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式发展的恶梦——从无知经济到无知社会

作者:杨学祥 刊发时间:2009-03-02 光明网-光明观察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武夷山发表于《科学时报》2009年2月27日的文章《知识经济同时又是无知经济》引起了广泛关注,值得我们深入探讨。
  无知经济概念的提出
  澳大利亚《普罗米修斯》杂志2008年12月号发表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商学院的Joanne Roberts博士和英国诺森比亚大学艺术和社会科学学院的John Armitage博士合写的文章,题目是“无知经济”(Ignorance Economy)。他俩认为,知识经济的概念早已炒得火热,但是必须看到,知识经济同时又是无知经济。无知,指的是缺乏知识、信息与技能。知识经济与无知经济的关系,具体表现为8个反面:
  1、知识经济是“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的简称。经济的知识基础越专门化,将人们的无知用于商业目的的机会就越多。
  2、越来越多的知识被编码化,进入了数据库和知识库,这些知识获得更多的查询和应用。可是,不易被编码的缄默知识就面临被弃置的危险。
  3、无知也是知识商业化的必然产物。现在,很多高技术产品的设计很高明,使用很方便,但使用高级产品的消费者却难免越来越笨。
  4、知识越来越受到各种知识产权的保护,人们利用知识的渠道受到比过去更多的限制,造成了进一步的无知。
  5、在知识经济中,知识专家更值钱,他们获得很高的报酬,这样他们就没时间、没动力去从事一些其实可以带来愉悦的活计,比如遛狗、购物、整花弄草,于是,社会对低技能工作者提供此类服务的需求就永久化了。
  6、正是很多人无知,才使得社会对知识密集的服务业的需求不断增长。
  7、很多组织都越来越强调知识管理,这当然是好事,但是,在重视知识管理的同时,却忽视了对无知的管理。
  8、在全球化过程中,由于发达国家竭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大力引进优秀人才,穷国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变得更加无知。
  总之,无知经济是个很有意思的概念。提出此概念者并非打算将知识经济的概念彻底颠覆,而是通过另一反向视角的观察,来进一步加深和丰富对知识经济的认识。
  我们变得无知了脆弱了
  在学者蒋高明的博文《克隆地球还是个妄想》中讲述了耗资数亿美元打造的“生物圈2号”的失败经过。学者杨秀海就从此评论说:这说明了我们已经越来越不再是独立个体的人了,我们只有组成了团队,我们只有加入了组织,我们只有越来越依赖他人才能活下去,我们每一个个的“人”不再是独立的人,我们只是人的一个部件。我们在依赖别人的同时也就成为了别人的奴隶。
  杨秀海认为,一方面我们懂的知识似乎越来越多,但另一方面我们自由活动的能力却越来越弱,在一个极为狭窄的专业之内我们似乎还算是个人,但离开了这个专业们很可能就得饿死。我们在某一方面变成博学的同时,在更多方面变成了极度的无知。科学越来越发达,社会越来越进步,但是我们的生存能力却变得越来越脆弱,甚至脆弱得不堪一击,因为我们生命链上所要依赖的环节太多,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生命线就会中止。今天我们的性命交给了谁呢?既交给了天使也交给了恶魔,我们的生命已经不再是我们自己。
  从愚昧的社会到无知的社会
  原始社会由于没有科学文化而成为愚昧社会,低水平的需求并没有造成全球性的灾难。在科学文化不断发展的今天,有知和无知一直在制约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从局部和眼前的角度来看,人类的知识爆炸式发展,人类财富空前增长;但从整体观点和长远观点出发,知识的应用带来未知领域的成倍增长,难以预见的不良后果层出不穷,使人类疲于应付,越陷越深;药品的毒副作用、化肥农药的污染、病毒的抗药性、食品污染、环境污染等等,21世纪人类面临的最大问题:生态环境的破坏、能源和资源的危机,恰恰反映了人类的无知。
  恩格斯对人类盲目的实践活动早就作过如下精彩深入的分析:“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效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意料的影响,常常把第一个结果又取消了。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它各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光了,但是他们梦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失去了积聚和贮存水分的中心。”可惜的是,对商品价值的盲目追求淹没了智慧的理性分析。知识并没有得到应用,无知仍然在统治着人类社会。
  亚洲开发银行 环境与社会发展局的官员罗夫·泽留斯(Rolf Zelius)在专题论坛上指出,过去30年来,一些亚洲国家经历了其他任何地方前所未有的高经济增长率。然而,这些经济增长要付出代价。亚洲丧失了一半森林覆盖和不计其数动植物物种。其1/3的农业用地已经退化,鱼类资源减少了一半。今天,该区域严重污染城市的数量最大,其河流和湖泊属世界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列。确实,环境退化已成为普遍现象,包括东亚次区域的经济迅速增长、中亚经济转型国家其原有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不可否认地忽视了环境,以及南亚地区贫困仍然是决定性的地方性问题。
  对节约型循环型经济模式的呼唤
  9年前,当我提出“土地沙漠化和环境污染是对西方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高风险、高速度、高消费及弱肉强食和利重于道的竞争原则的一种否定,除资源的浪费、能源的消耗和环境的破坏外,人们在心理和精神上也承受巨大的压力”和“必须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这一观点时,仅有《科学新闻周刊》(2000年,第46期)和《中国学术期刊文摘》(2000年,第8期)发表了我的文章[5-7],很多崇拜西方生产方式的人对这一观点一时还难以接受。
  5年过去了,美国的新经济从连续十年的持续增长突然转向衰退,最近虽然有复苏迹象但欠债累累;日本经济在经历十年持续停滞之后至今仍处于低迷状态;高消费带来的资源和能源浪费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瓶颈,导致谁来供应中国的大讨论。长期的经验教训和东方的文化传统,使日本抛弃了工业化文明的“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提出了“环境立国”的新战略,大力培育环境相关产业和环境保护产业,建立“最适量生产,最适量消费,最小量废弃”的经济模式。这与美国的拒绝执行《京都议定书》的环境政策成鲜明对照。研究日本经济战略转变的原因,对我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9年过去了,美国的次贷风暴演变成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美联储前任主席格林斯潘声誉受损走下神坛。格林斯潘反省说,根本问题在于,我们那些已变得十分复杂的模型——既包括风险模型,也包括计量经济学模型——仍过于简单,这些模型没有完全抓住人类的内在反应。到目前为止,这只是对商业周期和金融模型的外围补充——它导致情绪在欣快与恐慌之间摇摆,一代又一代地重复这种情形,几乎没有什么学习曲线的证据。多数人把金融危机归咎于格林斯潘错误推行的税率政策、华尔街因贪婪导致的肆意的金融产品研发,这就是说,导致2008年金融风暴的原因是金融界权威们的无知!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