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道尔:转基因生物工程——一场新鸦片战争

Post By:2010-2-10

  2009年11月27日中国经营报报道农业部批准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这意味这我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将转基因粮食作为主粮的国家,暂且不提此证书的如何保密和静悄悄的出炉,不过这表明了官方对于转基因的态度,意味着中国大踏步将转基因主粮向全国市场化推进。
  
  就转基因粮食的十年历史来看, 转基因存在着巨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最新的科学实验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线索 ,恩道尔在粮食危机一书中详细的描述了一些事实来戳穿了转基因工程的各种谎言:
  
  转基因作物将增加产量?不。澳大利亚“农民关注网络”2004年11月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从种植情况来看,没有证据表明转基因芥花籽作物的产量更高,但却有证据显示它的产量比澳大利亚全国平均水平低17%。就算头几年会增加产量,也并不代表未来如此,孟山都生产的rBGH激素宣称可以增加奶牛产量30%,这确是部分事实,然而,不久,农民们就开始报告他们的奶牛产奶寿命缩短了2年,并且感染了严重的蹄和乳房传染病。
  
  转基因作物没有副作用?否。1995年,苏格兰罗威特研究所在普兹泰博士的带领下进行了一项为期3年的研究,对两组小白鼠分别喂养转基因马铃薯和一般马铃薯,到1997年下半年,研究所发现食用转基因马铃薯的老鼠的肝脏和心脏都要小得多,免疫系统更脆弱。德国农民克劳纳在1997开始种植先正达Bt-176玉米试验田,头三年,玉米长势喜人、毫无虫害,当2001年,他将这种玉米用来喂养母牛时,牛开始剧烈腹泻并停止产奶,最后,他总共损失了70头牛。后来,瑞士联邦技术研究院地球植物学研究所的教授发现,致母牛命的正是Bt毒素。
  转基因作物需要更少的农药和花费,从而节约农民的成本?非。巴西南部就有一个例子,当地出现了一种杂草,无论用多大剂量的草甘膦,都无法杀死它,只有施用杜邦的Classic除草剂,才能够凑效。除草剂市场因而出现了细分情况,一种专利的除草剂只能用来对付特定杂草,总的用量反而上升。同样,由于需要购买高昂的种子和配套的除草剂,农民的收益流失严重。
  
  不过必须提醒的一点是这些转基因巨头正在加紧研究“终结者”或者“背叛者”技术,前者使得作物种子在收获季节自杀,农民无法保留其进行下一季的播种,后者使得作物内部的基因启动因子只有在特定的化学诱导剂的作用下,才能够被激活。这两项技术都将加强农民对巨头的依赖。
  
  还有我们获知在注重信用记录的美国人看来,转基因生物“四驾马车”显然够不上清白。孟山都、先锋良种国际公司、陶氏益农和先正达都存在着生产高毒化学品、倾倒工业废品、商业贿赂等诸方面的不良记录。例如孟山都这个成立于1901年的化学公司,生产了世界上大部分的多氯联苯(PCBs),这种东西后来被证明会造成严重的大脑损害、生育缺陷鹤癌症。孟山都还是越战期间生产橘剂的主要厂商,这种化学品是为了除去越南茂密的丛林枝叶,使得越南士兵无所遁形,其主要成分是二噁英。此后,孟山都在英国威尔士南部的采石场非法倾倒了包括上述两种有毒品在内的约67种化学药品。
  
  恩道尔在“粮食危机”一书中似乎想告诉读者,把日常进食交由这些恶贯满盈的化学公司之手,不论如何都称不上让人放心。然而事情确实朝着并不理想的状态发展,战后,这些企业纷纷实现转型,到20世纪80年代初,他们开始疯狂发展转基因植物技术。
  
  在这一过程中,美国政府扮演的角色耐人寻味,1992年,老布什在一项总统行政命令中,裁定所有的转基因植物与同品种的传统植物“实质上相同”。实际上,大型农业综合企业高官与政府官员之间的交叉任职和亲密合作,使得这一裁定的出现并不偶然。孟山都作为橘剂的生产商,与中央情报局有着良好的关系,而老布什,便是前中央情报局局长;1991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AO)设置了负责政策的副局长职位,首任副局长是迈克尔.R.泰勒,此人曾经为孟山都做过代理律师并打赢官司;20世纪90年代初,孟山都的首席科学家玛格丽特.米勒也曾在FAO任人类食品安全司副司长;小布什的农业部长安.维妮曼在2001年进入政府部门,此前,她是孟山都属下一家生物技术子公司卡尔京公司的董事长;前任美国贸易代表米奇.坎特离开政府后在孟山都的董事会谋到了一个职位;孟山都的董事会中还包括威廉.鲁克尔斯——那尼克松和里根时期的环保署署长;迈克尔.弗里德曼是孟山都的制药事业部西尔公司的高级副总裁,曾担任FAO的代局长;孟山都的公共事务副总裁临达.J.菲舍曾任美国环保署预防、杀虫剂和有毒物质办公室主任……
  
  从这种不厌其烦的列举中,或可窥知为何美国政府一直对转基因工程网开一面
  
   阿根廷试验 转基因谎言
  
  在取得了政府的支持后,农业综合企业开始在美国和全世界大力扩张,阿根廷,成了第一个的试验品。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阿根廷的农业生产体系是多样化的,不仅能够实现自给自足,还能产生大量的剩余,然而好景不长,20世纪80年代阿根廷发生了严重的债务危机,为了偿还债务,政变上台的军政府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对经济进行休克疗法,快速的私有化在农业领域也得以进行,极端便宜的农田被嘉吉、量子基金等外国企业或基金收购一空,大面积播种转基因抗农达大豆种子成为风潮。
  
  且看孟山都如何确保自己获得高额利润的:首先,转基因大豆种子通过走私途径进入阿根廷,孟山都对之视而不见,等到转基因播种到一定规模,孟山都宣称要收取种子的专利费,并向阿根廷政府施压,阿根廷农业部不得布成立一个补偿基金;其次,由于基因改变,抗农达大豆种子可以经受住选择性除草剂草甘膦的喷洒,而这种除草剂只有孟山都能出售;再次,转基因大豆采取一种叫做“直接播种”的方式,用一种庞大的机器将大豆种子自动塞到几厘米深的小洞里而不不需要翻耕,这使得害虫和杂草与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一起生长,而加强对了孟山都除草剂的依赖性。
  
  这种改造使得大规模的森林为大豆田让路,传统的作物为大豆让路,机器替代人工,农民一贫如洗,不得不逃到大城市中的贫民窟,传统农区受到飞机喷洒的抗农达除草剂的严重影响。到2004年,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3400万英亩,在种植面积上仅次于美国,与之同时上升的数字是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口比例,这个数字在1970年仅为5%,1998年变为30%,到2002年,增至51%,以前闻所未闻的营养不良人口,到2003年上升到约占总人口的11%——17%。
  恩道尔:转基因生物工程——一场新鸦片战争
  基辛格: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全世界;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全人类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粮食危机
  本书是旅德美籍学者威廉?恩道尔继《石油战争:石油政治决定世界新秩序》之后的又一部力作。他以地缘政治的独特视角,无与伦比的超强思辨,无可质疑的详实史料,条分细缕,层层剖析,为我们揭示了围绕粮食正在进行的一场不为多数人所察觉的阴谋。这是一个由少数人策划的阴谋,他们正在图谋控制全世界的粮食供给,控制世界大多数人生存的物质基础,从而控制世界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与生存空间,让全世界的人们成为他们猎食的对象,成为他们永远的奴隶。这是一个设计巧妙而又隐蔽的阴谋,由三个步骤构成。首先,他们以科学的名义,开展转基因工程研究,获得大批专利,并控制某些重点粮食品种,如大豆、水稻等大规模农作物和鸡、奶牛等重要家禽产品……
  第一部分
  您手中的这本书向您展示了一项既荒唐可笑又令人厌恶的宏大计划,尽管您不愿意相信,但很不幸,它的确是真的。本书真实地记录了一小撮英美“精英分子”意欲控制整个世界粮食链条的种种图谋。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追逐利润,而是以一种新的生物战争形式,实行种族灭绝和“人种改良”,以实现其大规模消灭几十亿人口尤其是亚洲人口的长期目标。
  第二部分
  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粮食与石油一起成为美国维持新经济霸权中的关键支柱。主导全球粮食市场与主导全球石油市场和武器市场一样,成为华盛顿政策的核心。1973年的世界粮食危机成为美国新粮食政策的标志性事件,当时国际市场粮食价格和石油价格都以300%~400%的速度上涨。在粮食危机中,美国的六家跨国公司控制了世界粮食储备的95%,华盛顿和粮食巨头间的紧密联系成为美国粮食武器的核心。
  第三部分
  早在20世纪30年代,以洛克菲勒家族为代表的美国东海岸权势集团就开始勾画“美国世纪”的新愿景,其核心是在战后把美国变成全球商业帝国,因为他们发现主宰国外巨大的市场可以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润和权力,他们更意识到像英国等老牌帝国那样采用军事控制殖民地的代价过于昂贵。
  第四部分
  洛克菲勒家族凭借与拉美国家的紧密关系推销其转基因农作物,到2004年,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仅次于美国,全国48%的土地被用来种植转基因大豆,其中90%以上是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品种,而种植这种种子一定要用孟山都公司提供的农药。由于种子和农药都要从美国公司购买,以及孟山都公司在专利费上所持的强硬立场,仅仅十年时间,在技术进步的名义下,阿根廷的粮食自给能力逐渐丧失,整个国家的农业经济彻底受控于外国权势集团。
  中文版前言
  转基因生物工程——一场新鸦片战争
  您手中的这本书向您展示了一项既荒唐可笑又令人厌恶的宏大计划,尽管您不愿意相信,但很不幸,它的确是真的。本书真实地记录了一小撮英美“精英分子”意欲控制整个世界粮食链条的种种图谋。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追逐利润,而是以一种新的生物战争形式,实行种族灭绝和“人种改良”,以实现其大规模消灭几十亿人口尤其是亚洲人口的长期目标。
  在我为本书中文版撰写前言的时候,世界正处于一场新的大规模粮食危机之中。自20世纪70年代初粮食大危机爆发以来,由于世界粮食库存达到历史最低点,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对冲基金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大肆投机,致使国际上小麦、大米、玉米和其他基本粮食作物的价格翻了一番多。我可以毫不夸张地将其称为“一场新鸦片战争”,这场战争比起19世纪英国东印度公司对中国发动的那场鸦片战争更加恶毒,更具破坏性。
  其实,我们早就可以预料到这场粮食危机必然会发生。由于嘉吉、ADM和邦基等美国跨国农业巨头的不断施压,美国和欧盟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粮食输出地政府决定,彻底取消沿袭多年的粮食储备制度。在战争或粮食歉收的时候,粮食储备作为蓄水池是防止出现灾难的重要保障措施。欧美各国政府之所以取消粮食储备,完全是因为国际粮食卡特尔不断鼓动的结果,即“以市场为导向的农业”可以让私营的全球化公司 “更有效”地储存和供应粮食,通过“提高效率”来替纳税人节省每一分钱。这样一来,被粮食卡特尔不怀好意地称为“粮山”的各国粮食储备便逐渐消失了。
  粮食储备一经取消,人类便走向了依靠私营公司的粮食“零”库存模式,如丰田汽车生产公司的“即时库存”一般,这为未来埋下了危机的种子。正是这群主张废除政府粮食储备的粮食卡特尔鼓噪说,汽车发动机排放的二氧化碳经过某些复杂过程造成了北极冰层融化、城市洪水泛滥。其实这并没有科学依据,但华盛顿和欧盟的政客们却对此言听计从,并着手对将农作物大规模转换成汽车燃料进行补贴,发起了臭名昭著的“生物燃料革命”。
  在整个欧洲,无论是德国、奥地利还是法国,到处可见成片成片的玉米和其他作物亭亭玉立,长势喜人。但是,这些粮食不是用来吃的,而是作为生物燃料用来烧的。农民们的内心深处虽然明白这种做法不对,但是在多年歉收之后,好不容易盼到市场需求旺盛,他们也就不再言语了。消费者受农业综合企业御用的纽约麦迪逊大街宣传机器的蛊惑,也就轻信了这帮子人从玉米中提取汽车燃料以替代汽油,有利于改善环境、减少污染的谎言。
  总之,他们说服了美国农民改种玉米和其他作物,目的不是用作口粮,而是当作燃料烧掉。2006年,美国通过了一项新的法案,将大笔大笔纳税人的钱用于补贴种植燃料玉米。从此,这股改种风潮席卷了美国。
  当前世界粮食市场正处于和平年代从未有过的紧张形势之中,数以百万公顷计的粮田却改作他用,用来生产汽车燃料,而这种燃料的排放物的毒性,比起汽油来还要大得多。这正是当前世界范围粮食危机的祸根。
  这绝对不是一场粮食危机,而是一场政治危机。面对国家安全最基本层面的粮食安全所遭受的危机,各国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却坐视不管;应当担负起责任的媒体却屈从于实力强大、财力雄厚的资助者的威压,误导世界舆论,让人们相信这场危机不可避免;深知内情的科学家们往往因为要从生物燃料行业拿到研究经费,也不得不保持沉默。有史以来,粮食价格第一次与石油价格挂上了钩。
  尽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粮价飞涨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整个欧洲将大片农田用来种植生物燃料用作物,但是欧盟的委员们仍然拒绝重新考虑其生物燃料配额。世界银行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近期粮食价格的上涨至少有75%的原因直接与生物燃料有关,但这份报告因美国的干预而没有发表。目前,从非洲到亚洲,由于粮价飞涨,抗议和骚乱此起彼伏,日益高涨。在这种情况下,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授权监管粮食储备的机构)近期在罗马召开了一次有关国际粮食危机的会议。会上,联合国粮农组织负责人将这场危机归咎于“过度肥胖的美国人”,这些美国人比正常需求多消费了价值100亿美元的食物。2008年6月,在联合国粮食峰会上,一个又一个机构“尽职尽责、煞费苦心”,想出各种招数来无视这些显而易见的因果关系,他们这些丧心病狂的言行似乎无穷无尽,简直令人发指。伦敦《经济学人》在其封面文章中甚至带着兴高采烈的口吻宣称:“廉价粮食时代终结了”。
  庆幸的是,并不是所有国家对美国粮食卡特尔的颐指气使都唯唯诺诺。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一直对维护国家粮食安全持非常慎重的态度。这是完全正确的,希望能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至此,一出真真切切、令人毛骨悚然的戏剧即将拉开下一场帷幕。在这场粮价飙升的危机中,游说集团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大谎言”宣传攻势。它们宣称,转基因生物是解决世界粮食危机的唯一途径,这纯粹是无稽之谈。这个游说集团是由孟山都、先正达、杜邦先锋良种、陶氏益农、巴斯夫以及一小撮专利种子公司亲自领导授意的,专利种子又称转基因生物种子(GMO),或者好听一点叫做“生物技术”种子。
  正是这伙农业综合企业宣称,法国、德国,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由于转基因作物还未经真正独立的、长期可控的研究和测试,至今仍对种植转基因作物心存疑虑,但它们现在可以毫无顾忌地种植转基因玉米和其他作物,因为这些作物是用作燃料,而不是食用。这简直是弥天大谎!由于农田里的转基因生物燃料玉米会随风将其种子传播到任何一块玉米田中,灾祸之源的潘多拉魔盒由此打开了。
  “基因革命”
  通过对各国政府和梵蒂冈当局施加巨大压力,农业综合企业清除了对动植物申请专利的障碍。它们的论点是,转基因生物能够持续提高全球粮食产量,减少除草剂和农药使用量。这纯粹是捏造的事实。
  在过去40年里,粮食文化经历了全球化和工业化的“洗礼”,但很少有人认识到,这是一项长期宏伟计划的一部分。其根本战略就是将粮食生产转变为全球商业巨头们的卡特尔式农业。这个计划的设计师们甚至发明了“商业化农业”(agribusiness)这个术语来描述他们消灭传统家庭式农户——世界粮食健康体系的核心,用大规模工业化粮食生产取而代之的狼子野心。
  商业化农业“皇冠上的明珠”是一种人们称为“终结者”的专利种子,这是以阿诺德?施瓦辛格主演的渲染暴力流血的好莱坞电影命名的,这种种子具有特殊的专利特性。他们说服全世界的农民在购买孟?810玉米、转基因大豆、转基因水稻等孟山都转基因种子的同时,也购买转基因除草剂“农达”——草甘膦,这种除草剂会污染地下水,并具有致癌性等毒副作用。一旦落入孟山都等农业综合企业巨头的圈套,农民们将终身成为孟山都之流的新封建制度的附庸,为了获得新种子而听任其随意摆布,因为“终结者”种子在一个收获季节之后会自我毁灭。
  四家转基因巨头中有三家是美国跨国化学公司——孟山都、陶氏和杜邦。它们数十年来一直参与研发五角大楼绝密的生化武器。在越南播撒橘剂、二英与多氯化联二苯污染,以及事后故意隐瞒真相、推卸责任,凡此种种令人触目惊心,所有这一切都是这些公司所为。现在,它们又来要求我们将人类赖以生存的种子遗产交由它们管理。
  20世纪70年代,基辛格曾展望美国地缘政治的长期目标是:“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所有的人。” 到2008年,通过这三四家美国公司的不懈努力,它们正接近这一目标。这就是我将转基因生物的传播称为21世纪的“新鸦片战争”的原因。
  转基因生物计划,正如本书所力图揭示的,并不是某些人花言巧语所宣扬的解决世界饥饿、推动科技进步,而是一小撮美国私营公司企图控制世界人口、控制人类粮食链条,进而最终控制我们日常生活的大阴谋,而这些美国私营公司在促进社会福利、人类进步方面所留下的记录并不是无可挑剔的。
  转基因生物计划直接牵涉美国政府,它是这一计划的发起者和积极参与者。它与孟山都共同持有终结者技术的专利。转基因生物计划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全世界,而不是为了让人类获得更好更多的粮食。中国和很多国家一直致力于抵制转基因生物的全球扩散,已经成为抵制由转基因生物 “四害”控制全球粮食链条的中流砥柱。我深深地祈望,本书的出版能够在中国乃至中国以外的地方就我们面临的粮食危机掀起一场高水平的讨论,以防患于未然。即使不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应该也必须这样做。
  威廉·恩道尔
  2008年8月于德国威斯巴登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