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与人和自然的矛盾——东方价值的人类使命

作者:张明(澳大利亚) 时间:2008年8月25日

  作者简介:张明,男,50岁,祖籍四川成都,现居澳大利亚,长期从事东西方文化和全球化研究,关注祖国发展,对许多世界事务和文化问题具有独到见解。
内容提要:
  现代化的各种困惑反映了现代化与人、与自然、与人身心的矛盾;
  造成这些矛盾的根源是西方价值中产生出来的人类中心主义,物质主义,个性主义和进步发展观;
  从现代范式本身,即从现代化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中不可能找到解决办法;
  必须重估一切现代价值,重估东方价值和其它传统价值;
  东方的复兴将给人类带来希望,东方价值、尤其是儒家价值将成为人类的拯救价值。
  
目录:
一、现代化是人类的宿命
二、扩张性是西方文明的文化冲动
三、分析思维是西方文明的逻辑起点
四、现代文明以人为代价
五、现代文明以自然为代价
六、现代文明与人的身心
七、现代化与科技崇拜
八、现代化与制度崇拜
九、现代化与市场崇拜
十、现代化与全球化
十一、东方价值的人类使命
  
一、现代化是人类的宿命
  
  现代化萌发于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和文艺复兴后出现的西方价值,现代化产生于市场经济、科学技术和民主政治“三位一体”的现代宗教。今天,主导这个世界的是以西方价值和新“三位一体”的现代宗教为核心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各种制度法规。而在这之前,包括印度文明、儒家文明、伊斯兰文明和希腊文明在内的各种人类文明,因自然环境的不同,都是按照各自独特的内在机制和发展轨迹运行的,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各自独立,相安无事,在总体上是平静和谐的。
  自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尤其是1750年工业革命以后,世界文明的平衡被打破了,世界被彻底搅动开来。从殖民地扩张到全球化浪潮,从传播上帝福音、行使文明使命、推动现代化发展、促进人类进步,西方文化已经蔓延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西方文明的强大武力威胁,迫使其它文明放弃自己传统和价值,耗费主要精力来应对经济、政治、文化和生活方式带来的各种冲击。西方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渗透,正在深刻地改变这些文明的基因,摧毁这些文明的价值体系。
  人类社会在过去几千年里纵有无数天灾人祸,改朝换代,但发展变化始终是缓慢而平静的,这主要是因为,文明的范式没有改变,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基本和谐,各种经济活动尚未成为社会生活的主体,商业和科技尚未作为社会的主要价值。而在近500年里发生的最根本的变化是,经济活动成为了社会生活的主体,商业和科技成为了社会的核心价值。
  人类文明的一些终极价值以及各个文明的核心价值,现在都从属于进步、发展、效率和创新的现代价值,最终都统一于科技和金钱,一切都成了经济和科学的附庸,一切都被市场化和科学化了。从物欲到物役,现代化,尤其是全球化是人类迄今为止最大的极权主义,它从根本上剥夺了人们保持和选择的权利。
  现代化在本质上就是理性化、西方化,它是所有民族国家不断在器物、制度和观念上,在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上模仿西方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文化的多样性正在伴随生物的多样性一样消失。世界在表象上变得越来越复杂的同时,在本质上正在出现同质化,越来越趋同于以理性主义、物质主义、个人主义、市场主义、科技主义和民主政治为基础的现代范式。经济发展已成了人类追求的唯一价值目标,经济增长等于人类发展,衡量经济发展的标准成了GNP和GDP,而这些指标最后完全被简化为各种货币单位。许多统计数据的持续攀升与人的幸福感没有直接相关,甚至是矛盾的。
  现代化始于发展观的确立,当这种单向度的发展观取代了传统的、有节制的循环观之后,现代化的发展便一发不可收拾。现代范式是呈线形的,它寻求无限发展创新,它暗合了西方文化本身的基本特质——西方的哲学需要不断发明新的概念,西方的文字需要不断创造新的词汇,西药需要不断发明新的药物,西方法律需要不断增加新的条款……。而传统范式是呈圆形的,东方智者从自然中获得的宇宙法则和终极价值具有永远的生命力,它概括了人与人、人与自、人与自身关系的根本。东方智慧不是强调发展、创新,而是追求顺应、持续和循环。就像中国的文字不需要创造新字,通过不同组合即可表达任何新事物和新概念;从自然规律和宇宙法则中抽象出来的中国哲学基本概念(阴阳、五行、道、仁)适用于一切人、事、物的存在、关系、发展、规律、变化;中医的基本手段和中药的基本种类(植物、动物、矿物)是确定的,但辨症的方法却是变化多样的;社会秩序和内心秩序的维持和调节,主要是靠宗教信仰和伦理道德,而不是繁复累赘、变化不定的法律制度……。
  科学技术的进步实现了人类与自然界的分离和对自然的统治,加深了人类社会的劳动异化,促进了造成异化的一切现代制度的发展,使人类陷入了物役。传统的实用技术使人类一直保持在适度的发展水平,而西方的现代科学却造成人类的突飞猛进,人口爆炸、资源枯竭、环境破坏、精神失落。西方自工业革命以来所确立的价值与人、与自然、与人的身心都是矛盾的。
  在物质取向上,今天,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富人与穷人已经没有多大区别了。所不同的是,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在分配上更公平,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在生产上更富有效率。现代化正在通过全球化整合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功能,成为人类共同的价值和理想。例如,现代通讯技术有助于消除专制、促进民主;全球化迫使集权国家对外开放;新的经济形式(国家主权基金)增强了国家抵御经济风险的能力,政府干预正在发挥更大的作用,国家资本主义正在成为一种发展趋势。
  人类现代历史上出现过的各种意识形态,如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社会主义、修正主义、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法西斯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等等,都属于西方的价值范畴,都是西方文明的产物。
  马克思主义强调经济地位和经济关系决定人的社会存在,在本质上也是一种生产力至上主义,一种历史目的论,马克思主义本身离不开西方文化的价值范畴和西方中心的模式,只不过他是用另一种西方眼光来观察世界。马克思所描述的人类理想社会——共产主义,特别强调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和人的全面解放。恩格斯更断言,虽然人口是按几何级数增加的,但科技发展也可以按几何级数增加,人类所能支配的生产力是无穷无尽的,只要恰当地运用资本、劳动和科学技术,便可以获得生产的无限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论述都是关于人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的问题,虽然其间闪烁了一些生态哲学的思想,但并不是其关注的重点。
  在意识形态上,现代社会的两种主要的意识形态——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在经过两百多年斗争后,它们的界限已经变得模糊,二者正消解于物质主义和消费主义的文化意识形态,消费主义文化意识形态已取得了绝对的合法性,利润成了评定企业效益的主要标准。共产主义试图对资本主义的超越,主要是基于更公平的分配制度,更合理的资源配置、更有效的生产组织方式,而在追求物质发展和科技创新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完全一致的,二者殊途同归,它们都是西方价值的产物。
  与现代化的后果相关的主要是文化形态的问题而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现代化发展的历史表明,意识形态不同的国家同样可以实现高速发展(战前的德国、日本、前苏联)。相对于整个现代人类的困境,今天,各种有关意识形态的纷争,包括人权、自由、政治体制、经济体制等等,都只是一些次要的、外围的、零星的纷争。现代社会的逻辑是基于这样一种假设,人的能力是无限的,经济和科技都是可以无限发展的,由经济和科技发展产生的所有问题是可以通过经济和科技的进一步发展来解决的,这使得人类正在进入一种更深刻的恶性循环。人类面临的生态危机最终是现代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取向的危机,是文明形态的问题。
  人类在近几百年里所创造的财富比过去几千年的总和还多,对这个世界上的多数人来说,除了钱以外,其实什么都不缺了,但事实上,人们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财富。今天人类所面临的匮乏主要是因为分配不公造成的,而人类的主要智慧和精力并不是用于消除不公,而恰恰是用于加深和扩大不公。真正令人担心的不是市场和科技的发展,而是用什么办法来约束市场和科技的恣意妄为。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价值的改变,有什么可以阻止那怕是减缓现代化灾难的蔓延?
  现代化一经发动便再也无法停止下来,它必须保持高速运转,今天的世界经济除了保持高速增长外,已别无选择,不如此,政权难以维持,不如此,社会难以稳定。而保持经济高速增长,一是靠制造消费,二是靠发动战争。任何停滞,即便是放慢的选择都会与社会主流价值相悖,这个世界正任凭少数的经济精英、科技精英和政治精英为所欲为。
  “现代化究竟带来了什么?为什么发展?朝什么方向发展?发展到什么程度?”——这种声音已变得越来越微弱。世界正像一辆飞奔的列车,人们不知道它将开到何处,也不知道它没有刹车,只要能听到轰轰的声音,看到掠过的那些斑驳陆离的景色就心满意足了。
  只有一点是肯定的,西方文明并非蓄意要破坏其他文化和毁灭这个世界,它只是像一种致命的传染病,西方本身也将是这场瘟疫的受害者,难逃厄运,西方文化本身并不具备免疫机制和修复机制,我们无法从西方文化本身,从现代化范式本身找到解决办法,一切出自西方文化和现代化范式的解决办法都不是办法,因此,我们必须同包括西方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共同来寻求一条拯救人类的出路。
  现代化创造了一种以科技思想和市场理念支配的生活方式,它吞噬自然、扭曲人性,其发展方向又不确定,对现代化的发展前景作任何预测都是徒劳的,因为引导现代化发展的市场和科技本身是盲目的。现代化进程表明了一个这样的悖论:科学技术、市场经济与一切有益于人与人、人与自然、人的身心间关系的观念、价值、生产方式、生活方式都是冲突的,现代化使人类丧失自然、家庭和灵魂,整个现代化与人和自然是矛盾的,它是以人和自然为代价的。没有宗教和道德作为价值核心的文化,必将走向衰亡。人类选择西方文化作为发展方向,是文化的悲剧,是人类的宿命。
  在人类历史上,战争一直起着刺激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的作用,而今天,消费成了主要的经济发展动力。现代经济的发展依赖于消费,消费依赖于新的生活方式,新的生活方式依赖于现代观念,各种宣传西方生活方式的广告和大众文化正无时无刻不在引诱人们的消费欲望。
  人类现代灾难是商业、科技与宗教、道德、艺术之间失衡造成的,是过度的物质主义和个性主义造成的,是商业和科技膨胀的结果。现代化是一个透支未来,不计后果的过程。人类已经被西方价值引入了歧途,并越陷越深。人类面临的全球变暖、臭氧层消耗以及生物多样性消失等各种生态危机已经超越了国家、种族、意识形态的界限,它是无法在现代工业文明的架构内依靠科技、市场、制度来解决的,它不是技术的问题,不是制度的问题,也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价值的问题,是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问题。技术、制度、甚至意识形态都只能在表层发挥作用,在深层发挥作用的是价值和宗教。技术先来,然后是制度,再是意识形态,最后是宗教和价值的颠覆。人类的希望也许在于将现代价值重新置于传统价值的约束之下,而这首先需要彻底反省主导人类发展的整个西方文化,技术不是出路,重建价值将是人类走出困境的希望。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