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倡导“社会共生”——胡守钧教授在复旦大学的讲演

作者:胡守钧 文章来源:《文汇报》 2007年2月17日

  【导语】共生,不只是原初的生物学问题,也不仅仅只是演绎到社会学问题的探讨中,推荐此文,是主张用“教育之外”的眼睛来审视教育领域中的现象和问题,比如,是不是可以从“共生”原理引发我们思考:师生关系和谐的课堂,思考教师之间的学习共同体,思考学校内部的和谐共生…… 
  我们从社会共生论的视角观察当代中国社会转型中的各种宏观问题、中观问题以及微观问题,不断探索社会问题形成的原因,深入研究演化趋势,提出对策,目的在于希望改善共生关系,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我认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社会和谐共生的基础。如果人与自然不能和谐共生,人与人到哪里去和谐共生?社会由各个层面的共生系统组成,和谐共生是在合理的度内分享资源,社会进步就在于改善人的共生关系。
  
  胡守钧 小传
  
  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北武汉人,196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文革”中受迫害被判刑10年。“文革”后获平反回复旦大学,先后执教于哲学系和社会学系,现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传统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上海市决策咨询专家等。
  
  发表论文数十篇,主要著作有《走出轮回》、《走向共生》、《社会共生论》等。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发展社会学、科学、技术与社会、中国古代思想史和社区研究。
  
  每个人,无论男女老少,也无论学问多少、地位高低,谁不生活在社会共生系统之中?自然会关注社会共生的话题。然而,为了个人进步,家庭幸福,民族兴旺,祖国富强,我们不仅要关心共生现象,还要探索社会共生问题。社会共生论,就是专门研究社会共生问题的学问。
  
  我为什么倡导“社会共生”?仔细想来,也是多种因缘使然。
一、生物学视野中的共生
  
  共生论首先出现在生物领域中,至今已经有一个多世纪了。复旦大学洪黎民教授在《共生概念发展的历史、现状及展望》(《中国微生态学杂志》1996年第4期)中,对生物共生论的历史作了简要勾勒。
  
  追溯共生学说的历史,第一个提出生物是广义共生概念的是德国医生,著名的真菌学奠基人deBary(1831-1888)。他在1879年明确提出:“共生是不同生物密切生活在一起(Living together)”;到了1884年他又大讲共生、寄生、腐生的问题,并且描述了许多生物间这样那样的共生方式。
  
  Scott(1969)明确提出的共生是:两个或多个生物,在生理上相互依存程度达到平衡状态。原生动物学家DaleS.Wei s指出:“共生被定义为几对合作者之间的稳定、持久、亲密的组合关系。”即所谓普通生物学原理——细胞或个体内外生物之间的共生组合的普遍法则。
  
  1970年,美国生物学家马格里斯(Margul i s)提出“细胞共生学”,“共生学说”由此盛极一时。马格里斯在1981年又从生态学角度出发指出:“共生是不同生物种类成员在不同生活周期中重要组合部分的联合。”1982年Golf指出:“共生包括各种不同程度的寄生、共生和共栖”。他们的这些见解,说明了生物间相对利害关系的动态变化。“共生”这个概念,随着认识的扩展和深化,不断发展变化。
  
  现代生态学把整个地球看作一个大的生态系统——生物圈。生物圈内,各种各类生物间以及与外界环境之间通过能量转换和物质循环密切联系起来。生物间的能量转换存在于食物链和食物网之中,它们在生态系统的关系表现为生产者、消耗者和分解者。能量总是来自太阳,自然无所谓循环,而物质则不是这样。物质是通过生态循环保持着生物圈的继往开来生生不息。这也可以说是广义的共生。狭义的共生即是上述所指的生物之间的组合状况和利害程度的关系。
  
  洪黎民教授说:“普通生物学者深刻体会到群落中生物相互关系的复杂性,鲜明地揭示了个体或群体胜利或成功的奥秘,在于他们在这个群体中密切联合的能力,而不是强者压倒一切的‘本领’,自然界如此,人文科学中的生物哲学亦可如此理解。”
  
  人类文化是个异常庞杂的系统。尽管文化品种繁多,但是大体上可分为两类: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科学文化即自然科学,简称科学——反映人关于自然物(包括人化自然)以及人体的知识;人文文化,则反映人的喜怒哀乐以及对人生价值、社会关系等问题的看法。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是人类文明的双翼。由于同为人的创造,同是人的精神之体现,并且同处于社会之中,因此,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间势必相互影响。
  
  科学文化的生产者,生活在一定的人文文化背景之中,于是人文文化便通过各种渠道——诸如政治观念、经济意识、思维方式、审美情趣、价值观等——影响科学文化的生产。
  
  同样,人文文化的生产者,也生活在一定的科学文化背景之中,那么科学当然也通过各种渠道,影响人文文化的生产。
  
  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分属不同领域,任何科学文化和人文文化之间不存在逻辑演绎的通道,因此,不可能从科学推导出任何人文文化。
  
  那么,科学影响人文文化的效应机制是什么?
  
  其一,类比——借用。虽然分属不同领域,但是,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之间某种形式上的类似现象,并非绝对没有。人们便凭借类比,将科学借用于人文文化领域,因此,就形成了科学的人文文化效应。
  
  其二,联想——借鉴。自由联想,不受任何限制,因此借鉴无禁区。人们凭借联想,可以自由地借鉴任何科学,创造人文文化。
  
  无论“类比-借用”,还是“联想-借鉴”,皆不是严密的逻辑演绎。既然不可能从科学推导出任何人文文化,那么,科学的人文文化释义绝不会是一元的。由于知识结构、价值观以及视角的差异,不同的人文文化生产者,理所当然会对科学作出不同的人文文化解释。因此,科学的人文文化解释无疑是多元的。
  
  翻开科学史,就能看到:科学上的重要理论进展往往会产生强烈的人文文化效应,欧基里德几何学、非欧几何学、牛顿力学、热力学、进化论、相对论、量子力学、生物工程、人工智能,莫不如此。
  
二、共生论的人文文化解读
  
  同样,生物共生论诞生后,“共生”一词也逐渐为世界各国人文文化的研究者所关注。他们或通过类比而借用,或通过联想而借鉴。如何理解“共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人根据自己的领悟,来解释与发挥。
  
  美国芝加哥经验社会学派借用生态学,创立了人文区位学。“在人文区位理论中,共生被认为是支配城市区位秩序的最基本因素之一。与共生相联系的另一个基本因素是竞争,它源于人们为谋求生存而对社区内有限资源的相互争夺。一方面,社区是个共生系统,其内部各组成部分要相互依赖生存;另一方面,这个共生系统又存在竞争,这也是人类生存和社会发展的必要条件。共生中的竞争和竞争中的共生,构成了城市社区的区位秩序。在人文区位学看来,社区区位秩序的本质是在竞争中通过自身调整,达到一定的社区平衡状态。这种平衡,即是社区内共生维持的条件,体现了社区的共生性质。社区平衡是社区共生系统运行的基本目标,随着环境条件的变化,社区平衡将被打破,形成新的不平衡,通过内部调整,共生系统又将形成新的平衡。”(参见《中国大百科全书·社会学》)
  
  日本学者多角度对共生的阐说,仅从尾关周二《共生的理想》一书中所引用的资料,可见一斑。
  
  政治学者山口定说:“‘共生’的提倡,第一,在我们现今的竞争社会中,必须是对生存方式本身的自我之决心的表白。因为在竞争关系中,站在优势一方者虽然也说‘共生’,但若没有相当的自我牺牲的觉悟的话,就不会得到弱者的信赖。第二,不是强求遵从现成的共同体的价值观,或是因片面强调‘和谐’与‘协调’而把社会关系导向同质化的方向,而必须是在承认种种异质者的‘共存’的基础上,旨在树立新的结合关系的哲学。第三,它不是相互依靠,而必须是以与‘独立’保持紧张关系为内容的。第四,是依据‘平等’与‘公正’的原理而被内在地抑止的。第五,必须受到‘透明的公开的决策过程的制度保障’的支撑。”(山口定《关于“共生”》,载于1994年10月30日《朝日新闻》)他认为要用民主政治来解读“共生”。
  
  井上达夫说:“我们所说的‘共生’,是向异质者开放的社会结合方式。它不是限于内部和睦的共存共荣,而是相互承认不同生活方式的人们之自由活动和参与的机会,积极地建立起相互关系的一种社会结合。”(井上达夫《走向共生的冒险》,1992年每日新闻社版第24-25页)为了提倡向“异质者开放”,他把批判的锋芒指向天皇制:“天皇制为什么成为导致种种侵犯人权行为的压力呢?被忽视的少数人提供了解答这一问题的关键。天皇制虽然异化为具体个人的天皇,却赋予难以抗拒作为官方性、制度性存在的天皇的向心力。处于这种向心力中核的是为使少数人不为人知的力量,是为使少数人潜存化而压抑之,并使这种压抑结构化而使压抑的事实本身潜存化的力量。”(同上)
  
  尾关周二力图在重视“同质性”与重视“异质性”两种不同观点之间,进行综合:“总之,至少可以说‘共生’与‘共同’是关于现代人类社会的相互补充的理念。在因消极地强求同质化而使共同性关系逐渐减弱的情况下,‘共生’成为积极的对抗理念;另一方面,在‘共生’成为隐蔽赤裸裸的‘生存竞争’的概念时,‘共同’又成为对抗理念;二者以这样的形式相互补充是必要的。”(尾关周二《共生的理想》,中央编译出版社1996年9月版,卞崇道等译)“人本来是在同质性与异质性的交织中生存的,因而必须以此为前提实现人性化。从这一点出发,我想在同时重视‘共同的共生’理念和‘共生的共同’理念这一意义上提倡‘共生、共同的理念’。可以说,运用这种表述能够避免只是作为‘共生的理念’(‘共生的思想’)或者作为‘共同的理念’(‘共同的思想’)加以片面解释的危险性。”(同上)
  
  中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写了“共生与契洽”一节,说到“共生”:“吉丁斯(Giddings)认为社会的基础是同类意识。所谓同类意识,也就是指有相同人格承认。同类是推己及人的结果。帕克更明白地说明在人类中可以有两种人和人的关系:一种是把人看成自己的工具;一种是把人看成也同样具有意识和人格的对手。前者关系他称作Symbiosi s (共生),后者关系他称作Consensus (契洽)。Symbiosi s是生物界普遍的共生现象。”“在人类里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关系。他们愿意牺牲一些自己的利益来成全别人的意志。成全别人和利用别人,正是一个对照。同心同德,大家为了一个公共的企图而分工努力,就是帕克所谓的Consensus。在这种契洽关系中,才发生道德,而不单是利害了;在这里才有忠恕之道,才有社会,才有团体。”(《乡土中国》,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4月版第360页)
  
  显然,“共生”的人文文化解释也是多元的。不能说,哪种人文文化是生物共生论的主干嫡传,哪种人文文化是生物共生论的枝节衍生。一种关于“共生”的人文文化解释,其合理性的程度,怎样来评说?当然无法从该理论与生物共生论的关系来确定,而必须根据这种理论与世界的同构度高低来评判。如果这个理论能比较贴切地解释社会现实,能比较有效地预测社会的趋势,那么合理性的程度就比较高(或者说有比较高的真理性),反之,就较低。如果既不能解释社会现实,又不能预测社会趋势,这种理论就没有意义,哪怕它的形式美轮美奂。
  
三、从社会共生看中国社会的转型
  
  我研究共生问题,说来话长。多年来,我一直关注中国当代社会转型,探索社会问题。由于横遭“斗争哲学”之害,我对“斗争哲学”的种种危害可以说是洞若观火。然而,用什么社会精神,取代“阶级斗争为纲”呢?这个问题令我困惑。有一次我散步遇到洪黎民教授。洪教授是著名生物学家,在生物学史方面造诣颇深,约大我20岁。我们是忘年交,有时海阔天空谈科学史或自然辩证法。他绘声绘色说起生物共生的种种奇怪现象,我感到惊异,对奇妙的“生物共生”很有兴趣,希望得到详细资料。1997年9月20日,洪黎民教授亲自送来论文和资料,我连夜读后深受启发。是否能将“共生”作为一种社会精神呢?经过再三推敲并和一些朋友反复探讨,我认为可以做到这一点。
  
   1998年,我把社会共生论写入《告别计划社会》一文:“用什么社会精神取代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为纲,乃是以阶级分是非,据阶级定尊卑,其实质是反对人人平等的。因为你属于这个阶级,他属于另一个阶级,所以你们不是平等的。不是有的学生成绩虽好,却因家庭成分不好,上不了名牌大学么?不是有的人因为出身不好找不到对象么?阶级斗争为纲,造成社会分裂、家庭分裂,甚至个人精神分裂,危害极其严重。因此,必须以社会共生论代替阶级斗争为纲。何谓社会共生论?社会共生论以人人平等为前提。每个人生而平等。勿论信仰、阶级、性别、职业、年龄等所有生物性和社会性的不同,只要你尊重他人的公民权利,那么你也拥有同等的公民权利。人之间有不同利益,团体之间有不同利益,阶级之间有不同利益,当然有冲突有竞争,但是冲突和竞争并不是要消灭对方,而是以共生为前提。这就是社会共生论。”(《走向共生》,上海文化出版社2002年6月版)
  
   在我看来,“社会共生论”有如下一些基本原理:(1)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既有互斥性,又有互补性。(2)人人平等是共生的前提。(3)斗争-妥协是共生的方式。(4)法律是共生的度。(5)社会发展是共生关系的改善。(6)共生与竞争。提倡“诸种经济主体在合理的度之下分享财富所形成的经济和谐关系”,“诸种政治主体在合理的度之下分享权力所形成的政治和谐关系”,“诸种文化主体在合理的度之下分享资讯、自由创造并且传播精神产品所形成的文化和谐关系”,“人向自然索取资源,但又不造成过度破坏,并且保护环境,所形成的人与自然和谐关系”。随后,我于2002年出版了《走向共生》,收入《社会共生论》等文。
  
  社会共生是人的基本存在方式,任何人都生活在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共生系统之中。共生关系不止存在社会某个方面,而是遍布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社区、社群、家庭等所有领域,其表现更是形形色色,千姿百态。没有共生,也就没有人的存在。就此而言,社会共生论是一种关于人如何存在的哲学。
  
  社会共生是一种存在,凡存在是有原因的。但是,有原因的存在并不等于不演化,更不是说社会共生论就是要维护现存的社会共生态。社会共生论不仅描述种种社会共生现象,而且要分析研究,评论优劣,主张选择。就此而言,社会共生论是一种关于人如何选择的哲学。
  
  社会共生论不仅分析社会共生存在的原因,还要探索社会共生关系演化的动力机制以及如何优化共生关系。所谓发展,就是优化共生关系,力求和谐共生。个人如此,组织如此,社会如此,国家也是如此。社会共生论既是社会分析工具,也是人生发展理论,更是一种社会改造哲学。
  
  我们从社会共生论的视角观察当代中国社会转型中的各种宏观问题、中观问题以及微观问题,不断探索社会问题形成的原因,深入研究演化趋势,提出对策,目的在于希望改善共生关系,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我认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社会和谐共生的基础。为了生存,人必须向自然界索取资源,索取必然造成破坏。有史以来,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何止万千?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变高;大量排放二氧化碳,臭氧层出现空洞;森林遭受滥采滥伐,愈来愈多的动物灭绝;海洋河流湖泊遭污染,鱼类生存困难。生态灾难日益严重。地球是人类的家园。没有地球,人类就没有家,如果生态灾难得不到有效控制,人类迟早会无安身之处。面对破坏,自然界具有一定的修复能力。河流、海洋、湖泊有净化能力;森林、草原有再生能力;沼泽、湿地也有恢复能力。因此,必须将破坏程度控制在自然的修复能力之内,方能维护生态的平衡。不要妄图征服自然,而要学会与自然和谐共生。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人与人和谐共生的基础,如果人与自然不能和谐共生,人与人到哪里去和谐共生?
  
  没有社会子系统之间的和谐,也就没有整个社会的和谐。倘若只重视经济建设,而忽视社会建设,社会组织发育缓慢,许多社会事务无人承担,经济系统与组织系统不能和谐共生,社会能和谐吗?倘若只忙于经济开发,而忽视环境保护,植被剧减,泥石流频发,水资源短缺,经济系统与生态系统不能和谐共生,社会能和谐吗?倘若经济发展了,而官场严重腐败,管理紊乱,经济系统与政治系统不能和谐共生,社会能和谐吗?倘若只注重城市的市政设施的建设,而忽视文化教育的发展,市民文化素质下降,城市精神失落,社会能和谐吗?
  
  工人和老板是什么关系?共生关系。怎样建立和谐的劳资关系?双方必须在法律的范围内博弈。为了确保对等博弈,必须充分发挥工会和商会的社会功能。社区是个社会共生系统。怎样建立和谐的社区关系?社区的各个利益主体必须在法律的范围内讨价还价,合理分享资源。为了确保平等地讨价还价,必须发挥社区民间组织的作用。家庭是共生系统,家和万事兴。家庭怎样才能和睦相处?必须合理分享资源。每个家庭成员既享有一定的权利,同时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
  
  社会由各个层面的共生系统组成,和谐共生是在合理的度内分享资源,社会进步就在于改善人的共生关系。
  
  世界潮流何浩荡,顺之者昌逆者亡。
  
  人间岂有救世主,苍生命运自主张。
  
  家事、国事、天下事,不是都应如此么?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