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免疫学博士分析转基因大米是否对人体有害

蒋高明

  华中农业大学的研究称:目前发现,对于专一高效杀虫Bt蛋白融合基因cry1Ab/Ac,只在水稻二化螟、三化螟和稻纵卷叶螟等鳞翅目害虫的肠壁上有这种蛋白质的结合位点,因而该蛋白能选择性地有效杀死该类害虫。而人类肠道上没有该蛋白质的结合位点,故不会对人类造成危害。为进一步让消费者放心,研究者已找出抗虫Bt只在水稻的茎秆和叶片等受害虫侵害的部位积累,而食用部位(大米)却几乎不表达的方法。每克‘华恢1号’稻米含Bt蛋白不超过2.5微克,按小鼠灌胃剂量折算推知,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吃掉120吨稻米也不会发生中毒、过敏、体重异常、脏器病变。如果按每天吃500克稻米计算,一个人活上120岁,也只吃掉约10吨稻米,不及小鼠灌胃剂量的十分之一。
  华中农业大学进一步表示:“我们最近查了食品、饮用水等相关国家标准,发现对人体无毒的Bt蛋白在转基因大米中的含量,比国家标准规定的食品中的亚硝酸盐含量还低。亚硝酸盐是实验证明的中度毒性、高度致癌性物质。国家标准规定饮用水中亚硝酸盐的含量为每克水中不高于1微克。考虑到饮水量,可以说,我们研发的转基因大米比达标的饮用水还安全,是真正无毒无害的。”
  以上观点见《第一财经日报》2月23日。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毕竟我们不是医学专家,这里我们听一听北京大学一名免疫学博士怎么说。这位博士采取实名制争议,很令人敬佩。我们希望对这些重大事情进行辩论,另外增加实验,增加很长时间的实验,确保安全后在投放市场。这才是对中国人民健康安全负责任的态度。
  “转基因生物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可能需要10年、20年甚至是40年才能观察出结果,危险也许是潜在的。”中科院生物科学与技术局原局长钱迎倩表示。钱老师也是笔者所在单位的老所长,笔者读研究生的时候他就是所长,是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这样的表态是符合科学精神的。我对钱先生是非常佩服的,他的专业领域是细胞生物学,最近几年非常关注转基因生物安全问题,有大量的论著发表。
             到了向人民公开转基因大米真相的时刻了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 博士
        原文:http://immunohealth.blog.sohu.com/144813623.html
  前一段时间,有很多的网站都在攻击我对转基因食品安全的担忧,我认为这是有关利益集团的行为,而不是科学的行为,所以我是不会在意,也不会害怕的。我用真名实姓就是为了能公开讨论问题,而不像那些懦弱的人匿名搞什么人身攻击。为了使我们的每一位公民都享有食品安全的保证,我希望有关部门,尤其是农业管理部门和国务院,应该开放大家讨论转基因作物安全的话题,而不要封锁消息,搞一言堂。
  作为这次最令人担忧的转基因大米中的BT蛋白,很多人认为BT蛋白很安全,他们的理由是BT蛋白农药用了上百年,而且其原理只对昆虫致病,所以很安全。很多网站都这么介绍,“苏云金杆菌简称B.t.,是包括许多变种的一类产晶体孢芽杆菌。可用于防治直翅目、鞘翅目、双翅目、膜翅目,特别是鳞翅目的多种害虫。苏云金杆菌可产生两大类毒素:内毒素(即伴孢晶体)和外毒(α、β和γ外毒素)。伴孢晶体是主要的毒素。在昆虫的碱性中肠中,可使肠道在几分钟内麻痹,昆虫停止取食,并很快破坏肠道内膜,造成细菌的营养细胞易于侵袭和穿透肠道底膜进入血淋巴,最后昆虫因饥饿和败血症而死亡。”有人还进行了人体试验,“对18名志愿者每人每天吞服30亿活芽孢,连服5天,4~5周后检查,一切化验结果正常,无毒性反应。”
  但其实呢?我国有关的食品管理部门早就知道苏云金杆菌对人体是有毒害的,决不是在18人试验中那么安全的!那个自称“打鬼”的匿名胆小鬼说,我的论文不能作为依据,好,那么看看国家官方杂志《食品科学》,早在2007年28卷第3期的357页就已经撰文,揭示出苏云金杆菌其实与人体的致病菌蜡样芽孢杆菌是一种菌,而后者被认为是可以引起致命性呕吐和肠胃炎的病原体,其产生的热稳定性毒素可以在30分钟内引起人体发生呕吐,并曾经导致一名17岁的瑞士男孩由于呕吐引起的肝衰竭和横纹肌溶解而死亡。目前的研究发现,以前的所谓蜡样芽孢杆菌中70%是苏云金杆菌,而且目前商业用的苏云金杆菌菌株(我们的农药菌株)含有呕吐毒素和肠毒素基因。所以,目前我国的很多农产品和畜牧产品都受到了这种农药菌的污染,有些人甚至说被污染的牛奶是特意添加了苏云金杆菌益生菌的,很多人因此腹泻,但都被归结为了乳糖不耐受症等疾病,从而掩盖了BT致病的事实。
  所以,BT是否安全是一目了然的,所以欧美国家不再本国推广转基因主粮是有原因的,所以我们如果搞转基因小麦,美国一定会干涉我们的。有人说,BT危险不能说BT蛋白危险。我认为转BT蛋白基因更危险,原因很简单,我们即使用了再大剂量的BT农药,在吃米前,我们也要脱粒和淘米的,所以是有机会避免毒性的。但是,一旦转到了内部,我们怎么才能把它和米分开呢?其次,BT基因本身在大米细胞内表达的量,我想是很难控制均一的,一旦产生了高表达的毒株,我们怎么才能铲除它呢?再有就是,BT基因在大米细胞内是否会发生变异,产生有毒的毒素呢?是否每次种稻子之前,我们都要对每粒种子进行基因鉴定呢?那么这些费用将远远超过其增产带给我们的效益。当然,上面的这些问题,我都不是本行,我也不懂它们的危害和解决办法。但是,作为一名免疫学的研究人员,我认为我们最危险的是,目前的一切实验都只是单用BT蛋白做过敏实验,但是BT蛋白在植物体内如果结合了其他蛋白,就可能引起新的过敏问题。这就好像是青霉素,其本身不是抗原,也不会引起过敏,但是其杂质或体内的降解产物,能与人血浆蛋白结合,激发机体产生IgE型的抗体,引起致命的哮喘和休克。BT蛋白也有这种潜在的危险。
  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也不是天然的保守主义者,我支持转基因,也进行转基因的研究,我只是提醒对于食品安全这种关系人民健康和后代幸福的事情,不要轻率和盲目。很多人嘲笑英国的一位科学家反转基因的实验有缺陷,那么现在转基因实验室做到安全性结论,却没有任何免疫学的证据或者证据不充分,也是很不科学的和没有价值的。
  所以,我呼吁有关部门开放关于转基因大米安全性的讨论,尤其是希望两会的代表和管理部门的官员能关注这件事。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 博士于学院路38号
  附:《食品科学》的论文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