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流感,是对丛林法则的悲壮抗议

作者:向兵 时间:2009-05-02

  猪流感正在漂洋过海。中国政府经历6年前非典的洗礼,此次应对雷厉风行,给人莫大安慰。说实话,在尚未走出地震和金融风暴双重阴影之时,我们一方面希望各级政府的应急措施不厌其烦,一方面又祈祷这些准备就像核武器,最好永远不用。
  这种期盼并不表示我们对于大洋彼岸正在被蹂躏的墨西哥漠然视之。因为,证据越来越清晰地表明,爆发猪流感的社会根源,与我们并非风马牛不相及。有消息称,此次最早染病的是一位名叫埃德加·赫尔南德斯的4岁小男孩,他住在一家大型养猪场附近。这家养猪场是美国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的下属企业,养着100多万头猪,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生产和加工商之一。但是养猪场环境问题相当严重,当地居民长期抱怨,养猪场上空经常被苍蝇组成的“云团”遮盖,臭气熏天。最初的病原体就可能产生于这个地方。
  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一样,墨西哥所在的拉美地区,也是世界工厂的一部分。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共同点是,他们必须互相竞争,吸引发达国家国内不允许存在的污染企业,作为自己的支柱产业,在获得菲薄利润的同时,遭受环境资源的破坏,以及人民健康的损害。比如这家养猪场,既然当地居民长期抱怨,何以还容忍其存在呢?有一个说法很有道理:穷人的敌人,是更多的穷人。发达国家是深知这一点的,假如你不满,还有更多更穷的国家和地区,伸长脖子在等待我的资本。
  这就是所谓“丛林法则”。强势经济体自然宣称这是市场规律的作用,但是,这其实早已破坏了起码的市场原则,因为在市场条件下,像污染这类企业行为的负外部性,是需要企业承担成本的。但从墨西哥这家养猪场上空的“苍蝇云团”来看,只顾赚钱的美国企业,不但没有对当地人民的环境损害支付补偿,就连起码的环保措施,也许都不够完善。穷人和穷人之间、穷国和穷国之间的生存竞争,成为富人和富国的福利。
  可见,猪流感作为当今世界弱势经济体对强势经济体过度掠夺的爆发,其意义远远超出一次传染病的范围。中国和墨西哥同属发展中国家,在全力戒备之外,要根本杜绝这类悲剧的发生,最终还是要靠革新自己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方式。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