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岛的悲剧——谁砍倒了岛上的最后一棵树

探索·发现

  这几天在看到一些关于人与自然的关系的讨论。在这方面复活节岛的故事是一个很发人深省的例子。
  很早就听说过复活节岛,但是只知道岛上有不知如何建成的神秘石像,有很多人认为是外星人建造的。前不久偶尔读到了复活节岛的真正故事。才知道这是一个比外星人传说有趣和深刻得多的生态悲剧。复活节岛位于南太平洋,它是地球上人类居住过的最与外界隔离的地方,东边离南美洲有3700公里。此外离它最近的有人住过的太平洋岛屿也在1800公里开外。1722年荷兰海员在复活节这天发现了这个小岛,因此命名为复活节岛。它只有约160平方公里大,当时有大约一两千居民,他们处于石器时代,靠种植红薯芋头等为生。早期从外界来到岛上的人,首先注意到和感到震惊的一定是岛上巨大的人形石像,它们遍布整个岛屿,为数共有近千。中等大的有4米高,15吨重,最大的有21米高,180吨重。其他一些奇怪的现象是,岛上没有一棵树,因此居民也无法造船出海。岛上没有大的动物。因为没有树,连鸟也很少,唯一多的动物是鸡。对此情景,人们实在无法想象这么多巨大的石像是怎么建成的,也难怪外星人的理论会出现。
  后来的地质和考古发现告诉我们一个令人扼腕的悲剧故事。现在基本公认的复活节岛历史是这样:在约AD400年,一些其他太平洋岛屿的居民经过长期漂流,乘着大独木舟来到了复活节岛。最初的居民估计不到100人。那时候复活节岛上是遍布着高大的树木的。因为复活节岛离其他所有的地方都这么远,在随后1300年中,居民们和外界都没有接触。但是复活节岛仿佛是个小小的天堂,提供了人们生息繁衍所需的一切。当时他们能够出海捕鱼,也有很多禽鸟可食。这个小小的文明于是不断成长,也发展出组织严密的多级社会,宗教和一种独特的象形文字。人口最多的时候可能达到过7-8千或1-2万(专家们有不同的观点)。岛上的石像代表氏族的首领和祖先,是复活节岛早期宗教的中心。最初的石像不很大,到了后期,可能是各个氏族相互竞争,石像越造越大。我们现在很难想象当时的人们是怎么移动和树立起这么大的石像的,这也是复活节岛考古长期以来的一个最引人入胜的课题。近来有人做过实地实验,发现用当时具备的工具,人们确实是做得到的,但是需要很多人力,和很多树。相对于岛上很有限的资源来说,造这些石像的代价是非常高昂的。随着人口和石像数目的不断增长,岛上的主要自然资源–树木–不断减少。终于,到了约AD1600,岛上的最后一棵树也倒下了。树木的绝迹导致水土流失和其他农作物减产,工具退步,燃料不足,鸟类不能寄居,人们不能造船出海捕鱼。于是岛上的文明一下子到了崩溃边缘,人口锐减,氏族之间相互战争,甚至有人吃人的现象。而且,因为没有办法造船,人们即使想再象祖先那样冒险远航也不可能了,他们只能在这个小岛上挣扎。我们可以想象这是怎么样的一幅绝望的人间地狱图景。岛上的人口最低时下降到了可能只有几百人,整个社会发生了根本变化。对宏伟的石像的崇拜已成过去,幸存的居民们开始改信一种基于鸟类崇拜的宗教。可能是厌倦了动荡时期的自相残杀吧,在这种宗教下决定岛屿首领的方式是一种很奇怪的但是和平的竞争:每年春天各家族推选一人,比赛谁能最先游到复活节岛外的一个更小的岛上,取回当年的第一颗鸟蛋。比起硕大无当的石像或我们这个文明世界经历过的核子和太空竞赛,这种竞赛或许得算是很聪明的,但是我禁不住从它感到一种悲哀的无奈和,渺小。
  复活节岛的生态悲剧之后是一段更为悲惨和丑恶的人为悲剧。在1722年荷兰海员来到复活节岛的时候,在新的环境下,岛上的元气已略为恢复,人口又开始回升。但是后来,西方人重新光临复活节,掠夺了岛上唯一对他们还有些价值的资源–人口。居民多数被运到南美卖作奴隶,剩下的人也因为传染病死亡怠尽。之后传教仕们来拯救苦难的岛民,又把岛上的文化遗迹破坏怠尽,尤其是复活节岛独特的象形文字,因为只留下很少的记录,至今未被解读。有的学者认为现在已经无法找到一个纯正血统的复活节岛原住民。岛上的文化传承如历史,文字,宗教和传说基本上是全都失落了。现在我们知道的事多是根据遗迹,地质发掘和早期来过复活节岛的西方人的记录推断的。
  从一个关于复活节岛的网页读到过一段很有震撼力的话:“想象一下是谁砍倒了岛上的最后一棵树。这个岛是这么小,在一个晴天,从岛上的火山上,他可以把全岛看得清清楚楚。他应该知道这是最后一棵树,他当然应该知道这最后一棵树的倒下对他和全岛人的后果,他应该感到很害怕。可他还是挥动手中的石斧,砍倒了这棵树。”
  最后一棵树的命运是整个复活节岛悲剧的缩影。我可以想出几种可能:或许最后一棵树的确不是人砍倒的; 或许当岛上还剩一小片树林时,人们意识到了即将来临的灾难,但是为时已晚,岛上生态遭到的破坏已经太深,这一小片树林没能存活。又或许砍倒最后一棵树的人就是没有意识到这是最后一棵。复活节岛虽小,据考证也分为十几个氏族,他们时而相互争战。这个人或许就是不知道岛上其他地方的情况,以为总还能找到下一片树林。更有可能的情况是,这个人的确知道这大约是最后一棵树,但是他需要这棵树来生存,他管不了那么多; 他觉得即使他不砍别人也会砍,这棵树已经注定要倒。
  复活节岛上发生过的这些事,在整个地球范围内也都有可能发生,只是时空尺度更大,资源结构更复杂。我们或许就正在砍着最后几棵树。现在是不是已经太晚了呢?希望还不是。我们是不是看到了可能来临的灾难呢?至少我们是在小心地看了,也有很好的能力,把我们居住的这个小小星球看得相当清楚。但是我觉得最大的危险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或许有能力看到和认识到即将来临的环境灾难,却未必能控制我们的群体行为,来避免这种灾难。因为我们分为小群,相互争斗。我们每个人,每个民族,国家,首先需要生存。我们面临的争斗经常是你死我活,让我们管不了那么多。我们的问题也不是现代科学让人的力量太大了。复活节岛始终处在石器时代,但最终也面临资源耗尽。他们如果不造石像,可能会持续得久一些,但是最后一棵树多半还是有一天会倒。一个技术不发达,通讯观测思考能力弱的社会,群体自律的能力一定是弱的。一个这些能力强的社会,有可能因为内部争斗而同样没有群体自律能力。但是如果他们能认识到这个问题,至少还有解决它的基本能力。所以我认为,只是主张被动地尽量不触动自然不能解决环境问题。人类作为自然的一部分存在,和自然的其他部分发生相互影响是免不了的。一个低技术的人类最终也还是可能对自然造成毁灭性破坏,而科技和自律可能是我们避免这一命运的唯一出路。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