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思想反映东方哲学

来源:东方今报  时间:2005-11-24

  郑东读本·对话大师聊郑东 
  黑川先生曾多次表示,没有设计理念的设计师经常随波逐流,做一些流行性的设计,但一个有设计理念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应该坚持自己的理念。
  上世纪50年代,20多岁的黑川纪章开始致力于研究、推广“共生思想”,至今已将近50年。年轻的时候,黑川的理论在日本并不被接受,他经常没有业务可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共生思想”逐渐为世人接受,成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思想之一。
  在郑东新区“三年出形象”的时刻,我们通过网络采访了郑东新区总体发展概念规划总设计师黑川纪章先生。
  “共生思想”是21世纪的新秩序
  今报: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您就开始致力于研究、推广“共生思想”,并最终获得了世界的认可。请您为我们的读者讲一讲您对这一思想的理解?
  黑川纪章:“共生思想”是即将到来的生命时代的基本理念,是21世纪的新秩序。通俗地讲,它可以从五个方面来理解。
  第一,“共生思想”反映了东方的哲学思想,这一理念对21世纪人类社会的发展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这种思想与西方二元论是两种对立的思想。
  第二,20世纪,人类社会在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进程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然而,在这一时期,生存环境、文化艺术并没有进步,反而有所退化。
  21世纪是经济技术与文化艺术同时受到重视、共同发展的共生时代,人类已经认识到了生存环境的恶化。走集约型发展之路,让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共生思想的一种体现。
  第三,1992年,国际社会达成生物多样性公约。生态回廊、生态系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这也是对“共生思想”的一种确认。
  第四,2005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签署文化多样性公约。让世界上的不同文化共生共存,也是“共生思想”的一层重要涵义。
  第五,历史与未来的共生。在世界文明史中,人类在保护自然、延续传统的同时,不断创造出新的城市、新的历史。生活在现在的我们,一方面应将前人遗产保护好传给后代,另一方面也要留下新的文化遗产给下一代。
  水域靓城是共生思想的体现
  今报:在您的作品中,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郑州是一个缺水的城市,您的规划却设计了一个面积6.08平方公里的龙湖,为什么要建一个这么大面积的湖泊?郑州有条件建设这么大的湖泊吗?
  黑川纪章:我规划、设计的原则是“自然和城市的共生”,因此我的作品一直尽可能应用自然的要素。
  湖泊、河流、运河、森林、城市公园能为人类提供舒适的生活环境,是城市生活中的要素。每一个拥有这些自然条件、景观条件的城市都以此作为自己城市的标志和象征。城市规划中引入这些要素在世界各地都毋庸置疑。自然、环境等是构成土地附加值的要素,可以带来长远经济效益。
  郑东新区在历史上一直存在大片的湖泊和沼泽,地下水位并不低。龙湖的位置和规模是根据当地鱼塘的现状决定的。鱼塘主要以地下水为水源,龙湖设想为以部分地下水和部分中水为水源。使用中水现在是城市的一种趋势,在郑东新区,与此相关的基础设施也在建设之中。这样做的成本也很低廉,人工湖用水与饮用水不同,其对中水的质量要求只需使用较便宜的净水设施即可实现。
  中国古代就有修建运河、改善生存环境的先例,据我了解,现在中国正在实施一项名为“南水北调”的宏伟水利工程,这一工程因挑战难度大而受到了全世界的瞩目。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龙湖能用上一些“南水北调”的水,这样的话,龙湖和郑东新区肯定将受到全世界瞩目。
  新区处处融入共生思想
  今报:您的作品经常表现历史文化的内涵,但您也提出,现代建筑必须反映现代生活,如何协调二者的关系?您在郑东新区设计的作品,有哪些地方展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在您的规划中,郑东新区将会成为一座共生城市、生态城市和新陈代谢城市,您的共生思想在这里又体现在哪些地方?
  黑川纪章:我们生活在现代社会里,我们必须表现现代的东西。简单复制古代建筑,并不能超越古代建筑。
  我建议运用抽象的方法来展现东方的传统文化,比如,我在规划中将CBD与CBD副中心通过运河相连,构造出中国传统的“如意”形;会展宾馆的造型是从杭州六和塔抽象而来的;会展中心中多处用到中国传统建筑的符号;联盟新城的住宅解释了传统四合院在现代的理解等等。这些都表现了传统与未来的共生。
  另外,在郑东新区,运河、湖泊、森林生态公园、城市公园的规划、建设体现了“自然与城市共生”;为了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郑东新区的规划提倡雨水再利用、中水利用等一系列再生、再利用措施,表现了“城市与环境的共生”;为了实现“人与自然的共生”,郑东新区的规划非常重视维护生态系统,实现多种生物共生,熊儿河、金水河的净化改造实现公园化、生态回廊化,以及龙湖和森林公园的建设都体现了共生思想。
  组团式发展让新区领先时代
  今报:您非常赞同城市的组团式发展,按照功能分区,郑东新区被分为了6个功能组团,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郑东新区的每个功能组团的中心都是公园或者湖泊,这样设计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黑川纪章:“城市将从放射性城市走向环形城市”,这是我的一个重要城市规划理论。
  城市组团的结构与人体细胞相仿,每个小的组团都好像人体的一个细胞,细胞呈线状排列,可以随着城市的发展逐步向两端延伸,而不会像一般城市所采用的同心圆发展模式,这样可以避免城市中心交通拥挤堵塞等现代城市病。
  每个城市的公共服务设施不在城市的中心,而在每个组团的外围,在组团与组团的交界处。随着城市的扩展,组团可以逐步增加。
  一般的城市,会以皇家建筑或者别的标志性建筑为中心,然后向四周扩展,这样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交通拥挤等状况。将公园或者湖泊置于组团中心的无中心发展模式,可以适应今后城市的发展,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设计模式。
  今报: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给城市带来许多不安定因素。在您的心目中,好的城市的标准是什么?郑东新区的城市中心和居住区距离很近,您这样设计的一个主要的考虑是什么?
  黑川纪章:好的城市应该是以共生思想为原则的城市。
  现在城市的中心集中了过多的工业。我觉得城市因人而存在,因此,最好的地段也应该由人居住,人居住的场所,首先一定要有树,有绿色。优秀的住房应该位于市中心,周围是绿色的环境。
  基于这一理念,我在郑东新区CBD内环中规划了高层住宅,导入了居住功能。而在西方,CBD中央商务区仅仅是城市中心的金融、商业区。我的城市理论中让居住、商住共生。
  规划思想增添郑州魅力
  今报:目前您致力于运用“共生思想”做城市规划,请问您对中国城市规划的现状有什么评价和建议?
  黑川纪章:行政干预力是规划能否得到执行的重要因素。在西方,一些大规模的规划,往往难以得到彻底的贯彻和实施。
  而在中国,则表现在城市规划的缺失。一旦有了规划,在中国的执行力度非常强。一份规划的贯彻不是一两年可以做完的,政府的换届往往会影响已经开始执行的规划。
  城市规划不是简单的技术,也不是经济发展的工具,中国的城市规划需要有明确的城市规划思想。
  今报:您第一次来郑州,当时的郑东新区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最近一次,您对郑州的印象如何?您对郑东新区三年来的建设有何评价和看法?
  黑川纪章:六年前,我第一次访问郑州,那时候的郑东新区还是一片未开发的土地,没有人注意。
  六年里,因为郑东新区,我经常到郑州。每次来到郑州,都能看到郑东新区的成长,看出郑东新区发生的变化。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郑东新区能够如此快速、顺利地发展建设,这在其他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让人欣慰的是,今年10月份我去郑州,不仅看到了新区建设的发展,而且我发现郑州老城区的改造进展也非常好,市容景观有了很大改善,整个城市变得越来越有魅力。
  特别让我感动的是,郑东新区的建设完全是按着规划在走,没有一丝的走样。在郑州我深深感到了政府、各方专家和全体市民积极参加城市建设的热情、决心和巨大努力。
【黑川纪章简介】
  黑川纪章,国际著名建筑大师,郑东新区总体发展概念规划设计人。
  1934年4月,黑川生于日本名古屋一个建筑之家。1964年黑川获东京大学博士学位,与安藤忠雄、矶崎新并称日本当代建筑界三杰。共生理论和新陈代谢理论是黑川建筑思想的核心。
  黑川的作品遍布日本和欧美,主要建筑作品有东京中银舱体楼、广岛现代美术馆、北京中日青年交流中心、巴黎拉德方斯太平洋大厦等。城市规划作品有:哈萨克斯坦新首都总体规划、马来西亚新首都总体规划和深圳市中心轴线公共空间系统规划等。
  2002年7月,在“世界建筑师联盟年会”上,黑川纪章因设计郑东新区总体概念规划等方案,获得首届“城市规划设计杰出奖”。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