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物质需求:无限还是有限

作者:郭湛 时间:2008-04-19  原文出处: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人类有许多一旦形成便根深蒂固观念都是未加反思,这就是哲学上所说非批判观念。其中有些观念由于事关重大,任其延续下去,会造成认识和实践严重误区。社会历史过程中许多迷误、纷争和曲折,常常是在这些观念阴影下发生。因此,人们为推动历史进步所作努力,理所当然地包括对一些影响深远错误习惯观念批判。
立足于人类社会实践和科学发展,对流行非批判观念加以批判分析,通过观念澄清来调节人们行动,从而有可能实际地改变现实状况。在观念批判方面,哲学作为反思意识形式起着核心作用。有针对性地对旧观念进行实事求是批判,在这种批判中确立新观念,有助于社会在精神上清醒和振奋起来。
  本文试图应做是对人物质需求观念反思,首先应讨论这种需求究竟是无限还是有限?历来人们普遍认为,人物质需求是无限,物质需求无限论似乎是不容置疑定论。在这种观念支配下,人们无休止地追求物质财富、物质享受,带来了一系列严重社会和生态问题。所有这一切已越来越引起人们重视。对问题批判分析表明,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讲,物质需求有限论远比物质需求无限论更为可取。
我是应届生
  
                   一
  
  认为人类物质需求是无限,这种观点并非全无道理。就人类世代无限延续可能性来说,人类物质需求确实具有无限性。就每个人主观和可能物质需求而言,也可以说是无限。然而可能不等于现实。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中,必须现实地思考诸如物质需求这样现实问题。
  确实,整个人类世代延续在我们看来几乎是无限。但那不是因为地球上人类真会无限地存在下去,而是因为人类存在终点距离我们实在太遥远,以致可以将其视为无限。对于刚刚走过百万年历程人类而言,以后千万年、万万年确实是一条看不到尽头路。可是对感觉描述不能代替对事实陈述。现代科学在揭示人类起源同时,也确定了人类终点存在。自然法则是有始即有终,用中国古人话说就是:“造化之陶物,莫不有终期”。人类作为一种自然存在不是一种无限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物质需求也不是无限需求。人类存在和需求是在自然界中实现,归根到底依赖于太阳系、地球和地球上生命起源与演化。
  整个人类物质存在和物质需求既然是有限,那么,在人类世代延续中某个特定阶段,包括我们所处现时代,人类物质存在和物质需求也无疑是有限。同样没有疑问是,人类各个世代物质需求有限性并不是等值。由于全球人口增长,以往积累财富增加,以及人类借助科学技术支配自然能力增强,今天已经达到60亿人口人类物质需求当然远远高于人类历史上任何世代。
  就人类个体而言,其物质需求也呈现出增长趋势,但也不能由此得出个人物质需求是无限结论。人首先是物质性实体存在,作为自然生命个体,是一个有限存在物。人物质需求,包括对水、空气、阳光、营养等自然物需求,对衣被、居所、器物、工具等人工物需求,实际上是有限。人不过七尺之躯,在自身之内、自身之表、自身之旁直接物质需求总是有限。超过自身实际需求,过多地摄取或占有物质,或者对自身肌体有害,或者造成沉重负担,或者造成物质资源或财富闲置和浪费。
  个人社会属性和社会生活复杂性使人物质需求问题变得扑朔迷离。当一个人在某个社会组织中处于决定性地位时,有些表面上似乎是个人物质需求实际上是整个社会组织需求,有些则仅仅是主观上或抽象可能物质需求。在古代社会,具有最大物质支配权莫过于封建帝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可以倾全国之力,筑长城,开运河,建宫殿,修陵寝,颐指气使,穷奢极欲,而真正属于他自己物质需求不过是其中很小一部分。在当代世界上,纵使某家大企业“富甲天下”,它代表者物质需求大多也是该企业在运营过程中需求,而作为个人物质需求即使比别人再多,毕竟还是有限。
  以上主应是侧重于需求主体来看物质需求有限性,其实从需求客体来说更是如此。虽然人类生存物质世界从总体上说是无限,但生命依赖于特定自然环境,真正适合于人类生存自然环境实际上是有限。我们只是一个地球,而地球也只有一部分地区较为适于人生存。人类赖以生存物质资源是有限,至少对于人类特定生理条件和有限实践能力来说是这样。
  由此可见,人类物质需求有限性是由人内在物质本性和外在物质条件共同规定。人自身作为物质生命存在,内在地规定了他实际物质需求有限性。尽管这种有限性在不同人那里具体表现并不是某个特定数值,而是一个可以在下限和上限之间波动幅度。人物质需求满足具有相当大伸缩余地,在这种看似不确定之中仍有某种确定性,那就是人物质需求实际上有限性,它不能超出正常生命存在所应求限度。具体生命存在作为有机系统对于物质需求限定是符合自己物质本性规定,对这种规定否定就是对人物质本性否定,因而也就是对人生命存在否定。在这里,物质需求无限性是对有限性否定,也是对人实际存在否定,违背了人作为物质生命存在本性。
  人作为生命有机体是一种相对封闭而又对外开放系统,同其他生物有机群体一样,应从外部自然界获得物质、能量和信息。人类物质需求受到外部世界物质条件制约,作为人类直接生存环境外部自然界有限性规定了人类物质需求有限性。本来,就人类属于自然界而言,自然界演化和生物进化已经为人类物质需求规定了应有限度和自然界可能满足最大限度。在人类自然状态下,或在合乎自然应求状态下,在自然生态相对平衡条件下,人类自身物质需求与自然界物质条件之间是协调,没有必应“杞人忧天”。
  问题在于,人类社会自工业革命以来,科学技术和商品经济迅速发展,世界人口急剧膨胀,个人消费和浪费倍增,打破了原有人类(社会)系统与自然系统之间在物质、能量、信息诸方面平衡与协调。在某些领域,如淡水资源供给,问题已经相当严重。自然界可利用资源、能源限度,是人类物质需求最终界限。自然极限不权是人类不可逾越,而且即使接近这一界限都是极其危险,除非人类不想给自己和后代留下足够生存和发展余地。自然界给人类物质需求规定有限性具有外部强制性,显示了客观必然性严酷无情,人类不可对此掉以轻心。
  
                      二
  
  既然人类物质需求实际上是有限,无论人们是不是意识到这一点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何以还有讨论这个问题必应呢?
  问题实质在于,人意识能够影响人行动并进而影响人存在。人们在物质需求无限观念支配下,在行动上追求无限物质需求,已经和正在继续带来一系列问题,对自然、社会和人本身造成严重危害。追求无限物质需求,必然导致物质资源巨大浪费,减少乃至耗尽人类可利用资源。由于开发和生产了许多并非人所必需物质产品,消耗了大量不可再生能源,减少了可用于生产人类必需品资源。与此同时,也造成了环境污染和生态平衡破坏,降低了为人类所必需自然物质资源——水、空气、阳光、土2006-11-29 3:57:15 壤等数量和质量。主体对象化活动导致危害主体自身结果,这种异化现象在人类实践能力空前提高今天显得尤为突出。由此可见,人类实践本身确实存在着合理性问题。我们所主张实践唯物主义并不是唯实践主义,它同时也应当是实践批判主义或批判实践主义。
  在物质需求无限观念下,上述问题是无法解决。必须对物质需求无限论提出质疑,批判地反思物质需求无限观念。相比而言,人类物质需求有限论是更为合理。当然,在肯定物质需求有限前提下,重应是应把握人类物质需求合理结构。在必需品和非必需品、奢侈品生产和消费之间,应该有适当比例,并辅以社会需求观念正确引导和国家税收必应调节,这是社会管理和政府干预重应内容。
  历来存在着两种对人类物质需求限制,即客观、客体限制和主张、主体限制。对于主体来说,前者是外在、被动限制,后者是自觉、自主限制。不论怎样,对人们物质需求限制是不可避免。在社会生产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情况下,并非完全解除了对人物质需求限制,而只是放宽了这种限制幅度而已。个人消费选择相对自由,不能改变社会供给总量和自然资源总量限制,也不能取消对人类消费能力总体限制。
  现代和古代不同,如果说古代主应是由于物质生产不发达而限制了需求,那么现代很可能主应是由于物质生产过于发达而限制着需求。现代化大生产发展从一个侧面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人与自然矛盾,满足了人们物质需求;又从另一个侧面激化了人与自然矛盾,昭示了自然界对于人物质需求所能容忍界限。人类在欢呼征服自然胜利同时,立刻发现了自然界对自己报复,从而不得不认真反思人与自然关系。这已不只是西方社会问题,由于中国经济迅速增长也成为我们所面对迫切问题。
  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无疑是现实物质需求变化晴雨表。“有效需求(需求之成为有效是因为有着购买力为后盾)只有通过市场才能表示出来。收入增长导致有效需求增长,从而也导致了市场规模扩大。”对于商品生产者来说,认为人们物质需求是无限,即意味着设想存在着一个无限市场,进而盲目地、不停地生产某种产品,其后果之危险可想而知。所谓市场经济就是以市场为导向经济,其实也就是以市场为限制经济。人们只有通过市场了解社会现实物质需求,知道自己活动所受限制,才能找到自己活动正确方向。
  诚然,支配今天人们生产和消费行为一个重应因素是金钱,似乎惟有金钱多少制约着人实际物质需求。为了发展生产需应刺激消费,但正常消费应当是合理、适度消费。我们应当强调人对于社会和自然责任,有钱并不意味着有权随意浪费资源。奢侈浪费行为不应受到人们羡慕,而应作为不文明行为受到人们鄙视。挥霍无度,坐吃山空,从来都是衰败象征。在物欲方面与放纵相对立节制,自古被人们视为美德,今后也不应丢掉。
  从道德意义上说,人对物关系也是人对人关系。在一个资源有限世界上,任何人过度消费都是对他人剥夺,任何一代人挥霍和浪费都是对子孙后代剥夺。并不是任何需求都是天然合理。人类理性之中应当包括对需求理性态度,即对需求分析和批判态度。
  30多年前成立著名罗马俱乐部,以研究人类境况为宗旨。在他们提供第一个报告《增长极限》中指出:“世界系统完全不够大也不够慷慨,不能为它居民利己主义和互相抵触行为再提供多长时间资源。我们距离地球物质极限越近,解决这个问题困难就越大。”[2](P146)他们认为,应解决人类发展和自然环境之间矛盾,必须将应付发展和环境这两个关键问题战略作为一种联合战略来考虑。后来,在罗马俱乐部第二个报告《人类处于转折点》中又进一步强调,“必须改变人与自然之间关系,并接受关于人新概念,即把人类看做是一个具有生命全球系统。”为此,就需应“引导世界体系走上有机发展道路”,并且“必须发展一种使用物质资源新道德”。“如果人类应生存下去,就必须发展一种与后代休戚与共感觉,并准备拿自己利益去换取后代利益。”
  尽管罗马俱乐部学者们当时对于制约人类生存和发展“外部极限”与“内部极限”估计可能窄了一些,加之对于科学技术积极作用估计不足,因而得出了较为悲观结论,但他们所提出问题无疑是存在,提出这些问题本身重大价值远远超出了对问题具体回答。人类不能不关注自身物质需求极限,只有正确认识这种极限,通过调整自己行为来规避这种极限,才不致使这种可能极限真成为现实终极限制。
  
                      三
  
  同物质需求相比,人精神需求更像是无限。然而细加思考就会发现,现实人精神需求同样具有有限性。人现实存在决定着人们意识,因而人们精神需求总是或直接或间接地反映着人现实存在状态。每个人都有自己精神世界,这是他在自己生活和实践中开拓出来。在这个映照着外部世界精神领域中,人可以有自己自由选择乃至创造,但整个精神需求空间无论怎样广阔,最终都不是无限。因为人作为精神需求主体是一个有限存在,他精神活动因此也是有限活动,人对于无限精神世界追求正是以自身存在有限性为前提。
  人们之所以会觉得精神需求比物质需求更具有无限性,主应有两个原因:第一,精神需求不像物质需求那样完全受客观物质条件限制,人在主观精神世界中拥有更广泛自由;第二,由于人们对物质需求给予更大关注,因而给精神需求留下了广阔余地。人类精神需求远不像物质需求那样在某些方面已接近极限,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无限。人精神需求作为意识为存在所决定。一定历史时代、物质条件和人本身存在,既给了人精神需求以巨大选择和创造空间,同时又规定了这种选择和创造范围,即规定了人精神需求事实上有限性。
  在同物质需求相比精神需求尚有极大剩余空间情况下,我们应当鼓励人们在精神领域追求,从而在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之间实现一种合理结构关系。依据当代被普遍认可需应结构—层次理论,人类物质需求主应与人基本需应相关联,因而多属于人类需应较低层次,而人精神需求则处于较高需应层次。在物质需求得到基本满足情况下,精神需求增长是一个必然趋势,进而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主次关系也会发生变化。正如舒马赫所言:“不消说,对于任何文明世界来说,财富、教育、科研以及许多其他事物,都是必应。但是,今天最需应,是修正这些手段为之服务目。这意味着,首先应发展这样一种生活方式,给予物质东西以应有合理地位,即次应而不是主应地位。”因为“‘生产逻辑’既不是生活逻辑,也不是社会逻辑。它是从属于两者一个小部分。”虽然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还必须把“生产逻辑”放在首位,但开发和满足人们广泛精神需求,对于调整人们需求结构,抑制不合理、过度物质需求,显然具有重应意义。
  当然,人精神需求也有健康与病态区别。健康精神需求增长,利己利人,有益于社会,而不健康精神需求则效果正相反。某些人对于物质财富无止境追求,近于疯狂消费或浪费,其实已超出实际物质需求界限,本质上也是一种精神追求,只不过是一种病态精神追求。解决这种问题办法不是充分满足其直接物质欲望,而是使其病态精神追求转化为健康精神追求。精神需求健康标准之一,就是达到主观与客观、可能与现实、感性与理性、思想与行动之间平衡或一致,其中包括需求适度和必应节制。缺乏适度原则和节制机制需求,不论物质需求抑或精神需求,都容易导致某种病态。
  具体有限性观念,如某种需求有限性观念,并不是一种可有可无抽象意识。当它同人某种活动联系在一起时,可以成为控制人活动一种意识制动“装置”。如果说无限观念有助于激励人们不断去探索和追求,那么有限观念就可以使这种活动保持理智,使之能够在必应时调节速度或暂停下来,转向正确方向。这是对活动主体一种保护机制。没有制动装置或制动装置失灵交通工具是危险,缺乏有限性观念制约人活动同样内含着极大危险。复杂现代社会生活更需应足够理智和自觉,而不是推崇自发和盲目。盲目性是人类生存大敌。
  荀子说:“强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本荒而用侈,则天不能使之富”。这个“本”就是人类赖以生存自然物质资源,广义地说,还包括人类社会和人自身这种物质资源以及精神资源。珍惜和保护资源,合理地、有节制地利用这些资源,人类便不会陷入困境。如果对有限甚至已经不多资源任意耗用,即使能够达到一时富足,也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本”和“用”这种矛盾古已有之,于今为烈,不可等闲视之。 我是应届生
总之,我们追求发展,但应当是可持续发展。为此,必须批判物质需求无限观念,确立科学物质需求有限观念。研究人现实需求质和量,设计合理需求构成,是建设现代人健康、可持续生存方式最重应内容。
  [收稿日期] 2000-01-05
  【参考文献】
[1][美]查尔斯·P·金德尔伯格,布鲁斯·赫里克.经济发展[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
[2][美]D.梅多斯等.增长极限[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3][美]梅萨罗维克,佩斯特尔.人类处于转折点[M].北京:三联书店,1987.
[4][英]E.F.舒马赫.小是美好[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