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科学主义是一种典型的民族虚无主义

作者:王世保

  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塑造了一种狭隘的时代精神,即唯科学主义。这种唯科学主义就象宗教一样,是以一种对待科学的非理性的信仰态度,将科学知识不加批判地视为真理,将科学的研究方法、思维方式和理论形态作为唯一的价值标准,去衡量其他文化部门存在的合法性与认识事物的合理性。
  这种唯科学主义在中国当前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正在被强化,并以一种国家意识呈现出来。它主宰着绝对优势的权利资源,对其他非科学文化部门,尤其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采取一种歧视与排压的态度。
  这种唯科学主义导致国人对自己的传统文化采取一种民族虚无主义的态度。这种民族虚无主义的态度就是:不承认那些不具有科学文化特征的非科学文化的存在的合法性与认识事物的正当性,否定其独立存在的价值,要求那些非科学文化部门要么被遗弃,要么按照科学的标准被改造。这两种民族虚无主义的态度鲜明地表现在中医文化领域,就是废医论和中医科学化。
  这两种民族虚无主义的态度从西学东渐始,就在中国缓慢滋生,逐渐生根发芽。废医论以一种西方文化中心论的逻辑思维,得出科学是人类文化发展的最后目的,即具有终极的真理意义,并以此作为标准,贬斥作为东方文化一部分的中医为落后愚昧文化,予以废除而后快。这种直接排牙中医的态度,虽然象癫痫病人一样,从民国始会周期性地发作,但是由于它的危害性很容易为广大人民群众所认识到,所以,这种提法一露头就会遭到各界人士的联合抵制,只能每一次都作为一场闹剧而草草收场。但是,那种以极其隐蔽的方式破坏和阻碍中医发展与存在的中医科学化却逐步成为国家发展中医的主流意识形态,并为广大中医学界信奉与恪守,通过掌握的国家资源不断地得到深化与加强。
  中医科学化由于不直接提出废除中医,因此,它对广大人民群众具有很强的麻痹与迷惑性,事实上,如果把废医论比做中医的快速死亡的话,那么中医科学化则是中医的慢性死亡。中医科学化打着中医现代化的旗号,完全不顾中医自身的文化特征,按着科学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和理论形态来改造中医,这必然会带来中医的扭曲发展,直至衰亡。事实上也是如此,从1949年以来,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中医队伍不仅,没有得到壮大,还被科学化到了20余万人的可悲地步。中医科学化的本质就是在不承认中医文化独立存在的合法性和认识事物正当性的前提下,按着科学的标准来进行改造中医。
  就象西医理论是在自身的逻辑范围内展开,并在其他西方文化中的物理、化学和生物学等自然科学的发展推动下而不断地得到进步与丰富一样,中医的发展也必须在自身的理论范围内得到进一步的创新与拓展。
  因此,无论是废医论,还是中医科学化,秉持的都是一种唯科学主义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不承认中医作为东方文化的一部分所具有的独立存在的价值,不承认其独立存在的合法性与认识自然事物的正当性。因此,在中医文化领域里,那些坚持中医是科学并要求科学化中医的唯科学主义者才是真正的民族虚无主义者。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