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就是肆虐地球生命体的恶性肿瘤组织?

作者 冥思特

  前言
  地球是一个生命母体,她孕育着万物。然而,这个生命体正遭受“癌组织”的肆意攻击,使她心力衰竭、朝不保夕,这个“癌组织”不是别人,正是人类自己。可悲的是,人类在艰辛攻克癌症这个顽症的同时,自己却成了危害、蚕食地球生命体的癌组织!
  对人类来讲,究竟金钱重要还是生存环境重要?中国最早的货币是一种由天然海贝加工而成的贝类货币,出土于河南殷墟妇好墓等地,年代为公元前19至16世纪,距今约3500年。中国是世界上使用货币最早的国家之一,据史料记载,人类使用货币大概5000年的历史。然而,人类历史有多长呢?最近,由法国和加拿大等国考古学家组成的一个科研小组在中部非洲国家乍得发掘出一个完整的迄今为止最早的人类头盖骨化石。(埃塞俄比亚境内发现了一具距今330万年的幼年女性古人类化石。国内巫山发现的我国最早古人类化石,距今204万)国际考古学界的权威专家普遍认为,这一重大发现,将把“从猿到人”的时间上溯到距今600万至700万年前,远远超过人们此前判断的时间。那么,我们可以粗略的对比一下,就算(迄今为止,在没有更新的人类化石出土情况下)人类存在的历史700万年,货币使用的历史只有5000年。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在没有货币的古代人类还是照样能够生存下来,而且生存了700万年。可是,没有了生存环境的人类还能继续繁衍和生存吗?从英国工业革命到现在,短短的两百多年人们在追求金钱的过程当中就把几百万年人类的生活环境破坏得惨不忍睹,水污染,空气污染,食品污染以及土壤污染几乎让人类看到了自己的尽头。因此,哪一个更重要,答案是不言而喻的。那么,为什么环保的力量与金钱的力量相比较是那么地微弱,是那么微不足道,是那么不堪一击呢,是那么悲情呢?
  癌基因
  机体的每个细胞都有一个细胞核,它与细胞在结构上象桃子与桃核。人体细胞的核内有23对染色体,染色体是遗传物质的载体。每条染色体是由一个呈双螺旋结构的DNA分子构成。DNA是生命的遗传物质,而基因是DNA分子上携带的一定遗传信息的特区段。每条DNA由上千个基因构成,一个细胞有5万个基因,生命的各种功能是由基因来控制的。有一种基因本身具有双重性。这种基因在人的生长发育过程中起过好的作用。但在人体出生后的生命过程中,一旦遇到致癌因素,而产生有害蛋白质,改变细胞性质,使细胞无限制的增殖,发生癌变。这种基因叫作癌基因。
  当胎儿还在母体肚腹内时,看起来就是一个球体,地球也是一个球形生命体,两者之间也有许多相似之处。
  地球同样是一个有生命的机体,高高的山脉如同人体的骨骼,澎湃的河流如同人体的血管,森林植被如同人体的皮肤,石油、天然气如同人体体内液体和精气……。
  既然地球是一个有生命的机体,那么如今的人类是什么呢?单个的人就是这个机体上的癌细胞,整个人类社会就是癌症组织!数百万年的人类史就要毁之一旦,“一旦”是多少时间?就是英国工业革命后的几百年,英国就是地球癌症的原发地。人类这个物种,从其起源之时,也就是700百万年之前,体内就具备“癌基因”,在工业革命前的700万年的历史长河中,人类也属于地球上的正常细胞,在地球机体的生长发育过程中也起过积极的作用。 在数百万年里,人这种含有“癌基因”的“细胞”和地球上其它“正常细胞”,即其它生物一起和平相处、相安无事。不幸的是,从始于十五世纪晚期的“圈地运动”开始,到十八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国工业革命,这一时期对人类来讲有两百多年的时间,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漫长过程,但从人类数百万年发展的宏观上来看却是一个“基因突变”的短暂过程。工业革命可以看作是一个分水岭、一个界限。工业革命激活了人这种“癌基因”,也就是说,人类发展到这时才产生了真正的“基因突变”。从此时开始,含有“癌基因”“地球细胞”的人开始迅速转化为“癌细胞”,人类社会也随之转化为地球上的“癌组织”。需要提及的是,货币在“基因突变”的过程当中扮演着一种不可替代的角色,起着催化的作用。
  城市是地球上的肿瘤,工业革命以前的城市可以算作是“良性肿瘤”,之后的城市就变成了“恶性肿瘤”,快速扩展。
  1765年哈格里夫斯第一台珍妮纺纱机的发明就预示着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了,一切邪恶蜂拥而出。第一大邪恶就是人类的贪欲,由于人类贪欲无限膨胀而造成了整个地球机体由于人类的活动而面临着生态的巨大灾难,从此人类社会这个“癌组织”不断蔓延,恶性发展,吞噬地球上的“正常细胞”,摧残、消耗地球这个生命体……。
  珍妮纺纱机的发明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块,第二块骨牌是1785年卡特莱特的水利织布机、第三块是同年瓦特的改良蒸汽机……,引起了各行各业规模逐渐增大、迄今仍未停止、而且愈演愈烈的连锁反应,多米诺骨牌效应有可能毁掉整个世界!
  (参考摘录:“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家A.怀特海德曾经制用了一组骨牌,共13张。第一张最小,长9.53mm,宽4.76mm,厚1.19mm,还不如小手指甲大。以后每张体扩大1.5倍,这个数据是按照一张骨牌倒下时能推倒一张1.5倍体积的骨牌而选定的。最大的第13张长61mm,宽30.5mm,厚7.6mm,牌面大小接近于扑克牌,厚度相当于扑克牌的20倍。把这套骨牌按适当间距排好,轻轻推倒第一张,必然会波及到第13张。第13张骨牌倒下时释放的能量比第一张牌倒下时整整要扩大20多亿倍。因为多米诺骨牌效应的能量是按几何级数形式增长的。若推倒第一张骨牌要用0.024微焦,倒下的第13张骨牌释放的能量达到51焦。可见多米诺骨牌效应产生的能量的确令人瞠目。 不过A.怀德特毕竟没有制作第32张骨牌,因为它将高达415m,两倍于纽约帝国大厦。如果真有人制作了这样的一套骨牌,那摩天大厦就会在一指之力下被轰然推倒。”)
  如果把人体上的癌细胞和地球机体上的“癌细胞”---人类的特点加以对比,您将会发现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癌细胞无论从形态结构、代谢特点,还是生长方式来说,都和正常细胞有较大的差别,具体表现如下:
  (1)形态结构不同 正常情况下,来自同一组织的细胞大小、形态基本一致,癌细胞一般比相应的正常细胞大,而且癌细胞相互之间的大小形态也很不一致,有时出现体积很大“瘤巨细胞”。
  细胞都含有细胞核和细胞浆。正常情况下,大多数细胞只有一个细胞核,细胞核与细胞浆也有一定比例。癌细胸的细胞核体积增大,形态也不一致,并可出现巨核、双核、多核或异形核,癌细胞细胞浆的质和量也与正常细胞有所差别。
  人是由高度发达的古猿进化而来,贪欲之心原本与其它动物相差无几。这种古猿一直就带有“癌基因”。细胞在癌变之前和正常细胞没有多大的差别。可是一旦被激活后,其形态也随之变化。细胞核体积也增大。对于“地球细胞”---人来讲,这个“核”就是人的贪欲之心。(使用货币后到工业革命前这一段历史时期,人的贪欲比一般动物稍大了)工业革命激活了“地球细胞”的“核”,也就是贪欲之心被激活了。这时的“贪欲”就变得无限膨胀,无穷无尽了。一般动植物可没有这么大的“核”,这时“地球细胞”---人的“核”就可能是“巨核”、“双核”、“多核”或“异形核”(变态的贪欲)。这种“核”可以发生“核裂变”或“核聚变”,瞬间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2)细胞代谢不同,任何活细胞都要进行新陈代谢(包括蛋白质、糖、酶以及遗传物质核酸的代谢)以维持细胞的生命。癌细胞也是一种活细胞,其代谢特点与正常组织细胞相比,有很大差别。表现为组成细胞基本结构的物质如蛋白质、核酸等的合成异常旺盛,相反其分解代谢则显著降低,以至合成和分解代谢的平衡失调。
癌细胞代谢增强也是癌症对人体危害的原因之一。比如,癌组织的蛋白质代谢旺盛,尤其是蛋白质合成大大增强,甚至夺取正常组织的蛋白质分解产物以合成癌组织本身所需要的蛋白质,结果可使癌症病人处于严重消耗的恶病质状态。
  人类科学发展也是属于“合成”和分解代谢失衡,繁衍异常旺盛,这种旺盛繁衍就好比癌细胞中的“合成异常旺盛”一样,相反也一样人的“分解代谢”(即自然减员)显著降低。人类这个“癌组织”的“蛋白质合成超强”甚至夺取其它正常生物的栖息地,比如热带雨林等、山区、湿地、荒漠、湖泊、大海等变成自己的领地、定居点。人类不甘寂寞,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地搞大中小型工程。过去称之为“圈地运动”,对地球本身和地球上生活的其它生物来讲实际为“癌化运动”,“城市肿瘤”无限扩大,遍及全球。城市化和全球化进程就是“癌细胞”在地球上的不断扩散过程,就是“癌组织”的吞噬过程,全球化就是全球“全球癌化”。两百年前始于英国的“圈地运动”至今不但没有结束,而且还全球开花。
  地球上和各种生物赖以生存的水源、空气、石油、天然气、煤矿等矿产,以及能够生长农作物的土壤都在加深遭受消耗和侵袭,“地球癌组织”使地球这个生命体变得满目疮痍处于严重消耗的恶病质状态……。
  (3)细胞生长方式不同与正常细胞相比,癌细胞的生长有两大特点。
  首先是癌细胞生长的自主性。人工培养细胞时发现,当正常细胞在分裂繁殖过程中与周围细胞相接触时就停止分裂,这种现象叫作细胞增生的“接触性抑制”,它能抑制细胞的过度增生。癌细胞在不同程度上脱离了机体的控制,往往表现为不间断的生长繁殖和分化不良,这种特征称为癌细胞的“自主性”或“自主性生长”。在癌症发展过程中,“自主性”总是越来越大,生长越快,发展也越快。
  癌细胞生长的第二个特点是浸润性和转移。这是区分良、恶性肿瘤的主要特点,只有恶性肿瘤才有浸润性和转移。正常细胞因为彼此间存在一定的粘着力,限制了细胞向附近和远处的扩散;而癌细胞表面可以发生一系列变化,使细胞间粘着性降低,癌细胞容易脱落、溶解和侵入周围组织,或侵入血液、淋巴组织,并通过血液和淋巴液的循环,播散到身体的其他部分,造成癌症的扩散和转移。.
  工业革命之前的人类属于地球上的“正常细胞”,也具有“接触性抑制”的特点,这一历史时期基本能和其它生物界和平相处。工业革命后由于贪欲等被激活了,“粘着性”降低,人性的特点更多地凸显了“生长的自主性”。其它动植物形成一种生物链、食物链,能够相互制约,能够抑制繁衍,而人却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地球机体的控制,不断增长、繁殖和分化不良,这就是人的“自主性”和“自主性生长”,而且愈演愈烈。
  人这个“地球癌细胞”的侵润性同样是明显的。有时,人和其它生物的居住区并没有明确的界限,相互渗透。经常和“正常细胞”混杂在一起。“癌化了的人”和“非癌化的人”以及和其他“正常细胞”难以区分。癌细胞可以通过血液循环播散到身体的其他部分,对人而言就是通过航海、或内陆河道以及大陆上的路径扩散到全球的任何角落。所谓“癌化了的人”和“非癌化的人”可以这样理解:贪欲被激活了的人被称之为“癌化人”,反正,贪欲没有被激活的人叫“非癌化人”。例如:具有四千多年历史的爱斯基摩人。在16世纪西方持枪狩猎者发现他们之前,生活在北极区的爱斯基摩人没有货币,没有商品,没有文字,甚至连金属都很少见,是一种全封闭式的自给自足自然经济,如同人类历史上的新石器时代。这段历史阶段的爱斯基摩人就没有“癌化”。被发现之后,毛皮商人、捕鲸者、传教士们接蹬而至。这一时期就是“癌化”或“基因突变”过程。假如真有神农架野人和喜马拉雅山雪人的话,他们才算得上地球上的“正常细胞”。
  据报道:“1980年,爱斯基摩人代表大会在格陵兰的哥德霍普召开,决定成立泛爱斯基摩联盟。该组织向全世界郑重声明,爱斯基摩人对北极圈沿海地区的一切自然资源拥有不容争辩的主权。今后无论是美国、加拿大还是丹麦,如果想要开发或利用北极地区的石油、矿产或其他自然资源,必须征得爱斯基摩人的同意并签署有关协议,否则任何人都无权在这块原本属于爱斯基摩人的土地上进行开发活动。”这一时期,爱斯基摩人蒙醒了主人翁意识,也就在现代文明的极度污染下产生了彻底的质变,这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十年。由此看来,与其说爱斯基摩人蒙醒了主权意识,倒不如说爱斯基摩人身上的细胞的“癌基因”被激活了。
  从全球来看,走工业化道路是许多民族的无奈选择,比如中华民族,原本是一种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这种经济实际上是相当环境友好的经济。然而,作为地球“正常细胞组织”的中华民族却被多个已经“癌化细胞组织”的肆意攻击,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始,中国就遭受“癌化细胞组织”的侵袭,差一点就把中华民族这个“正常细胞组织”给侵吞掉从而“合成”他们的“癌细胞组织”。为了能够与多个“癌细胞组织”,抗衡,不至于被“合成”掉。中国的内部于是就开始了变化,由此产生了戊戌变法等运动。这个运动的开始就标志着中国这个作为地球上“庞大的正常细胞组织”在开始走上“癌化”的道路。
  正常细胞组织无法和癌化细胞组织抗衡,这就是中国为什么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的一百多年里屡战屡败的原因,不应归咎于清政府的腐败和无能。要想战胜“癌化组织”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是设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自己也“癌化”,这样才具有极强的攻击性,才能释放出足够的能量来战胜其他“癌化组织”,这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直到某一天,足以和帝国主义列强抗衡的时候实际自己大体上已经被“癌化”了。
  “转移”这个特征在人身上的表现就是其移民性,人类还是地球上“正常细胞组织”时也有这个特征,但并不十分明显。“癌化”后便突飞猛进、贪得无厌。
  有专家认为,现在的匈牙利人就是亚洲匈奴人的后代。(虽有争议,仅供参考)爱斯基摩人最早也是从亚洲经过两次大迁徙进入北极地区的。北美和澳洲移民是家喻户晓,众所周知的事了。当代的移民活动更是层出不穷,什么投资移民、技术移民等五花八门,对人类来讲这叫移民,这种特性对癌细胞来讲就是转移。
  在人这个“地球癌细胞”的发展过程中,“自主性”也总是越来越大,生长越快,发展也越快。尤其是人类科技的进步导致生态环境的退步,这种现象是成反比的。最近两百年以来,使其增生呈加速度发展。
  (4) 癌细胞的遗传特征:遗传癌细胞能把它的自主性、浸润性和转移的特性遗传给后代细胞,使新繁殖出来的癌细胞具备同样的特点,所以癌肿可以不断扩大甚至广泛播散,并且永远保持癌细胞的恶性特征。
  人之初,性本贪。这个贪就是遗传而来的自利性,它就是一种生物性。人类的贪婪就致使自主性增强。而就人本身而言,受现代文明熏陶的人实际上已经是被“癌化”了的“细胞”。侵润性和转移(移民)的特征都可以遗传或教育途径继承下来,使后代具备同样的特点,甚至变本加厉,所以(工业革命后)人的定居点在不断扩大甚至广泛播散,呈放射状,并且永远保持“癌细胞的恶性”特征。因此,人总是想有所作为,这种强烈的欲望实质上就属于恶性肿瘤细胞特性,人类最大的敌人就是人类自己。
  试想一下,要是地球上多几个像威廉.伦琴,居里夫妇及爱因斯坦这样的科学家,这个地球还有救吗?(根据他们的理论造出了原子弹)还能维持到现在吗?恐怕早就被毁掉了!小小寰球实在是承载不了这么多科学家! 如果再出现类似的人才,还会制造出什么弹可真是说不清楚,只有一种是清楚的,那就是“完蛋”!
  个体的人---这种“癌细胞”活性一般都很强,总想搞些什么新花样出来,人们把它做事业心,地球的大环境恰好就是被这事业心给毁坏了。要求环保的人可以算作“惰性细胞”,令人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的“活性”太强,只有极少数人是惰性的,这就难怪人对环境的破坏性远远大于对环境的友好性。
  这里,还不得不特别补充的是幸福指数的问题。人类在英国工业革命后不择手段、不惜性命地追求金钱和财富,达到目的后是否幸福指数就比原来高得多?幸福感要强得多?以下是一段摘录:
  “许多人为自己不能像百万富翁那样享受生活而遗憾。财富真的能够给人幸福吗?经济学家对此早有研究:虽然财富可以带给人幸福感,但并不代表财富越多人越快乐。研究表明,一旦人的基本生存需要,如衣食住行得到满足后,那么,每一元财富的增加对快乐本身都不再具有任何特别意义。例如日本1960年还是一个穷国,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它的人均收入翻了4番,一下子就站在了最富裕的工业化国家先列。然而日本1987年人均幸福指数报告的平均水平不比1960年更高,他们比过去有更多的洗衣机、小汽车、照相机和其他物质享受,但是这并没有显著增加幸福的感觉。显然财富并没有给人们带来足够的快乐,实际上,人们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整天奔波,比以前更加忙碌了,生活压力更重了。”
  管中窥豹,略见一斑。这类例子可以信手拈来、数不胜数。从以上的例子就可以看出,人并非财富越多越幸福。所以,人类毁坏生态环境的自杀式发展,既损“人”(指人类以外的生物界)又不利己,最终就像人体上的恶性肿瘤组织一样,把人体消耗殆尽后自己生存的条件也随之失去。
  现有的人类社会制度无论是专制制度还是民主制度都无法遏制人类对地球这个生命体的蚕食及摧残。由于人的自利性,组成的任何团体组织以及形成的民族、国家、国际组织都具有自利这个特征,所以人类自己本身无法抑制自己,人类脱离了大自然生物链的制约后,如同恶性肿瘤细胞组织,其破坏性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人类社会的经济增长意味着什么?它的运行是与人类和其它生物赖以生存空间的毁坏程度成正比的。也就是说,发展越快,毁坏就越快,经济运行保持原有的水平并非说明没有毁坏环境,而是毁坏的速度保持不变,没有进一步加强而已。或许有人会说,美国、日本等国经济发展好,在保护本国的自然资源方面也做得很好,如保护本国的森林不受砍伐,保护矿藏不少被开采。实际情况怎样呢?这类国家在大量购买发展中国家的木材、矿产资源等用以保持和增强本国的经济发展,把一些高污染的企业通过合资的方式建到第三世界。这是在转嫁危机,这也属恶性肿瘤的一种表现,只是所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
  由于人类的自利性,导致社会制度注重自身的社会问题,而轻视环境问题。换句话说,人类是把自身的社会问题、经济增长问题以及自身所谓安全问题放到了至高无上的位置,成了主要矛盾,这就是人类不顾与整个大自然和谐只顾自己所谓发展最终摧毁自己能够生存最起码的条件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后语
  (人类存在)7000000年:(使用货币)5000年:(英国工业革命后)200年----500年?
  生存环境问题触目惊心:
  臭氧层空洞扩大,温室效应,酸雨,酸雾,
  雪线上升,冰川消融,湖泊干枯,海洋污染,江河断流。
  水源污染,空气污染,食品污染,土壤污染,放射性污染,噪声污染,光污染,
  海平面上升,森林消失,物种加速灭绝。
  转基因技术、克隆技术再添新乱,
  转基因有可能把禽流感转成兽流感或人流感,
  克隆技术可能把人兽混杂,真假难辨……。
  人类有能力毁掉自己以及其它生物的生存环境,却没有能力恢复这个环境!
  是宿命还是偶然?人类究竟还能苟延残喘多少年?
  该篇文章不一定能被同时代的人接受,可能会遭到冷遇或非议。即使是这样,笔者也很坦然和坦然。因为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并非为了名利,而只是试图揭示一个自然现象。即使现在不被理解,但笔者坚信,终有一天,人们会对此进行反思的,只怕那时已经为时过晚。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