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是共生的时代——东方哲学研究现状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东方哲学室 王 青

  东方哲学包括印度哲学、阿拉伯伊斯兰哲学以及属于儒家文化圈的日本、韩国、越南等国的哲学。在世界四大文明中,东方哲学涉及到其中三个,他们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丰厚的精神资源,而且由于这些文明所在地区历史发展的特殊性又使他们今天面临现代化的挑战,因而其内部新旧因素相互激荡,古典与现代价值交叉融合,孕育着极强的生命力。特别是近十几年来,随着亚洲各国经济的迅速崛起,更引起了人们对于有着独特价值体系和文化背景的东方哲学文化的重视和关注,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提出来的。亨廷顿认为冷战结束后,全球文明冲突将取代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冲突,21世纪西方文明将受到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联合挑战。他的观点虽然是偏狭的西方文化中心论的反映,有违东西融合和世界文化多元发展的大趋势,但是它至少说明东方哲学文化在新的世纪里的地位和作用已经越来越不容忽视。
  东方哲学与文化的整体思考离不开东方哲学各分支学科的研究。在印度哲学的宏观研究上,黄心川先生的《印度哲学史》是解放后我国第一部印度哲学通史,在学术观点上既不盲从西方印度学家和东方学家,又能超出印度本土学者的狭隘民族主义视野。印度古代哲学中的吠檀多学派是印度最具代表性的思想流派,也是研究的重点。巫白慧和孙晶在《圣教论》和商羯罗的研究领域里取得了很大进展。巫白慧先生在佛教逻辑即因明学的研究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巫白慧所著《印度哲学与佛教》直接以英语撰写,叙述简洁,学术观点富于创见。他所主编的《梵语课本》是国内第一部大型梵语教程,流步海内外,被认为是权威性教材。成建华以英文撰写的《汉本〈梵动经〉译注研究》已由美国华盛顿哲学价值研究会出版。
  阿拉伯伊斯兰哲学作为阿拉伯伊斯兰传统文化的精神主体,根深蒂固、潜移默化地影响、引导着世界上12亿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和政治、文化活动,因而对这一宗教文化及其哲学思想的研究在今天正日益受到重视。李振中、王家瑛等主编的《阿拉伯哲学史》是国内系统研究阿拉伯哲学的专著,反映了当今我国学术界在这一领域的最新成果。刘一虹的《当代阿拉伯伊斯兰哲学思潮》也受到了学术界的关注。
  二十一世纪是共生的时代,在新世纪中东亚的近代化必须以共生社会的创造为前提。而成为创造基础的哲学的建构不仅是东亚,也是世界思想界共通的课题。为了创造共生文化或是共生哲学,必须进一步谋求"对话"。但是为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对话",必须首先承认各自是相互异质的存在,东亚哲学的再构筑只有通过这种基于对相互?quot;他者"性的积极的认识的"对话"才能实现。
  在这个背景下,九十年代以来我国近代日本思想或者日本哲学研究的一个特点就是以中日共同研究的形式进行。中日学者之间互相访问,合作举行学术研讨会,并出版共同研究论文集,其中特别突出的有以社科院哲学所东方哲学室和日本东洋大学为中心进行的中日哲学交流会。1994年开始以"东西哲学之间"为主题,继而1996年以"东方哲学在现代的再构成"、1999年以"哲学的时代课题"为主题,中日学者积极探索东亚哲学在未来的发展前景。
  另外卞崇道教授和日本京都大学藤田正胜教授等还进行?quot;近代日本哲学在东亚的意义"(2001年)学术研讨会。中日学者探讨明治时代启蒙思想家西周以来的日本近代哲学在东亚的意义,并对日本近代哲学研究进行了方法论上的反省。
  可以说以外国的思想为媒介,尝试传统思想的"再生"是现代东亚哲学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近代日本的哲学家在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时都试图开拓独自的道路--"东洋的道路"。例如近代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通过与西洋哲学的对抗,构筑了以佛教哲学为基础的"绝对无"的哲学。但是西田的哲学并非折衷的并存,而是新的哲学的"创造",现代为了创建新的东亚哲学也应该以这种尝试为基础和借鉴吧。
  不仅是近代日本哲学,现代日本哲学和哲学家也受到很大关注。卞崇道等主编的《日本近代十大哲学家》、《当代日本哲学家》是研究日本近现代哲学家思想的代表性著作。卞崇道主编的《战后日本哲学思想概论》是国内第一本综论战后日本哲学的专著,中国的哲学研究者们对包含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实存主义、实用主义和分析哲学的战后日本哲学进行了系统的历史的考察和理论的阐明,力图从整体上把握日本哲学和哲学研究史。
  另一方面对于日本近代以前尤其是近世哲学思想的研究近年来也逐渐兴盛。日本学术界针对不是把近世思想评价为日本近代化的母胎就是批判为阻碍近代化的封建主义的研究方法,指出这?quot;近代主义"实际上是欧洲中心主义的产物,而此种欧洲中心主义与"脱亚入欧"的主张相结合时,就导致了近代日本相对于亚洲各国的特权化。在对这种"特权化"的反省下,对于日本近世哲学思想的研究跳出了近世究竟有无近代化的萌芽的争执以及强调日本近世哲学思想与中国哲学思想的异质性的窠臼,出现了在儒学这一东亚的"普遍主义"的背景下深入探讨日本近世思想的诸种具体形态的新动向,尤其在对近世的古学派和国学派的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果。王青的《从"支那"到"西洋"--试论日本近世思想家本多利明》不仅吸收了日本学者的新观点,而且从史料上对日本近世思想家和中国思想家的思想关联作了具体的分析和比照,于2000年获得第二届孙平化学术奖优秀论文二等奖。
  韩国哲学研究虽然属于新兴学科,但是主要侧重于韩国近世哲学和中日韩比较哲学的研究,在韩国性理学、实学等方面都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取得了在中韩学术界都受到很高评价的研究成果。徐远和的《儒学与东方文化》获得东亚学者的好评。李甦平的《中日传统文化与现代化比较》和《中国、日本、朝鲜实学比较》在日本和韩国学术界都有一定影响。我国哲学界素来对越南哲学研究不够,何成轩近年来致力于越南哲学的研究,并撰写了一系列学术论著。他的《儒学南传史》获得哲学所优秀著作奖。
  西方文化一统天下的局面正在面临挑战,21世纪将是世界文化多元化的时代。如果说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迹和中国的改革开放提起了人们对东亚儒教文化圈的重视的话,9·11事件以来一连串的世界局势则表明解决人类的文明冲突,以暴易暴是没有出路的,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对话才是解决的唯一途径。目前东方哲学与文化可以说正面临着以下几个重大理论问题:对东西方哲学文化进行比较研究;探讨东方各国传统哲学文化在现代化过程中的地位、作用及其现代转换;探讨未来世界文化的多元发展以及东方哲学文化的特质;展望东西方哲学文化的兼容互补与建构21世纪人类新文化的前景等等。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