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读“和”的思想

来源:上海市老干部大学 作者:高建中 时间:2009-12-8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那个巨大的“和”字,令人印象极为深刻。“和”的思想,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是中华民族生活经验、政治经验、审美经验的宝贵结晶。认真地探究其内涵,准确地把握其精髓,在努力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无疑是一项值得做也应该做的工作。据我对以儒家为主体的“和”的思想资源的粗浅读解,有如下认识。
一、共生哲学
  先哲们把“和”看作是天地万物相处的最高理想状态。《易传》提出了“太和”的观念,又有 《乾卦?彖传》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太和”,即“大和”,就是最高的和谐。这是说,天道有规律地运行变化,使得万物各得其所,达到最高的和谐,于是万物生成,天下太平。可见,“太和”是天地万物的和谐共处,这是最大的“和”,也是“和”的最高状态。这是在天地变化的动态过程中求得的多样性的统一,也是万物得以生存发展、恒久不息的理想状态。因此,《程氏易传》曰:“天地之道,常久而不已者,保合太和也”。显然,“和”(“太和”)的精神内质,应是共存为前提、共生共荣为目标的生存哲学。承认世界的多样性、丰富性,承认世界是多元的存在,多元并存才能互相吸取,互相推动,才有共同发展。作为哲学范畴的“和”,实乃视多元并立、多样并存、谋求发展为宇宙常态、社会常规、人生常道思想的哲学表述。
二、协调精神
  “和”与“同”不一样:“同”者,一也;“和”者,谐也,是不同事物相互一致的关系。“和如羹焉”,羹是由各种不同的味调和在一起,从而得到统一之味的,“和”亦如此。然而,不同事物汇聚一起,必有差异必有矛盾,又怎样才能既各不失其个性,又能彼此得到和谐统一呢?西周末年周太史史伯的回答是:“以他平他谓之和。”即不同事物相聚相合而得其平衡,是承认差异,尊重多元,理顺关系,化解矛盾而达到的平衡。这就是协调精神。人在世界中,是一种关系性的存在,人与自然、我与群体,都面临如何相处的问题。建立和谐的关系,就是贯注协调的精神,使自然万物、人类生活、自身他人,都获得应有的、合理的存在空间,以协调化解冲突,“和”也就在冲突的平定中产生。张载在《正蒙?乾称篇》中提出“民吾同胞,物吾与也”的命题。万民都是我的同胞兄弟,万物都是我的同伴朋友。这也就是说,全宇宙是一个大家庭、大家族。天地是父母,人和万物是天地的子女,他人都是自己的兄弟,他物都是自己的朋友。这样的命题,正是儒家以协调精神构建和谐关系的认知基础。
三、适度原则
  儒家和谐思想的准确表述是“中和”。“和”必得“中”,只有在“中”的前提下,才能实现“和”。“中和”二字,中是其体,和是其用,“中”在儒家和谐思想中具有更重要的意义。所谓“中”,就是不偏不倚,无过不及,强调法度常理,恰如其分,不乖戾,不极端,此即适度的原则。因此,人类的任何活动,任何创造,都必须符合一定的准则,必须中节合度。然而,“知(智)者过之,愚者不及”,“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在现实中,人容易陷入认识和行动的误区,或“过之”,或“不及”,均须警惕。因此,适度原则除了方法论意义之外,更具有对人性弱点的警示意义。儒家强调群体的和谐,主张通过中和原则建立一种合适的秩序。《中庸》说:“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天有天之位,人有人之位,他人有他人之位,我有我之位。位,是存在的可能性及如何存在,达到“中和”,就能获得一种最为恰当的存在样态,也就获得了滋育生命、生长发展的基础。
四、德性内核
  以儒家为主体的“和”的思想,以人的心灵和谐为起点,以宇宙和谐为最终目的。所以,实现天人和谐,群体和谐的基点,是个体和谐。个体的心灵亦为矛盾所群集,理性的我、当下的我、欲望的我与感情的我、经验的我、社会的我,都构成内在关系。和谐,则是处理这种关系的理想,它所依凭的便是德性修养。因此,儒家“和”的思想,包裹着德性内核。可以说,儒家的和谐思想的根本,在于它是一种德性之“和”。个体内在生命的悦适,心灵境界的和谐,是德性修养所能达到的境界。“中和”之义,就有“养其中”的内涵,包含着人格修炼的思想、和谐来自于美德仁义之人。
  以上所列四点:共生哲学、协调精神、适度原则、德性内核,条列未必精当,述说肯定肤浅,但它们确实存在于“和”的思想之中。作为传统文化、民族智慧的一个组成部分,无疑值得珍视。
  (作者系上海市老干部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班授课教师)
  
         附录:“和而不同”浅谈(上海市老干部大学 作者:瞿 若)
  
  孔子曾在《论语?子路》中说道: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我一度对此句甚为不解,“和”与“同”难道不是同一个概念吗?“我‘和’你一起去”与“我‘同’你一起去”,这两句话难道有什么不同吗?带着疑问,我翻阅了汉语字典,查询到“和”的释义为“平和、和谐”,“同”则意为“相同”,当作为连词时,两者的意思是一样的。我若有所得,似能把握住那几分差别所带来的玄妙。
  郑玄说:“同,犹和也。”又有《吕览?君守》云:“离世别群,而无不同。”高诱注曰:“同,和。”可见“和”与“同”是近义词,有同义者也。但若进一步细细思考之,“和”与“同”亦确有异义处。“和”为外在、言态融洽、和顺曰和;“同”为本体相合、完全相会曰同。所谓“和而不同”者,如岸柳,与河融洽相处,相映成景,然又不随其水同流去;而“同而不合”者,如落叶,随波逐流,然络不与水融。如是观之,所谓“和”者,即保持事物的对立统一。世间万物总是存在着各种矛盾与差异,“和”者承认这些矛盾、差异,进而将各种矛盾因素调谐适当,把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矛盾关系处理适宜,使矛盾、差异得以和谐、平衡地存在于统一体中。所谓“同”者,即取消事物的矛盾和差异,消灭一切差别,强调单方面的统一。此乃“和”“同”二者的殊异所在。
  和者谐也,同者一也。取“和”而去“同”,多元并列,多样共存,则大千世界才是缤纷多彩的,人类社会才会向前发展进步。如若满目皆是同一色彩,耳畔尽是同一声乐,我们的生活想来将会是多么地索然无味,了无生趣!和而不同,是社会事物和社会关系发展的一条重要规律,也是人们处世行事应该遵循的准则,是人类各种文明发展的真谛。
  想到当今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就要树立“和而不同”的观念与多元并存的精神,在政党与政党、人与人的交往中,允许不同的立场、意见、观点存在,彼此和谐相处,将“和”之观念贯穿其中,多元并列、多样并有、自然存在,发挥各自作用,和谐协调共事,从而共同跳出和谐的舞步。
  (作者系上海市老干部大学学员)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