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空法师 汤恩比 中国文化

温任平 星洲日报-文化空间 2004年7月4日

  (一)
  净空法师在他的演讲中,经常提到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恩师早年在台湾辅仁大学哲学系任教的方东美,另一人则是蜚声全球的英国史学家汤恩比。
  汤恩比曾经以“挑战——回应”模式的三种形态与结果,诠释小至一个社群,大至一个国家面对外来挑战可能出现的回应。汤恩比指出,第一、当一个挑战出现,力量过于微弱,它可能掀不起甚么回应;第二、当一个挑战太过强烈霸道,被挑战的这一方完全不能抵挡亦无法作出良性的转化,其结果是社会/国家趋于解体;第三、当一个挑战力量恰到好处,则可以导致“创造性的回应”。
  佛学于唐代传入中土,虽然面对小部分士大夫像韩愈的反对,但朝野上下大部分人都能接受,佛教的中华化亦增加了它对广大民众的亲和力,这正是“创造性的回应”,其效果是正面的。20世纪初年,欧洲列强以其船坚炮利的军事优势,硬硬敲开古中国的大门,各种主义和思想,从马克思主义到无政府主义一下子都塞到当时中国知识分子的面前。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包括作家一时之间不知如何适从,于是有人主张“打倒孔家店”,有人甚至提倡彻底废除汉字,文化学术界之混乱,乃前所未有。清末民初的中国,文教政经各领域,都因面临过于强烈的挑战而趋于分崩离析。
  唯汤恩比的真知灼见,并不囿限于“挑战一一回应”模式的发现。读过他的巨著《历史研究》的人,都会感觉出来这部书不仅博大精深,是知识的总汇,而且作者还能以其史实与良心之和,照明人类。1975年汤恩比以86岁高龄辞世,他逝世前曾赴日本演讲,被询及他对科技进步的看法,汤恩比的回答是:“科技进步对物质发明有利,但对于提高人的善意、良知良能,以及改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方面,反而是不利的。”他对科技文明造成的道德空隙感到忧虑,在电视还不怎样流行的70年代,汤恩比已注意到电视对社会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
  日本权威媒体《朝日新闻》的记者询及汤恩比对“代沟”的看法,他说:“代沟的出现,是因为中产阶级臻达一定的经济水平时,做儿女这一世代,便失掉了经济的现实感。年轻的一代,对于上一代获得现时经济水准所凭藉的规律与勤勉,毫不重视珍惜,他们乐于接受上一代交给他们的成果,世代间的相互理解,于是出现困难。”针对年轻的一代,必须反抗传统(上一代即是传统),才能获取自由,汤恩比用佛家的“业”(karma)的概念回答了日本记者的问题:
  “老一代必须学习新一代的事物,新一代亦须学习老一代的经验,这是人类的历史。佛教有‘业’这概念,人都承认受‘业’的影响,这‘业’与前世联系,而这‘业’还会被另一世代所继承。这道理虽然不能以当前的西洋科学明确证明,但我觉得它暗示了人的一半是与前一世代相联系,一半是可以自由。谁也不完全自由,谁也不是完全的历史的俘虏。是被继承的‘业’,是从前一世代的业,推着人类前进的。”
  汤恩比语重心长地说:“年轻的一代,倘若注意到自己既不是完全地自由,也不完全是历史的俘虏的时候,才会对处于同一情况的老一代发生共感。”
  (二)
  净空法师2001年9月在台北演讲,提到大概在90年代中期,英国从小学、中学刭大学的人文学科,开始引入孔孟的价值观与大乘佛教的一些理念。澳纽两国不久亦跟进,他开始觉得很诧异,后来他不断搜集资讯,才知道那是汤恩比学说的影响。罗马天主教教皇甚至下令各国主教,主动与佛教的高僧大德多联系,以谋求世界和平,追根究底,也是汤恩比在学界潜移默化的善果。  
  汤恩比最令人震骇的观察是他认为未来支配全世界的不是英美,也不是苏联,而是中国。他提出“世界政府”的理念,中国能统率世界有下列4个理由:
一、70年代的中国人口过8亿,就人口增长率来看,其庞大能量,为世界其他国家所不及;二、自汉朝以降,中国的“世界国家”为一实体,它成功孕育了“世界精神” ,中国虽多内乱,却无侵占他国之意图,要建立“世界政府”仍须以“世界精神”为动力;其三是中国文化由于蕴含儒释道的精义,人文思想高度发展,注重人与人、人与神、人与大自然的融洽无间,这可缓冲犹太教系统对大自然的斲丧侵夺所造成的生态伤害。
  (三)
  我们不要忘了70年代初的中国正值文革,倒孔反儒雷厉风行,势如摧枯拉朽,唯汤恩比始终乐观地觉得这只是一个世代的政治迷失,人民始终会醒悟。国际投资大师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曾再三强调:“19世纪是英国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2l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有股神之称的巴菲特尝称誉罗杰斯对趋势把握的精确无人能及。他于1999年在上海买入大量的B股迄今仍未售出,记者问他对中国文化的看法,他的回答是:“我的11个月大的女儿已开始念汉语,她长大之后,汉语将是她最重要的语文。” 被询及最近的中国的经济降温措施,罗杰斯提醒大家,美国经济飙升至克林顿执政后期的最高峰,之前曾经历过15次的经济衰退与调整。把罗杰斯的观点带进来,或可为汤恩比三十多年前对中国文化的乐观立场找到今时今日的佐证。
  中国并无称霸的政治意图,文革后的中国政经渐上轨道,从江朱体系到目前的胡温团队均频频出国,从欧洲到美国,从东亚到南亚,与各国保持良好的邦交。净空法师认为如果儒学盛行,孔盂学说得以实践,大乘佛学得以阐扬,世界末日或可避免。16世纪的Michael Nostradamus曾预言世界将面临浩劫,世界人口在这场大劫难中将死去十分之九(数十亿)的人口,接下来大概有1千年左右战乱平息,人民和谐相处,但净空感叹地说要死去那么多的人,人类才了解彼此是互相依存的生命体,付出的代价也真的太惨重了。大师是把希望寄托在多元宗教教育对群众的感化上,只有众生都有同命感的智慧,人类才能躲开这场劫数。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