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国际视野而不是洋奴哲学

翰啸 2010-12-03

  近日,北京市东城区首次公布20年人才发展战略规划,提出要分期分批选送优秀人才到发达国家政府部门挂职。据介绍,此前东城区干部国外挂职的主要目的地是韩国,今后打算增加去美国挂职锻炼的机会。笔者认为如果挂职锻炼如果真正的能开拓中国公务员的视野也未尝不可。有哲人说过,当科学不在的地方,愚昧就自命为主人。这句话也可以用来形容当前中国的思想生态。因为现在中国大部分人都缺乏国际视野,所以很多人误将洋奴哲学看做是国际视野,这是很可悲的事情。
  比如在中国区分左派还是右派,单纯看他对政府的态度已经很难区分,因为左派和右派都批评政府,甚至很多批评都是重合的。而在中国要区分一个人是左派还是右派,要看他对美国的态度,爱美国的肯定是右派,反美国的肯定是左派。在我们堂堂中国竟然靠区分一个人对美国的态度来判断其政治倾向真是咄咄怪事!美国在中国确实存在着众多的拥趸。而美国真的那么好吗?在经济上,比美国更有竞争力的国家也有很多,比如德国、日本等,起码这些国家可以维持自己的贸易平衡,不用四处借债;在民生上,美国是典型的低福利国家,无论是北欧还是西欧的福利水平都比美国高的多,生活在那里的人比美国人都幸福的多;在政治上,美国是两党制国家,世界上那些多党制国家比美国更加民主,民众的权利更能得到尊重。那些爱美国人士爱的是美国的哪里呢?无非是霸权,假如美国的霸权不在,他们肯定也不再喜欢美国。而这一天不会太远
  我们说要有国际视野,当然主要指的就是要对以美欧为代表的西方有全面的了解。而要有国际视野不一定是要出国,而是要视野的国际化,知识的国际化。出国确实不是很多人能做到的,但通过读书了解西方则是可以做到的。可惜现在有耐心读几本书的人都很少。其实如果没有读过书,即使在中国生活多少年,也不了解中国,同样如果不读书,即使是在西方生活多年也照样不懂西方。
  在古代,甚至是九十年代之前,只要认字就算知识分子,如果能写几首诗或是写本小说就被看做文化人,写点批判社会、批评政府的文章就被看做学者。而现在要想享受这样的待遇已经不可能了。现在社会发展的太快,如果要将世界解释清,看透彻需要比以往多出太多的知识。
  现代社会讲究术业有专攻,并非要求每个人都要关心社会,了解社会。但如果你有志于关心社会,了解社会的话,笔者认为,应该起码应该具备三方面的知识,首先懂得自然科学的知识,也就是要具备理工科学习背景。社会发展最根本的表现是生产力的发展,如果不了解世界生产力变化的过程,根本不可能真正的了解世界。比如现在很多经济学者根本不懂理工科,总是喜欢在制度上做文章,或是搞私有化,或是搞比较优势,或是搞投资、消费的宏观平衡,但是从来就不提发展科技、提供劳动生产率。这都是缺乏理工科学习背景所范的错误,经济学家不懂工业经济的发展规律也就不可能提出好的政策建议。
  其次要了解西方的经济思想史,西方比中国较早的进入工业社会,因此他们的经济学研究比我们要早,也比我们研究的多且深,因此我们必须了解西方经济学。尽管马克思经济学也属于西方经济学的支脉,但是与当代西方经济学的差别还是非常大的。马克思代表着马克思那个时代西方经济学的最高水平,但是马克思以后西方经济学又有了很大的发展,比如发展出了凯恩斯主义,发展出来货币学派、预期学派、供给学派以及新制度学派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这些知识也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其实都需要学习。而现在大多数上多大学的人,对西方经济学知识基本上是连基本的概念都不懂。现在社会就是经济社会,不懂经济根本就不可能了解世界。
  另外要了解西方的政治思想史,马克思的政治学是政治经济学,属于经济学的范畴,而政治学本身也是一个独立的学科,主要讨论政党、民主、选举、监督等政治现象。现在大家平时说的政治其实不是指的政治学而更多的是指国际关系。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学科。如果你真正的学习了政治学,那也就不再迷恋西方的政治制度。
  现在经济学和政治学大部分人都没学过,但是如果要想了解世界,这两方面的知识是不能少的。而这些又是最基础的。在中国如果不了解西方经济学和西方政治学的人很容易成为洋奴,而如果真正了解了这些学问,大部分人都会变得很理性。洋奴的本质就是无知。无论是迷恋新自由主义还是迷恋民主的人都是无知。
  现在社会需要读的书越来越多,但是随着各种娱乐项目越来越多,现在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以前的大学生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读书。而现在的大学生中的很大一部分是玩四年游戏,这与以往的大学生比起来将是多大的区别。现在很多人在感叹大学生质量下降时,总是说大学扩招生源质量下降,其实都是网络时代的必然现象,很多人都是上大学就玩四年游戏。另外现在虽然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但那一小部分爱好读书的人所读的书却越来越多。这就产生了这样一个两极分化的问题,也就是喜欢读书的人判断力越来越强,不读书的人判断力越来越差。两者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其实人与人的思想在本质上差异不是很大,但是由于读书多少问题,或是读的书不同,导致差异越来越大。再加上现实利益的影响,因此现在人的价值取向越来越多元。是而我们看的现象却很让人忧心,而这些情况却已经持续了很久了,
  中国缺乏国际视野,媒体应该负有很大的责任。我们发现有不少的媒体不是在普及知识,而是,经济发表一些严重缺乏学术水准而又带有一定教唆性质的所谓评论员文章,或是发表些阴阳怪气的文章,不知道这对开拓国际视野有什么好处。
  笔者认为媒体行业的从业者应该具备最基本的经济以及政治常识。但现实是媒体从业人员却绝大部分都不具备这样的知识。而且我们大部分媒体都缺乏在政治以及经济方面的基本训练。比如中国的记者或是网络媒体的编辑绝大部分都是新闻专业的毕业生,即使是财经记者或财经编辑也基本上也没有财经专业毕业的。这就是中国的现状。另外中国宣扬民主的人基本上都不具备最起码的民主知识。南方一些政治倾向比较重的报纸,他们的记者主编又有几个真正受过最起码的政治学训练呢,起码看他们的文章是感觉不到。
  现在中国经济在总体上还不如西方发达国家,因此出现了一批盲目崇拜西方的人,特别是崇拜美国的人,这些人人数虽少,但是他们在公共话语权平台占据的位置却非常大,与他们所代表的人口数目严重不成比例。
  据笔者观察,中国的“洋奴”分为几种,一种是知识面窄型,不了解中国,也不了解西方,基本上是先对政府失望,对政府失望导致对中国失望,而对中国失望又导致了对美国向往。这是中国的思想现状。这是最大的一部分,也是最主流的一部分。
  另一种是“偷学禁书”型,冷战时期,世界上的反华分子确实炮制了一大批为殖民主义翻案的书,已经攻击中国制度的书,这些书也被很多人传播到了国内,现在很多人靠贩卖这些知识为生,他们或是写书,或是写文章,都靠这点东西。比如哈耶克就曾经被称作“最顽固的反社会主义理论家”。 而哈耶克则是冷战的产物,基本就是个学术暴民。当年在希特勒旁边也有一批这样的理论家,只是希特勒失败了, 这些人也就被历史遗忘了。现在中国很多人都将哈耶克作为自己的思想导师。或者为哈耶克翻译传记、或是书籍,或是一写文章就引用哈耶克的话。其实当你了解整个西方经济学的时候,你就自然不再崇拜哈耶克,即使是在西方哈耶克也从来不是主流,只是在中国才大红大紫。另外很多人热衷于“翻墙”看些反政府网站,无形中也受到影响。其实我们中国人也大部分也都或多或少的见到了这些东西,但是有的人判断力比较强,不信这些东西,有的人判断力薄弱而错误的信了这些东西。
  第三种就是学艺不精型,比如很多人只是学其中一方面的知识,不全面,导致极端。比如经济学就包含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以及现在的金融经济学。比如金融工程这个学科,在美国也不过10年的历史。中国的很多被称为主流经济学家的人其实确切的说应该是微观经济学家,他们不懂宏观经济,更不用说金融了。当然我们可以说术业有专攻,但是如果你如果只是研究自己的领域,那你怎么专都可以,可现在很多学者特别喜欢指点江山,为政府开药方。比如新制度经济学就是最新发展起来的一个比较激进的经济学。佛里德曼和张五常都为自己曾经的错误懊悔不已。
  中国的海归学者可以分为假海归和真海归,假海归基本上就是在国外的大学读了几年书而已,并未深入西方真正的生活,如果你在西方大学的教室或是图书馆呆上几年,就以为自己真正了解了西方,是非常可笑的。而真海归是那些真正在西方工作生活过的人。现在随着这些真正的海归派学者学成归来,中国人的崇洋意识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也可以说是给中国人进行了启蒙。比如宋鸿兵最开始引入货币战争的概念时被中主流媒体将其斥为阴谋论,而2010年货币战争就摆上了台面,阴谋论的说法自然也就不攻而破。现在还有一小部分人认为郎咸平、刘军洛是阴谋论,但他们的观点也在不断得到印证。而真正研究经济学的人,郎咸平、刘军洛这些人的研究,其实与学术界的李稻葵、向松祚、谭亚玲这些学者大体上都是一致的,只是郎咸平、刘军洛的思想比中国主流认识超前半年至一年而已。
  现在中国人还有不少人迷恋陈志武,而陈志武的书只能是科普读物,只适合入门的人看看,而真正懂金融的人,谁还看这种初级的读物呢,迷恋陈志武本身就是中国人对金融的主流认识不成熟的表现。
  中国要想彻底清除洋奴哲学,就必须让人真正的全面的了解西方。让国人具有真正的国际视野,当具备了真正的国际视野之后,洋奴哲学自然会被淘汰。当代中国大知识分子非常的少,与梁启超、孙中山那批人比起来都差的多。中国现在的洋奴最需要的就是该补课。
  中国虽然事实上存在着左右两个阵营,而且界限分明。但笔者一直认为,只要爱国,只要有民生情怀,不管思想有多大的差异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的。比如龙应台、张五常、摩罗、李敖曾经都是右派的棋手,而你现在再看看他们现在的思想,基本上可以归到左派的行列。摩罗已经卸下了右派的外衣,李敖也早就与右派划清界限,龙应台在保留着右的外壳,其实心里早就是左派。



返回主页
返回目录