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崩溃的原因——复活节岛的启示

来源:新京报 2008-5-12

  普利策奖得主贾雷德·戴蒙德2005年流行全球的作品《崩溃》最近有了中文版。从生物学家的身份出发,戴蒙德以科学方式对人类历史的潮汐进行研究,发出人类社会可能面临崩溃的惊人警告,他打破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界限的研究方式也令人瞩目。过去几年,他的研究已经在学术界产生诸多影响,而他本人则通过与政府和大企业的合作,不断为改善环境作出努力。现在,《崩溃》的中文版同样在中国学界引起了重视,人们希望它能对当下中国的环境等问题产生积极作用。
  戴蒙德通过分析历史,得出关于社会崩溃的五点原因框架:生态破坏、气候变更、强邻在侧、友邦失势,以及最重要的,社会如何回应包括生态环境在内的问题。很明显,五点框架中的前4个原因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社会本身,但第五点则牢牢把握在人类社会手里。下面就是他对两个人类局部社会的分析。
  复活节岛的例子
  复活节岛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以残缺的巨大石像知名——12吨重的巨石放在几十吨重、数十英尺高的石像头上,显然是某种人类文明的遗存,而现在,这个岛已经成为不毛之地,连一棵大树都没有。
  根据岛上沉积物中的花粉和坚果化石证据,科学家推测:很久以前,岛上曾有巨大的棕榈树。这些棕榈树,曾与岛上的其他植物一起,共同组起了一片繁郁茂密的森林。后来为了彰显部落的权威,部落首领砍伐森林,运输巨石,建造石像。森林越来越少,水土流失就开始严重,而复活节岛的独特气候更加重了这种影响,最后饥荒发生,社会最终崩溃。戴蒙德认为,复活节岛的故事是孤岛上的社会从诞生到繁盛再到衰亡的一个缩影,是今天全球化后地球村的一个隐喻。这个隐喻的核心在于:面对变化,人们没有察觉危机。
  维京人的例子
  和复活节岛不同,维京人的问题在于固守价值观。他们带着自己不列颠式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来到了冰岛,仍然坚持昔日的生活方式,坚决不向冰岛上的原住民学习,一意孤行地坚持走农耕路线:放羊养牛,夏天割干草,冬天发愁牲畜的草料;春天里,还要把虚弱的牛抬出牛棚以接受日照和风的滋养。终于造成了水土流失,严重破坏了自己赖以生存的环境资源。
  除了价值观,维京社会的崩溃与其权力分配有关,这种权力分配令这个社会坚决地拒绝创新——曾有很多方法可以改变维京人的状况,比如,向因纽特人学习或发明新的造船方式和狩猎技能。但这些创新会威胁到首领的权力、声望和特权利益,所以得不到支持。维京社会最终频临崩溃时,首领们发现自己孑然一身,没有任何追随者,“特权赐予他们的最后一项权利就是成为最后一个饿死的人。”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