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访著名佛教法师净空

凤凰卫视

  现年75岁的净空法师,1959年于台北灵山圆山灵净寺剃度,法名“觉净”,受戒后于台湾及世界各地弘经演教,四十余年不曾间断。首开风气之先,使用电台、电视台、卫星电视、网际网络等现代传播媒体进行佛陀教育,现存影音带数千卷,迄仍然每日弘法授教,乐此不疲。
  净空法师俗名徐叶宏,1927年2月生于安徽庐江,1949年到台湾,服务于实践公社,1959年剃度受戒,并先后追随一代大哲东方赋,藏传高僧章嘉,以及佛学大家李南方居士学习佛法,熟通佛教各派经论,以及儒、道、基督、伊斯兰以及其他宗教学说。尤其对佛教净土宗着力最多,成就亦最为辉煌。
  许戈辉:法师在早年间到底为什么会出家呢?
  净空法师:出家是老师替我选择的。我学佛跟一般人情形不一样,我是从哲学里面走进佛门的,我的老师方东文(音)先生告诉我,佛经哲学是全世界最高的哲学部分,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是被他这两句话引进佛门来的,所以以后就专门跑寺庙,找经典来读、来看。接触到佛经之后,我很幸运,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认识了章嘉大师,所以早年佛学部分是他老人家指导的,我跟他三年。出家这个事情也是他给我选择的,他当时问我的志趣,我说我唯一的一个兴趣就是为学会佛,为终生佛,所以早年对政治很向往,我的老师告诉我,说“既然真的是为人民服务的话,宗教教学比政治好。政治如果一个政策错误还害很多人,宗教教学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想很有道理,就选择了这条道路。
  许戈辉:说说您日常生活的安排吧,您是怎么样修行的呢?
  净空法师:日常的生活一切随缘,绝没有嗜好,饮食起居,人家给我什么吃我就吃什么,给我什么穿就穿什么,绝对没有挑剔,已经很快乐了。你一定要吃这个,你一定要穿那个,你自己就很苦。一切随顺大众,你说多快乐?
  许戈辉:我听说您平时也不做道场的。
  净空法师:没有道场。
  许戈辉:那又是为什么?
  净空法师:道场很累人,你有个家的时候,你看看柴米油盐,甚至于现在还要交什么水费、电话费,你说这个东西多麻烦?我一无所有,你说多自在?心里头什么事都没有,心里头没有事,身体也没有事,这个叫快乐,人生最高的享受啊。
  许戈辉:刚才您提到了政治,事实上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宗教似乎一直和政治有某种联系,一直也不能脱离政治。比如说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在近代,尤其是在鼎盛的唐代,一直被统治阶级所利用,为统治阶级所服务,您是怎么看待宗教和政治之间的关系?您自己有没有涉及政治呢?
  净空法师:如果说宗教一切都不被政治利用,政治的作用零,它有什么方法来达到人民达到幸福美满的生活?政治是个总体,所有的一切都要为它服务,它为一切众生服务,这就正确的。如果我们一定说是被人家服务的话,这个观念我觉得是错误的。譬如说是一个好的领袖,他真正是为国为民,我们全心全意地奉献,我奉献给他,就是奉献给国家、奉献给人民。
  许戈辉:您是在佛教中找到了您自己的精神乐土,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来说,似乎在生活中总是有一些负面的情绪存在,比如说孤寂、空虚、烦恼、忧伤、妒嫉…您认为这些负面的情绪根源到底在哪儿呢?
  净空法师:这些根源就是…《三字经》上都有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像远”,这个问题是什么呢?“习性”,习性这个就是教育问题了,后天的教育。人本性都是善良的,为什么会变成不善?是由于习性,没有得到好的教育,你现在虽然教育很发达,实际上问题非常严重,教育是懂得人与人的关系,懂得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懂得人与天地鬼神的关系,这是真正的教育,你一生受用不尽。现在所有的学校是知识的传输不是教育,所以社会才这么乱,人才生活得这么苦。
  净空法师在多年的弘经演教过程中发现,许多院校只注重讲授知识,却忽略了对学生待人处事的品行教育。他常对那些自以为是的年轻人说“你们掌握了知识,却未必真正受过教育,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他呼吁人们应当建立起正确的教学方针,旨在彻底破除迷信,启发真智,使社会大众明辨真伪、正邪、是非、善恶、利害,建立理智大觉,奋发、进取、乐观的宇宙人生观,这样才能圆满普渡众生,获得真实永恒幸福的教育目标。
  许戈辉:那么按照您的说法,现在真正受过教育的人是太少了。不过在您看,教育和知识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净空法师:人跟其它动物的差别就在受教育,这些动物没受过教育,人如果没有受过教育跟动物有什么差别呢?不但没有差别,人是动物中最坏的动物,最可怕的动物。你说一般的毒蛇猛兽,它要不是饥饿的时候它绝对不会伤害别的小动物,我们在动物奇观中看到,狮子吃饱的时候,小动物在它周边走来走去它理都不理。可是人不一样啊,人不吃它还得想办法害它。人质可贵就是贵在接受圣贤的教育,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历史上能够看出一点门道。你看改朝换代多少次,他什么都改变了,教育政策不改变,教育理念不改变,教育方式不改变,你就想想这都有什么道理?
  许戈辉:佛教理论再有它的道理,不过它已经是几千年的了,那么在现代生活的今天,您觉得它还适用吗?
  净空法师:这个不是旧的,这是万古常新。你想想过去两千多年来,为什么它不说旧的,它要沿着,这是真理,真理超越时间,超越空间。不但在今天的时候,这个时代,中国人是一样,全世界都是一样。所以在七十年代英国汤恩比(音)说了一句话,要解决二十一世纪的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成佛法。他看得很清楚,全世界任何学术、理论方法,都不能把动乱平息。所以真理是超越空间、超越时间的。
  许戈辉:对于青少年来说,具有正确的判断里是很重要的,我们的生活中有形形色色的宗教,有一些邪教比如奥姆真理教,或者是飞碟教,他们也会打着“真善美”这样的旗号来欺骗世人。那么对于青少年来讲,到底怎么帮助他们来判别什么样才是正教,什么样才是邪教呢?
  净空法师:还是教育问题,你要能够宣扬正面的教学,他懂得了。谚语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你这两样东西一比他就知道选择了,邪教为什么是“邪”的呢?因为没有真的,没有人说真的,也没有人宣扬真的。他听听那个不错就跟着去了,如果说正法的人多了,他就有比较了,那怎么样诱惑他也会无动于衷。
  许戈辉:我知道您很强调教育的功能,尤其强调说佛教它不是一种单纯的宗教,它是佛陀教育。
  净空法师:佛教,我们很冷静地去思维观察,释加牟尼佛确确实实是聚足圆满智慧,高度地爱惜,想帮助一切苦难的众生为他们解决问题。这个问题是佛教常讲的“救苦救难”,政治达不到。所以它有很好的政治环境,他是王子出身,他舍弃王位,这政治做不到。武力也做不到,我们在今天西藏看到的释加牟尼佛年轻武力高强,他可以做将军,可以做统帅,他也放弃掉了。用现在讲的话,经济不能解决,这是我们现在明了的。科学技术也不能解决,能够解决问题的只有教育,所以他全部舍弃的时候,他从事教育工作,而且从事一种用现在的话来说“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他超越国籍的界限,超越种族的界限,超越宗教的界限,像孔老夫子一样“有教无论”,只要你愿意来学,他是平等地教导,而且自己做榜样,做模范。说得到,他自己真正做到了,他做不到的,他绝对不说。所以他是我们最好的一个榜样,要用现在的话给释加牟尼佛定位,他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教育家”。从他从事的工作,我们可以说“他是多元文化社会教育的义务工作者。”
  许戈辉:您如此强调教育,不过现在似乎我们的教育似乎面临着很严峻的挑战,比如说我们平时一打开电视报纸,就会读到很多触目惊心的案件:某个孩子被家长或者被老师虐待了;还有校园枪击案,学生打死了自己的同学,打死了老师。而且目前就统计来看,青少年的犯罪率是越来越高,我们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净空法师:现在在全世界几乎每一个国家地区只着重科技教育,工商的教育,而疏忽了人文的教育。也就是说,小朋友从小就不知道人与人的关系,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处事待人接物,这一方面没有教导他。于是,工商业虽然发达,科技虽然发达,道德沦亡了,造成社会非常严重的危机。我在去年年底看到洛杉矶一个佛教的刊物,里面有一篇世纪末的惊心数字,在美国每一天有问题的儿童有多少人呢?据这个统计将近七千万人。
  许戈辉:这是在美国。
  净空法师:在美国。
  许戈辉:在新加坡您有什么具体有效的措施值得我们借鉴呢?
  净空法师:在新加坡我们现在在培训,培训讲经的弘法人才,我们现在做了第四届了,连前面总共有六、七十个学生,除此之外,我们对于儿童教育也非常重视,新加坡听经的人多,我讲经大概总是有一千五百到两千听众,家长带着小朋友来,小朋友没地方去,所以也编成一个班,由二十几位老师来负责教导小朋友,我们教小朋友背古书,年龄大概是在四、五岁到十几岁。
  许戈辉:他们背得进去吗?
  净空法师:背得进去,背得非常好。背诵的教学在中国的古代非常重视,在佛门里面也非常重视,他这个叫训练“根本质”,这个非常有道理。
  净空法师主张:学佛不要迷信,拜佛不如修佛。也就是说,虔诚应该体现在细心领悟佛学中的智慧,并将其贯彻在日常生活待人处事的原则中,以达真实美满的世界,否则的话,磕再多的头,烧再多的香也无济于事。他自己不设道场,不做法事,甚至不化缘,但在他新加坡主持的“居士林”善款不断,九种不同的宗教和平共处,其乐融融。
  许戈辉:对于您刚才说的这点,我既相信但是又心存疑惑,因为世界上似乎每一个宗教都在提倡“真善美”,但是又有很多的纷争是因为宗教冲突而引起的。如果是照您这样说,只要大家去平等地对待,只要大家沟通的话,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吗?那世界就不应存在战争,早就应该是世界大同了。
  净空法师:对,中国古人讲过一句话“政通人和”,宗教为什么会摩擦呢?不往来,不沟通嘛。如果一往来、一沟通问题不就解决了?而且要密切地往来,要经常不断地沟通,问题就没有了。所以在新加坡,我们九个宗教就跟兄弟姐妹一样,互助合作,这个月18号很快就到了,回教他们办的学校要买校室,现在校室是租的,现在校室是准备可以卖给他们,卖了就要筹款,钱不够。我们其他8个宗教帮助他筹款,这个是过去没有过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往来嘛,人与人不往来怎么可以?不往来彼此互相猜忌,越猜越磨,越猜越离谱,误会就产生了。国家与国家,族群与族群,宗教与宗教一定要往来啊才体现出来。
  许戈辉:我想请您从您的角度来谈一谈对台海局势的看法,因为大陆和台湾原本就是同祖同根,在同一个文化基础上,现在却处在这么样一种紧张的局面之下,您认为到底是为什么?
  净空法师:还是沟通不够,还是不肯互相往来,如果能够密切的互相往来这问题也解决了。所以政通人和,“通”字才重要,就像人的身体一样,血脉的管道不通人就生病了,如果我们的气脉常通,这个人就健康了。台海的演变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现在的问题出了麻烦在哪里?台湾成为“中华民国”了,他把大陆的领土不要了,他放弃了。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把台湾放弃。现在解决是不是还要用枪杆子解决呢?剩下最后这个地方我们都不希望用这种方式,那就用什么方式?和平解决。东西德和平解决了,如果南北韩也能够和平解决,台海两岸也能和平解决。绝对要承认我们是中国人,这地方是中国地方,这就是人民共和国提出“一个中国”的原则。
  许戈辉:在您刚刚描述的人都是第一的理想状态,和现实状态中似乎有一个很大的鸿沟,比如说有限的资源和人们永远没有穷尽的欲望,那我们怎么才能填平这个鸿沟呢?
  净空法师:是教育问题,教育特别是佛教教育,它的目的是教你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你明了宇宙人生的真相在佛教讲你就叫“菩萨”。菩萨是印度梵文音译过来的,玄奘大师当年说确有其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明白人”,通情达理的人,这个人就叫“菩萨”。今天人为什么迷在物欲里头呢?迷在权力里头呢?迷在地位上?他对世事真相完全不了解,一味地追求财富,人人都追求财富,财富能追求得到吗?追求不到的,你不懂这个道理。中国谚语常讲“你命里有的丢都丢不掉,命里没有的,你怎么求也求不来。”“命里无时莫强求”,聪明智慧是果报,法物实质、健康长寿是果报,五味不食是因,你只要拼命去修这三种因,果报自然就成了。不用贪,贪不到的啊,用什么手段夺不来的啊。只是增加罪孽而已,那可都是做错了。所以你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就晓得怎么去做。在佛门里面具有代表性的……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