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战争

赵若舟 发表日期:2005-10-14

  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战争
  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第一次科学革命揭示了非生物界的秘密,以蒸气机的发明和使用为代表,爆发了第一次
  产业革命。人类第一次驾驭机械力,资本主义列强的经济和军事迅速发展。强大起来的欧洲各国用一双贪婪的眼睛注视着世界。
  殖民主义者开始了征服世界的近代史,美洲,非洲和亚洲各国逐渐成为列强的战利品。殖民主义者也一直
  想为他们强盗行为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同时,科学技术迅速发展,基督教的威信已经经过天文学的论战开始下降。科学界急需要找到有机界的理论来弥补本身在这一领域内的空白。1859年,达尔文出版了震动当时学术界的《物种起源》一书,提出了他的自然选择学说。斯宾塞迫不急等地用达尔文的学说来证明他的哲学观点。据说,他在《物种起源》出版前十年就提出来“适者生存”的术语。斯宾塞的支持者包括美孚石油公司总裁约翰·D·洛克菲勒、铁路大王詹姆斯·J·希尔以及钢铁巨头安德鲁·卡内基,后者成为斯宾塞的私人朋友和祟拜者。斯宾塞向这些企业领导人讲述他们想要听的东西: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是社会进步的关键。他论证说,资本主义所展示的无情的经济竞争应受到鼓励,以便人类社会获得可与展现于自然之中的效率相媲美的效率(米勒和范卢,1982)。在《社会静力学》(1851)中,斯宾塞声称,自由企业保证了个人和机构迅速地适应于其变化的环境。那些不能适应的人所遭受的通苦提供了一种激励因素,以便下一次做得更好(鲍勒,1990)。因此资本主义是社会进步的理想机制。
  这样,资本主义列强对外的疯狂侵略和对内的残酷剥削就以科学的名义披上了合法的外衣。殖民主义在对亚非拉各国掠夺时就一点也不用为他们强盗行为感到羞耻,资产阶级在剥削工人时也一点不用感到良心有什么谴责。科学主义不仅打破了宗教的神化,也添平了天堂和地狱,以宗教为载体的西方社会的伦理也荡然无存。
  同样在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作用下,后起的资本主义列强为了重新瓜分世界,最终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次世界大战历时四年零三个月,卷入战争旋涡的人口有15亿,占当时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三以上,被送上战场的有7000余万人,死伤达3000多万人,由于战争而死于饥饿和灾害的也有1000万人左右,各交战国经济损失总约2700亿美元。贪婪的种子终于结下了恶果,战争没有羸家,既使是战胜的获得的战争赔款也无法于弥补战争的损失。在殖民侵略中偿尽战争甜头的资本主义各国第一次吃尽了战争的苦头。
  战争也促进了科学的发展,科学技术也使得做战争武器不断翻新。坦克、毒气在一战中首次使用。1869年,高尔顿出版了《天才的遗传》(HereditaryGenius)一书,这是他对很多有名望的家族的谱系进行研究的结果。通过他的研究,高尔顿相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个人的才能主要来自于遗传而非后天的教育。也就是说,“适者”和“不适者”是由先天决定的。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优生学迅速传播到世界各国。1895年德国的普劳茨发表“人种优秀和残弱保护”之后,不少学者的研究从人种优生发展到民族优生,并于1905年成立了第一个国际性优生学组织“国际民族卫生学会”。优生学于1903年传入美国,成立了优生学研究会,后改名为美国遗传学会,沿袭至今。1907年美国印第安纳州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有关优生的法律。1910年达文波特在纽约冷泉港建立优生学研究所,培养了大批优秀的遗传学家。美国有三十余州先后通过了优生法规,有十万人被强制绝育。最积极的是弗吉尼亚,绝育了7450人。还有瑞典、加拿大、挪威、芬兰等国家通过了强制绝育的优生法。最凶猛的是纳粹德国,从1934年通过法律到二战之前,短短几年,绝育了四十万人。
  虽然西方近代哲学并不把尼采归入科学主义的行列,但尼采的超人哲学则说明他的确是达尔文的产儿,是垄断资本家的代言人。尼采把个别杰出人物、包括那些最反动的人物奉为超人,而对作为历史的真正创造者的广大劳动群众则进行了极恶毒的攻击和咒骂。他把广大劳动人民说成是“畜群”、“愚民”、“贱民”、“败类”、“市蝇”……。总之,一切卑污、下流的咒语他都用了。尼采认为人民群众是一钱不值的。对于上等人、超人来说,人民群众不过是捏在手中的稀泥,培育自己的肥料,达到自已目的的工具。他主张人民群众不得对上等人、超人有任何违抗,要为超人牺牲自己,为超人的降临准备一切。只有听任上等人、超人任意宰割,自己才能得救。当所有条件都成熟的时侯,希特勒则将他们的理论付于行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法西斯分子优生学为依据,炮制出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的谬论,叫嚷在全世界创造一个雅利安(日耳曼民族的祖先)“主宰民族”。打着优生的旗号,制造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民族大屠杀,残酷地杀害了600多万犹太人和吉普赛人。同时,以为日耳曼民族和大和民族争夺生存空间为借口大大方方的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全面展开。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一直到1945年9月日本投降,历时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才宣告结束。二战参战的国家和地区有60多个,20亿以上的人口卷入战争。战争夺走了约5000万人的生命,其中苏联死亡2000万人,中国约1800万人,据估计,全部交战国直接战费总额为11540亿美元。
  让我们不可思议的是,两次世界大战仅隔21年,人类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时侯,第二次世界大战就爆发了。几千万生命换来的教训转眼就从记忆中消失。在中国的唐、明、清等朝代,生产力如此低下的时期,中国人都可以享受50年以上,甚至是上百年的和平,而战争总是由于饥荒逼出来的。可已经具有如此高的生产力的近代资本主义列强为什么就不能让人民过上和平日子呢?
  这根本上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制造的虚假的需求和虚假的威胁的必然的结果。二战后的冷战,军事竞事重演,直到现在社会达尔文主义仍在世界和平中制造着恶劣的影响。美国近年来的所谓反恐战争即在这样的思想下进行着。美国恐怖主义的正真的原因是仇恨,战争只能制造仇恨,这也是为什么反恐越反越恐的原因。
  同时,我们看到近年来发展的克隆技术和转基因技术,如果用于人类,则将是又一次的优生学的滥用。这无异于对人类的育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危害仍在继续。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