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困境——爆炸式发展的恶果

喻传赞

  目前人类的生存正面临着巨大的威胁。请看如下事实:
  
  一、“人口爆炸”
  
  人类是在距今一万年前地球转暖后创建文明的,有记载的文明史仅有5000年,估计当时全球人口约1000万,至公元元年为2.5亿,至1600年达5亿,1830年增至10亿,1930年为20亿,1975年至40亿,预计2000年超过60亿。人口增长表明是一条几何级数增长曲线,且已过转折点,现以每35年倍增趋势至2010年可达80亿。
  地球到底能养活多少人?笔者曾从世界淡水资源和食物资源两方面作过估计,全球极限养活人数为100亿,而最佳生存环境需将人口控制在50亿以内,对于我国,极限养活人数为14亿,最佳生存环境应为7亿以内。若我国在2000年将人口控制在12亿,必须年净增率在千分之九以下,而且在2010年达到高峰13亿;若按目前的净增率,2000年将达12.5亿,高峰时可超过14亿。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有所谓“地大物博”“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说法,殊不知,它忽视了两个重要方面:一是地球不能扩大;二是作为维系生命三要素的阳光、空气和水,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二、土地沙漠化
  
  据联合国调查表明,目前沙漠化面积占陆地总面积的16%,还有43%的土地(在64个国家)面临沙漠化的威胁。四大文明古国的发祥地,沙漠化得很厉害,这是过度垦殖后大自然的报复。
  世界森林面积由5000年前的76亿公顷,1860年减至55亿公顷,1975年降到26亿公顷,1986年仅有23亿公顷。现在森林正以每天3万公顷的速度在消失,每年减少1100万公顷。以此速度只需210年就砍光了,届时地球将完全失去“肺”的功能。
  非洲出现了近20年的干旱,撒哈拉大沙漠本世纪以来扩大了70万平方公里,4.5亿非洲居民有1.5亿在挨饿,22000平方公里的乍得湖完全干涸。
  我国两片大的热带雨林——海南岛建国初有1300万亩,覆盖率占23%,1979年为367万亩,覆盖率仅7%;西双版纳1960年有1290万亩,覆盖率为56%,而1982年只有800万亩,占30%,且有逐年减少的趋势。黄河的泥沙含量是世界之最,下游成为著名的地上悬河,渤海也许将于500年后填平消失。昔日丝绸之路上繁华的楼兰古国已成为考古遗址,罗布泊已于1965年干涸,黄河以北的大运河也于1976年后断流停航,土地盐碱化日益严重,全国324个大中城市有180多个缺水,难道这些已经发生和正在进行的事实还不值得深思吗?
  
  三、严重的工业污染
  
  据我国医学界研究表明,80%以上的癌症与环境污染有关。现在地球上的岩石、水、土壤、空气和生命五大圈都已被污染,甚至南极和北极也不能例外。严重的酸雨70年代以每天灭绝一种生物的速度在前进,现在加速至几小时一升。空气中二氧化碳含量不断增高,产生的温室效应到本世纪末将使海平面上升0.4~1.4米,如此下去,100年后,世界所有沿海的大城市都将泡在海水之中。
  现在化学制品已超过500万种,并以每年2000种新产品的速度在增加。1985年印度博帕尔市的联合碳化物公司生产的多氯联苯毒气泄漏,造成2500人死亡,10万人中毒。1986年瑞士三多士农药厂起火,大量农药和18吨汞流入莱茵河,使这条号称欧洲生命线的河流受到严重污染。
  现在,噪声、放射性、垃圾、重金属、农药、石油等污染比比皆是,使大片森林枯死,海洋生物大量减少,就连文物古迹也不能幸免于难。
  
  四、核大战
  
  美国和前苏联两国拥有的核武器折合TNT当量,按世界人口平均,每人达数十吨,即可以毁灭地球若干次。自1945年爆炸原子弹以来,共在地球上试验核武器超过1500次,其中在大气层中爆炸约500次。1962年由于在大气层中爆炸了高吨位的氢弹和原子弹后,使当年大气层中放射性,14C的含量猛增一倍,1963年后核试验转入地下。
  据在广岛长崎对距爆心附近的植物研究表明,染色体畸变最严重,像羊齿类植物等都长不大。美科学家推测在发生核大战后,首先在地球上燃起森林大火,烟雾弥漫,产生持续数年的核冬天,即使幸存者也将冻饿而死。美国和前苏联两国均意识到打一场核大战的后果,于是美国搞星球大战计划,企图占领外层空间的制空权,前苏联则发展粒子束武器和空间站,军备竞赛愈演愈烈。
  
  五、天文因素。这是人类尚无法控制的灾变。
  
  (1)超新星爆发:有史记载的超新星爆发为9次,平均每300年一次,每次地球都伴随有明显降温。这9次距地球都大于5000光年;若产生一次1000光年距离的超新星爆发,对地球的影响是巨大的,但这种几率微乎其微。现距最后的一次超新星爆发已过去300多年了,何时爆发目前尚难预测。
  (2)磁极倒转:地磁场每50—100万年要倒转一次,根据人造卫星测量表明,大约再过1e00年后地磁场将消失,地球将失去磁层、辐射带和电离层的保护,气候会出现较大异常,宇宙射线可以直接进入地球,人类将面临一场灾难。
  (3)小行星或彗星与地球发生碰撞:研究地质历史时期,发现有约2600万年的生物灭绝周期,坠入地球的陨石和微彗星年年皆有,问题是若有一颗直径10公里左右的小行星或彗星和地球发生碰撞,后果与一场核大战相似,不幸者被灭绝了,幸存者得到了更有利的发展,这种几率需几千万年才会碰上一次。
  至于地球上大的造山运动和大冰期则需上亿年才会发生一次,但从来都并未造成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完全灭绝,因此,具有高度文明的当代人是完全可以渡过的。
  只要人类不造成一个自我毁灭的环境,人类是不易灭绝的。但是由于人类自身繁衍过快,这种危险是存在的。且看由于人口过度增长而带来的四大危机。
  (一)水源危机:每个地区能生活多少人,主要是由水源决定的,历史上由于缺水而导致一个城堡、一个民族毁灭的例子不少。据估测,全球有水140亿亿吨,海水占97%,冰川水占2%,地下淡水占0.76%。世界年降水量共570万亿吨,陆地为170万亿吨,有众多的动植物生命需要水,其中河水年径流量为47万亿吨,因此能供给人类生存用水的上限量为50万亿吨,即目前每人平均可分享1万吨水。若按较科学的食物水平,每人每天吃粮食0.5斤、水果0.5斤、蔬菜1斤(按1:100需水量计算),食用肉蛋鱼奶共1斤(按1:30000计算),则年需水量每人为6000吨,则用于工业和个人饮用及卫生的水量每人年均仅4000吨了,这并不足一个富裕的数字,而且分配各地差别是很大的,这里仅作平均而粗略的估计。
  当今世界多数用水极不合理,浪费太大。每年工业废水2万亿吨排入河湖中,造成15万亿吨水质污染,占河水径流量的l/3。加之粪便等污物大都排入江河,水质污染是非常严重的。有的国家人们喜欢饮用矿泉水,且把食用水与非饮用水严格分开。
  我国人口密度是世界平均的4倍,用水问题也相当严重。比如上海需铺设专用管道至长江中取水饮用,华北平原表层地下水苦涩,盐碱度很高,特别是氟含量过高。
  (二)食物危机:目前全人类花了极大的努力,年产粮食不足20亿吨,这仅能维持50亿人口的基本温饱。人们企图得到更多的粮食,就得毁林开荒、围湖造田,却又破坏了生态平衡,造成恶性循环。向海洋索取动物蛋白,可是现年海洋捕捞量超过1亿吨,已超过了海洋生物的承受能力,加之海洋受到污染,名贵鱼产量逐年下降,多种鲸类数量已屈指可数,濒临灭绝的境地。
  (三)资源危机:笔者认为不存在能源危机。人类当前所用能源的总和,尚不到大阳给予地球能量的万分之一。但是地球的资源却很有限,所谓的“能源危机”实则是化石燃料一一石油和煤的资源危机。另外如铁、铜等矿产资源,仅能供人类开采100年即告枯竭,当然还可回收再用,故要珍惜资源。
  (四)生态危机:人们应当作一番深刻反思的时候到了。人类是否在创造物质文明的同时制造了一个不适于人类生存的环境?是否由于人类自身繁衍过度而使整个自然生态链中的主环失去平衡而造成的?虽然人是万物之灵,主宰着世界,但是“物极必反”的法则同样适用于人类,当世界上大多数物种濒于灭绝时,人类也不能幸免。
  在科学发达进入信息社会的今天,人们可以预见未来,控制未来,认识到我们共同生存的地方只有一个地球,应该争取一个美好的生存环境。
  现在,归根结蒂就是如何控制人口的过多繁衍的问题。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