妈,她才知道怎么去培养大师。
  老法师:不错,是的。
  主持人:现在天下很多的家长就想请教您,包括一些领导人也想请教您,您能概括的、简要的给大家说一下,怎么才能教育好现在的女孩子?因为现在社会太乱了。
  老法师:对,现在不要讲太高深了,如果自己把《弟子规》百分之百的落实,你什么就懂了。
  主持人:还是《弟子规》。
  老法师:教育是要从自己做出来,才会影响你的儿女,你自己没有做到,你叫他做到,他不相信,他要亲自看到。而且教育,如果小孩从三、四岁开始,已经迟了。所以文王的母亲太任,怀孕的时候她就开始了,叫胎教。你千万不要疏忽,在怀孕,他还没长成人形,他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他有灵性,他什么都知道,他已经在开始学习。最晚,一出生。怎么教法?在他面前,言谈举止都要端正,都要有规矩。他已经在看,他已经在听。所以从出生到三岁,这一千天,这叫扎根教育。中国古人的谚语常讲,「三岁看八十,七岁看终生」,这个话现在讲没有人懂,三岁怎么能看到八十?古时候是真的,三岁这一千天的根扎得好,他是圣人,他是大贤。所以这个老师是谁?这个老师是父母,是他家里面的长辈。
  主持人:三岁之前只有他的家人、父母,谁帮他扎这个根,就是父母。
  老法师:没错,所以教育第一任的老师是父母,最重要的是母亲,因为跟父亲接触的时间还少,跟母亲几乎是不离开的。所以现在母亲不会教,母亲自己也不懂,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主持人:您知道现在的社会,我们刚才看到这个,比如说五伦八德,我们看到五伦八德,尤其五伦,我们看到五伦,体会最深的就是两个字,「本分」,就是大家各安各的身分,各安自己的本分,就会很好。
  老法师:没错,这就讲五伦十义,父慈、子孝、君仁、臣忠、夫妇有别。夫妇有别就是夫妻两个结合成一个家庭,他们的工作是有差别的。家庭生活最重要是两桩事情,一个是经济生活,一个是教育,家庭没有教育就完了;家庭教育是落在太太身上,家庭经济是先生去负担,一个是出外谋生,一个在家里头教育儿女。你看母亲这个责任多重。
  主持人:中国有个词形容夫人叫「相夫教子」,能不能这样解释,相就是帮助自己的先生。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相很像是宰相的意思,教就是老师的意思。能不能说,一个太太在一个家里又是宰相、又是老师?
  老法师:对,没错,「君、亲、师」这三个字,她都要承担下来。君是什么?领导,你怎么带这个孩子,你怎么样把他带到圣贤之道。
  主持人:按照这个标准,按照我们老祖宗的这个标准来衡量今天的妈妈,可能很难有称职的。
  老法师:没有,一个称职都没有,这三个字一个都没做到。
  主持人:结果就是家庭乱了,社会乱了,灾难来了。
  老法师:不错,灾难来了。
  主持人:您是说如果不恢复到这种本分上去,家庭的各个成员不各就各位的话,那很难避免灾难?
  老法师:没法子避免。
  主持人:孩子也不可能安身立命?
  老法师:不错。
  主持人:现在这个社会有个特点,不管走到西方还是东方,如果这个人很本分,会受到别人的嘲笑,别人会奚落他。但是还有一些家庭,他们就是愿意做本分人,他们家传是厚道,忠厚传家久。我很想替这样的家庭,替这些人们向您老请教,就是这些家庭他们这一家人这一辈子,而且永远想世世代代这样做下去,永远想做一个本分人、厚道人,缺德的事情他们也做不了。现在请您老对着天下有这些想法的这些家庭、有这些愿望的家庭,您能不能给大家一些鼓励,给大家一些勇气?
  老法师:有,在中国这样的家庭,第一个家庭是孔家,孔子的后代,第二个是范仲淹家,这是印光大师讲的。范家确实来找过我,我上次在庐江,他们把他们的家谱带了一份来给我看。我看了很受感动。范仲淹的家谱非常的完整。我就问他,我说你的家谱印了多少份?他说两百份。我说希望你们的家族永远保持你们祖宗的这种德行,所以我希望你们家谱能够在世界上广泛的流通。他告诉我,他们力量很有限。印一套一百块人民币,当时我是叫他印三千套,三千套好象是给他三万块钱,不错。我说这个事我帮助你,希望你印好之后,能够把你的家族,好好的把家道、家学、家规、家业发扬光大。他们也很受感动。
  主持人:说到家谱,我们了解到最新的一个信息,就是您老人家回到故乡,发现了自己家族的家谱。
  老法师:对。
  主持人:这个家谱就证实了一个
  老法师:家庭历史。
  主持人:这个家庭历史就证实了您老人家的家族,就是您这个庞大的家族,祖上是黄帝,就是轩辕氏。
  老法师:对,轩辕氏。
  主持人:很多人他们都非常的震动,非常的感动,说老教授是真正黄帝的后裔。
  老法师:对,是的。
  主持人:到您老这一代应该是多少
  老法师:一百三十六代。
  主持人:是黄帝的
  老法师:一百三十六代,到我这一代是一百三十六代。我们相信,有理由相信,大概汉族都是炎黄子孙,炎是伏羲,伏羲、黄帝的子孙。因为伏羲到黄帝没有文字,文字是黄帝时候才发明的,所以那时候有传说,没有记载。我们的传说,宗谱里头第一句话,「伏羲之后」,从黄帝就一代一代有记载了。黄帝有四个妃子,二十五个儿子,每个人以后都是不同的姓。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汉族是一家人,炎黄子孙。
  主持人:您这个家族保持这个家族的历史纪录这么完整,从黄帝那时候一直到现在
  老法师:没错,对,一直到现在。
  主持人:到您这一代都有。
  老法师:对,都有,是的。
  主持人:代代不断。
  老法师:对,不错。全世界只有中国人有,外国人他疏忽了这一点。
  主持人:从黄帝到现在应该有至少
  老法师:四千五百年。所以人,你说他能够有家庭的历史,他怎么会不爱这个家庭?
  主持人:他首先知道自己从哪来的。
  老法师:没错,如果没有这个历史的话,他对于家族概念就很淡薄。
  主持人:他只知道自己。
  老法师:对,不错,他也很淡薄。
  主持人:中国古人还讲三纲五常,还讲三纲,君为臣纲,夫为妻纲,父为子纲。
  老法师:对,不错。
  主持人:其实这也是需要平反的一个误会,有很多人一直在批判三纲五常。实际上圣人传下来的根本的意思,纲就是榜样,君就是领导。
  老法师:不错,要做个样子。
  主持人:要先给下面的人做一个好榜样,他才能叫纲。
  老法师:对,现在所谓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就这个意思,你的言行举止都要给一家人做榜样。
  主持人:我们到今天对我们的古圣先贤的教育、对传统的教育,误解太深了。
  老法师:太深了,是的。这个也难怪,中国满清亡国之后,国家一直在战乱,军阀割据、日本人的侵略,把中国社会整个打乱了。尤其是中国在那一代的知识分子都否定了传统文化,认为传统文化导致中国的落后,一定要全盘西化,学外国人。今天外国人要灭亡了,我们怎么办?所以现在外国人向东方来寻宝,真的,他找中国古籍、在印度里面找佛教,他要来求这个,来求救。我们现在还不觉悟,等到外国人把中国东西、印度东西真正拿出来救了他们自己了,我们慢慢再去追,再去学人家,这很可悲的现象。
  主持人:老教授,我们继续向您专访,很多人坚信,过去也有过这样的预测,过去很多包括外国人也讲过这个话,很多中国人也坚定的相信,二十一世纪一定是中国人的世纪。现在就产生一个疑问,中国的世纪,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就会产生这样一个疑问,是中国的什么来领导这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政治、经济、科技,还是军事,还是什么,才能称之为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这句话怎么理解?
  老法师:也因为这么一个因素,所以西方人提出一个「中国威胁论」。
  主持人:中国威胁论
  老法师:对,提倡这个。我在国际上也走得很多,也遇到不少这些有影响力的人,我跟他们谈的时候,我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这不是中国人说出来的,还是汤恩比说出来的。为什么说是中国人的世纪?是中国人传统文化的世纪,只有中国传统文化能救全世界,不是政治,也不是科技,也不是军事,也不是经济,是中国文化。
  主持人:就是传统文化。
  老法师:对,中国传统文化。如果大家要把这个东西丢掉了,二十一世纪就是人类毁灭的世纪。
  主持人:这个话是这么个意思。
  老法师:对,不错。
  主持人:中国传统的文化,有人就请教您
  老法师:能救二十一世纪。
  主持人:有人就请教您老,在哪里?很多人说是不是在古籍里?是不是在一些歌舞表演?说那个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西方人就是这个印象。
  老法师:不是的。所以这个问题,我跟他们,我在伦敦跟伦敦大学、剑桥大学我就谈得很多,因为我跟他们讲话的是汉学系的博士班,我看到这些学生,用《无量寿经》写博士论文,很难得,我看得很欢喜,用《孟子》写博士论文,还有我看到一个用王维,唐朝的诗人王维。
  主持人:是英国的学生?
  老法师:英国学生。所以他们的汉语讲得很好,有能力看中国古籍,这个不容易。我跟他们谈的时候就告诉他,我说你们确实可以拿到中国典籍去拿到学位,将来也是最好学校里面的名教授,我说可是你们决定不能像我这样快乐,你们依然是生活在烦恼跟痛苦的世间。他们都笑起来。
  主持人:就是您说他们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老法师:对,不错。我说你们搞的是汉学,也就是儒学、道学、佛学,我说我跟你们搞的是反面,相反的。他们很惊讶,怎么相反的?我说我是学佛、学儒、学道,你们是佛学、儒学、道学,这两个字颠倒过来就不一样。如果是儒学、道学、佛学,这是学术,你们是搞学术。
  主持人:做学问
  老法师:学术是知识。你要是学佛,你得学得跟释迦牟尼佛一样,学儒要学跟孔孟一样,学道要学跟老庄一样,那就不一样了,孔颜之乐,佛门里头法喜充满你才真正得到。所以这是两桩事情,不能混为一谈。学儒、学佛那是智能,搞儒学是什么?那是知识。知识不能解决问题,智能能解决问题。我给他们上课只有一个小时,给他们很大启示。
  主持人:多少年都没有听到。
  老法师:是!
  主持人:也不可能听到。也就是说,领导二十一世纪的一定是中国的这些传统文化
  老法师:对,传统文化。
  主持人:但是怎么才能领导?
  老法师:那时候我就问他,我说你们相信吗?你们汤恩比讲的话,你们相信吗?你们现在在学校里头,你不是研究儒释道三家吗?能救社会吗?都呆了。
  主持人:救不了,绝对救不了。
  老法师:那汤恩比话讲错了吗?他们也不敢说。我说你要懂得怎样去解读汤恩比的话,他没有说错。我就讲儒释道,像我们种植物一样,你种一棵树,果木树,你得有根。你们今天讲到儒,你一定脑子里头马上就浮出来四书五经、十三经,讲到佛,那你一定是《华严经》、《法华经》、《般若经》,你就想到这些。这些东西你天天去研究、天天讲,无济于事。汤恩比没说错,怎么没说错?儒释道它有三个根,你今天所看到的是枝叶花果,枝叶花果从哪来的?根生的,所以你把儒释道三个根找出来就对了。儒的根是《弟子规》,道的根是《感应篇》,佛的根是《十善业》。都是很小的东西,你们都没瞧得起它,你们在学校谁拿这个东西去做博士论文的?可是这个东西它是有生命的,活的;你搞的四书五经、十三经那个东西,就像花瓶里的花,很好看,死的,它没有生命,几天它就枯了
  主持人:没根。
  老法师:他才恍然大悟。所以我说如果能把儒释道这三个小东西的根普及到全世界,天下就太平了。至于往上提升的,开花结果的,那是少数人,那就是一流的大师级,是他们的事情。
  主持人:四书五经是那些人去学。
  老法师:对,不错,那是他们的事情,那是他们大圣大贤的事情。但是最得受用的,那就是根,根是一般平民得受用。
  主持人:就是领导二十一世纪世界的是中国文化。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这个文化
  老法师:文化三个根。
  主持人:就是《弟子规》、《十善业道》、《太上感应篇》
  老法师:只要这三样,天下太平,你问题就解决了。
  主持人:您老这么多年一直在推行这种教育。
  老法师:我没有推行,我都天天在讲。
  主持人:您老一直在推广,在劝大家要照这么做
  老法师:劝大家。
  主持人:这个翻译出来就是说,在推广救世界的一种方法。
  老法师:对,不错。这是我们走进联合国才有这么一个机缘,这是偶然的一个机会。我移民到澳洲,九一一事件之后,昆士兰大学的校长派两个教授到山上去找我,我住在山上,告诉我,说他们学校有个和平学院。我听了很新鲜,因为大学里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个和平学院。我说和平学院学些什么东西?就是化解冲突,促进社会安定,世界和平,就这么一个主题。这倒挺重要,在现在这个时代。所以他们就希望,他说九一一事件之后,他们遇到困难了,因为过去他们对于寻求化解冲突、促进安定和平,都是用西方的方法,镇压、报复,现在看镇压、报复产生不了效果,搞成了一个恐怖战争。我说这是对的。他说现在我们想回过头来,用真正和平的方法来解决。
  他们知道我过去在新加坡团结九个宗教,做出一点成绩来,希望我对他们能够有一点贡献,所以邀请我到学校给和平学院的教授举行座谈会,我就答应了。答应之后就听他们的报告,才知道全世界有八个大学有和平学院,不多。在八个大学里面,昆士兰还是排在前几名,还比较有成就。我就听他们五十分钟的报告,最后他们要我提供意见。我听完之后我就说,你们的理念跟你们所用的方法有问题,有什么问题?这个事情就像大夫治病一样,你没有把病根找到,所以你没有办法对症下药,用的心力是不少,付出是不少,没有效果,没有预期的效果。我说冲突的根在哪里?我给他讲,冲突的根在家庭。他们从来没想到过,他们以为以色列跟巴勒斯坦双方冲突,他哪里会想到这个问题?我说冲突的根在家庭。你看在家庭里面,头一个,离婚率这么高,离婚是什么?夫妻冲突。
  主持人:夫妇战争
  老法师:夫妻冲突,造成什么?父子冲突、兄弟冲突。这样的人踏进社会,他能不跟别人发生冲突吗?这他们有点警觉心了。我说还有更深的,还有更深的根。他说更深的根?你自己跟自己冲突。这他就听不懂了。我们用东方人的话说,你的本性跟习性的冲突,本性是善的,习性不善,善跟不善就发生冲突了。这个翻译很困难,很难懂,我就比个比喻,利害当前,你是先想到利益自己,还是想到利益别人?那当然利益自己。利益自己不就跟他冲突了吗?每个人都是利益自己,那这个冲突就发生了。这是更深的根,是你的本身。所以你本身身心不能调和,你怎么能调停国际上的纠纷?
  主持人:这是最讲道理的话。
  老法师:我讲了这个之后,他们慢慢体会到了,也觉得我讲得有道理,第二个星期又找我。
  主持人:您就是说,你是个有问题的人,然后你来解决问题。
  老法师:对,不错。他又来找我,找我学校就有准备了,准备一份聘书聘我做教授。所以第二次开会的时候,校长就把这个聘书拿出来。拿出来,我没接受,我不想接受。还有一个格里菲斯大学,那个校长也跟我非常要好。所以两个校长来劝我,一定要接受。我说没有这个必要,我出家人搞这个干什么!我说我很乐意跟你们教授交流交流。但是他说,想想,我的这些理念很有启发的意识,希望我能够代表学校、代表澳洲参加联合国的国际和平会议,他说联合国邀请的都是专家学者,都是有博士学位的大学教授,所以你一定要,不但要,还要给博士学位给我,是这么一个原因,他说你一定要。
  主持人:这个身分是方便。
  老法师:方便。所以这样子我才接受。接受以后,第一次会议是二00三年在泰国。所以这样,就这么一个缘分跟这些参与联合国的专家学者们就接触了,了解他们的观念确实是有问题。可是我们把中国东西介绍过去,这是他们闻所未闻,我们也讲得很仔细,他们听了之后很欢喜,也都鼓掌,可是下来之后,我们聊天吃饭,他问我,说法师,你讲的东西很好,做不到。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危机,信心危机。
  主持人:他不相信您讲的话。
  老法师:他不相信,那就非得做试验,你不做试验他不会相信。所以我们就在想,想在新加坡找地方,在马来西亚、印尼、澳洲,都找不到适当地方,没有这些条件,所以我也很难过。二00五年回到老家,七十年没回去了,回到老家看看家乡父老、兄弟姊妹、堂兄弟姊妹、族兄弟姊妹,还有不少人,在一块见面,我就发了这些牢骚,就是在国际上遇到这些问题,他们没有信心。家乡父老听了说,回来干,我们在自己家乡干。就这么一鼓作气,就搞成了,没想到就搞成了,就是汤池文化中心。
  主持人:这是它的来历。
  老法师:也没有想到,不到半年,效果卓著,这让我们生起很大的信心,因为我们自己也怀疑,也不晓得能不能落实。这一落实之后,我们的心坚定了,证明两桩事情,第一个证明,人性本善,「人之初,性本善」这个话一点不错,第二个证明,人是教得好的。你看《弟子规》一教,我们教的时候,我想得比较周到,如果叫年轻人学,老人不学,没效果;在学校叫学生学,老师不学,也收不到效果。所以我们用这个小镇做实验,小镇十二个村庄,居民四万八千人,我那时候想法就是全民教育,男女老少、各行各业一起学,效果出来了。这么短的时间,真的影响到全世界。所以现在大家对这个很有兴趣。
  主持人:我们听说很多联合国的官员他们要联合起来,这些专家学者,去参观访问。
  老法师:对,是驻联合国的大使,一百九十二个国家,联名要求到汤池参观。
  主持人:都要去?
  老法师:都要去。第一批真的护照都发了,最后还是我们政府拒绝了,因为他们是现职的外交官,接待是比较麻烦。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您老给了这样一个解答。能不能这样说,拯救整个世界的劫难,《弟子规》最最基础?
  老法师:不,《弟子规》、《感应篇》、《十善业》,要三个。
  主持人:三个都需要。
  老法师:要三个,确实能救世界,毫无疑问。我们在试验才试验一个,你说再加上两个,那个力量多大!
  主持人:他如果是其它的民族、其它的国家,他怎么来推行《弟子规》?
  老法师:能接受,你看看我们在马来西亚,现在这一次,这个月底,他们华校有三千多个老师跟校长来学习《弟子规》,要让我们的蔡老师去讲。我还让胡小林去讲,胡小林把《弟子规》落实在企业,做得很成功,让他去做报告。马来西亚是回教国家,而且是以回教为国教,他们的教育部长肯定《弟子规》能帮助他们安定社会。
  主持人:就是别的国家、别的民族、别的信仰都能接受这个。
  老法师:不错,都能接受。我跟回教的关系也特别好。
  主持人:尊敬的老法师,我们下面这个节目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我们是反着录的,也就是先录第七集,晚饭之后我们再录第六集,我们会把整个系列节目下面做个收尾。您过去曾经讲过,把这些公益纪录片最好能翻译成联合国所推行的六种外文在世界流通。现在可能缘分还没有到,条件还没有成熟,现在可能还没有能做成这个,但是将来这些节目一定会很多的外国人都能看得到。在我们这个系列节目要结束的时候,您老能不能对世界各地的这些观众们讲几句话?
  老法师:好。
  主持人:大家都很关心怎么能够化解劫难。
  老法师:确实,我们现在因为要把文化普及到全世界,所以我们不能够单独提中国,我们在国际上讲的时候,是全世界每个国家族群它古老的东西、古老的传统,我们都应该要互相的来学习;在宗教也是如此。所以我自己本身的态度,这是许多国家宗教的领导人,甚至于政治领导人,对我都了解,我永远是一个学生的态度。你问到,不会做学生吗?我会做学生,学生是什么?尊师重道,就是好学生。我说我是释迦牟尼佛的好学生,释迦牟尼佛是我的老师,我跟他学;耶稣也是我的好老师,我学《新旧约》;《古兰经》我也学,所以穆罕默德也是我的好老师,我是他们最好的学生,所以他们这些典籍我能够领受得到。如果我要有了障碍,我是佛教,那是别的教,那是基督教、天主教,那是回教,要有这个界限,他们的东西我就全不懂,你自己有障碍了。所以我没有障碍,我一视同仁,我没有一样不尊重。
  我见到释迦牟尼佛礼拜,我见到耶稣也礼拜。我对佛教经典很尊重,我对《古兰经》跟佛教经典一样敬重,所以我懂得它的意思,我能讲《古兰经》,我能讲《新旧约》。你看我讲的《玫瑰经》,天主教的早晚课,在天主教流通,傅铁山听过,很欢喜,绝不亚于神父。我讲的《古兰经》也不亚于阿訇。为什么?真干。要以这样态度的时候,宗教就变成一家人。所以我在国际上讲,我说宗教确实,一个神,一个真神,所有不同宗教是这个真神的化身。因为那时候交通不方便、文化不同,他分身在各个族群里面,用种种方法来教化那个族群,他的目的、方向、原理原则决定相同,不同的是他们的生活习惯。
  主持人:所以看上去就不一样,仪轨就不一样,内容、主旨、精神都是一样
  老法师:完全相同。
  主持人:您做出来这么一个示范,世界各国的观众都应该有所领会。
  老法师:欢喜,非常欢喜。
  主持人:他们会学习到一种什么精神?就是说要尊师重道。
  老法师:不错,尊师重道。
  主持人:世界各国的人都要尊师重道。
  老法师:要尊师重道,要孝顺父母,要尊师重道。
  主持人:那结果就一定是和谐世界
  老法师:一定和谐,宇宙是和谐的,心性是和谐的。譬如说你一个人身,你眼睛跟鼻子是不是和谐的?它两个要冲突了还得了!
  主持人:都守本分。
  老法师:是!五脏六腑各守各的本位,跟其它的不同器官全部和谐。所以讲,我们的身体是和谐的,宇宙是和谐的,国家是和谐的,社会是和谐的。和谐是正常,不和是反常,反常就有罪受了。我们人身体反常不就生病了吗?严重不就死亡了吗?
  主持人:咱们拿这张脸,咱们拿人的脸来做个比方,就像世界一样,眼睛是一个国家,鼻子是一个国家,耳朵是一个国家,就是大家各安守本位。
  老法师:不错,要互助合作。
  主持人:对,你有你的民族传统,你生活你的,你有你的价值观。现在他们是互相打架。
  老法师:不错,是!互相打架,最后就是死亡,就毁灭了。
  主持人:就是人的器官在那儿打架,人就会死。
  老法师:对,人就没有了。你懂这个道理的时候,这个世界要是每个族群、每个宗教、每个国家也是互相这样子斗争的话,世界就没有了,接着世界就会归到末日了。
  主持人:我们这次对老教授您的专访马上就要结束了,这次时间也是很长,我们现在有最后的一个提问,就是在「和谐拯救危机」那个节目的最后,就是在上次节目的最后,您讲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您说如果中国人对自己五千年传统伦理道德的教诲如果有信心,中国一定是领导世界的,如果没有信心,那还要受一段罪,还有一段苦难,这两种结果完全是自己来决定的。
  老法师:对。
  主持人:我们发现您最后的这段提示,最后的这段提醒,有一个核心的词,就是对老祖宗要有信心。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现在就请教您老,这个信心从什么地方建立起?
  老法师:这个信心就是你一定要认识老祖宗东西不是他的创造,不是他的发明,是从自性里头流出来的,自性才是真正圆满的。创造发明就是刚才讲的,是从知识里头的,知识里头靠不住。它是从智能。
  主持人:是从妄想分别里出来的东西
  老法师:那出来的东西不行。
  主持人:它不是自性里出来的
  老法师:那不是自性。离妄想分别执着是自性,自性是真实智能,那个管用。
  主持人:从妄想分别执着里生出来的东西是不是靠不住?
  老法师:靠不住,它虽然解决一部分,它后遗症很多。智能没有后遗症。
  主持人:从自性里流露出来的这些智能,都在我们老祖宗的经典里?
  老法师:没错。
  主持人:儒释道三家?
  老法师:是!所以说,老祖宗他们都是明心见性的,他要不明心见性,那个东西怎么会从自性流出来?
  主持人:用了五千年都没有任何灾难。
  老法师:对,没灾难。所以老祖宗教我们,我们如果能把妄想分别执着放下,自性就现前了,就跟他一样。
  主持人:我们这次的专访十多个小时,让您老非常的辛苦。
  老法师:哪里!不会。
  主持人:您老人家已经八十二岁高龄。我们这次也是跨越很长的时间,上下五千年,纵横五大洲,您非常的辛苦。节目的最后,我们想请教您,就是今后这些天灾人祸,今后这些避免灾难的问题,能不能再为天下大众做个提示,因为这是大众最关心的问题。
  老法师:断恶修善、积功累德,就能化解。不能够化解众生的共业,至少自己不受这个灾难,这可以肯定的。
  主持人:节目就要结束了,在这里我们祝愿天下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这个节目,我们也祝愿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我们真诚的祝愿老教授永远在世间。节目的最后,我们做为记者,我们做为采访人,节目的最后,我们用中国传统的古礼给老教授顶礼。
  老法师:问讯就好。
  主持人:感谢老教授。
  老法师:这就是尊师重道。听话。
  主持人:我们用中国的古礼,谢谢您,给您老顶礼磕头。
  老法师:问讯。好,一拜,增福增慧。
  主持人:谢谢您老的教诲。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