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种业加速并购国内排头兵企业,垄断苦果初现

经济参考报 2009年12月25日

  秋收刚结束,吉林省德惠市朱城子镇农民于海和就和乡亲一起,跟当地的经销商订购明年春耕种子。于海和告诉记者,这次他们要买国外公司“先玉335”玉米种子,这不仅要提前半年预订,每袋还得交80元订金,并且必须给经销商身份证复印件。尽管如此,“先玉335”仍然供不应求,高峰时甚至有上百户农民排队购买。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北京、山东、甘肃、吉林等地调查发现,在“试水”中国种子市场并取得初步成功后,外资种子开始由蔬菜、花卉向我国玉米、水稻等大田作物进军,扩张速度明显加快。调查中,业界人士普遍对此感到忧心忡忡。他们认为,从当前看,外资给中国市场带来了优质的种子资源,却并未带来国内种业急需科研成果、管理经验等核心竞争力。此外,外资垄断蔬菜种子后产生的高价格、高风险“苦果”已逐步显现,业界普遍担心,一旦外资控制玉米、水稻等大田作物,可能会对国家粮食安全造成威胁。
  国外玉米种子已在我主产区完成布局
  吉林省农科院副院长罗振锋认为,“先玉335”的热销,只是国外种子公司进军我国大田作物种业的一个缩影。由于对政策、法律和中国市场不熟悉,自2000年国外种子企业陆续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外资曾经历较长时间的“蛰伏期”。在经营蔬菜、花卉等小作物成功后,外资目前正积极向玉米、水稻等大田作物进军。尤其在玉米种子方面,“先玉335”2006年推广面积仅26万亩,2009年迅猛增加到1900多万亩,几乎占到吉林省玉米播种面积10%。国外品种影响大、推广速度快,现已在我国东北等玉米主产区基本完成了布局。
  据业内人士介绍,继“先玉335”后,先锋公司还计划推出“先玉696”、“先玉508”等一系列品种,预计将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据业内人士介绍,除已进入我国种业的70多家外资企业外,孟山都、拜耳等跨国集团正加紧与国内企业商谈合作事宜。在水稻制种方面,一些国外公司在水稻主产区与有实力的科研单位合作,开展水稻育种研究,意图采取迂回战术,涉足我国水稻种子市场。
  农民被迫接受“一克种子一克金”
  在山东省寿光市稻田镇西稻田村农民董汉元家的蔬菜大棚里,董汉元指着地里一陇陇的茄子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以前种国内品种,冬天不爱坐果,产量低,现在乡亲们都种荷兰瑞克斯旺公司的“布利塔”茄子,产量每亩地比国产品种高1000斤左右。
  优质种子给农民带来实惠本是好事,然而,随着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外资对我国种业的冲击也开始不断显现。在控制我国蔬菜种子50%以上的市场份额后,外资大幅提高种子价格,甚至出现了“1克种子1克金”的天价种子,使农民饱尝国外高价种子苦果。
  中国农业大学寿光蔬菜研究院常务副主任国家进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以甜椒为例,国外种子公司生产1粒种子的成本只有1分钱左右,但在中国市场要卖1元钱,比黄金还要贵。此外,以色列海泽拉公司的“189”番茄、荷兰瑞克斯旺公司的“布利塔”茄子等,每克的价格都在100元以上,但由于市场已被国外公司垄断,农民只能被迫接受。
  种子是农业之母,种业主权事关国家粮食安全。专家认为,外资在我国种业市场的不断渗透,挤压了我民族种子企业的经营空间,使我民族企业生存艰难,一些民族企业甚至沦为外资操控的“棋子”。
  “饥不择食”可能导致一些科研成果被外资利用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国对外资与国内科研机构合作方面的监管仍属空白。外资正抓住当前的监管“空子”,采取与国内科研机构合作、参股等方式,获取我科研机构成果,加快其种业扩张步伐。
  除了与中国企业组建生产公司外,先锋公司还与北京未名凯拓农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暨国家作物分子设计中心共同组建国内第一个农业生物技术研发机构。据了解,未名凯拓公司由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公司、北京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和北京农林科学院组建,在水稻功能基因、作物抗旱和抗盐能力、植物遗传转化、生物能源等研究领域拥有丰硕成果。业内人士分析,先锋公司与未名凯拓公司合作,看中的就是未名凯特雄厚的科研实力。
  科技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赵刚认为,当前我国科研单位参与国际合作的监管处于“灰色地带”,相应的政策界限比较模糊。一些国内科研机构为了经费,在于外资合作时“饥不择食”,可能导致我国一些科研成果被外资利用。此外,我国很多科研机构与外资签订合作协议时都有“合作双方有科研成果优先使用权”等类似条款,这项条款的实质,就是中外双方谁先使用,谁就优先拥有科研成果知识产权,外资企业拥有生产条件和丰富市场资源,因此大多能抢在国内科研机构前使用科研成果。
  外资加速并购我“排头兵”企业
  为了迅速占领中国种子市场,外资还把目光瞄准了具有种质资源、生产设备、营销网络的优质民族种子企业,不断加大并购我国种子企业力度。目前,我国一些种子产业的“排头兵”企业已纷纷被外资并购,中小民族种子企业面临严重生存危机。
  据了解,2002年末,美国先锋公司公司与我国最大玉米制种企业——山东登海种业成立了合资公司,拉开了外资并购我民族种业的序幕。2006年,先锋公司与甘肃敦煌种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敦煌种业——先锋海外有限公司。甘肃省敦煌种业具有20多年的种业经营历史,是我国大型的种子生产企业之一,产品几乎遍及中国市场,与敦煌种业合作,为先锋在中国生产杂交玉米种子打开了大门。据业内人士介绍,先锋公司下一步可能与辽宁东亚种业、川农高科种业合作,消除其在东北、西南地区的竞争对手,完成了在我国玉米种业科研、生产和市场营销布局。
  作为我国水稻种子市场排名第一的湖南隆平高科,也已进入外资的并购视野。目前,世界排名第四的法国利马格兰种子公司通过旗下VHK公司,与湖南隆平高科第一大股东长沙新大新集团合作,成立长沙新大新威迈农业有限公司。专家认为,利马格兰公司的真实意图就是通过新大新旗下的湖南隆平高科,涉足中国水稻种子市场。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了解到,我民族企业与国外企业合资后,名义上是中方控股,但核心技术、高层管理人员等都掌握在外资手中,合资企业实际由外资操控。专家表示,外资在完成并购“排头兵”企业后,我种子产业中小企业在外资挤压下面临严重生存危机,难以与外资抗衡。
  [责任编辑:appleli]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