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先秦儒家和谐思想看科学发展观的地理学思维

作者:康健

  科学发展观是新阶段指导我们工作的根本观点和基本方法,其关于整体发展、协调发展、和平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思想根植于我国当代经济政治现状,生发于我国传统文化的土壤;先秦儒家和谐思想在很多方面可以为致力于构建“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科学发展观作历史脉络上和文化理论上的注脚,因此在科学发展观的学习和实践过程中也到处可以见到对于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
  科学发展观在很多方面体现了鲜明的中国特色,有着明显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记。先秦儒家和谐思想极为丰富,其(主要代表人物为孔子、孟子、荀子等)表述方式多种多样,如“和而不同”、“和为贵”、“人和”、“和亲”、“和顺”、“和睦”等;概言之,主要包括有:个体自身的和谐、人际关系的和谐、社会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等方面。【郝明朝,2008年】本文主要剖析从先秦儒家和谐思想视野下观看科学发展观的地理学思维,也就是“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这一命题。
  
  一、可持续: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地理学思维
  
  科学发展观要坚持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发展道路,要全力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说到底还是以人为本。“天人合一”的天道观,是儒家人地和谐观的理论基石;人与自然环境和谐发展,是儒家理想的生存追求。在先秦儒家的“天人合一”观点看来,天地和人类是宇宙最基本而且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论语·阳货》),穹苍不言不语,四时经天行地,百物繁茂其间,人类存居之中,用万物之便利,所以要“节用而爱人”(《论语·学而》),要遵从自然规律、节约资源,从而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这体现了科学发展务必要充分考虑到资源和环境的承受能力,要统筹发展自然生态系统和社会经济系统的协调,不能无度地向大自然索取;这种可持续发展的地理学思维在先秦儒家文著里比比皆是,兹举数例:
  1.“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孟子《寡人之于国也》)2.“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故五谷不绝,而百姓有余食也;污池渊沼川泽,谨其时禁,故鱼鳖优多而百姓有余用也;斩伐养长不失其时,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余材也。”(《荀子·王制》)3.“上律天时,下袭水土……辟如四时之错行,如日月之代明,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礼记·中庸》)
  以上诸言,虽则简单朴素,但仍然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存过程中,所遵循的“尊重自然而非践踏自然、保护环境而非迫害环境”的基本的地理学思维,这也使得科学发展观的提出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积淀,又有悠远的群众基础和思想背景。
  
  二、症结:不发展受穷,乱发展受苦,唯科学发展才受惠
  
  人类社会的发展离不开外部的自然环境,曾几何时我们都以为自然资源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是可以无限再生的。但是当人类无度的攫取对自然环境造成了巨大损害时,人类才真正发现:不发展受穷,而乱发展却受苦,容易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周边环境,最后需要再拿十倍的、百倍的资金来弥补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唯有科学发展,才能使人民群众真正收到实惠。经济越发展,“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呼声也就越高,对于科学发展的诉求也就越充分。
  根据汤一介先生的研究,湖北荆门楚简《易经》有“易,所以会天道、人道也。”意思是说:《周易》是研究天道(天的规律)和人道(社会的秩序)会通道理的书。《郭店楚简》有:“知天所为,知人所为,然后知道。知道然后知命。”知道了“天道”(自然运行的规律)和“人道”(人类社会生活的规律),这样才叫做知道“天”和“人”有一个统一的道理,所以建设和谐社会一定要考虑到人和自然的和谐,也就是说很好地保护生态环境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人与地理环境息息相关,人类的产生和发展依赖于地理环境,而人类的出现意味着地理环境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质变过程,从此以后具有能动性的人类成为地理环境演化过程中的主角。在人类历史上,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人类社会生产力的不断提高和人类活动区域的不断扩张,人类迫切地去探讨人类本身于周围地理环境的相互作用,这样人与地理环境的对立统一就经历了一个从“受制于天”到“人定胜天”,再到“天人和谐”的过程。这其中主要是人类活动受到地理过程的滞后效应的影响,或者被动的、或者主动的来认真地对待和处理人与地理环境的对立统一。
  
  三、思路:怎样来发展,靠谁去发展,靠什么发展
  
  无论是社会生产力的提高,综合国力的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和人口素质的提高,还是资源的有效利用、环境和生态的保护,都有赖于经济的发展,但经济的发展成果如何让人类更好地共享,这就牵扯到了科学发展的思路:怎样来发展,靠谁去发展,靠什么发展。“君子之于物也,爱之而弗仁;与民也,仁之而弗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孟子·尽心》)“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孟子·离娄》)“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孟子·尽心》)“钓而不纲,弋而不射宿”(《论语·述而》)“争利如蚤甲,而丧其掌。”(《荀子·大略》)钓鱼不要用网截住水流一网打尽,打猎射鸟时不要射鸟巢,不要为了“跳蚤指甲”般的蝇头小利、眼前利益,而丧失了更大的长期利益和远景利益;这些儒家经典文献都告诉我们不要竭泽而渔、不要焚林而猎,而要恭敬上天、尊重自然规律,这是先秦儒家对动植物永续利用的生态道德和对自然地理环境可持续发展思想的体现。
  从上个世纪末我国政府就已经关注到了正确处理经济建设与人口、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关系的重要性,确立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方针。党的十六大又明确提出“可持续发展能力不断增强,生态环境得到改善,资源利用率显著提高,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推动整个社会走上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的目标。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也指出,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进一步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是缓解人口资源环境压力、实现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根本途径。要加快调整不合理的经济结构,彻底转变粗放型的经济增长方式,使经济增长建立在提高人口素质、高效利用资源、减少环境污染、注重质量效益的基础上。
  
  四、方式:始于新、践于行、富于民、强于国
  
  李约瑟认为,“古代中国人在整个自然界寻求秩序与和谐,并将此视为一切人类关系的理想。”在“天人合一”哲学观下形成的传统儒家和谐思想,让我们深刻认识到,人类必须顺应自然的客观规律,才能达到与自然的和谐。“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孟子·公孙丑》)“川渊深而鱼鳖归之,山林茂而禽兽归之,刑政平而百姓归之,礼义备而君子归之。”(《荀子·致士》)“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荀子·荣辱》)儒家和谐思想也致力于将“天人合一”所代表的人与自然的和谐规则推行到社会发展观中来。
  自然资源只有节约才能长久利用,地理环境只有共同维护才能长治久安。以地理学、训诂学著称的乾嘉学者洪亮吉在其《治平篇》中大声疾呼:“一人之居以供十人已不足,何况供百人乎?一人之食以供十人已不足,何况供百人乎?”温家宝总理也说过,一个很小的问题,乘以13亿人口,都会变成一个大问题;一个很大的总量,除以13亿人口,都会变成一个小数目。
  针对我国人口基数多这一突出问题,要在全社会树立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观念,逐步形成有利于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和消费方式,依靠科技进步推进资源利用方式的根本转变,不断提高自然资源利用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全人类都要充分认识到,良好的自然资源环境是社会生产力持续发展和人类生存质量不断提高的重要基础,保护自然就是保护人类,建设自然就是造福人类。
  时至今日,“绿色”已超越了其自身意义,被人类注入了若干的企盼因素:生态、环保、可持续;而“绿色革命”也经历了从“浅绿色”到“深绿色”的过渡。人们从最初简单的“浅绿色”需求:居住绿地、绿色食品等,到了更深层次的“深绿色”需求:绿色企业、绿色设计、绿色技术、绿色贸易、绿色消费、绿色产业、绿色文化、绿色行动……这场轰轰烈烈的绿色革命,在生态科学、环境科学和地理科学的理论指导下,人类必将更加珍惜并将切实保护自然地理环境,实现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发展、科学发展。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