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问答——略论中国文化

网友

 问:中国文化这棵“千年老树”死亡了吗?
 答:否!狮子睡着了,被狼咬了一口。现在醒了,但伤口还没好,只有让豺狼当道。中国文化是一个独立的体系,不会被西方文化取代。
 问:“千年老树”还有生命力吗?
 答:有!中国文化从根源上来说,是一个开放体系,是一个可以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体系。
 问:中国文化衰落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答:正是对自己文化没有真正的理解,真正的发展。具体来说就是中庸的思想,仁义的思想,以及易经的思想等等。
 问:难道完全复古就可以了吗?
 答:否。不是简单意义的复古,而是从西方文明的“镜子”中反照自己,看看自己的“传家宝”是什么?然后再拿出来发扬光大。
 问:这么说,你完全肯定自己,完全否定西方文明吗?
 答:否。前面说过,中国文明是开放体系,并不否定西方文明。西方科学、民主的思想,已经开花结果。而在中国文化的“千年古树”上,只是两个芽,没有生长。有一点特别重要,中华文化在理论上、玄义上是包容西方文化的,从根本上讲,并没有排斥,可以相容。我说的“两个芽”,说明有种子,有基础,只是没有生长而已。
 问:中国文化如何发展呢?
 答:继承和发展,融合西方文明。特别要继承精华的东西,但不是简单、机械意义上的的复古。只有继承,才能发展。对于西方文明,原本就应该是中华文化的东西,现在我们没有开花结果,而他们开花结果了,搬过来就是了。
 问:这和“全盘西化”有何分别呢?
 答:当然有分别。首先,对于科学,我们是“伦理的科学”,而不是绝对孤立的科学。其次,民主也是“伦理的民主”,而不是西方那种绝对、孤立意义上的民主。这首先来自我们的文化特质:整体性、人文性。第一,科学和社会、人文不能完全脱离,而是一个整体。科学的目的是为人类服务,而不是毁灭人类,这一点要清楚;第二,民主和社会、文化也是一个整体,不能孤立出来单独发展。
 问:现代西方文化有问题吗?
 答:当然有。原因是来自他们的文化特质:分解性、物化性。比如科学技术,盲目地发展,根本不考虑社会的协调性、相容性。认为科学是独立的,没有任何限制,似乎也没有什么目的,发展的目的就是为了发展。还有物化性,认为一切都是“客观物质”,没有人文的东西。这样的状态容易出现畸形社会、腐化社会。癌症的特征就是癌细胞没有控制的生长。如果一个社会某些方面出现没有控制的生长,就是社会性的“癌症”。我们的社会发展有两个目标:物质世界、精神世界,而且是对立、统一的。而西方社会的发展只有一个目标:物质世界。这有本质的区别。
 问:中国文化可以“东方不败”吗?
 答:这是肯定的。还是那四个字:“继承、发展”。如果没有很好的继承,弘扬优秀的传统,是难以发展的。而在“发展”二字上,如果没有融合西方文明,则是寸步难行的。能处理好这种关系,才是对中庸思想的彻底领悟。我们的优势当然来自我们的文化特质:整体性、人文性。从历史上看,唐朝融合了外来文化——佛教文化,产生了一个繁荣昌盛的时期。现代,我们要融合西方文化,也将带来一个新的繁荣昌盛的时期。
 问:西方人追求“个性自由”,你是怎么看呢?
 答:我们的生命目标不是追求“自由”,而是追求“自在”,生命的大自在,这是他们无法理解的。他们的做法是先“锁定”自我,先假设自我的神圣性,然后去改造外部物质世界,来使自我的各种欲望得到发展和满足,得到所谓的“自由”。所以,他们的做法,“心”和“物”是绝对分离的,不相关的。我们的做法是“心物一元”,不“锁定”自我,而是“解脱自我”。所以,我们的目标有两个:一是改造自我,建设精神世界,得到“心解脱”;二是改造自然,建设物质世界,得到“身解脱”。在这两种解脱的基础上,得到“生命的大自在”。并且,我们的做法是“一元”,体现整体性的文化特质。
  对于“个性”,西方追求“解放”,而我们追求“解脱”。“解放”含有放纵的意思,追求纵情声色,老子曰: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欲为苦本,结果,令人更加痛苦。“解脱”不是压抑人性,更不是禁欲,当然也不是纵欲,而是解脱苦因,令人离苦得乐。
  “解放”从“缘”上入手,靠外物给予自我的享乐,是“外法”;而“解脱”从“因”上入手,是从内心生出的喜乐,是“内法”。
 注:鸟儿在梦幻中,出现颠倒梦想,忽见一个“我”分解为两个“我”,并妄谈天下。醒来称奇,遂记之。
   南无阿弥陀佛!
           鸟儿合十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