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巴比伦文明灭亡谈及性解放导致民族衰败

博客:敏思博

  最近,在看到一个关于性解放的帖子里这样写道:“即使美国某一类人“换偶”没有引发严重家庭和问题,但这是相当短时段的经验,不代表这种方式对当事人或对这个民族会是一件好事。放开眼界,艾滋病已经惩罚了性解放的追随者,古巴比伦因性放纵而灭亡。”
  前面的论点还是支持,最后一句我觉得,古巴比伦的灭亡并非就因性放纵这一条理由就足够。在正史上也没有人会写这一点。在圣经或一些圣典上描述过是因为贪欲太过度,上帝决定毁灭它。其实,一个国家的灭亡,并非一件事就可促成。古巴比伦所在地就是圣经中伊甸园的原型,在沙漠化严重的中东,必是兵家必争之地。沙漠化,各个崛起的军事力量的侵袭也是促成其灭亡的外因。至于内因,高度发达的经济政治社会体里,内部斗争、贪欲是从古至今哪个社会体制、哪个国家都存在的问题。这当然是导致国家衰败的原因,但不能作为唯一因素。
  朝代更迭,社会进步真就是验证达尔文的进化论,适者生存。无论从正史、从明朝那些事儿之类的野史小说,还是狼图腾之类的小说,不管从哪个角度都阐述了适者生存的游戏规则。虽然出发点不同,但综合起来,也许就能窥其全貌了。
  因为既得利益者或者执政者在安逸的生活中,尤其是经济文化等高度发展的时候,很容易放松自我约束或者抛弃其最初在取代别的政权时候的那种战斗力。而一些弱小或者新生的力量因为自身无比渴望成长壮大或者像古代频繁侵略中原的金、元、羌、匈奴、以及后金、清兵等,有时候很简单的就是因为随着发展,人口增加,饭不够吃了。不够吃怎么办,自己也生产不出来。那就出去抢。而已经高度发达的中原文明则无疑是一块肥肉。强盛时期还好说,被打回去就议和臣服。碰到羸弱的或者奄奄一息的朝廷,那只能一打一个准。轻则抢夺食物回去,重则占领你的王朝。
  论及性解放,确实是欧美在所谓自由开放的社会风气中,随着资本积累和社会发展爆发出来的,确实是人性本身的一种释放,一种轻松。但什么事儿都是过犹不及,现在欧美人已经体会到过分放纵带来的恶果,开始从制度到个人都进行适度的自我约束。而我们的经济发展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也不过30年时间,同样在经历着欧美曾经经历过的开放阶段。我们看到他们的过程,却依然在用实践检验着。这是人的本性,跟小孩子一样,什么东西别人告诉你了没用,只有自己亲自尝试了才知道好还是不好。
  圣经是个故事,但它却是西方一些宗教深信不疑的故事,所以就成为了信仰。无奈的是,我们民族没有那么强烈的宗教氛围,虽然现在有很多人信教,但不足以形成影响社会的气候。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在毛主席时代,至少大家相信一个神。现在,只相信金钱,拜金主义到处可见。加上网络出现以后,能坐下来读书的更少,在这样一个文化快餐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没有权钱就行不通的风气里,精神文明,精神寄托已经越来越肤浅,浮躁。
  所幸的是,中国几千年的文明,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形成的对人的精神束缚,形成的传统的儒家文化,已经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里,不是简单的一个性解放就能够全部磨灭之前植根于心底的传统思想。我觉得,只要不是香蕉人,只要是受过传统教育的人,无论多么开放,在一个人安静的时候,也会有沉思和反思以及矛盾的时候。当然,能够思考并且超脱者,是高人,这是极少数。也许秀秀是其中之一,也许不是。也有堕落到什么都不思考的,这也是少数。大部分应该还是中间那部分人吧,矛盾并寻求刺激着。所以,现在只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所表露的现象,在若干年后,也会跃过这个阶段,上升到更高的层次。无论从物质、精神还是文化。而且我相信,作为执政党,我们党的领导人也一直知道,以史为鉴,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的道理。不会任由自己的政权被搞垮的。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