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唯一放弃传统文化的国家

摘录自《和谐拯救危机—中华民族到了认祖归宗的时候》

  导语:一个人从孩子的时候开始,一直到生命的结束,他会不停地思考一个问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同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否则他就没有办法确定自己的身份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11年前,中国一共有九位大贤大德,包括像赵朴初老先生这样的人,共同提出了一个“016号政协提案”,在这个提案当中他们紧急呼吁中国传统思想价值观的教育。他们说:“传统思想和价值观是我们民族智慧的结晶,传统经典是民族心灵的庞大载体。这些是我们民族生存和发展的依据,是我们民族几千年来屡遭灾难而不会解体的凝聚力。如果任此文化遗产在下一代消灭,我们将是民族罪人、历史罪人。”,“大家拿着线装书不认得,对不起我们中国的列祖列宗,对不起世界人民,对不起人类。”
  11年过去了,像赵朴老那些代表着民族良心的人们,纷纷离开了人世,而那个问题还放在那里。现在我们必须要拿出勇气和智慧,给出最好的答案!
  陈大惠: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老人家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候,经历过抗战,那是您十几岁的时候,当时中国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险,整个的民族就没有了,大家是亡国奴,不能再做中国人了,不可以再有自己的传统。当时我们的代价那八年,当时我们中国血流成河,白骨遍野,殊死的斗争,最后我们留下来了,我们保住了我们的命脉,保住了我们做中国人的资格。
  净空老法师:对。
  陈大惠:但是现在我走在街上经常要考虑这个问题,今天的国人,我们的同胞,尤其是年轻人,除了他讲汉语,他的母语是汉语,写汉字,身份证证明他是个中国人以外,怎么能证明他是华夏子孙,他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中国人,什么能证明他呢?
  净空老法师:如果我们的传统文化历史,要是消失了,这个民族就灭亡了,这非常可怕!政权丧失不怕,你说我们中国元朝的时候,我们的政权在蒙古人手上,但是我们的文化没有被消灭,满清入关之后,我们的政权也丧失掉了,但是我们的文化不但满清人没有消灭它,而且还大力发扬光大,最后满清也被同化了,也变成中华民族了。所以要消灭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把它的历史文化消灭,这个国家灵魂就没有了,剩下一个躯壳,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陈大惠:年轻人会说,没关系,我有钱?
  净空老法师:有钱没用处。有钱,你的国家保不住,而且你在国际上没有地位,你有再多的财富,人家瞧不起,不会尊敬你,换句话说说,你做人的尊严没有了,这个不是金钱能买得到的,所以这个要知道。吃到苦头之后,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后悔来不及了。
  陈大惠:当时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是不是大部分中国人都能感觉到这种危机呢?
  净空老法师:能。
  净空老法师:所以抗战的时候,那个士气蓬勃的时候,我们也能肯定中国不会亡。同期: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前线的弟兄们在出生入死地拼他们的性命。中华民族每一个钟头的安全都是前线将士们的血肉换来的。
  净空老法师:我曾经讲过很多次,中国的历史文化是世界人类的智慧财产,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来继承,都可以来学习,中国人不自私,没有版权所有,欢迎流通。但是毁灭中国只有中国人自己本身,本身对于祖宗的东西怀疑、抛弃,那就毁灭掉了,外面的力量是不可能的,这个是连外国人都承认的。
  陈大惠:现在现代化高速发展,但是中国在整个世界当中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国家,比如说印度被英国殖民了两百多年,但是95%以上的人,他还有自己的信仰,他还有自己的印度教徒;新加坡他国父是李光耀,他就是用传统的儒家思想来管理、来改造、来创建新加坡的;那韩国,其他的亚洲国家,都不要再讲,现在许多学者有这么一个判断: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惟一放弃自己传统文化的国家。
  净空老法师:不错不错。
  陈大惠:自己放弃自己,惟一这样的国家,这个判断您认可吗?
  净空老法师:这个判断我认可。这是非常不幸,所以我们现在寄望日本跟韩国能够继承中国的传统,那将来中国文化在全世界还是会发扬光大。
  ......
  陈大惠:我们来说化解危机的话,您是不是认为中国人具有化解危机的最大优势,最容易得救?
  净空老法师:确实。虽然我们的传统丢了,我的想法是80年,80年就是三代,不算长也不算短,所以要救得赶快救,如果再有个10年,20年就没救了。
  陈大惠:我们继续回顾一下这100年的历史,有一句话叫“几千年未有之巨变”,中国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从1900年开始,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然后就是五四打倒“孔家店”,推翻儒家的思想,大力倡导科学和民主,再有就是内战和抗战,那么1949年之后,建国之后就是经济建设,超英赶美,物质决定精神,马克思主义思想,到后来,把一切看得见,看不见的历史传统全部都摧毁掉,从1980年到现在又是经济建设,100年基本上是这样的过程。这100年可以说有两条线在贯穿着我们的历史,一个就是我们的传统精神,极度地被摧毁,被灭亡,还有一个是科技快速地发展。从80年代一直到现在,中国已经有20年的时间,没有人再提信仰危机,大家现在被另外一种观念统治了思想:经济和利益决定一切,有钱就有了一切,这是大家普遍的观念和价值观。但是这个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们中国人没有过这样的历史,我向您请教的问题是,要建立一套新的价值体系是不是不可能,必须要重新回到中国100年前的价值体系上去?
  净空老法师:不可能。我们一定要承认,中国五千年来,我们的智慧能够超过它吗?有,真的可以,超过孔子,超过孟子,超过老子,超过释迦牟尼佛,行!你不能超过,你就要学他们的东西。如果是一个大圣人,出现于世,决定是爱世人的。上帝是爱世人的,上帝没有杀世人,没有恨世人的,没有。所以圣贤的教育总而言之一句,就是一个字“爱”,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也是共同的一个核心,就是“爱”。所以我团结宗教,我有信心,为什么?每个宗教的经典都是讲爱人,没有讲恨人。
  陈大惠:要建立一个新的价值体系的话,代价非常高。
  净空老法师:主要是他们没有能够找到人性的和谐,你要随顺人性才行,你要违反人性,搞一套新的安进去,就说你的心脏,你原来是好的,现在把它拿掉,给你安一个人工心脏,这个是不正常的,这是非常困难的,而且肯定失败。
  陈大惠:代价很高。
  净空老法师:代价高,最后失败,决定做不到。人性是什么?人性就是伦理,哪一个不希望父子和睦,兄弟友爱呢?人与人之间能够有真情往来呢?谁愿意骗人?谁愿意去干损人利己的事情?这都是昧着良心,做了这些坏事,晚上睡觉良心也不安。这个才叫作真理。
  陈大惠: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统治阶层把我们这个民族一脉相承的价值观彻底地断绝,抛弃,或者是否定掉,只有几次,我给您读一下:最早是秦始皇,焚书坑儒,独尊法家,把孔孟断绝掉了,几十年就亡国了。后来还有元朝,蒙古人统治中国,不相信儒家这一套,也是一百多年就结束了。最后一次的政府行为,是“文革”,只有10年的时间,彻底把中国传统东西,从思想、精神,全部都毁灭掉。两千多年来的历史,是不是能够证明任何执政者,任何决策人,不管什么党派,什么信仰,必须也只能服从于这条中国传统命脉,否则的话,很麻烦?
  净空老法师:因为它这是自然的,人一定要服从自然。违背自然,想找一套东西来代替自然,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你比如今天的科学技术它就要违背自然,要代替自然,要征服自然,那么到最后的代价就是整个地球毁灭。
  (以下略)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