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成人类末日困境的三大妖魔

胡奎 原创 2009-06-24

  标签: 理性主义 人类危机 末日困境 理性精神 笛卡尔
  整个人类近现代文明基本都是受西方文化所主导和支配的,由西方文化所主导的人类现代化,一方面创造了近几百年来灿烂辉煌的科学技术与物质文明,另一方面却也将人类日益推向前所未有的末日困境——除了前所未有的生态环境危机之外,当前人类面临的最大的困境,就是人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出了问题。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关系危机,只是人与人之间关系危机的反应和升级而矣。
  追根溯源,人类危机的根源在哪里呢?我认为是源于笛卡尔的理性精神。
  16世纪被称作“现代科学之父”的笛卡尔创立了近代西方(自然)哲学,笛卡尔哲学的核心是理性精神。理性精神帮助西方人摆脱了中世纪神学的束缚,在精神思想上获得了解放,并催生了一系列的自然科学成果,使得人类在过去几百年来创造了辉煌灿烂的科技和物质文明。
  特别是刚刚过去的20世纪,更是人类理性大放光明的世纪。从相对论到原子弹,从无线电到电子计算机,从飞机到宇宙航行,从夸克理论到宇宙大爆炸理论,从生物工程到基因解码……这一百年来人类取得的科学技术成就可以说是不胜枚举,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这些科技成果使得人类的生产和生活面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凭借着科技手段,今天的人类可以上天,可以入地,可以实现神话传说中的千里眼和顺风卫,人类从未获得过今天这样的自由。
  自然科学技术无疑是现代人在一切古人面前最值得夸耀的理性领域,除此之外,便是日益复杂和细化的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
  然而,理性精神在使人类释放出巨大的经济和社会生产力的同时,也同时将整个人类推向日益深重的危机。因为它释放出人性中的众多妖魔。
  
                妖魔一:自大与傲慢的增长
  
  随着人类理性的解放和增长,人类的自大与傲慢也跟着增长。科学家们每多一份新发现,人类的自大就增长一份;发明家们每发明一项新技术,人类的傲慢就增长一份。这种自大和傲慢表现在人对于自然的征服,也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互相征服。自以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类再也不愿意象以往臣服于大自然,人们对整个宇宙世界的敬畏心不见了,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遍体遴伤的到处是污染的地球。与此同时,人们彼此之间的关爱和礼让也日渐淡化、消逝。
  自大与傲慢的妖魔,已经成为推动现代商业文明走向反面的重要动力。最近,曾经是世界第一大企业的通用汽车已宣布进入破产保护,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商摩托罗拉亦已深陷危机……查阅导致这些商业巨头走向危机和陷落的原因,你会惊奇的发现一个共同的东西,那就是他们骨子里由来已久的自大与傲慢。财大就气粗,店大就欺客,这种人性固有的弱点,早已象癌细胞一样深深扎根于许多商业恐龙的企业文化基因里,最终将他们自己一个人摧垮。我相信,伴随着经济危机的探底,未来还将有更多的商业巨头癌症扩散。
  
                妖魔二:利己主义过盛
  
  当理性精神慢慢地蜕变成为主宰一切的理性主义时,利己主义便盛嚣尘上,无孔不入。现代市场经济创始人亚当·斯密所谓的“理性人”假设,使得每个人都理直气壮地将自己塑造成为精明透顶、惟恐自己吃亏的理性动物,当人们一个个都象商人一样拨动利益的算盘、并以金钱和物质的极大丰富为追求目标时,人们曾经对于道德伦理的集体信念就随之崩溃了,曾经作为我们幸福能量之源的亲情、爱情、友情也逐步被赶出生命的王宫,取而代之的是个人利益的魔王。当人人都高举起利已主义的大旗时,和谐的关系将不复存在,其结果最终是人人自危。
  利己主义和西方文化当中一贯鼓吹的个人权利至上的传统一脉相联。在利己主义这个妖魔的操弄下,西方式的民主将注定成为一场泡沫剧。为什么呢?西方式的民主的哲学思想根基是个人权利至上,而其现实的土壤又是发达的利己主义文化,当人人都在骨子里追求个个权利的最大化和无限化的时候,民主注定会沦为多数人借以追求扩张个人权利的理由,进而必然会沦为少数政治野心家们操弄民意和实现个人权利欲的工具,无论是新生的民主国家伊朗、泰国,还是老牌的民主国家美国、英国、法国、日本等,都无法摆脱这样的尴尬。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式的民主在伊朗、泰国等世界各地一再导致冲突、骚动和社会分裂的原因。我相信,如果不能有效地疏导个人权利至上的价值倾向,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控制利己主义的妖魔,民主不可能在伊朗、泰国这些国家获得成功,而美、英这些老牌的民主典范亦将自吞苦果。
  
               妖魔三:竞争意识的过度泛滥
  
  当人性的自大与傲慢日益滋长时,其必然的结果就是利己主义的盛行;利己主义的盛行,必然的结果就是竞争的泛滥。人们天天都在算计着,谁比谁更聪明,谁比谁更厉害,谁比谁得到的更多,谁比谁享受的更多,于是,竞争意识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商业上的尔虞我诈和官场上的腐败将无处不在。竞争的升级是斗争,斗争的升级是战争,战争的升级,就是笼罩在全世界头上的核乌云。
  在竞争意识的支配下,共赢其实是不可能的梦幻。就象两个人分一块饼,你也不能多,我也不能少,可能么?谁能一刀切得那么平均呢?再者,当两个人内心都生怕吃亏、都渴望多占的时候,其结果一定是明争暗斗,明争暗斗的结果可能是一方暂时的获胜,但最终的结局一定是两败俱伤。
  太阳越是坠落的时候,阴影会越长。人类理性愈是膨胀,它的阴影也同时变得愈是庞大。理性表现得越是辉煌,它给人类带来的黑暗和恐怖也越沉重。而当理性演变成许多人的精神世界里独一无二的“主义”,人类就注定会成为自己精明的同胞手中的利益工具。
  中国人的老理说的好:难得糊涂,吃亏是福。又说:人算不如天算。事实一再表明,人类的“理性”并不总是有利于人类的生存,而个人也决不可能单纯依靠“理性”去生活。
  笛卡尔的伟大是毫无疑问的,他为人类留下的智慧与财富是不可抹杀的。然而,遗憾的是,聪明绝伦的笛卡尔未能在高扬理性精神大旗的同时,告诉人们这个世界最简单最朴素的真理:我们不可能离开他人而找到自我,也不可能离开他人而实现自己的幸福。地球是圆的,宇宙所有星体的运行轨迹是圆的,人生的轨迹也是圆的,所以,我们对于他人和世界所做的一切,其结果一定会回到自己身上。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