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粮食种子——现代鸦片战争

刘建君 原创 2010-2-2 关键字: 基因 转基因种子

  美国转基因巨头成功征服阿根廷、巴西以后,开始全面进军中国农业,因为中国市场存在巨额商业利益。美国农业部计划以孟山都、杜邦等生物公司为“先遣队”,对中国政府攻关,推销其转基因产品。他们吹嘘其“抗农达2号”可提高产量最高达11%,来诱惑中国政府。
  据转基因巨头预测,种子和生物科技两块业务,到2012年可从中国带走73 ~75亿美元的“白银”,而留给中国人的是“新鸦片”上瘾后的生态系统健康和食品安全的巨大隐患!
  小心美国人的阴谋。阿根廷的农业是如何被孟山都控制的?
  《粮食危机》的作者、美国经济学家威廉·恩道尔这样说:
  20世纪90年代中期,为了偿还外债,阿根廷决定实行粮食生产的基因作物工业化种植,实现高产多卖。在这之前,阿根廷农业自给自足,还能产生大量的剩余。
  1996年,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和除草剂供应商——美国孟山都公司在阿根廷现身。2002年,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占据了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的99%。此后,孟山都开始收取种子的专利费。
  转基因大豆的机器播种方式,使得害虫和杂草泛滥。为了除掉杂草,农民不得不使用孟山都的除草剂“抗农达”。
  “‘抗农达’不仅杀死了阿根廷的庄稼,还伤害了牲畜,造成动植物畸形。长期接触那些农药,人也频繁出现恶心、腹泻、呕吐,造成皮肤伤害。”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蒋高明说。
  阿根廷的这种改造使得大规模的森林为大豆田让路,传统的作物为大豆让路,机器替代人工,农民一贫如洗,不得不逃到大城市中的贫民窟。
  与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一同上升的是阿根廷的贫困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口比例,在1970年仅为5%,1998年变为30%,到2002年增至51%。
  “我更倾向于把转基因工程的推进比作新一轮的鸦片战争。”恩道尔说。
  在美国政治家眼中,粮食不仅是一种商品,还是一种战略物资,一种政治手段。
  前纽约州州长纳尔逊·洛克菲勒的机要秘书、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前执行干事凯瑟琳·贝尔蒂妮曾说:“掌握了转基因技术就可以掌握对很多东西的控制权,尤其是粮食和人。粮食就是权力!我们用粮食来改变人们的行为。”
  最近,绿色和平组织在雀巢公司销售的婴儿米粉中,发现了转基因Bt成分。该公司在中国实施与某些国家不一样的“另类标准”,对欧盟、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巴西等国家承诺不使用转基因原料,却拒绝对中国消费者做出同样的承诺。该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引发了人们对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的又一轮热议。
  去年11月,恩道尔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谈及美国对华全方位主导战略时说,中国需要从更广泛的方面来看待中国的各种问题,尤其是粮食安全。非常重要的一点,中国需要保护自己的粮食安全,免遭美国转基因的侵害。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