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回归基本文明和传统

作者:刘松萝  儒学联合论坛 时间:2009-12-08

  经历了无休止的革命、改革、跃进和建设之后,中国需要回归了。
  中国需要回归基本文明。不论我们有多么伟大的目标,有多么紧迫的任务,都不能背弃诸如仁爱、互助、诚实、守信、秩序、服从、忍耐之类的信条。没有基本文明的民族,威权和民主都不可能搞好。
  中国需要回归传统。有人说,我们抛弃的是旧文明,旧道德,我们将会践行新文明和新道德。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告别过去,割断历史,只能对文明造成伤害。以往的革命与运动,现在的改革与建设,在开始的时候都不乏高尚的目标。打碎了传统,革新实现了,革新者所倡导的新道德也陷入了自我评价,自我中心的泥沼。
  我认为,那些人类早期的道德信条,那些由摩西、释迦牟尼、孔子和耶稣建立的信条具有永恒的价值。随着时代的发展,其中一些信条也许过时了,但同时又有另外一些信条却更有价值。所谓经典,就是后人能够从中不断得到启示的著作。我们可以不迷信经典,不过我们必须知道,那些经典绝不是像我们这样的凡人能够否定的。
  在信仰和道德层面,我们不要盲目地破旧立新。我们不要向传统挑战,不要向宗教挑战,不要向道德挑战。信仰和道德的进化不是替代,而是叠加与堆积。把传统文化视为旧约经典,保持尊重就行了。对于其中我们不赞同的部分,不提到就是了。旧的信仰和道德已经没有约束力,但却是值得参照的。
  
  网友“库存袈裟”说,“来了刘松萝,我们知道了要象征性的尊重传统”。应该说,他的看法是准确的。
  必须恢复国民对法律和制度的信心,改变突击性执法,选择性执法,照顾亲朋好友的执法方式,让违法者得到制裁,让守法者不再感到被法律所欺骗。
  谈到守法,我还想探讨道德与法律的关系。道德,是法律的灵魂。反对泛道德主义是正确的,但是不可以把整个社会的道德期望值都降低到“不犯法”的低点。生活告诉我们,在论坛上以挑战道德为能事的人,很可能最终会挑战法律的权威。假如人人藐视基本的社会伦理,人人做法律边缘上的游戏,一定会出现法不责众的局面。
  我认为,大多数社会成员能够接受道德的束缚,有诸如“瓜田李下”的禁忌,能够自律,能够遵守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的惯例,是实现法制社会必不可少的条件。当社会出现混乱的时候,基本的社会伦理还可以补充法律的不足,并且引导社会恢复法制。
  中国人必须养学会认真地办好每一件事情,改变那种凡事“差不多”、“大概齐”的习惯。中国人必须学会持之以恒,必须要长记性,记住自己说过什么,并且客观地评价到底做到了没有。中国人必须学会说话要讲逻辑,学会区分想象与现实,不要把对现实的思考纳入到文学创作的范畴之中。概括起来,就是中国人必须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任。没有认真负责的精神,威权一定是坏威权,民主也一定是坏民主。
  中国必须恢复、建立和保护独立的社会因素,让道德、宗教、文化、教育等等社会因素独立于政治和金钱。在各种热潮之中,应该有人能够成为旁观者,给社会提出一些忠告。
  中国必须恢复社会的共识。为了一时的需要而否定常识,打碎共识,是造成社会混乱的重要原因。比如,革3命就要打倒仁爱,改革就要反对中庸,经济发展就要特事特办,等等。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革命、改革还是经济发展,都忽视制度,忽视道德和诚信。其实,很多事情是不需要争论的。天天争论常识性的问题,试图通过否定共识来取得突破性的成就,不仅对社会有害,而且是浮躁和无知的表现。即使是怀疑论者,也应该首先假定几件事情,然后再怀疑需要怀疑的事情。
  中国必须恢复正常的社会评价体系。西方国家虽然多元和开放,基本的社会评价还是稳定和客观的。在一个正常的国家里,一个人的水平有多高,成就有多大,谁是优秀者,谁是大师,应该是有公论的。当然,争论是正常的,不公平也是存在的,但在大致上还不会离谱。为了政治需要拔高一些人,贬低一些人,社会评价体系就出问题了。在市场经济中,商业的力量也会扭曲社会评价。而最新的进展是,在过度娱乐化的社会里面,有些人利用裸奔的手法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以达到脱颖而出的效果。我指的不是娱乐,而是有人借助娱乐圈里面的手法,取得在学术界的地位。
  中国人应该懂得敬畏。必须认识到,诸如法律、道德和社会规范是不可以挑战的,传统是不可以藐视的,规律是无法逃脱的,民意是不可以违背的。所谓报应,也是存在的。这些事情,社会上的精英人物更应该记住。
  中国人应该有自知之明。我们应该知道,有些道理我们是不懂的,有些事情是我们做不到的,有些人是我们比不了的。这个道理,与自信并不矛盾。要自信,要创造,也要看到自信与创造的结果,看到社会最终的反响。敢于面对结果,是更大的勇敢。一个创造者或者挑战者,切不可走向自己的反面,成为自恋者和专#者。
  中国人应该懂得本分。一个人应该看清楚自己在社会上的位置,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尽到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中国人应该懂得服从,懂得忍让,懂得珍惜已经得到的东西。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努力,再去提高。一个人人都争做人上人并且为之不择手段的社会,必将是极其混乱的。
  当然,敬畏、自知之明、本分与服从,与社会也是分不开的。我想特别强调的是,假如一个社会不断地改来改去,最后改到让勤劳和本分的人,让好人得不到正常的回报,甚至还要作践他们,将会是最大的失败。
  我在前面说过,在回归的过程中,知识分子的推动是必不可少的。今天,一部分知识分子应该扮演保守派的角色。他们应该维护法律的尊严,并且告诉社会,即使为了加速发展,也不可以滥用行政权力,不可以侵犯人权,包括随意拆迁;他们应该维护正义与良知,谴责一切不义和邪恶的事情,即使这些事情打着革命、改革或者发展的旗号;他们应该在变化当中保持独立,指出存在的问题乃至危险;他们应该对学术和艺术提出更高的要求,不可以在权势和时尚面前低头,给平庸者以过高的评价,具体来说,就是在追星热潮中保持沉默。
  研究政治的学者,不可以成为权力的工具;研究经济学的学者,不可以成为财阀的代言人;研究历史的学者,不可以面对公众赞扬暴君、酷吏、暴力和暴行。
  当一个知识分子的影响逐渐增大以后,他必须完成角色的转变,从批评者转变为意见领袖,承担应该承担责任。具体来说,就是在面对公众讲话的时候要谨慎,要预见到可能的影响与后果。
  如果一个知识分子认为自己是领袖人物,他就必须提高自己,克服自己的局限。他必须认识到,一个人在胡同大学或者机关大院里面学到的东西是不够的。
  一个领袖人物,绝不可以用小市民的视角,或者暴发户的视角去观察社会,去经天纬地。一个领袖人物,绝不可以过于明显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去为个人牟利,绝不可以凭个人的好恶去评价其他人。
   针对具体的情况,我尤其要指出,一个领袖人物要把自己放在社会的质疑之中,学会预先设问,谨言慎行。要记住,千万不要认为,凭借自己的地位与学识就可以颠倒黑白。
  民主宪政是中国的必由之路。我想提醒的是,传统不是进步的敌人,保守也不是民主的障碍。假如在进步的过程中,我们再一次沉溺于破坏之中,中国就没有未来了。一切为进步而奋斗的人们,一定要为中国的未来负责,为中国人民负责。民主宪政和市场经济,绝不能再一次成为儿戏。
  中国,绝不能不能成为不讲制度,不认真做事山寨国家;绝不能成为不讲诚信,藐视文明的流氓国家;绝不能成为只讲短期投机,不顾长远的炒手国家;绝不能成为娱乐至死,没有内涵的戏子国家。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