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六个层次——六道轮回

网络

  六道轮回,佛家语,意指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六道。六道众生,皆在六道中轮回,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六道又称六趣,众生依生前各人修为决定轮回去所,行善者可去称为善趣道的天道,人道,阿修罗道,此三道为较好的投生道,行恶者则去称为恶趣道的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接受折磨,直到赎清罪孽。所以,万事有因必有果,植恶果者必将自食其果。
  
               六道轮回之一:天道
  
  天道
  是为天界,乃最理想的投生去所。此道中人,无体无形,生活幸福无愁,一生美满,但最终坠离此道时,痛苦更甚。
  而佛经里也說道,所谓的「天人」,其實就有三种,一种叫做「假名天」,也就是过着人王等帝王之家的生活;一种是「清淨天」,就是修行到阿罗汉果位的行者,可以过着像清淨天人一样的生活;第三种就是真正天道的有情众生,也就是所謂的「天人」。
  《过去现在因果经》记载,天人身体极为清淨,不受塵垢染污,就像琉璃一样充满着光明,两眼更是清澈明亮。只要心有所想,就能心想事成,因而心态上能時常保持欢悦适意。平曰更以仙乐作为娱乐,乃至饮食衣物,就似魔术幻化一样,只要心念一动,就应念而至。真正极乐世界也!《长阿含经》里则以「天有十法」来描绘天人的殊胜境地:1.飞去无限数,2.飞来無无限数,3.去无碍,4.来无碍,5.沒有皮肤骨体筋脈与血肉,6.身上沒有大小便利以及所有不淨的排泄物,7.身体不疲倦,8.天女不生产,9.天眼清明,10.身上的光色可隨意变化显现,不像人間虽有种种不同有色人种,但这些色种又不是人可以自行決定,因此会产生诸多烦恼。天界生活至善至美,人人向往,据《辯意长者子经》的记载,行五事可以生天界,1.慈心,不杀生而令众生心安;2.贤良,不但不偷盜,更能布施济贫;3.贞节,不犯邪淫,而能护持戒律;4.诚信,不欺骗他人,而防护不犯口业中的四过;5.不飲酒。这五善其实也就是在消极的不犯五戒之外,更积极地行五善事。至于修习禪定,则是投生色界、无色界的基本条件。
  天界众生遍及色,欲,无色三界,共二十八天,欲界有六欲天,色界有四禅十八天,无色界有四天。欲界六欲天的男女间有婚姻,相交多为神交。如四天王中的忉利天以气和合阴阳,焰摩天互相靠近即可,兜率天以牵手为交,化自在天彼此对视,此界的生活极尽美好,非人所能想象,《大毘婆沙论》对欲界的生活作了如下描述;“美丽的天女四处游走,悦耳的天乐时时击奏,曼妙的花叶茂盛、香气氤氳,果实繁多、光淨甘美。” 
  色界众生对欲不再执着,但尚未完全摆脱形的束缚,不似欲界众生般追求淫欲,以光明为语言食物,已无男女分别,身心达到较明静的境界。而无色界的众生,则完全超越了物质世界的束缚,是远离了物质色相修行四无色定的有情众生死后所生的天界,此界之人已达到无男无女,无色无相,无欲无求。
  但是天道众生虽然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也因为过于安逸,而失去修学佛法的因緣,《大智度论》里面提到,欲界天众生因为耽于淨妙的五欲,所以心常狂惑;色界天众生则耽溺在禪定的喜乐中,不想出离;无色界天众生,却因无色身,而无法修行。
  不过对于天道众生来说,最大的苦恼是在享受完天道的福报之后,就会经赤所谓「天人五衰」的階段,再度墮入六道轮回中。而且因为他們在天界只享福而未修学佛法,也沒有机会培福、造福,所以命终之后往往命运乖舛。据《大智度论》的记载,无色界因着于乐境,命尽之后,墮入欲界,受禽兽形;色界诸天则从清淨处墮落之后,还受淫欲而生不淨中;至于欲界六天,则因着于五欲,而墮地獄受诸种苦痛。
  所谓的天人五衰,意指天人寿命将尽时,所出现的种种异象。五衰又有大五衰、小五衰两种。大五衰之一是衣服垢穢,本來天人的衣服光洁曼妙,但命终时,就会开始生出脏垢。二是头上華萎,天众平曰总是顶着明媚的华冠,但命终之际,這些华冠都会慢慢凋萎。第三是腋下流汗,照说天人平曰身体是非常洁淨的,但命终时,两腋就会开始流汗。第四是身体臭穢,香洁的身体不再,而发出难闻的气味。第五则是不乐本座,本来天人过的是最安乐的生活,但是到了命终,却不安于座,甚至感到厌倦不耐。小五衰则包括曼妙的天乐不再响起、身上自然散发的光芒逐渐褪散、洗浴的水居然会沾在天人滑膩的凝脂之上,同时对妙欲之境起了恋恋不捨的心,以及原本无碍的天眼也受了影响,无法像以前一样普照大千世界。
  關於「天人五衰」,《法句譬喻经》有就有一则关于帝释天的故事。帝释天在命终时,知道自己即将墮入世间,受胎成为一个做陶人家里蓄养的驴子。就在他身体逐渐出現大五衰现象,忧心忡忡之时,幸好他及时想起佛陀是三界之中唯一能济人苦厄的救主,所以赶紧到佛陀处求法,当他正专心一意虔敬皈依佛法之時,发现自己竟然在一瞬間已到了做陶人家的驴腹裡;还好这头驴子不知为何突然掙脱绳索四处乱竄,弄坏了主人完成的许多陶製作品,主人一怒之下痛打了驴子一顿,並伤及腹內的幼胎,帝释天因此逃过一劫。感念弥陀的威德力,帝释天不但得悟无常的意义,更加精进奉持解脱之道,成为喜闻佛法、护持佛法的护法神。  也因为天人平曰过着极为享乐的生活,平均寿命又极长,以最短的四大王天为例,是以人间五十岁为其一晝夜,估计可享寿五百岁;而在这种寿命长、生活享乐的状況下,天界众生很容易产生「常、乐、我、淨」的颠倒想,所以一旦到天人五衰的境界,很少不起瞋心的,也就很难不墮入恶道了。因此在六道当中,天道诚然只有乐沒有苦,但是乐尽之后的苦,却也是沒有修行的天人难以承受的,较诸人道的有苦有乐,也有修行助道的因緣,长远来看,天道众生反而有其不幸。
  
               六道轮回之二:阿修罗道
  
  阿修罗原是印度远古诸神之一,被视为恶神,属于凶猛好斗的鬼神,男的极丑女的极美,帝释天有美食而美女,阿修罗有美女而无美食,双方相互嫉妒,因而经常与帝释天争斗不休。如同阿修罗的梵文翻译意指「非天」,所以阿修罗道又称非天界,能生活得有如天人般享福,但却沒有天人的德性。
  《观佛三昧经》说,世界刚刚形成山海大地时,光音天上贪玩的仙人便到人间游戏。其中一位仙人在大海洗浴时,因「水精」入身而生一肉卵。这肉卵经八千年后,终于生出一个女怪,身长有如须弥山,有一千支眼睛、二十四只脚,头、口与手数皆为九百九十九,样貌吓人,即为阿修罗始祖。女怪后又产下一男怪名毗摩質多,因有无比威力可自由来去天上人間,所以在看到天人身旁皆有无数美女环绕,也想娶妻。女怪便替其子向美冠群芳的乾达婆女求婚,結果乾达婆欣然同意婚事,于是阿修罗一族曰渐繁盛。毗摩質多风情万种的女儿使得已有妻妾亿万的天界帝释天为之倾心,娶为嫔妃。
  不料帝释天婚后喜新厌旧,阿修罗女将委曲告之父亲,引发前所未有的一场大战。就在阿修罗将帝释天所居的须弥山团团围住,千均一发时,帝释天想到佛曾说若遇大难,只要念般若波罗蜜咒,便能破解鬼兵。果然一念咒,空中忽然飞出四只大刀轮,几乎削尽阿修罗王的手足,幸好遁入藕孔方避过此难,但是元气大伤难以复仇,此次战争以阿修罗族的失败收场,然而天人与阿修罗的战争,並未自此了结。在经过多年后,帝释天又爱上一位阿修罗的女儿,便命天界乐神带聘礼,透过歌曲威胁利诱阿修罗答应婚事。不料阿修罗因气愤帝释天欺人太甚,不但将乐神驱逐出宮,並立刻发兵攻打天人。就在善战的阿修罗攻下天宮时,帝释天又忆起上次的神咒,于是阿修罗王的军队又被打得节节败退,只好再次退入莲藕藏躲。
  就在帝释天掳走了全部的阿修罗女后,阿修罗王派出一位使者前往谈判,指出帝释天身为佛家弟子,犯戒偷盜。双方经谈判最后达成协议,帝释天承认犯下偷盗戒,愿归还阿修罗女,並赠送天上甘露;阿修罗则除将爱女献于帝释天,並自受持三皈五戒,成为佛弟子,此战终得圆满落幕。在天界的战争中,有一位阿修罗王与帝释天作战时,因手能持曰月,障蔽其光,而被称为罗慟罗阿修罗,罗慟罗意即为障月。他能有以手障曰月,形成曰月蝕的威力;是因他过去生为婆罗门时,见到大火烧塔,灭火保塔,而以此救塔之福德为因,愿得大身。然虽有此愿,仍不信正法,常爱斗战,故死后堕入阿修罗道。阿修罗另被称为不饮酒神,据说居住在海底的阿修罗原本是很爱喝酒的,但是因为他们喝的是由海水酿成的酒,总是味道咸苦,所以一气之下就发誓再也不喝酒。
  转生到阿修罗道者,过去虽无大恶行,但是轻慢心很重,非常的骄傲,不是瞧不起別人,就是忌妒別人比自己优秀。《业因差別经》详细列出十项业因,包括身行微恶、口行微恶、意行微恶、起憍慢、起我慢、起增上慢、起大慢、起邪慢、起慢慢与迴诸善根。因业力的牽引,阿修罗可分为胎、卵、湿、化四生。卵生者身在鬼道,能以其威力,展现神通入空中;胎生者身在人道,投生的原因是原本在天道中,却由于降德而遭贬坠天;湿生者身在畜生道,住于水穴口,朝遊虛空,暮归水宿;化生者身在天道。 投生此道,生活与寿命与天道无分别,但地位次于天道。
  
               六道轮回之三:人道
  
  《立世阿毗曇论》中卷六记载,人道以摩奴沙为名(梵名MANUSYA),又称人间界,人道,人趣,人,为欲界中的有情众生之一。
  佛教对于人的由来,是以因緣法说明,至于人类在地球上的最初出现,在《世纪经》、《大楼炭经》、《起世经》中提到,地球形成后最初的人类,是从色界第六天的光音天而来,他们由于贪爱地球上的一种天然食物,吃了以后,身体变重以致于无法飞行,从此就在地上安居下来。
  依佛经说法,人分別居住在东胜神洲、西牛货洲、南瞻部洲、北俱卢洲等四洲。在《长阿含经》中敘述道,世界的中心是须弥山,四周有七金山围绕,七金山之外,则是浩瀚的咸海,四大洲即分散在此。四洲中居住着不同的人类,之间完全隔绝,互不相通。
  而我們亦即地球上的人类,则是居住在南瞻部洲,又名「阎浮提」。四洲的人各具特点 四大部洲的敘述,散见于《长阿含经》、《楼炭经》、《立世论》、《俱舍论》、《造天地经》等经典中,各洲各有特点,例如西牛货洲以多牛、多羊、多珠玉为特点;东胜神洲的特色则是土地极广、极大、极妙,所谓极妙是指土地肥沃;而北俱卢洲的人沒有肤色、种族优劣之差別,也沒有悲伤啼哭,但这里是佛法中视为八难之一的地方,因为这里只有纯物欲的享受,而缺乏崇高的精神生活。
  而我们南瞻部洲的人,最大的特点,则是有无数的欲望,所以能造种种善、恶业行,但也由于具有思惟能力、惭愧心,所以能修行,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具有憶念、梵行、勇猛心三种特性。形诸于外的则是为了他人的利益,宁可牺牲自己;忍受各种苦的意志力、毅力;勇猛心则是展现出难行能行,难忍能忍,难受能受的「菩萨道」精神。
  而在六道中真能发菩提心、修菩萨行的,也唯有人,可见生在人道,是多么的可贵,所以《涅槃经》卷三十二有言:「人身难得,如优昙花」。更何況唯有人能修禅定、出家、持戒、修行、了生死、成佛。所以,人间虽然充满了各种苦难,但是透过人身来修行,也可化烦恼为菩堤,化苦痛为喜乐,净土也可在人间展现。
  从六道众生来看,投生为人最为不易。在《中阿含经》有一個故事譬喻投生为人的困难,如同有一只瞎龟在茫茫汪洋中,要刚好遇上一块浮木,这块浮木上必须又恰好有一個小孔,这样的机会已是少之又少,而这只乌龟的头又要恰好能从浮木孔伸出來,这样的机会真可说是难上加难,经典中便以此来形容得人身之难得。那么如何才能投生为人呢?据《成实论.六业品》指出,投生人道的众生,是因为过去生曾造作了人道的业。关于受生人间的业因,在《杂阿含经》卷三十七:「若行不善业则生地狱,后若转生人中则受诸难,又若行十善业则得生天上,后若转生人中可免诸难。」所以,《法华文句》说道:「五戒为人,十善生天。」过去生若能遵守五戒,终生奉行,来生可得人趣之果报。
  生为常人,有形体,有智慧,但一生却摆脱不了苦痛伤悲,人生之苦有:生,老,病,死,苦,怨恨会,爱别离,求不得,但佛教徒认为在大道众生之中,人生得之不易,是有形体中最高层次者。所以,告戒人们要珍惜人生,发掘和创造人生存在的价值,做好此生应做的事业。从某种意义上讲,人,因有生、老、病、死、苦的感受,是为接受佛家超脱思想的基本体验,大有一定智慧,能接受各种教育,为超越三界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人与天界、非天界不同的是有实际的肉体,也有了修行的根基。
  
                六道轮回之四:畜生道
  
  投生于畜生道,实为不幸,此道众生愚钝无知,且寿命短暂,同类异类之间相互残弑,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畜生道也称为「旁生」,若从梵文音译,也有称为「底栗车」(tiryanc)的。畜生之名是指他们常为人所蓄养,但事实上,其涵盖的范围远超于此,甚至扩及天上、地下种种不可思议的天界、地狱、神异处。而旁生的意思,则是说它们的形状有別于人的直立,而且行走方式、生活方式也是旁横不直的。它们的寿命就与众多的种类一样參差不齐,有短如蜉蝣那样朝生暮死的,也有长如龙王一样达一中劫者。
  畜生道有情对人类而言,虽有可爱不可爱之分,或有所谓有害、有益之別,但整体而言,他们最主要的特质是苦多于乐的,就如《过去现在因果经》中所记载的,他们不但生得杂丑的外形,也因为身上的骨、肉、筋、角、皮、牙、毛、羽被人类视为「宝物」,而遭捕捉杀害;或被人类抓来负荷重担,以致饥渴疲累;还有种种穿鼻、钩首、鞭挞、捆绑的折磨,或甚至彼此互相伤害,置身弱肉强食的情境惊恐惶惑。因此畜生道众生在轮回的六道当中,被列入苦难悲慘的三恶道之一;此外,也因为它们智慧不高,甚至仅有神经的反应,因此无法了解佛法,连修行的机会都沒有,只能等待命终时,随宿世业力流转他趣。
  若以品类及数量来看,畜生道是六道当中为数最多的一类,《正法念处经》中甚至指出畜生共有三十四亿种之多,早已超出人类所能想像的范围。而这些品类众多的有情,彼此的相貌、体态差异极大,饮食、生活习性也都不相同,以活动范围来区分,可分陆行、空行及水行三大类,依生活习性来分,则可归类为昼行、夜行及昼夜行三种。针对这么繁杂的种类,佛教经典里也分別记载了各种不同的业报成因。这些因緣当中,有些属于畜生、恶鬼及地狱等三恶道的共通业因,也有单纯属于畜生道的。例如《辩意长者子经》中就指出会堕入畜生道的「五畜生事」,包括常常犯偷盜罪、负债不还、喜欢杀生、不喜听闻经法,以及造作种种因緣阻他人办法会等。而《佛为首迦长者说业报差別经》里,更明列十项堕入畜生道的原因,不外乎因为贪、瞋、痴而造烦恼恶业,表现在身、口、意的行为中,包括毀骂、害众生,对众生施不净物、行邪淫等,都会得畜生果报。另外在经典中也有各类不同畜生所以投生的原因,不外乎与宿世所造的因以及习气有关。例如《正法念处经》所记载,因学习邪见、邪法而生慢心的众生,喜欢以邪见与人争论,因为怀着怨憎心,就会投生喜欢互相残害的畜生道。而那些为情所苦,或那些共同发愿要在来世常为夫妻的,就可能堕入鸳鸯、鸽子等类,贪好爱欲。此外一些性情怯弱,常怀惊恐的动物,也是因过去生惊吓他人在先,而得出这样的果报。例如曾为强盜匪徒,帶给人们极大的恐怖,一旦堕入畜生道,就会果报现前,时时处于惊恐当中。
  另外在《大智度论》中也有详细的介绍,例如喜欢鞭打其他众生的,受马、牛、羊等果报;淫欲重无明多的,则受生于鸡、鹅、孔雀、鸳鸯、鸽子等禽鸟类,它们身上长满羽毛,所以无法得到种种细滑的触感;瞋重的,多投生毒蛇或百足含毒的虫类;愚痴多的,成为蚓、蛾、蚂蚁等;骄慢瞋的,变成狮、虎、豹等猛兽;充满邪见而性情轻慢的,受生驴、骆驼等;悭贪、嫉妒、轻躁的,则成猕猴、熊等。
  而若以「四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的分类来看,无论是卵生的鸡鸭鱼,胎生的牛马,湿生的腐肉虫、厕中虫或尸里虫,以及特殊的化生等,都有畜生道的踪迹。
  其成因虽各有差异,但主要是因为以残忍的手法伤害其他众生。如《正法念处经》中指出的,为私利求取丝绢,而养蠶杀繭,或蒸或煮,让它们受大苦,就会投入化生类。若因邪见及外道而行祭祀,特地去杀害龟、鳖、鱼、蟹、蚌蛤等,会堕入湿生中,如蚊子、蚤虱。
  而那些未断贪瞋痴的众生,因修学禪定而得世俗神通,却因起瞋心而破坏国土,除了堕于地狱受无量苦外,一从地狱出,也会堕入卵生类。至于受胎生身的畜生,则是因邪念私心,和合牛马,令它们交交而取乐,或令他人邪行非礼,这些人命终后,也是先墮地狱,具足众苦,从地狱出,再受于胎生中。
  事实上,对生活在五蕴烦恼苦中的人道众生而言,这些习气几乎都是生活中稍不注意就会出现的,因此造畜生因是很容易的,而这也更显示出修行的重要与殊胜。
  除了少数畜生有情与人道生活在同一个时空环境中,彼此产生种种错综的因緣关系,还有许许多多生活在虛空界或地狱道的畜生,吸引着人们的好奇。尤其是神异的龙王,不但佛典中载有许多它的传奇,佛法东传中国后,更成为中国文学中的重要題材。其中一则载于《增一阿含经 听法品》里的故事,因为描写龙王与佛陀弟子之间互斗神通的过程,而为人所熟悉。故事里记载,龙王兄弟因为嫉妒佛陀及诸修行的佛弟子受到天上梵众及人间帝王的欢迎,而大起瞋心,便以七头怪兽形在界內刮风放火,阻挠大众听闻佛道。于是神通第一的目连尊者,就被派去降伏它们。起初目连以威吓方式变成更多头的巨龙与它们比赛谁的威力高强,后来发现这样会伤害界內所有有情众生;于是缩小到龙王无法控制、伤害的程度,在它们体內、体外游移,在它们束手无策之后,终于现出原形,使龙王兄弟臣服,而消除它们的瞋念,皈依佛门,最后並成了佛教的护法龙天眷属。
  
              六道轮回之五:饿鬼道
  
  投生于饿鬼道,终身须受饿渴的折磨,肚大颈细,口中喷火,能咽下的食品,远远不能解肚中之饥渴。每每于荒漠中远远看见海水,赶去欲饮个痛快,当到达海边时,此海乃变为一火海。再往远处一看,似乎又有清泉,赶至泉边欲饮,泉水又变为火,无法饮用,如是一生奔波,受尽饥渴折磨。会转世于鬼道是因为前生造作恶业。
  
              六道轮回之六:地狱
  
  投生于地狱道,是罪大恶极的众生,受极大苦,求出无期。
  
              附录一:地狱见闻记
  
  在日本侵华战争时,日本飞机乱炸我的家乡——湖北省鄂城县周围。我年廿二岁,父母带著我们兄弟姊妹媳孙等,本拟赶到贺胜桥站搭火车至重庆。但母亲终因不堪惊恐疲劳于途中而亡!父亲离散,我与兄嫂等躲在金牛乡下,日日思念父母,不知他们身在何处?故于每晚望月对空而拜,思惟如何才能得知父母所在!
  三天后的一个晴朗下午,因思念父母,悲哀愁闷而昏沈!忽见一位庄严的出家人,手执拂尘对我说:“走呀!”“去那里呀?”那位出家长者说:“你不是想看你的父母吗?我带你去呀!”并且叫我前行,我请长者前行,可是长者必叫我先行,我不好再违长者意而前行。只见路两旁绿草如茵,整洁清新,不久面前现出一城,城门大且高,要仰头而望,其铁门上排列若干碗大的铁钉钉著。我与长者走进去,在门后有个大玻璃窗的房子。长者叫我稍等,他去登记,我问:“为什么登记?”他说:“你还要回去呀!”在他登记时,我看见一位穿白府绸蓝条对襟开领短衫长裤的青年为之登记,一看那不是姨表兄吗?我欢喜的叫“表哥!表哥!”奇怪!他为什么如同不见不闻、不知不觉,若无其事,长者办好,回头又带我走。
  走不远,看见一大片草原,卧著牛、马、猪、羊、鹿等各种四脚兽类,无能计数。在路边的牛都瞪著牛眼看我,我怕怕,不敢走,长者用拂尘一扬,牛头就皆转向里面。我心想,这些动物都是活的呀!又往前行,见一片大丛林,树上有许多各色各类,花色美丽的鸟,树下则是许多鸡、鸭、鹅等两足禽类。再前行不久,看见姑表姐光著身体,仅在腰臀之间围著一块白布,坐在石头地上,怀前抱著一个小婴儿,长发散在背后腰际,面上如同初醒未洗脸的样子,而眼角仍留有眼屎。我叫“表姐!表姐”她也同样的不闻不知,头亦不抬。
  我无可奈何的又向前行,长者依旧在后。续行不远,看见一大热铁烟囟上,有人紧紧抱著,已经如同石膏人粘在其上。我一看,这不是我们邻居纪家少爷吗?他为什么在这受罪呢?长者答:“他坏了人家的女孩子(即是诱奸女孩子),所以受此罪报。”啊!在世上他家是做木牌生意的,很有钱,据说整栋仓库装的都是银元,也常接济穷困的人。那个少爷诗文都很好,为人做事也很洒脱,可是不为人知的色欲恶行,还是要自己接受果报的。可不慎哉?
  再放眼前看,唉呀!青面鬼拿著大铁叉,叉著人往刀山甩,其人身首破裂、腹破肠流。又有夜叉鬼破人腹的,挖心的,有挖眼睛的,有铁钩钩舌头的,大油锅炸人的,用铁锯把人从头锯开分两半的,还有把人倒栽在大石磨中,磨得血浆溢流。其中更有叫唤、哀嚎、凄烈惨痛之声发出,看得我眼睁不开,耳不忍听,心中直颤抖。我没有问长者,自思惟这是作恶众生在接受惨痛的果报!唉!众生!众生啊!可悲可叹!
  我实不愿看这些了,正好侧面有条路,于是很自然转过去,走、走,走了一条路,顺著长老的指引,走进一栋房屋里面,啊!赫然看见母亲坐在床上,妹妹坐在妈妈身边。我喜欢异常,叫著妈妈,奔向母亲,想贴著母亲坐。可是总是落空,没有贴上,而母亲亦是若无其事,不知不觉。心中很难过,以为母亲只爱妹妹,好似没有我这个女儿,不知我的思念。
  此时长者又叫我向前走,只好无可奈何走吧!长者对我说:“看你哥哥去。”我问:“他不是在坐牢吗?”长者说:“他无大过,只是对于妻之不孝没有加以教导,失去为夫应尽的责任。”过不久我们到一办公所在,是栋楼房。心知哥哥在楼上,上了楼梯,即见哥哥坐在桌前拨算盘。我高兴的叫著:“哥哥、哥哥”。可是哥哥亦如前所见:表哥、表姐、母亲、妹妹们一样,不知不觉,不见不闻,不能通达!
  长者又叫我走、走、走,似乎走了不算短的路程,感觉其境非常清幽广大祥和。我自己也舒畅自在起来。到了一间黄色光亮的大房子里,周围是透明的门窗,只见父亲在其中禅坐。看见我来了,说:“你来做什么?”尚未答话,长者对父亲颔首示意。父亲亦点头领会其意。我对父亲说:“我不走了!”随即欢喜的坐在父亲右侧。而父亲虽未言语,似已知我的去处。不一刻,长者又示意要我走,无可奈何的又走出来了。
  不久来到一桥前,桥宽约四、五寸,脚才踏上去,又缩回来,怕!怕!长者轻动拂尘,说:“不要怕!”于是我再踏上,似乎桥很坚固,不摇不动,也就向前直行。向下一望,唉呀在红红的血水里,有许多分不清楚是男是女的人头蠢动著,人人都未穿衣,又有蛇缠绕其身,蠕蠕而动,我问长者:“这是怎么一回事!”长者答:“这是淫欲、生产、血污池呀!”。“那该怎么办才好呀?”长者说:“修呀!”我问:“要怎么修呀?”长者:“不要生孩子!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我似乎明白的“噢”了一声。又向前走,不久,再看下面,呀!蓝蓝的,是水?是天?抬头仰望!水天一色,就如同万佛圣城的夏日,晴空万里,蓝而透明。正在看得神往,长者推我一把,我身如皮球滚、滚、滚得心惊肉跳!眼睛睁开一看,原来靠在床头上,衣服给汗湿透了。心还在猛跳!原来是梦,回忆梦境!历历如真!
  民国卅四年(一九四五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世界和平。我乃返乡回故居,进入第三重的客厅上,所供的灵牌果然有表兄、表姐、胞兄三个灵位,姑妈和嫂嫂拉著我的手,哭诉战争别后的经过!先是安慰她们,待她们停止哭泣时,我问表兄死时是否穿白府绸蓝条子的对襟短衫长裤呢?姑妈紧张的握著我的手说:“孩子你不会死吧!你怎么知道呢?”我说:“我看见他们哪!为什么不给表姐穿衣服呢?”姑妈又一遍的说:“孩子你不能死、你不会死,神明保佑孩子平安无事啊!”我告诉他们我去阴间看他们的经过!“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吗?”姑妈心神稍安,告诉我表兄断气时是穿蓝条白府绸短衫长裤。“表姐产后十几天,天气很热,要我给她洗头擦身。刚洗完头。将发梳好,正待洗身时,发觉好不对劲,急忙找块布给她盖著下体,就在此时断了气,过数天后,孩子也死了。不过装棺之前,我都给他们穿著寿衣袍,棺内铺盖得很好哇!他俩夫妻在同一月中去世的!”
  表兄表姐原来是夫妻,也是姑妈的女儿、女婿,家中虽有钱,可是死后的穿戴、铺盖已无益于亡人了!生前虽是夫妻,死后由于业报不同,各居异地,互不相知了!母亲与妹妹好像在阴间过生活。唯有父亲生前念金刚经,并且打坐,秉承儒家精神教育女儿——“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宁可人负我,不可我负人”;“以恕己之心恕人,以责人之心责己”等甚多,因受父母之教诲耳濡目染已成习惯。今日学佛虽无成就,但这些道理皆令我感觉自在,受用无穷。又因父亲生前学佛,故能与我相见相通,此与其他人尤为不同。
  又学佛后,念诵《地藏菩萨本愿经》,乃知道那水天一色原来就是硷水海,而带我至阴间探望父母的那位出家长老,同修们都说那就是地藏王菩萨。
  
            附录二、六道轮回真实不虚(原创作者亲眼目睹实事)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上午,在山东省汶上县城至南旺镇的农用小客车上,家住柳林村的车主刘某的妻,讲述了一则亲眼目睹的六道轮回故事。
  今年(二○○二年)清明节四月五日晚上九点半钟,他家的小客车停在县城西关的丁字路口待客,少顷,只见西边的柏油大道上,急匆匆走来了男女五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士看了车前的行车路线指示牌后,问车主去南旺的哪个村,车主妻王某见有乘客坐车,笑脸相迎,告诉他们是最后一班车,终点是老家柳林村,五人一听,喜出望外,高兴地说:“可问到根上了,我们是去您村太生家走亲戚的。”车主热情地让他们上车坐下,笑着说:“太生家与俺挨门,坐咱的车保证把您送到家门口。”一路上七个人,有说有笑来到柳林村车主的家门口,待车停稳后,五个人交给王某十伍元人民币,她指着邻居太生家敞开的大门客气地说:“这家就是,你们去吧。”五人致谢后,笑着走进太生家大门。
  次日清晨,车主妻王某往门外倒垃圾时遇见太生媳妇在门前打扫卫生顺便问道:“嫂子,你家昨晚来的五个客人是哪里来的?”太生媳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琢磨了一下说∶“昨天一夜俺都在猪圈为母猪接生,哪里有客人来?家中母猪生下二个公猪、三个母猪,二个带黑眼圈的小公猪,真像人带黑色眼镜一样。”这时车主妻王某觉得事情奇怪,明明这五人坐自家的车来的,何况又是自己亲自指给他们的门,亲眼看见他们进去,哪里有错?为了进一步弄清五人来龙去脉,她急中生智,跑到家里拉起睡在被窝里的丈夫前去查看他们五人晚上交付的钱币,打开提包后,两口子吓傻了眼,三张五元人民币变成烧给死者的纸钱,夫妻吃惊,仔细回忆。乘车的二男三女,其中两个男子带黑眼镜,令人奇怪的是太生家猪崽出生时间、性别、头数、特征与五人的进门时间丝毫不差,正好相符,这件发生在眼前的事实,足以证明。
  佛教讲的六道轮回,确有见证,我们反思一下,自己一生办了多少利益众生的好事,办有多少危害众生的事,衡量一下自己的下场,若投到畜生、饿鬼、地狱时,再后悔也来不及了!我们时时刻刻植种德本,有益国家,为一切众生服务。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