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水稻可能影响中国粮食主权

作者:黄杨 来源:GLULU清真美食文化

  引子----巴西长期不允许种植转基因大豆,世界农产品种子巨头孟山都公司买通了巴西官员,将转基因种子从阿根廷偷运到巴西,弄成转基因大豆既成事实,从而对政府施加压力,国际粮食巨头由此窃取了巴西的粮食主权。2007年11月,绿色和平首次在中国市场上发现美国进口的大米含有未经中国政府批准的转基因成分,绿色和平敦促美国政府加强对转基因食品的出口监管,防止食品受到污染。同时建议中国消费者在购买美国进口大米时,采取必要的谨慎态度。2009年3月4日,珠海检验检疫局从一批2.268吨来自美国的黄玉米粉中检出含有转基因成分,因与申报不符而将其销毁。对于转基因水稻这一事关人们口粮的敏感问题,各国都格外谨慎。迄今为止,只有美国政府批准了少部分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
  2009年4月29日,北京将举办一场由北京市科委牵头,政府相关决策部门、国内外大型种子公司、科研专家共同参与的“生物技术与种子产业”峰会。从这个受到业界各方高度关注的峰会上传出来的声音,将有可能成为中国政府是否批准或否决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的风向标,进而使中国有可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水稻的国家。
  2001年,中国科学家成功完成了世界上第一张籼稻全基因组物理图谱。中国科学家已独立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水稻基因组数据库,这是仅次于人类基因组数据库的第二大基因数据库,也是目前水稻基因研究工作中存储基因数据最全的数据库。中国的转基因农作物新品种的发展很快,但一些关键的转基因技术和材料都已经被国外的机构和单位通过专利实现控制。中国的转基因水稻品系,没有任何一种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中国正在申请商业化种植及在研的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共涉及至少28项国外专利技术。其中一些品系还受到国际性条约《材料转移协议》的制约。其中任何一种通过商业化种植,就意味着中国13亿人的主粮控制权将被完全拱手交给拜耳和孟山都等国外生物公司,面临丧失国家粮食安全和主权的危险。
  国外经验表明,像孟山都这样的全球领先的种子公司作为专利持有人,已经通过不同手段成功控制了一些国家。在阿根廷,孟山都的专利转基因大豆在过去12年中几乎成功地垄断了大豆生产,孟山都由此控制了种子销售市场,几乎将非转基因种子的可用性和可获取性完全屏蔽在市场门外。孟山都的利润大幅提升,数据显示,在转基因种子和农药生产当中,孟山都2008年的利润达到了10亿美元——自2003年以来增加了14倍。
  转基因水稻商业化将使得中国面临比阿根廷、巴西和美国更严峻的境遇,因为大豆对于阿根廷、巴西和美国来说并不是主要粮食。此外,所有这些国家的人均耕种面积都相对较大,发达国家的消费者能够负担得起更高的食品价格,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消费者则无法接受,尤其不能接受主食价格上涨。专利赋予了专利持有者独一无二的经济特权,而对经济领域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种子价格。对于中国来说,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的另外一个巨大风险,是由于转基因水稻品系还受制于国外专利,中国农民也可能会面临种子价格不断上涨的打击。
  有生态学家强调,种子是“有生命”的东西,它能够繁殖、传播和生存,无论是人为疏忽还是故意“混入”,在收割、运输、交易时都可能造成种子溢出,还有花粉漂移和交叉授粉都会无意识地给非转基因种子、农田和食物链造成污染。这种不可避免的污染又使非转基因农民遭到专利持有人的法律诉讼,增加了他们的经济风险,更是剥夺了农民和消费者选择非转基因的权利。
  专家提请中国国家科技部和农业部应加大研究和评估更具有生物安全性,对环境负面影响小,国外专利控制风险低的传统农业技术,例如杂交水稻技术,分子标记辅助育种技术、生态农业技术等。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